首页 > 幽默句子 >

总裁戴按摩器上班被调教 丑儿子娶不到老婆上老妈

幽默句子 2021-11-24 11:55:30

“够了!”

一声厉喝破口而出!

靳易澈浑身燥热难忍,像是置身在岩浆之中。

尽管他现在的确是需要一个女人来纾解,可他偏偏就是不愿碰这个女人,他反倒是恨不得把这个叫苏颜七的女人当场掐死!

那双狭长深邃的褐眸里,泛着如刀刃般锋利的光。

如果眼神可以实质化,苏颜七估计已经被大卸八块了。

面对靳易澈阴沉冷锐的瞳眸,那双清澈的杏眸却不见半点怯意。

但那颗脆弱的心脏,却是七上八下的。

“为什么够了?这难道不是你想要的吗?”苏颜七勇敢地看着他的眼睛,嘴角勾起讽刺的微笑,带着一丝柔媚的韵味,“是你说的,只要我能够让你有了反应,你就会给我你的精子。靳易澈,你说,我成功了么?”

一手凶恶地捏起她的下颚!

靳易澈眸光晦暗不明,刻意压低分贝,嗓音阴冷又锋锐,如同隆冬里刺骨的寒风,“一个肮脏的像妓女的女人,也配怀上我的种?”

苏颜七心里狠狠地一堵!

男人甩开她的下巴,直接翻身而起,站在床边,看也不看苏颜七一眼,好像还真的把她当成了妓女!

她哪有想过靳易澈会用妓女来形容她。

就算苏颜七以前品行有多不端正,可她毕竟是他明媒正娶的妻子!

他就算是厌恶她,也不能这么侮辱他的妻子啊!

苏颜七伸手抓起旁边的被子,裹住一丝不挂的身体,撑床而起。

看着背对着她的男人,苏颜七在说话之前,却是自嘲地笑了一下:“你说我像妓女?那你又算什么?嫖客吗?”

男人高大的身形猛地一滞。

在腹部燃烧的邪火,因为苏颜七的这一句话,顿时消了一大半。

转过身,靳易澈沉着一张俊脸盯着她,警告道,“苏颜七,说话给我放干净点,要是再让我听到这些话,我饶不了你。”

撂下这些狠话,靳易澈便大步离开了房间。

这间房间对他来说,像是多待一秒,都会让他恶心得想吐。

明明觉得靳易澈刚才说的话挺好笑的,但苏颜七这个时候却是笑不出来。

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他可以放声侮辱她,却不允许她反击他。

这个男人真是自私又霸道!

第二天早上,苏颜七下楼来到餐厅,看见吴嫂在收拾碗筷。

不用猜,也知道吴嫂是在收拾靳易澈的碗筷,这个时候,他应该是已经离开别墅了。

一想到靳易澈,苏颜七就不禁想到昨天晚上的事情,心里有种难言的滋味。

“少奶奶最近起得很早呢。”

吴嫂看见她,笑起来的时候,那双眼睛眯成了一条缝,看着很是和蔼可亲。

“嗯,肚子饿了,就睡不下去了。”苏颜七微微一笑,坐在餐桌边的长背椅上,鼻子闻到一股从靳易澈用过的碗里飘来的味道,她说,“吴嫂,今天是煮了瘦肉粥吗?也给我来一份吧。”

吴嫂顿了顿,面色有点古怪:“瘦肉粥,有葱……”

苏颜七没觉得哪里奇怪的,“有葱怎么了?瘦肉粥都放葱。”
 

哪想,吴嫂听到她的话,脸上的表情更加古怪了。

吴嫂讷讷道:“少奶奶,我记得你以前是不喜欢吃有加葱的食物的,你确定要来一碗瘦肉粥吗?”

她意外地看着吴嫂,还真没有想到那个女人以前是不喜欢吃葱的。想了想,苏颜七启唇说道:“我以前不喜欢吃葱,是因为对葱味有点接受不了,不过最近也许是口味有点变了,我对葱味也不太排斥了。”

真的是这样吗?

既然苏颜七都这么说了,吴嫂也不好再说什么,去厨房端来一碗热气腾腾的瘦肉粥,搁放在苏颜七的桌旁,见苏颜七拿起长柄勺子,吃的面不改色,吴嫂这会儿是真的相信自家少奶奶,是真的对葱味不太排斥了。

少奶奶最近还挺反常的,变得比以前好太多了,是因为少爷才想要改变吗?

如果是这样,那真的挺好的,作为少爷的女人,就应该多懂事点……

下午,苏颜七又收到了一封邮件。

是兰南柯:我怎么不知道许梦沉有一个叫苏颜七的朋友?你别想骗我,许梦沉有多少个朋友你以为我不清楚?

苏颜七回复她:我确实是许梦沉的朋友,我没有骗你,许梦沉跟我说过关于你的好多事,她跟我说,你小时候调皮捣蛋,去农村玩的时候把鞭炮扔进猪粪里,结果被溅了一身猪粪,你二姨当时气炸,罚你去清理猪粪坑……不知道你还记得这事儿吗?

