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幽默句子 >

娇妻同意和朋友3p经历 军奴后菊被屈辱调教小说

幽默句子 2021-11-24 11:48:53

第二天,沫晓先醒了过来,她看到床上依旧睡得香甜的顾系延,想起他说的那些话,还是气不打一处来。

她轻轻的起床洗漱,化妆,她依旧是挑了一套职业套装,这套衣服是黑色的,所以更显得沫晓皮肤白皙,身材曼妙。

沫晓打量了一下穿衣镜中的自己,觉得自己今天还可以,她冲着镜子里面的自己微笑了一下。

“沫晓,你是最棒的。”沫晓冲着镜子里面的自己加油。

“哎呦,你要是真的棒的话,怎么会连个事情都谈不妥。”刚洗漱完的顾希延一进穿衣室就看见了正在给自己加油的沫晓。

其实顾希延早就气消了,可是看见沫晓,还是忍不住拿她打趣。

可沫晓听到这话,却觉得顾希延是在拿昨天的事情嘲讽自己,沫晓本来调整好心态准备去公司,可听到了这话又勾起了心中的不满。

“那你明明知道我那么讨厌他,为什么偏偏要我去跟他谈合作,还说我要公事公办。”沫晓气愤道。

说完就拿起自己的挎包,准备去公司。

“你又穿着让人倒胃口的衣服啊。”顾希延拉住了刚走到自己身边的沫晓。

“不用你管。”沫晓一下子甩开了顾希延拉着自己的手,径直走出了门。

顾希延坏笑了一下,果然是自己喜欢的女人。

其实顾希延刚刚看到沫晓穿那套衣服,的确是挺适合她的,也是挺好看的,比之前那些衣服看起来更亮眼。

可是无奈话每次从他嘴里出来就变了味道。

顾希延无奈的耸了一下肩,简单收拾了一下,便去了公司。

张宇自从见过两次沫晓后,发现沫晓有了很大变化。

她一点儿都不像之前那么依赖自己,反而是变得独立很多,这点让张宇对现在的沫晓更是有兴趣。

而且张宇一直以为沫晓仍然像以前那样喜欢自己。

可张宇不知道的是,沫晓现在一点点都不喜欢他,甚至看见他都恶心的想吐。

沫晓对张宇态度反转极大,虽然张宇对沫晓态度反转刚开始是挺意外,挺嫌弃的。

但是,渐渐地,张宇发现,沫晓现在这种态度又成功吸引到了自己,他还是想要和沫晓重修旧好。

张宇以谈公事为借口约见沫晓,不过他们没有在上一次的咖啡馆约见,而是换了个地方。

沫晓刚到约定的地方,就发现张宇已经端端正正的坐好了。

沫晓疑惑,之前他不都让自己等很久吗,怎么这一次先到了?

“沫晓,你终于来了啊,你可不知道,我等你都好久啦。”张宇献殷勤道。

无事献殷勤,沫晓觉得张宇一定是有什么事情。

“我是按照约定的时间来的,没有迟到一分钟,你等的久是你自己选择的,我可没有让你等我。”

沫晓最讨厌张宇这副嘴脸,也不愿意和他讲太多。

沫晓只认定,如果他不尊重自己,自己也就不会给他好脸色。

“你这么认真干嘛?我不过就是说等你很久了而已。”张宇依旧嬉皮笑脸。

虽然之前两个人的态度不太好,交谈的并不融洽,张宇觉得毕竟是要挽回沫晓,总得放低点姿态。

沫晓只是想着谈好合同后,再也不要和张宇有任何联系。

“沫晓,关于婚事,我也很无奈。你也知道,我妈的脾气,谁都劝不住的。你就原谅我好不好?”张宇恳求道。

面对这样的张宇,沫晓不仅没有感到同情,反而更多的是厌恶。

张宇总是以他妈为中心,他妈妈的话对他就像是圣旨一般,沫晓就是讨厌这样的他,毫无主见。

而且沫晓现在已经不喜欢他了,所以无论他说什么,沫晓都毫无感觉。

“原谅?张宇先生,我来是为了和你谈公事的,不是听你在这满口胡话的。”沫晓不想再继续听下去,所以就干脆出口打断。

“如果你再这样的话,那我们只好下次再谈了。”沫晓拿起来挎包就准备离开。

张宇见状,赶紧转换话题。

“欸,我有说不谈公事了吗,你这样直接走掉的话,我们公事也没法谈了。”张宇只好拿公事当做挡箭牌。

沫晓无奈,只好继续待在这儿。

沫晓之所以没有直接离开,就是因为如果直接回去的话,怕又要被顾希延说不公事公办。

“沫晓,我妈也是为我好,但我是真心对你的,咱们还像以前那样好不好。”张宇依旧不放过机会。

“既然你这么想要答案,那我也告诉你,永远不可能。”沫晓说完就拿起包走了出去。

“欸,我话还没说完呢。”张宇冲着沫晓的背影说道。

可沫晓已经走远了,张宇也没得到任何答复。

张宇冲着沫晓的背影嘟囔,“装什么清高,沫晓你早晚还是会落到我的手里。”

沫晓刚出了店门,就觉得神清气爽。

她觉得外面的空气比屋里的好多了,因为屋里有她看见就恶心的人。

沫晓回想起那个男人竟还无耻的说着什么让自己回到他身边,想都别想!

