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幽默句子 >

学长下课拉我去没人的地方 调教铃口玉茎针*虐玩尿眼

幽默句子 2021-11-24 11:52:58

顾欣延听信了韩琦玉的话,把沫晓当成了韩琦玉口中的那种女人。

她当然不希望哥哥身边留着这样的女人,于是她开始想办法让这个女人从哥哥身边消失。

经过韩琦玉的引导,顾欣延想到了办法。

她去了顾希延的办公室,开始实施自己想出的办法。

顾希延看到妹妹进来,停下了手里的工作,抬眸看向顾欣延,顾家的人他只认顾欣延,她是他最疼爱的妹妹。

顾欣延也是最依赖自己的哥哥,正是因为她知道哥哥对她的好,才这么想要帮他解决身边的危害。

“哥哥,我不喜欢那个叫沫晓的女孩,你不要她做你身边的助理好不好?”顾欣延冲沫晓撒娇。

“嗯?欣延不喜欢她?那哥哥只好把她的职务辞掉了。”顾希延满脸笑容的应承顾欣延,毕竟她是他最疼爱的妹妹。

沫晓虽然会失去现在的职务,但她的生计又没有什么问题,毕竟她是和自己住在一块儿。

虽然想到沫晓可能会不开心,不高兴,但与妹妹的开心比起来,似乎什么都没有那么重要了。

“你真是我的好哥哥。”顾欣延高兴的给了顾希延一个大大的拥抱,他总是无条件地满足自己的愿望与需求。

顾希延笑着刮了一下顾欣延的鼻子,说如果他不宠她谁还宠她。

顾欣延蹦蹦跳跳的离开了办公室,可顾希延心里却觉得有些对不起沫晓。

沫晓的确是有这个工作能力的,可是自己却为了满足自己的私利,满足妹妹的要求,辞去了她的工作要务。

顾欣延刚进电梯,就碰见了电梯里的沫晓,本来想走出去,结果电梯门关住了,她们之好待在同一空间。

顾欣延端详着面前的这个女孩儿,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呀,看表面她根本就不是韩琦玉说的那般恶毒,到像是个乖乖女一样。

可谁知竟然有这样的品性,真是毁了这个外表。

沫晓也看了看面前的这个女孩儿,都说顾欣延是个嚣张跋扈的女孩儿,仗着有顾希延宠着就肆意妄为。

其实,那些传言不过是别人羡慕顾欣延的家世以及她有一个很疼她的哥哥所编造出来的。

沫晓从来没有相信过,也不打算相信那样的谎言。

站在她面前的女孩儿明明看上去就很乖巧,是很可爱的那一种类型,看起来就没有那么多的心机。

这般纯净的女孩儿,现在已经很少了,因为这样的女孩儿是呵护出来的。

“你这样的女人以后最好离我哥哥远一点儿,你不要留在他身边害他,我哥哥还有很多他需要追寻的东西。”顾欣延说道。

电梯门打开了,顾欣延说完便离开了电梯,只留下沫晓呆呆的站在那里。

她在说什么?难道是自己又做错了什么吗,可是回顾这么久时间,自己并没有做错什么。

明明她们之间连话都没有说过,顾欣延说的好像她了解沫晓是个什么人一样。

她知道顾欣延是顾希延最喜欢的,最宠爱的妹妹。

可既然顾欣延竟然那么不喜欢自己,那么顾希延肯定和她妹妹一样现在很讨厌自己吧。

沫晓落寞的走到自己办公桌前做了下来,她刚坐下,手机里就接到了顾希延微信发来的信息。

顾希延发消息说有要紧的事情要跟沫晓当面说,希望她抓紧时间赶到办公室。

沫晓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事情,但是看到顾希延这么着急的消息,就赶紧跑到了办公室。

