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幽默句子 >

新婚少妇呻吟啊哦迎合 高冷总裁自慰被攻看见

幽默句子 2021-11-24 11:47:22

“耍我很好玩吗?”

顾希延眉头一挑,看着沫晓气呼呼的模样,突然伸出手在她的嘴边一戳。

“……”

过分!

这突如其来的亲昵让两人都是一愣,顾希延平淡无波的收回了手,说道。

“你的入职邮件已经发到你的邮箱了。”

我才不信呢!沫晓心中暗道,可是看到一旁放着的笔记本却还是按捺不住直接登录。

还别说,邮箱里面的确是有邮件,而邮件的内容也正如顾希延所说。

只是,她分明没有投递简历去飞扬科技集团。

沫晓眼神微落,看着邮件发送的时间竟然是今天上午,顿时就皱起了眉头。

“你这是在可怜我施舍我吗?”

还真是可笑,用上床换取的职位吗?

“我不要!”

沫晓气的脸都黑了,却听此时顾希延平静无波的说道。

“你可以拒绝。”

“我为什么要拒绝!”

沫晓反应极快,立马将邮件里面的内容给浏览一遍。

“我告诉你,别以为你给了我工作,我就会跟你在一起!”

“你?”

顾希延眼中闪过浓浓的轻蔑。

沫晓顿时怒了,叫道。

“我怎么了?我沫晓在业内也算的上是出了名的美女,你现在给我工作,谁知道心里面在打什么阴暗的主意!”

“我说了,你可以拒绝。”

沫晓顿时哑然。

她是想要拒绝啊!她是想要守护自己的自尊心啊!可是问题是,她的贞操已经没有了,难道就不许拿点赔偿吗?

沫晓狠狠的皱起眉头,不爽的说道。

“现在是你请我当销售经理好吗?”

“让我当销售经理也行,不过我有条件!”

顾希延嘴角勾起一抹清冷的笑意,开口说道。

“我也有条件。”

看吧看吧!果然是有什么阴暗的想法,现在总算是忍不住了吧?

沫晓眼睛微眯,却听顾希延平静无波的说道。

“在公司里面,你最好跟我保持三米以上的距离。”

“……”

“在公司里面,不要打着我的旗号做事。”

“……”

“在公司里面……”

沫晓狠狠的抽了抽嘴角,这些话难道不是应该由她来说吗?说的她有多么乐意攀附似的。

沫晓愤愤的瞪着顾希延,忍不住叫道。

“在公司里面不能,难道在其他地方就可以了吗?”

顾希延一顿,深深的看着沫晓。

“你果然对我有想法。”

“……没有!”

沫晓又羞又怒。

“我知道了,公司之外,我可以满足你。”

“我说了,对你没想法!”

察觉到顾希延眼中的戏谑,沫晓更是羞愤万分。这个家伙真是恶趣味满满!

“我要走了!”

“你去哪里?”

“不是你让我走的吗?”

沫晓翻了一个白眼,却听顾希延平淡无波的说道。

“你最好是从窗户那边走。汤姆可在门口守着。”

“……”

就知道威胁她!

沫晓强忍着怒气直接走到窗户,可是看到底下黑森森的一片,却再也没有了刚才的勇气。

偏偏顾希延悠哉的看着她,似乎等待着她跳窗的壮举。

妹的,好歹给个台阶下啊!

沫晓死死的咬住自己的下唇,最终还是没有勇气一头栽下去。

算了,反正这个男人都见到了她最无力最狼狈的一面了,认怂什么的,就这样吧!

想到这里,沫晓嘿嘿一笑,麻溜的凑到了顾希延的身边说道。

“我突然想起来,我明天就要去飞扬科技集团报道,所以我必须快速的熟悉飞扬科技集团的内部业务和对外的业务范围。”

总之,沫晓赖定这里了。

本来以为顾希延肯定会乘胜追击,把她贬低的一无是处,哪里知道这个男人竟然真的闭上眼睛睡觉了。

给她把刀,她能制造出杀人现场!

第二天,沫晓盯着浓重的黑眼圈迷迷糊糊的走出别墅,谁知道入眼看到的确实张宇。

沫晓不由一愣,诧异的看着张宇,问道。

“你怎么在这里?”

“这句话不是应该我问你吗?”

张宇黑着一张脸,死死的盯着沫晓。

之前听苏梅说沫晓在这里过夜,他还不相信,现在看来,恐怕不仅仅是过了一夜那么简单吧?

沫晓身上的衣服看起来布满皱褶,脸色又十分憔悴。更加重要的是,一大早从这个别墅里面走出来就足以说明一切了!

张宇大步的走过去,一把拉住沫晓,愤怒的叫道。

“跟我走!”

