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幽默句子 >

两根粗大在她下面进出 在惩罚室强迫坐三角木双性

幽默句子 2021-11-24 11:53:38

罗艺馨这个月推出了一款名叫“缤纷迷情”的香水。

当然,这并不算什么。

可在看见“缤纷迷情”的主要材料后,苏颜七整个人都处在震惊和怒不可遏的状态之中!

狼心狗肺的贱人!

居然把她为参加巴黎香水大赛而准备的香水配方占为己有了!

并且还厚颜无耻地调制成香水,当做自己的个人作品,推向大众的视线里!

苏颜七咬紧牙关,攥紧拳头,指甲深深地钳进手心肉里!

她恨不得抽这个恬不知耻的贱人几个耳光子!

“笃笃笃”——

门外有人在敲门。

苏颜七怔了怔。

滔天怒火顿时消了一半。

是谁在门外?

苏颜七没敢怠慢,忙地走去开门。

门外站着一个雍容华贵的女人。

看着那张保养的极好的脸容,苏颜七莫名地心生出一丝熟悉感,可她却从来也没有见过这个女人。

“七七,很久没有见过妈,现在看见妈来找你,傻了吗?”秦沐兰笑道。

妈?

是苏颜七的妈妈?

一想到这里,她登时如临大敌。

不要慌张,不能对方看出她不是真正的苏颜七。

嘴角微微上扬,她礼貌道:“看见您我很高兴,您怎么来了?”

“当然是来看看你了。”秦沐兰看着苏颜七,关心道,“气色怎么那么差?听舒薇说你和阿澈吵了好几天的架,你该不会是被阿澈欺负了?七七别怕,等阿澈回来,妈帮你教训他。”

苏颜七怔了怔,讪笑道:“没有,我和他没有吵架,好着呢。”

“你以前可不会维护阿澈的,怎么突然转性了?”秦沐兰眼底划过一抹意外,突然道,“你是不是怀了孩子了?果然女人怀了孩子,性子就变得温顺了?”

看见秦沐兰若有所思地瞄她肚子,苏颜七登时有种在敌当前的既视感,忍不住向后小退一步,尴尬道:“没有,这事还早呢。”

秦沐兰哭笑不得:“结婚三年了还嫌早啊?再墨迹就不怕阿澈被外面的狐狸精拐走了?虽说阿澈是不会乱搞,但凡事都要留点心眼。”

苏颜七轻轻地嗯了一下。

秦沐兰难得看见苏颜七这么乖顺,心里别提多高兴了。“你要是真觉得妈说的有道理,妈就会好好帮你,这事有时间再跟你慢慢聊,薇薇还在起居室坐着,你要不要下去?”

她没拒绝。

和秦沐兰一起来到起居室,苏颜七看见一个有着一头清爽的砂金色短发的少女,躺靠在沙发上,手里捧着银色的iPad 。

似乎注意到苏颜七打量的目光,靳舒薇抬起下颌,看着苏颜七,平淡如水的眸光里,似乎揉杂着几分不耐。

“嫂嫂看起来没什么毛病啊,妈妈您真是小题大做,非得把我拉过来。我今天还要参加香水沙龙活动,快要迟到了,没事我就先走了。”

苏颜七心弦一颤。

忍不住问道:“我可以跟你一起去吗?”

“什么?”从沙发上站起来的靳舒薇,一脸错愕地看着苏颜七。嘴角忽而一笑,隐约有几分嘲讽的影子,“你要和我去参加香水沙龙活动?你不是对香水不感兴趣的么?”

知道对方对自己有偏见,苏颜七也只是微微一笑,道:“那是以前不感兴趣,现在我是对香水感兴趣的,你可以带我去吗?”

一向泼辣十足的苏颜七,居然对她这么温婉大方了起来,平日里的嚣张跋扈劲儿,都消失的一干二净了!靳舒薇莫名地打了个寒颤,她怎么觉得这个女人有什么阴谋!
 

“薇薇,既然你嫂嫂想去,你就带她去吧。”

见她们两个没像以前那样见面就吵架,秦沐兰巴不得她们现在就去参加香水沙龙活动,也许还可以冰释前嫌,促进感情呢。

靳舒薇双手环抱于胸前,不以为意地睨了一眼苏颜七,哼道:“带她去也不是不可以,但我要她发誓不会去破坏活动的气氛。”这女人卑鄙无耻的很,谁知道她是不是想去搞破坏。

苏颜七嫣然而笑:“你放心,我不会破坏气氛的,我对香水是真的感兴趣。”

……

香水沙龙活动在风景宜人的郊外举办。

参加香水沙龙活动的人,都是格外喜爱香水的人。

来这里除了交流有关香水的事情,还可以亲自动手调香。

靳舒薇不知道苏颜七是不是真的对香水感兴趣,但她是打从心底不相信这个满腹坏水的女人会对香水上心。

靳舒薇既然敢把苏颜七带过来,就不怕苏颜七想玩什么花招,她到是挺想知道苏颜七来这儿的目的是什么。

跟在靳舒薇身后的苏颜七,被不远处的香水柜上,琳琅满目的香水吸引。

她下意识地走过去,眸光复杂,伸手想要拿出一瓶香水。

“小姐,你可不要去拿‘迷雾之路’,会被人埋汰的。”

苏颜七的手指,因为这声音,顿了一顿。

“你知道这是谁的作品吗?是许梦沉!我想许梦沉你是知道的,咱们香水业界的知名抄袭女神呢!也不知道主办方干嘛要把许梦沉的香水放在这里,真是拉低了其它香水的档次。”

听到这番冷嘲热讽。

苏颜七捏紧拳头,怒意腾起。

转过头看向那个女人。

心里猛地一震!