正在写一些东西的顾希延看到沫晓进来,停下了写东西,但是,他手中的笔并没有放下。

其实,他在纠结自己到底要不要告诉沫晓,但是自己已经答应妹妹免除沫晓的职位,总不能对妹妹言而无信吧。

“那个,鉴于你最近表现较差,拉低了业绩,损耗了公司形象。特以此我对你提出免除职位。”顾希延说话的时候一直低着头。

那是因为他怕被人看见自己躲闪的眼神和落寞的表情,更害怕被沫晓看见。

沫晓最近这一段时间也没做什么对不起公司的事情,与此相反,她还做了一些活动。面对沫晓,顾希延不知道自己就应该说些什么。

沫晓听到自己的职务被辞去的消息,盖过了自己刚才的惊讶。

她回想了自己这一段时间以来的表现,她发现自己也没有做错什么,但是又疑惑他们为什么都针对自己。

“我做错了什么?你要这样针对我?”沫晓很不甘心。

顾欣延针对自己,自己勉强可以认为是她初次见到自己,看自己不顺眼罢了,可她和顾希延都一起生活那么久了。

就算所有人都不理解沫晓,那顾希延也应该理解自己啊。

“你没做错什么,只是你太不招欣延喜欢。”顾希延坦白。

沫晓的确没有出现什么错,她的业务一向都好,交给她的任务也是很早完成,顾希延道不出什么其他的理由,也不想骗她。

就算是骗她,沫晓那么聪明,很快就能猜出来,所以,顾希延干脆就不费那个功夫。

沫晓听到这样的答案很是失落,果然,在他的心里,自己就那么的不重要。

他的妹妹在他的心里是最重要的,今天是因为他的两句话,自己就要被免去职位,就要结束自己的职业生涯。

那自己又算什么呢,可以被人随意玩耍的玩具吗?别人开心了,拿起来玩,别人要是不开心,就被随手扔到一边。

沫晓讨厌自己这样的人生,像是一个娃娃一样被扔来扔去。

她更讨厌顾希延现在对自己的态度,讨厌他的不负责任的话语。

“好,我知道了,我也懂你是个什么样的人了,本来我还以为是我看错你了,可现在看来并不是。”沫晓为自己以前对顾希延动的撤隐之心感到羞耻。

她现在觉得顾希延简直就是一个恶魔一般的存在,她对自己以前竟然觉得顾希延也许是为了自己好这样的想法感到很可笑。

她觉得以前的自己一定是吃了药,才会那么愚蠢。
 

虽然沫晓已经被辞掉了职务,但是顾欣延看到她还是觉得威胁满满,所以,她总是有些针对沫晓。

顾希延知道自己的妹妹不喜欢沫晓,而他不但没有阻止妹妹的行为,反而是为了宠爱妹妹,藏着妹妹欺负沫晓。

沫晓虽然是受了欺负,但却一脸不卑不亢,弄的顾欣延很是不开心。

顾希延看到妹妹不开心,觉得一定是受了欺负,可调查后知道是因为沫晓,便更加生气。

他觉得应该是沫晓最近太受宠了,自己也太过于关注她了,让她自己把自己放错了位置,竟然敢惹妹妹生气。

他准备冷却她一段时间,让她自己好好想想。

于是,每当他们碰面的时候,顾希延就好像没有看到沫晓一样,就算是说话,也总是越过她直接和其他人说。

在公司,顾希延简直就把她当成了空气。

回到家,沫晓本以为他们之间的关系会好转些,可顾希延根本不愿意和她讲话,只是简单的对话,而且,顾希延搬去了其他房间睡觉。

沫晓受不了顾希延这种态度,明明是他的错,是他的妹妹的错,而他却要对自己使用冷暴力。

“既然你这么不喜欢我待在你身边,那我离开好了。”沫晓冲顾希延试探的说。

她想得到一个可以挽回自己的答案,她这一段日子收的委屈真的是太多了,顾希延总是会关心他的妹妹的感受。

可他却不知道,他已经伤了沫晓的心。

他宠爱妹妹而忽视沫晓,这沫晓可以理解,但是他一而再再而三的和顾欣延来针对自己欺负自己,沫晓已经是很不开心了。

而他现在又是为了他的宝贝妹妹而和自己冷战,沫晓不想再忍受这样的日子了。

“随便。”顾希延无所谓的回答道,说完便从沫晓的眼前消失了。

他觉得,这不过是女人心里的不平衡而已,稍微晾些日子就好了,毕竟她做出这样的事情,自己也要给他点教训。

沫晓听到顾欣延的回答呆呆地站在原地。

难道自己在他心里就那么的不重要吗,自己的去或留也许在他心里真的是没什么吧,他的妹妹才是他的所有。

既然他那么不需要自己,自己也就没有理由留在这里了,沫晓愣神了一会儿就回屋收拾自己的衣服,准备离开这里。

她一件一件的收拾着衣服,动作很慢,可顾希延并没有像她所想的那样出现并挽回想要离开了自己。

自己的东西很快就整理完了,沫晓拖着拉杆箱,拿起自己的包包,环视了一下这个屋子,这是他们曾共同生活的地方。

虽然有些留恋,但是这样的生活沫晓实在是过够了,她还是离开了这个屋子,来到了酒店。

沫晓在酒店等了一个晚上,顾希延都没有给自己发过一条信息,打过一个电话,没有丝毫挽回的意思,沫晓很是失望。

可是,她不知道的是,这个晚上并不是顾希延不想挽回自己不想跟自己联系,而是出现了一些状况。

沫晓刚离开家,顾欣延和韩琦玉派的人就告诉了他们两个,这是一个绝好的机会,韩琦玉怎么会舍得放弃呢?