沫晓一辈子都不会忘记张宇在自己最需要他的时候他奋力甩开自己的样子。

他既然在自己最需要他的时候离开自己,那他就不配拥有更好的自己。

如果不是因为要和他谈公事,沫晓宁愿和张宇一辈子老死不相往来。

而张宇却还是沉浸在他自己的幻想中。

他一直觉得自己挺有魅力的,觉得沫晓一定要是还喜欢他,不过是在用那些女人们惯用的欲擒故纵的伎俩而已。

张宇觉得沫晓的拒绝不过是她欲擒故纵的伎俩,是在引起自己的征服欲,只要自己对她展开攻势,那她一定还会回到自己身边。

沫晓打的回到了公司,刚回到办公室,就碰见了顾希延。

顾希延一看沫晓的表情就知道,她一定是又被张宇约去谈事情了。

一想到张宇竟然可以随意约沫晓,顾希延心里就很不爽。

他给沫晓发消息让她到自己办公室。

沫晓看到消息,扶额,这个人早上不还嘲讽自己吗,现在干嘛又让自己去他办公室。
 

沫晓虽然很是不想见到顾希延那张讨人厌的脸,但是碍于他是总裁,不能直接反驳,只好乖乖的去了办公室。

其实看到沫晓的样子,顾希延还是挺心疼的,可是话一出口就和想表达的意思相差很多。

“你的工作能力也不过如此嘛,谈了几次都没谈好。”

虽然他没直接说,沫晓也立刻就知道了顾希延说的是和张宇谈合作的事。

是他顾希延不顾情由,就直接把这个合同丢给了沫晓。

沫晓也说过,这个合作自己谈不好,可顾希延却只是说什么公事公办。

现在事情没办妥,就把所有的原因都归位是沫晓没有能力。

沫晓虽然不敢称是销售界女王,但是她的销售能力也是有目共睹的。

自尊心强的沫晓怎能容得顾希延这样说自己,当即反驳。

“我一定会把这次合作谈好的,你就放心吧。”

看着沫晓这一副充满斗志的样子,却禁不住要打击她。

“反正我是不信,什么时候你谈好了再这样说吧。”

其实顾希延是相信沫晓有这个实力的,但是一想到她既然要谈合作,就必然要和张宇见好多次。

一想到那个场面顾希延就高兴不起来。

沫晓听了这话,气嘟嘟的出了办公室。

张宇也是几次约见沫晓,有时甚至是以谈公事的借口约见沫晓。

沫晓虽然不想去,但是更赌气想要证明自己不是废物,自己可以把合作谈好的,所以只能次次去赴约。

顾希延当然不爽沫晓和张宇每次单独约谈事情,所以每次他们约谈合作的时候,顾希延总是派人跟踪。

跟踪的人把位置告诉顾希延,以至于每次沫晓谈合同顾希延都能出现在她身边。

但是顾希延出现在沫晓身边,这并不让沫晓感到开心。

因为每每沫晓和张宇谈到公事的时候,顾希延出现,总会对张宇各种不爽,又对公事指手画脚。

虽然沫晓也是很讨厌张宇,如果单从顾希延做的事情来看,是大块人心的。

可是沫晓现在是在和张宇谈合同啊,顾希延这样的态度很影响他们谈合同。

沫晓每次都是拉拉顾希延的衣角,希望他不要再这样讲了,但是他每次都装作没有看见沫晓表情的样子。

顾希延哪里不知道这样会影响谈合同,但是看到张宇和沫晓面对面。

看到张宇看沫晓的眼神,他每次都恨不得胖揍张宇一顿。看他各种不爽已经算是轻的了。

顾希延是个男人,张宇也是个男人,顾希延当然能看懂张宇眼里的东西和他话语的意思。

张宇是想要沫晓重新回到他身边,顾希延当然不会允许。所以次次破坏。傲娇又霸道。

“你该不会是喜欢沫晓吧。”顾希延次次出现,让张宇都有些怀疑。

“喜欢她?我没有那么想不开。”顾希延被张宇戳中了心事,但却隐藏起来。

说者无意,听着有心。

沫晓听到这话很是伤心,原来自己在他眼中不过是发泄的药物,在顾希延的眼中?她沫晓就这么糟糕吗?

