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幽默句子 >

在惩罚室强迫坐三角木双性 女主和暗卫野H

幽默句子 2021-11-24 11:45:19

“你给我滚,遇见你就没好事。给我滚的远远的!”

苏梅惊恐的看着顾希延,说道。

“这位先生,这件事情和我没有关系,什么赔偿不赔偿的,都应该让沫晓那个贱女人来!求求你放过我吧!我真的是无辜的,都是沫晓这个贱女人,你应该让狮子咬死她!她……”

顾希延冷冷的看了眼苏梅,吓得她急忙闭上嘴巴。

可是沫晓却瞪大了眼睛,怎么也不愿意相信苏梅竟然会说这样的话。要让她赔偿,她认了,可是她却受不了苏梅恨不得让狮子把她咬死的恶意。

“阿姨,虽然你是长辈,但是你也不能这样啊!如果不是你命令这个保镖把我给踢出去的话,我又怎么可能会撞到别人的车?”

“谁是你的长辈?那么不要脸的女人,我可没有这样的后辈!我早就已经跟你说过了,这里是高档别墅小区,不是你这种农村里面来的女人可以随便进来的。否则一切都要后果自负!”

“那也不能……”

顾希延平静的站在两个女人的面前,看着她们不断的争论吵架,嘴角的笑意越发冷淡。

“我只维护自己的权益。你撞了我的车……”

“等等!不是我,是她,是她撞的!”

苏梅一愣,急忙的叫了起来。开什么玩笑?沫晓这种贱女人来到她家,她已经够糟心了,可不想花冤枉钱。

“直说吧,你想怎么样。”

沫晓深深的吸了口气,虽然对苏梅的这种态度十分不爽,心里面也觉得分外委屈。可她到底是张宇的妈妈。

相比和张宇这三年的感情,这一切根本就算不得什么。

顾希延眼中闪过一抹诧异。

这个女人,之前分明是想要破罐子破摔,现在竟然选择退步了?

呵?退步?恐怕是为了更好的进步罢。

顾希延嘴角勾起一抹冷笑,一眼就将沫晓看的透彻。

“我没心情听你们说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我的车子会有人带去检查……”

“你的车看起来根本就没有什么变化。我承认我是撞了你的车,可是你的车不是没事吗?”

沫晓心中凛然,急忙的开口说道。

这种把戏,她看的多了,说一大堆的废话,不过就是为了加大筹码罢了!有钱人还真是抠门!

沫晓眼中的鄙夷和郁闷顾希延全都看在眼中。

只听顾希延开口说道。

“我的车没事,那是因为我的车质量过关。但是我的车承受到的撞击力是和你一样的。”

“……”

意思不就是说她比一辆车还不如呗?

沫晓自嘲一笑,颇有种任人宰割的悲愤。

“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很简单,赔偿我的损失。这是最基本的事情。”

苏梅眼睛一转,笑道。

“没错没错,的确是应该赔偿损失。这种事情如果需要一个中间人的话,我倒是可以的。毕竟这件事情发生在我家门口。我可是亲眼看到沫晓这死女人撞上你的车的。”

“……”

沫晓只是隐约的透出认命的意思,苏梅就立马上纲上线,还真是一点情面都不讲。

沫晓苦笑一声,看着苏梅说道。

“阿姨,能让我见见张宇吗?”

苏梅立马脸色一黑,想也不想,叫道。

“做你的白日梦去吧!你还想勾引我儿子吗?我是绝对不会让你得逞的!”

“……”

沫晓紧紧的咬住自己的下唇,本以为自己都做到这种地步了,苏梅总应该退步才是。没成想,在她眼中她竟然比瘟疫还让人厌恶。

沫晓苦涩的撇过脸,说道。

“想要赔多少钱,你说个数吧!”

“一百万。”

“……什么?一百万?你敲诈啊!”

沫晓一愣,忍不住提高了声音。

“你看看,你看看,你的车根本就没有任何的问题,凭什么要赔那么多钱啊!你这个人讲不讲道理?”

“我就是道理。”

“简直就是无理取闹,神经病啊你!”

沫晓颇为气急败坏,如果不是汤姆在一旁坐着,她真是恨不得把面前的男人给弄死了。

一开口就是一百万,钱要是那么好来的话,她早就改行了好吧?

可是顾希延却面无表情,十分平淡。

“一百万已经是看在你昨天和我做了的份上,否则你觉得一百万,够吗?”

顾希延突然伸出手捏住了沫晓的下巴,靠在沫晓的耳边,低沉的嗓音冒出这样的话立马就让她脸色通红,甚至于都蔓延到了耳边。

为什么听到这话,她脑海里面会闪现出这个男人赤裸着上半身的坚朗模样?还有,他的气息扑面而来,为什么会让她心跳加速?