“去哪里?张宇,你弄疼我了。”

“疼?这点就疼了吗?”

张宇阴测测的叫了起来。

沫晓心里不由浮现一丝害怕。

“张宇,你怎么了?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

“误会,我能误会什么?沫晓!我还以为你是一个自爱的女孩子,一直以来我都愿意相信你,可是没有想到你竟然做出这样的事情!”

沫晓越听越糊涂,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她做什么事情了?难道说她和顾希延上床的事情被张宇知道了?

沫晓脸色一白,急忙的叫道。

“张宇,你听我说,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的。我……”

“住口!”

张宇愤怒的吼了一句,抓住沫晓就狠狠的吻了下去。

他盯了三年的女人,竟然上了别的男人的床!而且还联合别的男人伤害了他妈!

沫晓急忙挣扎,吓的眼泪都出来了。一直以来,张宇对她都十分温柔体贴,像是今天这样歇斯底里的还是第一次。

“不要,张宇,你……啊!”

沫晓痛苦的皱起眉头,只见张宇的手已然滑下直接捏住了她的屁股一顿揉搓,甚至还有更进一步的趋势。

被抵在树上的沫晓从来都没有这样绝望过。偏偏这一幕还落在了楼上顾希延的眼中。

沫晓只不过是一个抬头就将顾希延的身影全然收入眼中。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她?

“救我。”

沫晓无声说道。

从未有过的难堪让沫晓直接瘫坐在地板上,一言不发。

汤姆早就已经冲上去把张宇给吓得屁滚尿流,逃离了这个地方。

“不过是一个男人而已,至于吗?”

顾希延冷淡的说着,眼中划过一丝心疼。

沫晓苦笑一声,的确只是一个男人而已,可是这个男人她却爱了三年。
 

“他从来没有这样对过我。”

沫晓声音沙哑,红肿的嘴唇上泛出几丝血丝。

“我是真的要失去他了吗?”

沫晓绝望。

“你现在再不走,你还会失去工作。”

这个男人,还真是凉薄的可以!

沫晓一顿,没好气的瞪了眼顾希延,最终还是踉跄的从地板上站了起来。

看到沫晓孤单萧条的背影,顾希延突然说道。

“这个世界上,除了自己,你永远不能奢望拥有什么。”

沫晓一顿,继续往前走去。

没错,这个世界上,除了自己,你永远不能奢望拥有什么。

沫晓眼中流淌出一抹泪水。在经过张宇别墅的时候,她面无表情,看着刚才还被汤姆吓的屁滚尿流的张宇乖乖的站在苏梅的身边,心中泛起一抹讽刺。

“哎呦,这不是沫晓吗?小宇啊,妈告诉你,这种女人不能要。下三滥的贱人,就知道爬上别人的床,到头来还不是被人家赶出去?”

苏梅手上缠绕着绷带,但是那副嘴脸看起来却一点都不值得别人同情。

“妈,你别这样说晓晓。”

“我说错了不成?沫晓就是一个贱女人,什么男人都能上,也就只有你这个傻子当成宝贝。你没见你妈都受伤了吗?”

沫晓死死的拽住自己的拳头,脑海里面划过顾希延之前说过的话,当即扬起笑脸,讽刺的说道。

“是啊!还真是让两位费心了。我过得很好,以后也会过得很好。张家?我倒是要看看,没了我这个金牌销售,你们张家还有什么能力在L市立足。”

“你什么意思!”

苏梅一愣,急忙叫了起来。

一旁,张宇忍不住皱起眉头。

“晓晓,之前的事情是我对不起你。其实,你可以回来的。”

“回来什么回来?小宇,你别再上这个女人的当了。这种下贱的女人没有资格再留在我们张氏!”

“苏梅女士,你给我记住了。不是你们张氏炒了我的鱿鱼,而是我炒了你们张氏。”

事已至此,沫晓也用不着再忍气吞声。

说完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开,倒是张宇想要去拉沫晓,却被身后的顾希延吓的缩回了手。

沫晓走的干脆,其实内心已经开始打鼓了,她心里没底,既希望张宇可以留她,却又不希望这般狼狈地留下。

只是苏梅那张令人恶心的嘴脸让她稍有松动的内心再一次坚定了起来。

不知道何时,顾希延已经跟上她的步子走了过来。

“看来也是个欺软怕硬的,被人这般踩在脚底下还能胆然离开,果然没有看错。”他一阵冷嘲热讽。

沫晓气结,回头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却还是不吭声,谁让这个王八蛋说的对呢?