她已经不是许梦沉了,不应该再和兰南柯有什么联系,但她自私的不想失去这个真心待她好的朋友。

许梦沉的离世,应该只有兰南柯是真正的难过的。

没有等到兰南柯的回信,却等来了靳易澈的电话。

苏颜七很意外靳易澈会给她打来电话。

昨晚不欢而散,他臭着一张脸离开,心里应该特别膈应她,但他现在为什么会突然打电话给她?

是出了什么事儿了么?

苏颜七犹豫了一下,才接听了电话。

隔着电磁波传来的声音有点低嘎:“你现在在哪。”

苏颜七在听筒里,除了听到靳易澈的声音,还听到了其它很杂很吵的声音,她隐隐猜到他现在在哪儿了。“我在家,你有什么事?”

男人突然沉默了一下,不知道在干什么,过了一会儿,他才冷淡道:“我现在在酒吧,一会儿司机过来接你,你直接上车。”

这是让她去酒吧找他?

他想干什么?

靳易澈不给她询问的机会,直接把电话给掐断了。

苏颜七有种想要砸手机的冲动!

靳易澈未免太目中无人了!

没过多久,司机打电话给她,告知他已经在别墅门外了。

苏颜七虽然窝着一肚子的气,但也没有拂了靳易澈的面子。

她倒是想看看靳易澈叫她过去做什么。

到达靳易澈所在的酒吧,站在柜台边儿的酒吧总经理,立刻腆着一张笑脸迎上来招待她。

靳易澈可真是体贴又周到,特意叫总经理在这里等候她,带她去他的包厢,如果不是知道他是一个怎么样的男人,苏颜七一定会觉得靳易澈是个贴心的暖男。

总经理把苏颜七带到包厢门口便撤退了。

苏颜七直接推门进去,看到包厢里面的情景,那双杏眸微微一怔……
 

在偌大的包厢里,不仅是有靳易澈,还有两个面生的中年男人,这两个中年男人身旁都有陪酒小姐伺候。刚刚苏颜七推开门,看见有个中年男人,对着陪酒小姐做着过分的事情。

苏颜七心里升起一阵恶寒,有一瞬间,让她有种置身在淫窝之中的感觉。

她特别想掉头走人,但这个念头,在听见靳易澈的声音后,被活生生地掐灭了。

靳易澈叫她过来。

他上身穿着白衬衫,旁边没有陪酒小姐伺候,显得他特别清心寡欲。苏颜七不太情愿地把包厢门关上,坐在靳易澈旁边的空位置上,问了一句:“你把我叫过来做什么?”

这男人明明就不喜欢她,却愣是把她叫过来,这不是自找罪受吗?都说女人心海底针,其实男人也差不多这样,靳易澈的心思比女人的心思还要让人捉摸不透。

“我在应酬,喝不了酒,你来替我。”

说话的语气一点儿也不含蓄,好像让自己媳妇儿挡酒,是一件天经地义的事情。

这男人怕是疯了吧?

叫她过来居然是让她帮他喝酒!

怪不得他会那么快跟她冰释前嫌,原来是因为她还有利用价值呢!

苏颜七现在真是什么滋味儿都有,这会儿,有人笑眯眯地给靳易澈倒酒,啜酒的人却是她。苏颜七心里不大乐意,但想到彼此既然是夫妻,那她就勉为其难地帮他一把算了。

没有想到,这些人见她酒杯空了,又去满上,好像是巴不得她喝醉一样,而作为她丈夫的男人,对这一幕却是视若无睹!

有个中年男人突然说了一句:“这位小姐,你是做什么工作的?模特吗?”

什么模特?

她明明是无业游民好吗?

这人居然不认识苏颜七?

估计是外地商人。

“我不是模特,暂时赋闲在家。”

中年男人“哦”了一声。

有点意味深长的感觉。

酒喝多了,脑子有点晕乎乎的。

见到对面的陪酒小姐谄笑胁肩,苏颜七心里特别不对味。

一个电话响起,有人给靳易澈打来电话。

他不打一声招呼就站起身,离开前瞥了她一眼,那眼神让苏颜七看着竟有些不安。在座的两个中年男人像是看出苏颜七有要追上去的意思,忙地拉住她,又给她倒了一杯酒,嘴里说道:“靳总走了你可不能走啊,靳总叫你过来是替他挡酒的,没有靳总的允许,你怎么能走呢?”

苏颜七拿过酒杯,一口闷下。

决定等靳易澈回来后,再问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明明靳易澈已经不在了,这几个中年男人却仍在频繁地给她倒酒,苏颜七隐隐嗅出一丝猫腻,但又说不出是什么,她头重脚轻,昏昏沉沉地倒在沙发上,没过多久,苏颜七忽然感觉只大手在抚摸她,那触感让她觉得特别恶心。

“这女人真他妈是个尤物……靳总真的是不管这女人了?”

“靳总要是管她,哪还会叫我们过来把她灌醉?我看得出来靳总不喜欢这女人,这女人估计是做了什么让靳总不高兴的事儿了。靳总越是讨厌的人,我们就越是要玩死她,让靳总高兴了,你那豪宅项目,没准就成了。”


    标签:

    珍语句子网 短文学 - 用文字渲染心情,把最好的时光交给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