这个男人,真是撩的一手好妹!

见此,苏梅讥讽冷笑。

虽然她没有听到顾希延跟沫晓说了什么话,但是看他们两个人这样亲密的模样就知道一定有诈。

沫晓这贱女人还真是天生的狐狸精,三两下就让男人忍不住凑上去。

苏梅眼睛一闪,开口说道。

“一百万,这钱应该赔!说到底,如果不是你撞了人家的车,又怎么会有这样的事情呢?我看你还是赶紧想办法赔钱吧!”

至于找张宇?呵~先让这女人焦头烂额再说!看她还有没有这个功夫找自己的儿子!

趁着这段时间,她可是想着赶紧把张宇和赵昙儿的婚事办了,省的到时候生出其他的事情来。

苏梅心中的算盘打的噼里啪啦的响,沫晓的心却越来越冷。

“阿姨,这一百万,你觉得应该怎么赔?”

“呵~我怎么知道?对你这样年轻貌美的女人来说,一百万不是很简单就赚到了吗?”

苏梅笑呵呵的说着,似笑非笑的看了眼顾希延,俨然是认为他对沫晓上心了。所谓的一百万,不过就是有钱人的幌子罢了。

沫晓紧紧的抓住了自己的拳头,苏梅眼中的意思,她怎么可能会不懂?

让她卖身,她宁愿坐牢!

沫晓正要开口,却听顾希延说道。

“既然你没有意见,那就尽快把钱打到我的账户上。明天这个时间,如果这笔钱还是没有到我的账户上,那就按照法律的程序走吧。”

顾希延随手掏出一张名片,却是递给了苏梅。
 

沫晓一愣,不明所以,默默的伸出了手准备接过。

却听顾希延说道。

“至于你,是被踢出来的东西,算的上是物证,就交给我临时保管了。”

“……”

东西?物证?她是个人好不好!

沫晓满脸黑线,气的牙痒痒。

一旁苏梅顿时急了。

“这位先生,你是不是搞错了。这件事情和我没有关系,就算是你想要寻找赔偿的人,再不济,那也应该是他啊!”

苏梅随手一指,一旁奄奄一息的壮汉闭着的眼睛微微的动了动。好像是在急切的说明,他现在还活着呢!这种时候不是应该先打电话给救护车的吗?

沫晓下意识抿唇,看向顾希延,心里面突然间有些不是滋味。本来以为这个男人是冲着她来的,现在看来,这竟然是在帮她?

只听苏梅说道。

“这位先生,这件事情说到底,和我没有关系。我只是叫他把这女人给赶出去,可没让他把这女人踢到你这边啊!而且,大家都是这个小区的,冤家宜解不宜结。我们是不是……”

“走吧!”

“啊?”

这是不准备追究了?

沫晓一愣,眼中闪过浓浓的诧异。

顾希延伸出手摸了摸汤姆的脑袋,见它舒服的哼唧几声,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

“我的话已经放在这边了。我的损失赔不赔偿,那是她的事情,和你没有关系。”

说着,顾希延伸出骨节分明的手指,扣在了沫晓的下巴上,平静的说道。

“物证,走吧。”

“……物证不会自己走!”

沫晓满脸黑线,默默的拍下顾希延的手,忍不住开口说道。

“哦?看来,需要我亲自提着。”

“……”

沫晓狠狠的抽了抽嘴角,只觉得面前这个似笑非笑的男人看起来十分邪恶。

没错,这个男人就是一个恶魔!而且还是一个有着攻击力极强的宠物作为打手的恶魔!

看着汤姆悠然的从地板上爬了起来,沫晓浑身一抖,急忙的走到顾希延的身边,一副乖巧模样。

正常人怎么可能养一只狮子?沫晓越想越不对劲。

就在这个时候,沫晓已经跟着顾希延一起到了一栋清幽的别墅当中。

之所以说是清幽是因为这栋别墅和小区里面的其他别墅有所不同,是因为它的地理位置很好,而且还远离了周围的别墅群,看起来就好像是独树一帜的君王一样,默默的伫立在这里,接受众星拱月的辉煌。

沫晓虽然来过这个地方好几次,但是却还是第一次来到这个地方,此时多少有些诧异。

这种安静清幽的地方,最适合做些可怕的事情了。

察觉到汤姆时刻看过来的眼神,沫晓狠狠的咽了咽口水。

她可不能死在这个地方,她还要去找张宇,守卫她的爱情呢!

沫晓死死的咬住自己的下唇,见顾希延大步的走进面前的别墅,忍不住说道。

“你打算什么时候放我离开?”

“离开?作为物证就应该有作为物证的意识。苏梅要是不能在约定的时间把钱送过来,你就会作为物证被送到警察局里面。”

一口一个物证,这人是不是有毛病?

