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幽默句子 >

往下边塞水果后吸出来 糖盒(H)软心糖沉沉

幽默句子 2021-09-28 14:12:25
姜乾嘲讽道:“就凭他们?就算你找万药谷也没用。普天之下只有一人可以炼制这截脉丹。不信给你时间回去试一试。”

他把一瓶丹药丢给刘管家,接着说:“这里还有十颗截脉丹,过段时间我会离开,前往黎火学院。你得抓紧时间回来找我才行。只要你帮我做三件事,便帮你把这截脉丹的毒解掉。”

刘管家上下打量了一下姜乾。

“你这个年纪能进入先天境,确实有资本去闯一闯黎火学院,但你想以这截脉丹威胁我,是不是太小看人了?”

“你放心,跟我合作,会有你好处。”

“好处?你一个紫阳镇的先天境修士会有什么好处给我?几十年后或许我到能期待些。”刘管家显然并不相信,姜乾可能给他什么好处。

“一个多月前,我还未修出罡气。被人打落山崖,命悬一线。一个月后,我突破进入先天境,这变化代表着什么你应该明白。”

姜乾说完,转身离开。

刘管家听后瞳孔收缩了一下,看着姜乾的背影若有所思,他觉得姜家可能要出现一个了不得的人物,看不清他的未来。

想到这他扛着小王爷离开。

当天下午,刘管家的身影出现在姜家会客厅,给姜天海道歉。

之后他想见姜乾,却被告知姜乾匆忙外出,去向未知。他只能离开,先送小王爷回去。

姜乾离开的确实匆忙,就在他刚回到家不久,忽然残卷一阵悸动,在它可以搜索的范围内出现一株仙根,但可能感受到残卷的探知,那仙根快速离去,快的惊人。

姜乾巨震,重生前他被称为药王,但穷极一生,也只捉到过一株仙根。

仙根是每一个药师梦寐以求的至宝,寻常草药、灵药放在仙根旁边,品质都会大大增加,炼出丹药的品质也是如此。

但仙根天生地养,是先天生灵,十分难捉,都有着敏锐的本能。如果不知道应对办法,就算境界再强,也无济于事。

姜乾靠着残卷一路追踪到了九峰山,就看到一匹如玉一般的小马,只有巴掌大,闪了下便消失不见。

“是玉玲珑!”

玉玲珑形如宝玉,诞生时和翠玉相同,后诞生神识,一举成为仙根。

翠绿如玉的小马,就是玉玲珑幻而成,而且是刚刚诞生不久。

姜乾大喜之下,想要将其捕捉,却发现那小马突然就山中消失了。

这让姜乾有些吃惊,残卷无法察觉,只说明这山中有另外一个空间,也就是有秘境的存在。

他上一世可未从听说过九峰山有秘境,也就是说这个秘境极大的可能是尚未被人发现!

顿时,姜乾就有些激动起来。

“以我现在的境界,贸然闯入一个未经开发的秘境风险太大,至于玉玲珑,缺少克制它的紫炎仙金,也不好抓。”

姜乾悄悄退去,将这个位置记在心中,决定等龙湖秘境结束之后,再来此地。能够诞生仙根的秘境,必定不平凡。

“看样子得找些资料,看看这九峰山究竟有什么样的传说。”

顺手在九峰山上采集了很多灵药,姜乾心情大好,回到了龙泽郡。

一路上,就听到有人在议论姜家的事。说是从帝都来了几个少年才俊,都带着礼物上门,向姜家提亲。

姜乾经过打听才知道,原来这一帮少年才俊竟是为姜月瑶而来。看样子姜月瑶在姜府的地位越来越高,再加上姿色上佳,还真吸引了一帮人前来。

可姜乾却有些想不通。姜月瑶不过十六岁,以她的资质,怎么可能这么早招亲?姜府也不会同意才对。

刚回到姜家,还没进大门,守卫就叫住他。

“姜乾少爷。家主说见到你提醒你出去避一避,等过一阵再回来。”

姜乾皱眉:“怎么回事?”