她和顾欣延商量绝对不能让他有时间去挽回沫晓,这样他们之间才能产生隔阂,进而远离。

韩琦玉给顾希延撒谎说顾欣延晕倒在了她家,让他赶紧过去。

其实韩琦玉打电话前,发现沫晓已经离开了的顾希延本来准备给她打电话询问原因,可是韩琦玉一打过来电话就把所有的事全都打断了。

他匆匆忙忙的赶到韩琦玉的家,准备接顾欣延去看医生。

可顾欣延却不愿意去医院,韩琦玉也解释说顾欣延是因为这一段时间没休息好,太过劳累才眩晕的,现在已经没什么大碍了。

顾希延觉得没什么事情了,准备回家,韩琦玉和顾欣延总是以各种方式和理由来阻止他回家以及打电话。

以至于这一夜,顾希延都没有时间去给沫晓打个电话。

沫晓从家里出来后,也给赵景浩打了电话,向他抱怨了这一段时间以来发生的事,毕竟他是沫晓现在唯一能想到的可以发发牢骚的朋友。

赵景浩总是给她最舒适的相处环境,和他在一起的时候,自己可以生活的不那么拘束,可以随意些,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生活的一点也不开心。

赵景浩听到了沫晓讲的她这段时间的经历后,很替她感到不值。

沫晓善良,可爱,她还有自己在交际方面的优势,还用自己的优势在工作方面帮过顾希延。

可顾希延却为了他的妹妹一而再再而三的为难,欺负沫晓。

赵景浩一直也很喜欢沫晓,他一直小心呵护自己这段感情,他不敢将这段感情公之于众,他怕会让沫晓为难。

所以宁愿把自己的感觉永远藏于心底,也不愿意说出来。

可是,现在的情况不一样了,沫晓已经对顾希延没有了希望,她已经受到了那么多伤害了,是该有个人出现保护她了。

赵景浩还是决定将自己的这一段感情告诉她,他想以她的另一半的身份在她身边保护她,呵护她,让她不再受到任何伤害。

得知沫晓所在的酒店,赵景浩以送饭的名义去找了沫晓,并向她表白。

沫晓觉得和赵景浩待在一起让她觉得很舒服,他总是像个大哥哥一样在照顾自己,自己也在他身边也不用顾虑太多。

可是沫晓成为想过和他在一起,成为他的女朋友。

可自己这段时间经历了那么多事情,被针对,被排挤,被欺负,以及顾希延对自己的无情和冷落。

自己出来了那么久,他却没有挽回的意思,可能在他的眼里,自己不过是可以替换的药物罢了。

赵景浩却完全不顾现在的形势,不顾大家对她的那些不堪的风言风语,hair决定向她告白。

赵景浩说想用余生来保护,呵护沫晓,他不想让她再受到任何伤害。

这段时间经历了那么多不好的事情的沫晓听到了这样的话,很是感动。
 

沫晓和赵景浩在一起后,两个人相处很融洽,牵手和睦,有说有笑。

顾欣延好不容易清走了沫晓,她决定在哥哥身边好好下功夫,一定要给哥哥物色一个配的上他的女孩。

思来想去,顾欣延觉得韩琦玉是个不错的人选。

无论是论相貌,论家世,韩琦玉都要比沫晓强太多,她在哥哥身边对哥哥的事业也是大有帮助。

于是,古灵精怪的顾欣延决定设计撮合韩琦玉和哥哥。

她打电话给顾希延说想要他请她吃大餐,顾希延宠她,一口答应下来。

她打给韩琦玉说有事要和她商量,韩琦玉虽然很是疑惑,但还是应承了下来。

当顾希延和韩琦玉两个人都到餐厅时,他们就明白了这不过是顾欣延的小计谋。

顾欣延看见韩琦玉准备掉头离开,可是刚转身就看见了沫晓和赵景浩,沫晓看起来很开心,她脸上好像都洋溢着幸福的样子。

沫晓也看到了顾希延,两人是目相对了一下,有很快躲闪开来。

赵景浩没有看见顾希延,依旧和沫晓说说笑笑。

顾希延觉得是沫晓故意气自己的,就立即转身坐回了座位,本来看到转身想走的顾希延,韩琦玉薛挺难过的。

可还没等她反应过来,顾希延就已经又坐了回来,脸上的表情也有面无表情,变成了堆满笑容。

韩琦玉被顾希延态度的转变惊得一愣一愣的。

“来,吃菜,你不是最爱吃这个菜了嘛。”顾希延随便夹了一个菜放在了韩琦玉面前的单盘里,脸上也是露出笑容。

韩琦玉看到顾希延这样对自己,更是脸上笑开了花,暗暗感谢顾欣延,如果不是她设这个计,顾希延哪会愿意和自己一块儿出来吃饭。