虽然当时听到这话挺不开心的,但是沫晓很快便调整了过来,自己干嘛要为这样一个人伤心,过好自己的生活就好了。

沫晓觉得顾希延这样次次阻拦,一定是为了整自己。

沫晓安抚自己不要动气,这不过是有钱人无聊的把戏,自己不要中了圈套。

公司召开了会议。顾希延讲了一些公司进来重要的事情,那神态,那言语,与的沫晓听待在一起时简直判若两人。

顾希延把事情讲完,就让员工挨个提出自己的意见。

最开始发言的是公司的元老级人物,是个50岁左右的男人,带着金框眼镜。

“我想问一下我们的沫经理,合同到底有没有谈下来?”

虽然是称呼沫晓为沫经理,但可以加重的“沫经理”三个字让沫晓感受到了满满的敌意。

其实不止是他,公司里的大多数人都不太认可沫晓,因为沫晓一进公司就成了经理,还与总裁联系密切。

这着实让人心生嫉妒,让公司里的人更加怀疑沫晓的能力。

他们都戴着有色眼镜看沫晓,觉得沫晓一定是通过一定手段才做到现在的位置的,所以没有人看好沫晓。

“我现在是没有把合同谈下来,但是你们相信我,再给我几天时间,我一定会把合同谈下来的。”沫晓态度很是谦和。

毕竟是她这么久了都没有把合同谈下来,别人质疑自己也是应该的。

沫晓知道本来就是自己的错,所以态度就没有那么强硬,更多的是对这个人尊重和自己的承诺。

“哼,就知道她沫晓没有那么大的能力,幸亏当初也没看好过他。”沫晓身边开始有人小声议论。

“他哪有那个能力,不知道是通过什么手段当上经理的呢?”

“是啊是啊,经常看见她出入总裁办公室。”

嘲讽的话一句句吹入了沫晓的耳朵,她知道公司里的人对她有偏见,可是听见她们这样说自己还是觉得很心痛。

“再给你几天时间?你和他谈合同的时间已经够长了吧?没有那个能力呀,就把这个任务交给别人吧。”

听到沫晓的回答,那个最开始问题的人很是满意。因为这就是他预想的结果。

正因为沫晓没有完成这个任务,所以他就更有理由来嘲讽沫晓。

“是啊,没那个金刚钻就别揽这个瓷器活。”

“不如自己趁早辞了吧,省得到时候丢人。”

底下的人又议论起来。

“哦?我倒觉得既然沫经理做出了承诺,倒不如再给沫经理一次机会,说不定就成功了呢。”

顾希延一开口,底下的人都静了下来。

刚刚说话的那个元老级的员工黑了脸。

“是,总裁您说的是,那就再给沫经理一次机会吧,就是希望沫经理可不要辜负了大家的期望呀。”

顾希延说完,就有人拍起马屁来,但是说到沫晓,确实一脸看笑话的意味,仿佛就认定了她不行。

“谢谢总裁。”沫晓应答,暗下决心,一定要把合同拿下,不能再让这些人这么看轻自己。

自从大家在会议上那么不看好沫晓后,她就暗下决心,一定要让所有人知道自己的能力。

她不想再被大家那样不堪的议论了。

唯一能改变大家对自己的看法的就是自己把和张宇那个合同谈好。

沫晓也想让所有人知道,她是有能力的,她不想因为和顾希延有联系就这么被人看低。

沫晓对这次的合同非常认真,她认真专研每一次的数据,已经有关牵涉公司利益的事情和合作条款。

为了准备这些,沫晓把自己都弄得憔悴了许多。

沫晓准备好所有的事情以后,她准备再次约见张宇。

电话打了过去,响了几声便被接通。沫晓克制住自己对张宇的讨厌,疏远而又礼貌问道。

“张宇先生,我觉得我们都合同谈了那么久,是该有个结论了吧?”