“还不是来的那些大人物家的公子哥们。他们嘴上是来提亲,其实是想……”

护卫说了一半,看了看姜乾的脸色。

姜乾道:“你知道什么直接说就行。”

“他们应该是来找少爷麻烦的。”

姜乾马上想明白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当日他算是折损了姜月瑶的颜面,她没时间回来对付姜乾,应该就想到了一个这样的办法。

父亲肯定是为了他好。一些大人物家公子,不好得罪,实力还不弱,不太好对付。

可姜乾是谁?他哪会在意那些,广南王家小王爷都被他得罪惨了。

不顾护卫提醒,姜乾大步走入姜家,然后直奔会客厅方向。

当来到会客厅外,发现这十分热闹。很多礼物堆积在外面的空地上。姜家的一些佣人也在忙碌着进进出出,显然在招待那帮人。

姜乾直接走进会客厅,扫了一眼,一共看到三个陌生的少年。

他们年龄都在十六七岁,一个个器宇轩昂,身着华丽,目光都在姜天海身上,根本没在意有人走进来。

三人境界果真不错,全部踏入先天境。一看就是大家族培养出的弟子,身上丹药气息很重,看样子修炼时一直以丹药辅助。从衣着来看,看不出所属势力。

姜天海正在应付他们,满脸笑意,可看到姜乾,眼神带着几分诧异。他可没想到姜乾这么快就回来了。

姜乾没有忌讳。

“父亲!”

听到他的声音,三位中,有两个少年的目光瞬间落在姜乾身上。眼神不断打量着姜乾,眼神并不善意。

姜天海直接道:“给你们介绍下,这便是姜乾。”

说完,接着给姜乾介绍。

“这三位来自帝都的陈家,张家还有秦家。这次来是为了……”

姜乾打断父亲的话,直接道:“回来的路上我已经听说了。他们都是为了姜月瑶来的。”

他目光打量了三人,笑道:“你们三家都准备争姜月瑶吗?我更想知道,姜月瑶会看上你们谁?”

张家的少年名叫张博,他直接道:“先不说我们的事。你就是几次三番招惹月瑶的人?看上去也不怎么样,怎么看都不过是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而已。”

另外一人哄笑,眼神充满挑衅。

姜乾身上有小王爷的护身灵宝,他们根本无法看透姜乾的境界,第一眼就已经判断失误。

反观姜乾,不为所动。

“乳臭未干?你们跟我也不过年龄相仿,说话到是老气横修。可惜境界差了点。要不给我们姜家当些护院还不错,至于上门女婿,就算了吧。”

姜乾语气平和,不带任何情绪,却挑衅味十足。

三家公子先是一愣,随后张博拍案而起。

刚要发飙,就忽然感到一股庞大的气势向他压迫而来。

主位上,姜天海气势慑人,威压全场,只听他冷冷道:“这里是姜家!”

张博顿时脑门上深处一层冷汗,暗道自己鲁莽了,这姜乾,毕竟是姜家主的儿子!

虽心生惧意,但让他就此放过姜乾,张博显然还是不甘心,当下强压着自己的怒气,回身先朝姜天海抱拳道:“家主!我们这次前来也是为了跟贵公子交流一番。大家都是修士,也应相互学习、切磋。我们想邀请姜乾交流交流,您不会拒绝吧?”

此时,秦家名为秦峰的少年,表情要淡定的多,一直在观察姜乾,没有说话,也没有表现出敌意。

而陈家的陈克,看上去比张博更激动一些,紧跟着就道:“万珍楼都配有练功房,想必姜家主不介意我们和贵公子切磋一番!”

姜天海眉头微皱,这帮人是顾忌自己的实力,但并没有把自己这个分支家主的身份放在眼里,只是不敢在姜家动手,所以想要换个地方。

他刚要开口拒绝,却听姜乾笑道:“有这样的机会,我也是求之不得。就到那里好了。我也想看看你们这些所谓的少年俊杰,有多大本事跑这来丢人。哈哈哈……”

他说完大笑离去,留下面色铁青的张、陈二人。

张、陈二人怒火中烧,甚至顾不上礼数,直接夺门而出,可姜乾的背影已经离开院子。

唯有秦峰缓缓起身,朝姜天海鞠躬:“那晚辈先行告退,他日再来拜见。”

姜天海不由得高看一眼秦峰,传闻此人天生聪慧,眼界惊人,此刻表现也确实比张博和陈启稳重得多。

……

万珍楼,姜乾大步走了进去。

他可是这的红人,那第一次接待姜乾的小胡子正好在大厅。见到姜乾来了,连忙上前。

“这不是姜少爷嘛,今天怎么这么有空到这边。老规矩,我这就给你开好房间。要通知管事吗?”

