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幽默句子 >

整篇都是车的文章 在车后面和岳坶做

幽默句子 2021-09-01 14:11:32
苏影抱着母亲的相册,神色平静地看着前来吊唁的众人,时不时的向对方鞠一躬。

当沈景月带着欣姐和保镖出现的时候,苏影的心立马就提了起来。

苏影把手中的遗像交给旁边的二婶,握了握拳头,气势汹汹走上前,“你来干什么?”

沈景月摘下墨镜,看向对面的女子。一身素白,身形单薄似纸,还真是容易勾起男人的保护欲望。

“来人,把她给我抓过来。”沈景月把玩着墨镜腿,勾了勾火红的唇。

之前她得到苏影拒绝顾子皓的消息,说实话她很高兴。但当她去找顾子皓的时候,她却是被顾子皓的人给轰了出来,还被严厉警告了。

所以她把一切原因都归咎在了苏影身上,认为一定是苏影在顾子皓耳边说了什么。让顾子皓认为是她破坏他要娶苏影的计划。

保镖得令立马上前。村民拿起锄头本想对峙。但被苏影及时阻拦。这些保镖她认识,平常就在夜店看场子,能打,她不想让村民吃亏。

很快苏影被保镖抓住带到沈景月的面前。

“你这么做也不怕遭天打雷劈!”苏影愤怒的瞪向红的刺眼的沈景月。她不明白她到底跟她有何大仇,居然要跑到她母亲葬礼上闹。

“贱女人!你说什么?”沈景月当场就怒了。

“我说什么你难道不知道吗?我母亲都死了!你都不让她老人家走的安生,你也不怕我妈的鬼魂半夜去找你索命!”纵使她被人钳制,但气势上苏影一点不比沈景月差。

沈景月一脸嘲讽的看向她,“你妈都是被你给害死的!跟我有什么关系?”

“苏影,我告诉你,我来就是想看看你母亲被你害的究竟有多惨?啧啧,瞧瞧,那就是你母亲的遗像吧,唉,好好的人就被你给害死了。”沈景月说着,脸上的神情更加得意。

苏影忍无可忍,“你胡说八道什么?”

沈景月看着苏影气急败坏的样子。脸上的神色更加兴奋,故意凑近苏影轻声道:“如果不是因为你勾引了顾子皓,你妈怎么可能死?明明她是可以活下来的。”

轰!苏影脑袋一片空白,整个人都快懵了。好半晌,她的思绪才回神。她恶狠狠地瞪向沈景月,“是你!是你派人在我母亲的手术上动了手脚!你个恶毒的女人!”

苏影冲上去想以死相拼,但奈何被身后保镖死死钳制。但就算是这样,苏影还是抬脚踹到了面前的沈景月。

沈景月踉跄后退,差点摔倒,幸得欣姐及时扶住。

“贱女人!你居然敢踢我!”沈景月眸子蕴满阴毒之色,从小到大就没人敢这么对她的!

她走上去先给了苏影两巴掌,打得苏影头晕眼花。要知道因为她母亲过世的事情,她根本就没吃什么饭,如今能撑到现在已经是奇迹了。

苏影朝沈景月啐了一口嘴里的血水,嘲讽的看向沈景月,“难怪你自己不敢去找顾先生,像你这样的蛇蝎心肠,顾先生就算是瞎了眼,也绝对不可能帮你的!”

“你……你说什么?你再给我说一遍!”沈景月气得脸色狰狞,双肩都在发颤。

看到沈景月恨不得要吃了她的样子。苏影笑得越发猖狂,眸含鄙夷,“我说你活该被……”

苏影的话还没说完,沈景月上前就踹了苏影肚子一脚,“你不是能耐吗?有本事你再说啊!”

苏影疼得都要跪了,但她的膝盖上跪天地,下跪父母,就是不跪眼前的畜生!

周围的村民看到这一切,心生不忍。但他们都是小民小户的,还真是惹不起这种有钱的人。其中有尝试想上前的村民也都被保镖给拦住了。

沈景月捏起苏影的下巴,幸灾乐祸笑道:“要怪就怪你不按规矩办事,我看你这张脸倒是不错,你说我划烂它怎么样?”

沈景月用修长的指甲触碰苏影白嫩的脸蛋,那种微凉的触感激得苏影心中犯呕。

但不待沈景月使劲,苏影就用脑门重重撞向沈景月的下巴。如今她什么都没有了,她还怕什么?