杜维涵!这个女人是杜维涵!

是罗艺馨的帮凶之一!

苏颜七在心里不禁冷笑一声。

没想到竟让她在这里逮到了杜维涵。

“你有什么证据,证明许梦沉是抄袭的。”

苏颜七从容不迫地看着杜维涵。

杜维涵嘲笑道:“哟,你该不会是许梦沉的粉丝吧?你们这些粉丝还真是名副其实的脑残粉呀,许梦沉抄袭的证据都已经摆在眼前了,你们还打死也不相信。”

苏颜七声音低幽:“你心里清楚那到底是不是证据。”

杜维涵咄咄逼人地反问道:“难道你会认为那不是证据,而是别人的恶作剧?”

苏颜七却是轻笑了一下。“是证据,还是恶作剧,我想只有老天爷知道。如果许梦沉真的是抄袭了,那她是死有余辜,但如果她是被人诬陷抄袭的——”

苏颜七嘴角的笑痕瞬间荡然无存。

清澈的眸光渐渐变冷,闪现出犀利的锋芒。

“人在做,天在看,坏人是迟早会付出代价的!”

她的声音低缓,却又隐约带着一股凌厉的气势。

杜维涵心虚地倒退一步。

心里抑制不住的心慌。

这女的是谁?

她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在另一边,靳舒薇眼神古怪地看着苏颜七。

大概是不解苏颜七怎么会替许梦沉说话。

而且苏颜七今天的言行举止,一点也不像她往常的风格!

“这不是苏颜七吗?”

一个俏丽的女孩在杜维涵开口说话前,晃了过来,像是想到了什么事儿,顾佩儿冲苏颜七掩嘴偷笑。
 

苏颜七没搭理顾佩儿转身离开。

杜维涵看着苏颜七的背影,总觉得会出什么大事,她不敢多待下去,也走开了。

顾佩儿脸色阴沉!

该死的女人,居然敢无视她!

苏颜七四下张望,像是在找人。

靳舒薇知道她是在找自己,下意识地往旁边的人挪近一点儿。千万不能让苏颜七看见她,到时候她要是做了什么滑稽的事情,觉得丢脸的会是她这个小姑子。

也不知道是不是靳舒薇的祈祷显灵了,这会儿,苏颜七没再找她,而是走去调香区。

周围有人发出嗤笑声。

苏颜七过去干什么?

那是她可以玷污的地方么?

“苏颜七,少在这里装模作样的,你是什么人,你以为大家会不清楚么?”

苏颜七看着趾高气扬地走过来的顾佩儿,没想到她这么阴魂不散:“这位小姐,我的事你未免管的有点多,我想做什么,那是我自己的事,你看我不顺眼,就请回避。”

顾佩儿讽刺道:“呵,凭什么叫我回避?看你不顺眼的人不只是我,这里的人都看你不顺眼,该回避的人,应该是你!”

苏颜七不怒反笑:“我不是看别人眼色做事的人,别人怎么看我那是别人的事儿,只要不是举办人驱逐我,我就有权利不回避。”

“脸皮真是厚得可以。”顾佩儿鄙视她,“苏颜七,这里只欢迎喜欢香水的人,你一个门外汉,过来瞎掺和什么?”

“你怎么知道,我不喜欢香水?”

顾佩儿抬起下巴,高傲地说道:“我说过了,你是什么人,大家都清楚。苏颜七,想要撒野也要看场合,要是你再不离开,就别怪我叫保镖来拖你出去!”

“要怎么才能证明我不是过来撒野的呢?”苏颜七又说道,“要不这样,找瓶香水过来,看我能不能闻出香水的成分。”

“真是大言不惭,”顾佩儿嗤笑,“苏颜七,你这样真的一点儿意思也没有,谁不知道你压根不会这些。”

苏颜七轻笑道:“没有人是一成不变的,以前不会,不代表现在不会。”

“行啊,你倒是很自信!”顾佩儿冷笑,走到苏颜七旁边,附在她耳边低声说道,“苏颜七,你要是闻不出什么来,敢马上跟易澈哥离婚么?”

她和靳易澈离不离婚关她什么事?

难道她喜欢靳易澈?

这女人对她抱有那么大的敌意,该不会是因为靳易澈这个男人吧?

如果是这样的话,她也是心大,有妇之夫都敢肖想,缺男人缺到这地步了吗?

苏颜七若有所思地看着顾佩儿:“这有什么难的。”

这大话说得真溜。

顾佩儿继续冷笑。

不过,她这冷笑还没有两分钟,就已经维持不住了。

随便拿了瓶香水过来喷,苏颜七用鼻子闻了闻,把这瓶香水的成分都说了出来。

大家脸上的表情变得十分有趣。

她居然一字不差的说对了!

苏颜七的记忆力和分辨力有那么厉害?

顾佩儿不相信!

不只是顾佩儿不相信,其他旁观者也不相信!

靳舒薇更不相信!

可是,连续推出几瓶香水,都被苏颜七说对了成分。

还有谁不相信?

众人纷纷咂舌。

顾佩儿却是涨红了脸。


    标签:

    珍语句子网 短文学 - 用文字渲染心情,把最好的时光交给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