不等姜乾回答,张博和陈克二人已经追了进来。

陈克怒道:“姜乾,我看你往哪跑?”

小胡子先是一愣,随后连忙呵斥:“这是万珍楼,不准喧哗,你们想被赶出去不成?”

张博怒道:“你算什么东西?也敢呵斥我等?让你们管事出来。”

小胡子站在姜乾旁边,低声道:“姜乾少爷,您先进去休息,您放心,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在我万珍楼放肆的。”

小胡子的声音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却让姜乾当场笑喷。

陈克他们俩脸都绿了。他们都来自大家族,在帝都中也地位也相当不低,竟被一个小人物如此鄙夷。

“你找死!”

小胡子也没退让:“万珍楼岂容你放肆?”

陈克气势爆发,直接朝着这边冲来,怒视小胡子。

“天王老子也救不了你!裂骨手!”

小胡子可没想到对方突然出手,而且出手便是杀招,想要躲闪已经来不及。

姜乾突然把拉他一把,巧妙的躲过这次攻击。紧接着姜乾翻手一掌,直接迎了上去。

嘭——

双掌接触,姜乾脚下的地砖瞬间被震碎,而陈克直接倒飞出去。

张博出手扶了下,这才站稳,吃惊的看着姜乾。

这时候,周围的客人纷纷后退,看着这边,眼中带着几分疑惑。在万珍楼大堂中交手,可并不常见,对他们来说,实在有些胆大包天了。

小胡子心有余悸,朝姜乾抱拳。

“多谢姜少爷。”

这时,万珍楼的护卫们纷纷敢来,直接将张博二人围住。

张博拿出一张紫色的水晶卡片。“你们敢动我?”

这紫色晶卡是万珍楼的贵宾卡,只比当日韩千雪送姜乾的灵玉低一个档次,非常难得。

护卫看到这晶卡,同时退了一步,没有继续围攻上去。

这时,一女子声音响起。

“我当是谁,原来是陈家和张家两位公子。什么风把你们两位吹到这龙泽郡?这么大火气作甚?难道要为难我们万珍楼一个奴才不成?”

此人从楼梯慢慢走下来,正是韩千雪。

原本暴怒的二人看到她,气势全收,瞪大眼睛,有些不敢相信。

张博磕磕巴巴道:“你……你怎么会在这?

韩千雪掩面轻笑:“咯咯,看来张博公子还认识小女子啊。你这是要动我的手下?”

张博连忙笑道:“不敢不敢!如果知道千雪姑娘在这,我们可不敢招惹。不过这小胡子欺人太甚,他……”

姜乾打断他的话:“少废话,不是要切磋吗,我看也不必去练功房了,这里就不错!”

此时的姜乾毫无顾忌,直接出手。

姜乾虽还未修炼武技、功法。但一手御火之术当年可谓冠绝天下,否则药王的称号从何而来?

如今踏入先天境,也初具控火的手段,正好拿他们俩练手。

“焚手!”

紧接着周围的温度上升,姜乾右手泛出火光,脚下连点,朝二人攻伐而去。

张博二人显然没想到姜乾说动手就动手,连忙抵挡。

掌掌相对,张博卯足全力。

火焰瞬间吞噬张博的胳膊,袖子顷刻间化为灰烬。

张博连连后退,以罡气震散火焰,让火焰不能伤到他的胳膊。尽管如此,炙热的火焰依然烤的他龇牙咧嘴。

陈克迎上姜乾,帮他解围。

刚才第一次交锋,他已经处于下风。这次面对姜乾的焚手,只是刚一接触,立马落入下风,连连后退。

他们不解,从爆发的气息上来看,姜乾和他们的境界相同。可这肉身强度仿佛高一层次。

更想不通,姜乾竟敢当着韩千雪的面,在这动手。

眼看着要被压制,二人也顾不得自尊,同时出手,他们算是反击,想必韩千雪也怪不到他们身上。

“裂骨手!”