沫晓满脸黑线,世界上哪里有这样的道理?

沫晓顿了顿,看了眼面前的别墅,说道。

“这是你的地方,我肯定是没有这个资格进别墅里面的。我看我这个物证是不是随便放放就好了?”

听到这话,顾希延一顿,认真的看了一眼沫晓,一本正经的说道。

“本来看你勉强还算是用来抵押我的车和赔偿的物证,准备让你进里面好好待着的。现在看来,你既然不领情,那就待在外边吧!”

没想到这男人竟然那么好说话,沫晓眼睛一亮,急忙的点了点头。

什么狗屁物证,等这男人进了别墅,她就跑的远远的,傻子才会管那么多呢!

谁知顾希延却嘴角一勾,看着沫晓说道。

“看到那边的小屋了吗?本来是汤姆住的,你好歹也是重要的物证,那就让汤姆看着。这样,我比较放心。”

“……”

汤姆?

沫晓瞪圆了眼睛,看着一旁跃跃欲试的汤姆,当即就谄媚说道。

“瞧你说的,你的好心,我怎么能够拒绝呢!你放心吧,我就待在别墅里面,哪里都不去,等着苏梅那死女人把那一百万给送过来。”

呵~刚才还一口一个阿姨叫着,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

顾希延眼中闪过一抹讥讽,走进别墅,竟然是再也没有理会身后的沫晓。

沫晓乐的轻松,急忙的走进别墅,见汤姆慢悠悠的跟了上来,默默的往旁边走去。

谁知道汤姆竟然紧紧跟随,沫晓往左边走,它就默默的往左边移动。沫晓立马往右边走,它又默默的跟上,看样子竟然是打定主意要跟着她了?

沫晓狠狠的抽了抽嘴角,暗道真是什么样的主子就养怎么样的宠物。两个都一样的难搞!

这狮子盯着自己,该不会是在监视她吧?

真的那么聪明?沫晓皱起眉头,只觉得今天发生的一切都出乎了自己的意料。

确切的说,从昨天在酒店里面误闯这个男人的房间以后,就觉得所有的一切都充满了不顺。

名正言顺的衰神恐怕也不过如此吧?

沫晓忍不住偷偷的瞄了一眼坐在沙发上的男人。

只听顾希延说道。

“去,给我拿杯水。”

“……”

沫晓下意识的看向周围,却发现周围根本就没有人。当顾希延的眼神看了过来之后,她才后知后觉的明白原来她这个物证竟然还兼职保姆的功能。

沫晓僵硬的扯了扯嘴角,认命的去了厨房。

不行!一定要想个办法才是!

苏梅这个人唯利是图,自私自利。突然间冒出一百万的赔偿金,用脚趾头想都知道她肯定是不会乖乖把钱送上门的。

与其受制于人,倒不如先发制人,想个办法!

沫晓躲在厨房里面,眼睛滴溜溜的转动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顾希延却皱起眉头,冷淡的开口说道。

“你要是再不出来,我就要让汤姆进去了。”

“来了来了!这就来了!”

沫晓急忙的喊了一声,屁颠屁颠的跑到了顾希延的身边,看起来谄媚的就跟一只哈巴狗似的。
 

沫晓咳了咳,说道。

“我觉得你今天做的事情很对,你的车是劳斯莱斯限量版,而且还经过升级改造。价值翻倍,别说是整个华夏了,恐怕就连整个世界都未必能够找出一辆和你一样的车。这样绝无仅有的车本身就代表了价值非凡,所以我觉得你应该再慎重一些。”

“比如?”

顾希延眉头一挑,平淡的问道。

“比如那一百万绝对要追加回来,而且那辆车那么宝贝,肯定也不能随意的放在外边,应该赶紧开回来才是。”

“我虽然没有什么手艺,但是开车还是会一点的。要不,我帮你把车开回来?至于那个赔偿金,一百万,我帮你讨回来怎么样?”

“你放心吧,虽然一百万很多,但是对于张家来说却不是什么大的问题。我好歹也是一名销售,一定能够完美的完成这个任务的。”

“……”

沫晓说的口干舌燥,可是坐在沙发上的顾希延却没有任何的动作,平静的就好像根本就听不到有人在旁边说话似的。

“那什么,你没事吧?”

“顾希延。”

“什么?”

“我叫做顾希延,你可以叫我顾先生,我有名字。”

顾希延冷淡的说着,语气当中带着一丝不耐烦。

本来以为这个女人是个安静的性子,没成想竟然一直都在他的耳边叽叽喳喳的,真是让人烦躁!