而张宇仍旧执迷不悟,觉得沫晓是因为还是心里有她,所以才再次给他打电话。

“合同不合同嘛,咱们可以再谈。不过你要是回心转意想回到我身边,那真是最好不过了。”张宇仍是一股调戏的意味。

虽然沫晓和他之间有些矛盾,但是他还是希望他和沫晓他们两个人重修于好的。

“张宇先生,我是想约您谈关于合同的事的,请您不要牵涉到私事好吗?”沫晓克制住心中的愤怒。

她不过是想和他谈合同而已,他却总是牵扯到和好的事。

就算全天下的男人都死光了,就剩张宇一个人,沫晓也绝对不会再选他了。

“哦,那既然你不想谈的话我也没太多时间。我还有事情要处理,先挂了吧。”张宇清楚沫晓的脾气,故意这样说。

他们相处了那么久,张宇知道,沫晓是个要强的女孩,她这次主动给自己打电话约谈合同一定是因为受到了压力。

而这个合同对她一定很重要,她也一定要不想放弃这次机会,所以这样的话肯定会对她作用很大。

“请先别挂电话。”沫晓赶紧出声制止,这是自己最后的机会了,不能放弃。

“哦?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虽然已经料定了沫晓会这样,但他还是装出一副不知道的样子。

沫晓握紧拳头,把所有的厌烦都藏进了心里。

“好,张宇先生,关于感情的事,我会和你谈的。不过合同的事,也请您尽快同意。”

沫晓虽然心中万般恶心,但是只能克制,毕竟这是证明自己唯一的机会了。

自己在那么多人面前说过的话总不能作废了吧?

张宇听到沫晓说的话在电话那头暗暗窃喜,他对自己使出的这个筹码很是满意。他也知道这是自己最后的筹码了。

“好,那这一次的地点我来定,金光酒店,今晚七点。这一次啊,可别带上前几次那个人了。”张宇说完这话,便挂了电话。

张宇觉得他这一次一定能搞定沫晓,到了酒店,就不是她能掌控的了。

沫晓听到张宇订的地点后气的简直想到电话那头去胖揍他一顿。

冷静下来后,她接受了这个事实,为了谈好这次合同,她必须要赴约,不管张宇定的是什么地点。

只要她自己洁身自好,张宇也就不能侵犯她的。

一天的时间很快过去,沫晓也收拾收拾准备赴约。

沫晓刚出公司坐上出租,手机就收到了房间号的信息。

沫晓手握的更紧了,她不断的在心里安慰自己,只要这次合同完成,再也不要和他有任何联系就好了。

出租车很快就到了酒店,沫晓仍然在愣神没有意识到。

“姑娘,到地方了。”出租车师傅见沫晓没有下车的意思,便叫了叫她。

“啊,谢谢师傅。”沫晓立刻掏出了钱给了司机。

刚踏出车门,张宇就打来了电话。

“喂,你到底什么时候到呀,可是你要和我谈合同的。”时间已经过了几分钟,早就等在房间里的张宇有些不耐烦。

“我已经到楼下了,马上就到。”沫晓说完就挂了电话。

“哎,现在的年轻人啊。”还没有走的师傅听到沫晓这样回答,便误会了。

沫晓没有听到司机说的这句话,深呼吸了一下,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便上楼了。

到了房间门口,沫晓犹豫了一下,还是敲了门。

张宇一开门,看见是沫晓,眼都笑开了花,拉着沫晓就往屋里走。却被沫晓用另一只手扒开了。

“沫晓,你可来啦,你都不知道我等你等好久了。”张宇满满的谄媚。

“张宇先生,请您放尊重一点,我来这个地方主要是和您谈合同的。”沫晓推开了张宇拉着自己的那双令人作呕的手。

“好,那就谈吧。”

张宇整理了一下衣服,一脸不屑地坐在了沙发上。

“张宇先生,我已经整理好了关于贵公司和我公司的一些数据,和我公司合作,对贵公司是百利而无一弊的。”沫晓拿出了整理好的数据递给了张宇。

“希望贵公司与我公司进行合作,我公司已经表达了如此诚恳的态度,不知贵公司意下如何?”沫晓问道。

“合作嘛,好谈,不过咱们两个的事情,也是该谈谈了吧?”张宇把只翻看了几眼的沫晓整理好的数据扔在了桌子上。

“张宇先生,我很高兴你对合作的态度。但是我们的两个的关系,也就仅限于合作关系,不会有任何的进展。”

沫晓绝对再也不想和眼前的这个男人扯上任何工作以外的联系。

“你说咱们没有联系就没有联系了?你可别忘了咱们之前可是差一点就成为夫妻的。”张宇反问道。他很不满意沫晓的回答。

“以前的事我记得,正因为记得以前的事,我们之间才不会有工作以外的任何联系了。”

沫晓每次回忆起那段经历就更加讨厌现在眼前的这个男人。

“你说没有联系就没有联系了?现在在这里,可由不得你了。”张宇有些愤怒的朝沫晓走了过去。

“你要干什么,我这次来只是谈合作的。”沫晓看到他往这边来,怕他图谋不轨。


    标签:

    珍语句子网 短文学 - 用文字渲染心情,把最好的时光交给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