她就是没有骨气,尤其是爱了三年的男人,虽然刚刚他对自己做的那些事让她很是反感,但是眼前的这个男人不是更可恶吗?一言不合就把自己守了26年的贞操夺了。

所以说来说去,最可恶的当属眼前之人。

“请你不要跟着我了,明天我会准时去飞扬报道的。”说着就要转身离开,只是突然想到什么,又回头瞪了一眼跟在他身后的汤姆。

汤姆感受到她不善的眼神,带着生气地吼了一声。

沫晓缩了缩脖子,这货惹不起,咱还是早点走为妙。

看着步子坚定离开的女人,顾希延意味深长地看了一下张家方向。

看来突破口已经找到,或许这个意外闯进来的女人将是一颗好的棋子。

“看来今晚可以好好睡个好觉了。”他喃喃道。

再说沫晓回到自己小房子,这间小房子还是她拼命省下来的钱买的,以前是颠沛流离够了,所以拼了命地赚钱就想买个这样的小房子,以至于不会无家可归,而且她也不想租房子,哪天房东不高兴了就把自己赶出去。

躺在床上,她就在想这两天发生的事情,是不是一切都太过巧合了,从她要和张宇结婚突然杀出来的赵昙儿,再到她被林瑞差点侮辱然后误打误撞进入到顾希延的房间,还有张宇的母亲仿佛知道她一定会去他家,早就在那里等着她,随后顾希延的出场是不是太过于巧。

一切的一切,让她有些猝不及防。

只是事情已经发生了,她也不愿意再多想,既然工作已经有着落了,她也不想再多思考什么,离开了张家,飞扬倒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只希望明天去的时候顺顺利昨吧!

不知道不觉就睡着了,以至于她都没有想,那个让他去飞扬的人到底是何身份。

再说顾延希解决了一件大事后,带着汤姆回了别墅,然后又打电话交待了助理,明天沫晓要去报到的事情。

助理虽然有些奇怪,一般总裁是不管这些事的,但是这个沫晓倒是在圈内有些名气,据说只要她出马的案子就没有拿不下的,而且跟很多男人都有不清不楚的关系,是张家的一把利剑,只是为什么会被总裁挖过来就不得而知了。

他等到顾延希挂了电话,才敢收回手机,总裁有忌讳,那就是别人不能比他先挂手机,曾经就有这样一个不知死活的人触及了他的底线,不用想也知道是什么结果了。

第二天一早,飞扬科技集团。

沫晓站在楼下,看着穿梭在大楼周围的人,其实她着装不差,却硬是置停在原处,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往里面走去。

站在门口的保安早就开始打量她,在这里上班的都有公司统一着装,而沫晓的着装他是没有见过的,再就是她一直站在原处,眼神又四处转悠,像是在打量什么一般。

“你好,我......”

沫晓的话还没有说完已经有人上前来搭讪道“你是沫晓吧!”

说话的是一个娃娃声的女生。

沫晓回头就看到一个面容精致的有些过份的女孩子,脸上画着精致的妆容,姣好的容颜配上一头棕色的大卷,特别养眼。

“你好,你是........”

“我是顾总安排在这里接你的人,请跟我来吧!”说完转身往里走去,保安看到来人哪还敢盘问,老老实实地替两个人放行。

来人正是昨晚总助亲助打电话过来吩咐的总裁办秘书,一般这种事情还真的不需要她亲自出马,只是特助交待又交待一定要好好地接待她,所以想来亲自见见这个被特招进来的新员工到底有什么样的本事。

沫晓不置一词,一直默默地跟在她的身后,她不开口,她也不多话。

很快两个人到了人事。
 

第一天来上班的时候,顾希延让沫晓先来自己办公室直接报道。

沫晓早早的就起了床,开始收拾自己,第一天上班虽然不管顾希延怎么看,但还是需要考虑自己的同事,给自己的同事留个好印象的。

“哼,虽然不管那个顾希延,但是也得给我的新同事们留个好形象,毕竟以后是当经理,这样才能管好他们,不能让他们觉得我是个好应付的。”