“断山劲!”

姜乾依然不退,另一只手腾起火焰,热浪朝四周扑去,围观之人纷纷避让。

有人惊呼:“这姜乾以先天境施展火法,这控制力着实惊人!”

“真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那两个年轻人也是强的离谱。咱们龙泽郡什么时候又出现这么两号人物?”

四掌相对,这次三人同时退了几步,不分上下。

陈克叫嚣:“还以为你能逆了天,我看也不过如此。”

姜乾冷笑:“是吗?”

张博眉头微皱,全身一颤:“不对劲!”

陈克突然发现自己双腿在打颤,气海仿佛被封住一般,气海的力量竟然无法被调动。很快那种感觉覆盖全身。

韩千雪有些诧异,她也没弄清楚姜乾是如何做到的。

姜乾再次出手,表情冷漠。

火焰在手中腾起,烧的更旺。陈克二人却发现,他们竟然连躲避的力气都提不起来,这种感觉相当怪异。

这时,一道身影突然出现在姜乾门前。

一把折扇,直接挡住姜乾的攻势,火焰四散而去。

“先天境界中期?”姜乾惊讶的看着来人。

对方化解姜乾的攻势,拉着陈克二人连连后退。那是一个翩翩公子,长相英俊,正是刚刚赶到的秦峰。

秦峰却没展露出敌意,只是合上折扇,朝他抱拳。

“姜乾公子,得饶人处且饶人啊。切磋而已,点到为止!”

陈克二人此时气海逐渐运转自如,站在秦峰身后,怒视姜乾。刚才如果不是秦峰及时赶到,他们俩可就要吃苦头了。

姜乾冷笑:“既然是来替姜月瑶出头的,打不过我,就别想着全身而退!要我收手可以,但总要付出些代价,否则传出去,我姜乾岂不成了人人可欺之辈!”

韩千雪在后面笑道:“姜公子还真是一如既往的不吃亏啊。但公子说的没错,既然来找麻烦,那就留下点赔偿才行。”

那秦峰看到韩千雪也是一愣,连忙道:“韩姑娘竟然在这龙泽郡,真是让秦某大吃一惊。近来可好?”

陈克听韩千雪这么说有些不快。

连忙道:“韩大美女,我们好歹也算旧识。帮他姜乾坑我们,不太好吧?我们可无意在这万珍楼动手的。是他姜乾先动手的。”

韩千雪走到姜乾身边,挽住姜乾的胳膊。

“姜公子是我的朋友,我帮朋友出头,是这个道理吧?”

韩千雪这等举动让姜乾有些疑惑。从这三位帝都公子的口气来看,韩千雪的背景十分惊人,让他们忌惮,如此举动根本就是给自己拉仇恨嘛。

三人表情怪异的看着他,这眼神更让姜乾暗感不妙,这韩千雪恐怕不是那么简单。

只听韩千雪继续道:“秦峰就算了吧,你也后来的。至于陈克和张博二位公子,每人赔偿一株灵药好了。我想这对你们来说,算不上什么。”

“你们怎么不去抢?”陈克和张博顿时就恼怒起来。

韩千雪脸上的笑容定住,眯着眼看着二人,“二位是在消耗我的耐心?”

听闻这话,秦峰脸色一变,转身就走。

陈克二人仿佛想到了什么,丢下两个盒子,跟着秦峰快速离开,头都不回。

等姜乾看向韩千雪时,她的笑容已经恢复常态。

她笑道:“姜乾公子可否满意?”

姜乾点点头:“当然满意,多谢姑娘帮忙。那就不多打扰了。”

说罢就要离去,却见韩千雪并未松开挽住他的胳膊,而是轻声道:“龙泽湖秘境即将开启,不知姜公子是否愿意与小女子一同前往?”

    标签:

    珍语句子网 短文学 - 用文字渲染心情,把最好的时光交给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