“啊!”只听到一阵骨头错位的咔嚓声音,沈景月疼的惨叫起来,嘴里也流出了鲜血。

苏影脑袋犯晕,好似随即要晕过去一样,但她却是疯狂的笑了起来。

沈景月听得格外刺激,眼睛泛着猩红。她一把推开关心她的欣姐。从地上拾起一个棍棒抬起照着苏影的脑袋就砸去,“你不是能耐吗?我让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因为下巴被撞错位的原因,她说话都有漏风。

苏影眯起眼睛看着这一切,似乎已经做好了承受这一棒的准备。

但当她任命的闭上眼睛,周围村民都痛心焦急看着这一幕的时候。苏影听到了一阵清凉的风声和一阵阵咯嘣脆响的声音。原本这是让人恐惧的声音,但伴随着暖阳,苏影却觉得这是世界最动听的声音。

紧接着苏影感觉有人缠上了她的腰肢。她瞪大睁开眼睛,立马就看到了逆光,俊如神袛的男子,眸中流动着担忧,“你没事吧?”

苏影眨巴了两下眼睛,还没有来得及说一句话,就晕了过去。

顾子皓抱着苏影腰的手收紧,他犀利的睨向被欣姐扶着的女人,漆黑的眸子尽是阴霾,“你想动我的女人,也得问我答不答应!”

沈景月想说话,但一开口就是含糊不清,而口水夹杂着血色横流,简直就是丑死了。

助理急匆匆赶了上去,一抹额头的热汗

“总裁,你没事吧?”助理焦急的问。

“你留下处理这的情况。”顾子皓抱起苏影,警告性的瞪一眼沈景月,这才离开。

助理嘴角一抽,是谁之前说他多管闲事,告诉顾子皓这些消息的?

沈景月气恼的看着这一切,指甲都被她硬生生握断几分。

本来,她就是想来看苏影笑话,出出心中这口恶气的,但没想到她居然成为了一个大笑话!

苏影醒来的时候,感觉浑身好疲惫,她好像好久都没有睡这么长的觉了。

闻着周围消毒水的药,她清楚的知道这是哪里。

但她烦透了这种味道,等她挣扎爬起来的时候,门口传来一阵开门声和脚步声。

一个长相清秀的男子见此,赶紧走过去扶住苏影。

苏影微微皱眉,她并不认识这个男人,“我自己来就好。”

男子略有尴尬,赶紧收回手,“自我介绍一下,我是顾总的助理,叫做李宁。”

顾总?苏影瞬间明白了。

“苏小姐,这是我给你买的午餐,你已经昏迷两天两夜了,估计饿坏了吧。”李宁把东西摆在床头柜上。

“两天两夜?那我母亲的葬礼……”苏影很着急,连最后一程她都没送成。

“你别急,我们顾总都给你安排好了,已经让你母亲入土为安了。”李宁赶忙安慰,但心底他嘀咕,少爷对这女人的事情还真上心。

苏影暗自松一口气,“谢谢。”

李宁笑了笑没少说话,转身给苏影倒了碗米粥。

苏影接过,但没喝一口。她看向李宁和善的笑道:“你能给我讲讲那天的事情吗?当时我昏倒了,并不知道后面发生了什么事情。”

李宁是个话唠,听此立马大肆渲染一番,将顾子皓描绘的似从天而降的天神,将她解救与水深火热之中。

苏影听得忍不住笑了。虽然有些夸大,但多少也是有事实为基础。

她微微流转水眸,心中暗自生成一个计划。她看向李宁,不好意思的笑笑,“你能让我见见顾少吗?我想当面谢谢他。”

看着苏影诚挚的眼眸,李宁忙不迭答应。

因为这两天,他没少见顾总往这里跑。想来,顾总还巴不得想要见这女人呢。

李宁出去,苏影收敛了神色。看一眼手中的快要冷掉的粥,咕咚咕咚喝了起来。

一会儿,她还要留着体力跟顾子皓周旋。

苏影原本以为需要很长的时间他才会出现。

但没想到十分钟后,他就迈着优雅,贵气的步伐朝她走来。

他表情淡淡,但那张刀削鬼斧雕刻的俊脸,黑曜石般绚丽的眸子,让人忍不住惊羡。

苏影惊讶了片刻,赶紧掀开被子准备下床。

但被顾子皓及时按住肩膀,她扇动卷长的睫毛不解的望着他。

顾子皓收回手,表情淡淡,单手插进口袋里,“找我什么事情?”