“谢谢希延哥哥。”韩琦玉嗲声嗲气的说,尽管餐盘里的菜并不是她喜欢吃的菜,但她还是满心欢喜。

顾希延瞟向沫晓,她依旧和那个赵景浩很是开心,但是她的眼神瞟过来的时候,却闪过一丝落寞,但是顾希延并没有注意到。

他气不过沫晓和别的男人一块时比和自己在一块儿时更加开心,他决定用自己的方式气气沫晓。

他在吃饭的时候,主动给韩琦玉夹菜,添菜,甚至是擦嘴。

这一切都被沫晓看在了眼里,可赵景浩依然没有注意到沫晓情绪的变化。

顾希延瞟见沫晓的表情,很是得意,他觉得他通过自己的行为让沫晓感到了愧疚,让她知道了自己的错误。

韩琦玉却天真的以为是顾希延对他有感觉,整个吃饭期间她都高兴的像是中了500万彩票似的。

“咱们回家吧,我有些不舒服。”沫晓实在是不想再待下去了,她想找借口离开这个地方,离开这个让人糟心的地方。

“啊?不舒服?要不要去医院啊?”赵景浩听到沫晓说不舒服就很担心的问道。

“没关系,我就是简单的胃疼而已,回家休息一下就好了。”沫晓只好找了个借口,因为在这个地方,她实在是看不下去他对别的女人好。

沫晓想起刚才的场景,心都像在滴血一般,可她只能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赵景浩觉得这一段时间以来,他们相处的很好,就想要和沫晓真正确定关系,他才能真正的呵护她,守护她。

“沫晓,明天我就带你去见我爸妈好吗?”赵景浩试探性的问道。

“好。”沫晓答应了下来。

但沫晓对于赵景浩的想法很是惊奇,她本来只是想着和他交往,没想着那么快确定关系见家长。

但是又不好直接拒绝他,毕竟这也是自己摆脱与顾希延恋情的解药,而且她对自己也很好。

赵景浩听到沫晓答应了,激动的一下子把她抱了起来转圈,高兴的就像是一个孩子得到了自己最喜欢的东西一样。

第二天,沫晓很慎重的挑选自己的搭配,因为是见家长,所以说,张扬的衣服和妆容都被沫晓排除在外。

赵景浩开车带沫晓来到了赵家,一路上赵景浩都在安慰沫晓不要紧张,不过是一家人一块吃个便饭而已。

沫晓只是攥着衣服,一路上都没有说话,她不是紧张,她只是感觉如果自己喜欢赵景浩的话,那他带自己见家长,自己应该很开心的。

可是现在,沫晓根本开心不起来,所以,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有没有喜欢赵景浩,还是只是因为他对自己太好?

沫晓还在思考的时间,车已经来到了赵家,赵景浩绅士的为沫晓打来了车门,并伸出手接她下来。

沫晓把自己的手放在了赵景浩的手上,两个人一路牵着手走到了家里。

可刚走进房子,就听见喊哥哥的声音,定睛一看,竟然是赵昙儿,两人同时感叹道真是冤家路窄。

看到和自己哥哥在一起的竟然是沫晓,赵昙儿也是惊讶的张开了嘴巴,手里拿的东西也一下子掉在了地上。

沫晓以前只是以为他们两个仅仅是同姓而已,却没想到他们两个是有血亲关系的亲兄妹。

“昙儿,怎么了?”听到东西摔在地上的声音,张宇关心的跑过来询问赵昙儿。

四个人面面相觑,赵景浩惊讶沫晓和赵昙儿的反应,而她们两个则是互相惊讶对方的到来。

沫晓看到张宇,更是想马上离开这里。

张宇看到沫晓也是惊讶的长大了嘴巴,他没想到他们两个会以这样的场合和方式见面。

赵景浩一把拉过身边的沫晓,并霸道的向所有人宣布她的地位。

“我来给你们介绍一下,这就是我喜欢的女人,是你们未来的嫂子,你们谁要是敢欺负她,咱们就等着瞧。”

世界上的男人有很多,但是有一个这么懂自己又这么爱自己的男人实在是少,两人相爱的概率又是少之又少。

沫晓听到赵景浩像是宣告主权的誓言害羞的低下了头。

可这些表现在赵昙儿看来都像是做作,都只不过是为了骗取他哥哥的真心,谁都不知道这个女人到底是图什么。


    标签:

    珍语句子网 短文学 - 用文字渲染心情,把最好的时光交给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