顾希延手里拿着笔记本,左手伸出,还没有碰到茶几上,沫晓就十分殷勤的将茶几上放着的水杯放在了他的手中。

“顾先生,是这样的。今天这件事情,说到底,我们都是受害者,我觉得我们应该同心协力,共同维护自己的权益才是。像……”

顾希延喝了一口水,平静的说道。

“我已经答应了,明天这个时候,她要送钱过来。如果不行,那就走法律程序。”

“话虽然是这样说,但是,顾先生。苏梅的性子我也算有所了解,她是绝对不会赔偿的。而且,你的狮子把她的保镖都给咬伤了,说不定到时候她反咬一口,要你赔偿,那你不是得不偿失吗?我这是站在你的角度上考虑问题,再则……”

“说完了吗?”

“没……快……完了,我说完了。”

沫晓呐呐的说着,见顾希延的脸色越来越冷,默默的闭上了嘴巴。

顾希延平淡的看着沫晓,开口说道。

“我饿了。”

“什么?”

沫晓一愣,看着顾希延,心中溢出一抹火大。

她刚才说了那么多话,这个男人到底听进去了没有!

“吼~”

一旁,汤姆长大了嘴巴,溢出一抹轻吼。

沫晓立马挺直了后背,叫道。

“我知道了,我这就给你做饭去!”

做饭?顾希延皱起眉头,看着已经跑向厨房的沫晓,顿了顿没有说话。

他向来都是让酒店里面的人专门送饭的,这个女人是哪里来的自信,竟然主动要求做饭?

来到L市那么多年,见过的人形形色色,但是还真是从来都没有见过那么难搞的人。

偌大的别墅里面,就只有一个人和一只狮子,这人到底是这么想的。

沫晓没好气的打开冰箱,却发现冰箱里面全都是冻得一块一块的肉。有牛肉,有猪肉,有鸡肉,有鱼肉……可是就是没有蔬菜。

这又是什么爱好?纯粹的肉食动物吗?真是可怕。

沫晓暗自摇头,认命的开始做菜。

而顾希延则待在客厅快速的处理着这段时间落下的事情。

从他回到L市之后,就没少遇到麻烦,他们还真是不死心,还真以为他是当年那个手无缚鸡之力,只能被迫远走的小孩子吗?

顾希延眼色渐冷,凝眸看向厨房里面忙活着的女人。

这个女人看起来好像没有什么问题,可是却出现在他专属的房间里面。甚至于还出现了他暗中购买的别墅小区里面。

这一次她撞到他的车,到底是无心的还是有意的?

他倒是要给她一个机会,看看她到底有什么马脚!

这时,厨房里面却传来了一阵阵的香味。

汤姆立马站了起来,竟然没有理会顾希延的抚摸,直接朝着厨房走去。

顾希延冷哼一声,站了起来。

他倒是要看看,这女人做的饭菜到底有多好吃,竟然连汤姆都为之心动。

见顾希延和汤姆走了过来,沫晓暗道一句狗鼻子真灵,下一刻却扬起了笑脸。

“顾先生,汤姆,饭菜已经做好了。请吃饭。”

说着,沫晓十分主动的端出一大盆的肉块蹲在了汤姆的面前,僵硬的扯着嘴角,努力的做出一副很轻松的模样,说道。

“汤姆,看,这些都是为你准备的。可好吃了!”

话音还没有落下,汤姆早就已经按捺不住大快朵颐了。

见此,沫晓脸上的笑意忍不住透出了一抹真诚。面前的狮子虽然十分可怕,但是吃起东西来却分外可爱,就好像是小时候家里面养的田园犬似的,让人看的都想要伸手摸一摸呢!

这样想着,沫晓也忍不住伸出了手,轻柔的在汤姆的脑袋上摸了摸。

柔顺的毛发让沫晓脸上的笑意越发的深了,连带着对汤姆的惧怕也少了许多。

见此,顾希延再一次微不可见的皱起眉头。

这女人,看来还真是有两下子,竟然能够让汤姆如此乖巧。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一直以来只有他能够让汤姆亲近,此时看到沫晓和汤姆相处和谐,顾希延心里面竟然浮起了一丝不快。

“这就是你做的饭菜?”

顾希延冷淡的说着,看着面前一溜的荤食,眼中全是嫌弃。

沫晓暗自撇嘴,却神色如常的说道。

“是啊!我看厨房里面全都是肉,所以就只能做出这些东西了。这个是红烧肉,这个是排骨,这个是……”

听着沫晓源源不断的介绍,顾希延狠狠的抽了抽眉角,冷冷的说道。

“这些食材,你是从哪里拿的?”

“当然是冰箱了。”

这人是不是傻?厨房里面的食材,除了在冰箱里面拿,还能够在哪里拿?

可是看到顾希延黑下来的脸色,沫晓却没来由的咽了咽口水,呐呐的问道。


    标签:

    珍语句子网 短文学 - 用文字渲染心情,把最好的时光交给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