沫晓自言自语的嘟囔着,心里的小九九全部自己给嘟囔了出来。幸好旁边没人,要不然全被人听了去。

对着镜子换了几身衣服之后,都觉得不太好。唯有那套职业套装还算比较正式。

穿上之后对着镜子照了一番之后,沫晓终于把自己弄的全副武装了起来,自我感觉也还不错。这才连忙吃了吃早饭就往公司里走。

一路上挤着地铁,站了好久才到了顾希延的公司楼下。

整理了一下之后,才慢慢的朝着顾希延的公司里面走去。

第一次来到顾希延的公司里,沫晓并不知道他的办公室在哪里,找了很久之后才来到了顾希延的办公室门口。

轻轻的敲了敲门之后,沫晓听到了门里面有熟悉的声音。“请进。”沫晓确定了自己没有走错地方,才推门走了进去。

看到了沫晓来了之后,顾希延虽然心里高兴她准时来自己这里报道了,但却完全没有对着沫晓表露出来。

“我来了。”沫晓也不知道自己该对顾希延说些什么。

以前两个人从来没有在这样的环境了见过面,而且如今她又变成了自己的上司,一时间沫晓说话都觉得十分的不习惯。

在沫晓进来之后,顾希延就开始一直打量着沫晓。

只见她今天穿的和以前的衣服完全不是一个风格,今天的她职业又十分的利索。给人都是一种十分干练的感觉。

但是又不缺乏那样性感的魅力,一种诱惑却又压制诱惑的矛盾体。

但是顾希延面对着沫晓根本不能控制自己一般,立马就又变得最毒了起来。说出去的话和自己的心里所想是完全相反的。

“啧啧啧,看你今天这身打扮,我看了都没胃口,更别说别人了。”顾希延用着挑剔的语气说着。

沫晓听了他的话之后,直接一个白眼就送给了顾希延。

加上刚刚沫晓确实也看到了他对着自己打量了两三遍,本来心里还有点得意,以为顾希延被自己给吸引了。

但没想到顾希延竟然对自己这样说,一下子就把沫晓心里的得意给灭的干干净净的。

还以为顾希延说的这些都是真心话,低头看了看自己今天的打扮,在心里真的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没有魅力。

不由得就有点沮丧,自己明明早上起床之后花费了那么长的时间打扮,结果却又被这个顾希延给冷嘲热讽了一番。

顾希延看着正浑身打量自己的沫晓,心里不由得有点不好意思。

自己明明没有这样想,结果却还是忍不住这样对沫晓说着,不知道她会不会在意。

但是沫晓打量了自己一番之后,脸色也没有恢复,还是黑着脸,根本不看顾希延。

这时顾希延刚刚心里的念头在看到沫晓的黑脸之后,突然之间就凭空从自己的脑袋里蒸发不见了。

随后沫晓和顾希延整个的谈话过程中,沫晓都是全程黑着脸,愣是把顾希延给整的充满了无奈。

两个人一说完之后,沫晓立刻就黑着脸从办公室里走了出来。

时间一长,公司的员工都纷纷忍不住八卦了起来。

这个沫晓是突然就特招进了公司,还是经理的位置,不免让人忍不住去扒一扒她和顾希延两个人的关系。

“你知道吗?我们的经理,就是沫晓,她是特招进来公司的。刚来没多久就频繁的进出顾总的办公室,你说他们是什么关系?”

一个员工在午饭时间和自己的同事讨论着。

不止这个人八卦,几乎每个人都想知道她沫晓和顾希延到底有没有什么特殊的关系。

“你觉得他们会是什么关系?”另一个员工好奇的问着。不知道别人和自己想的是不是一样的。

“肯定是不一般的关系,至于是什么关系就不知道了。”最开始的那个员工说着,一脸神秘的表情,把沫晓和顾希延两个人的关系越说越是玄乎。

而她们根本没有看到从旁边路过的沫晓,依旧是聊的热火朝天的。

听着她们这样讨论自己和顾希延的关系,沫晓心里很无奈,但又不能这样突然冲出去解释一番。

而且解释也不知道到底该如何解释,自己和顾希延到底算是什么关系?总不能算是情人的关系吧?

这样子更是没有办法向别人解释,以至于每次沫晓看到了顾希延时,都恨的牙痒痒。但却又对他无可奈何。

而公司里的传闻自己又没有办法,只能任由她们在私底下偷偷的讨论。

最近公司又有了一个新的合作项目,因为是沫晓之前的公司,知道她比较熟悉,顾希延便特地安排沫晓去和那公司谈合作。

没想到沫晓过去之后,坐在咖啡厅里等了很久那人才来。

“哎哟,怎么这么不守时?这才第一次就这样,给人家留下个这么差的第一印象,人家怎么会满意吗?”

沫晓不免为自己之前的公司感到担忧,不知道上司知道他们派的人竟然这样怠慢的话,会不会直接给那人结了工资让他走人。

沫晓焦急的等着,每隔一会都会探起头望望有没有人过来。但是次次都是没有看到人。

谁知,又等了一会之后,朝自己过来的竟然是张宇。

他好像远远的就看到了沫晓,一脸笑意朝着沫晓走了过来。

这时沫晓才明白,自己之前所在的那个公司派的人竟然是张宇。

“我去,怎么这样?我怎么没有想到可能会是他?”看到张宇过来之后,沫晓爆脏口的冲动都有了。

看着笑着的张宇忍不住都觉得有点恶心。


    标签:

    珍语句子网 短文学 - 用文字渲染心情,把最好的时光交给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