苏影倒也没再下床,她咬咬唇。略微斟酌一番,重新掀眸看向顾子皓,“我答应你之前的请求,我可以嫁给你……”

顾子皓冷嗤,似乎一点也不意外她会说这些话。

苏影脸色渐渐升起一抹羞红。

“你凭什么认为我还会娶你?如今想嫁给我的人,整个A市排满五六个来回都不为过。”顾子皓淡淡的叙说着事实。

苏影渐渐收紧抓住被子的手。要是换做以前,她早就跑了,岂还会没羞没躁在这说这些话。

但现在她想要报仇,只能靠眼前的人。

“我,我求你娶我!我保证婚后不会涉及关于你的任何私事,也不会麻烦你的。”苏影抬起哀求动人的小脸,明明眸子清澈似水,还带着些许的决然
顾子皓却一眼就看穿了她的心思,他收回视线看向窗户的位置,“你怎么就能认定我会帮你报仇,甘心被你利用?”

苏影脸色涨得通红,握着被子的手微微发颤,片刻,她抱歉的看向顾子皓,“对不起我……”

“明天下午三点,准备好东西我来接你。”顾子皓淡淡的留下一句话离开。

苏影怔愣半晌,最后眸子亮了亮。他这是同意了?

久违的笑终于浮现在她的小脸上。

……

下午两点,助理出现,还带给她一套裙子。

苏影摸着布料感觉很软,像是丝绸,是她这辈子穿过最好的布料。

因为脸色过于苍白,她稍微描眉化了个淡妆,这才急匆匆跟着助理出去。

走下去,李宁打开车门,苏影这才发现顾子皓坐在里面。

她没说什么,直接坐进去。

李宁给他们关上车门,顾子皓嗖地一声就把车子开走。

李宁被呛了一鼻子灰,总裁这是去抢钱啊?

车子稳稳停靠在建筑高大的民政局前。

苏影握紧手,手心中出了不少的热汗。

“下车吧。”顾子皓淡淡说了一句。

苏影下车,向前走时,顾子皓自然而然的牵起苏影的手。陌生的触感让苏影立马就想甩掉,但她刚动一下,顾子皓就冷悠悠的看向苏影。

眼看着顾子皓要开口,苏影心中一惊。反手握紧顾子皓略带薄茧的手,低头朝前走,“走吧。”

顾子皓的唇角几不可察扬起一个弧度。

走完一系列程序,填完表格,坐在那里照相。在摄影师的嘱咐下,两个人凑近,最后定格在一张画面。但两个人均没表情,但好在男俊女靓倒也般配。

走出来后,苏影拿着手中的红本本感觉像是做梦。在没有鲜花,没有浪漫的婚礼下,她就这么草率的把自己给嫁了。

“走吧。”顾子皓淡淡看一眼苦笑的苏影,朝他的车走去。

苏影紧随其后。

但两个人还没上车,一个情绪略显激动的声音就传了过来,“苏影?”

苏影转过身就看到了从这路过的安宇,她秀眉一紧。

“没想到还真是你?”安宇大步走过来。他看向一手插在口袋,一手扶着车门神色孤清,高高在上的顾子皓一眼。发现并不认识,但这种高人一等的感觉让安宇厌恶,随即他看向他们身旁的车。眸子顿时亮了亮。

这辆黑色耀眼的迈巴赫,他在杂志上看到过,价值上千万。

“好你个苏影,如今你跟我闹分手就是因为傍上了他吗?没想到你居然是这种爱慕虚荣的女人!我当初真是上了你的当!说不定在你跟我之前,你就已经有过好几个男人了!”安宇指着苏影,出言讥讽。

苏影脸色紧绷,她下意识的看向顾子皓。却发现顾子皓慵懒的倚靠在车门上,冷眼旁观。

苏影略有心痛,本来她还在彷徨的担忧他们婚后的生活,但现在看来她真是可笑了。别人压根就不在意。

苏影大力关上车门,朝安宁走去。

看到安宁气愤的脸,她心底更多的是失落,没想到他们之间会以这种结局收场。

她冷笑的睨向安宇,“你说的没错,我就是喜欢有钱人。但是你看看你有什么?房子、车子、票子?你都有吗?既然你一无所有,你还有什么资格让我跟着你?哼!总之你就是穷鬼一个。”

安宇没想到苏影居然会这样说,气急败坏指着她道:“你,你会后悔的!”

当安宇准备想走的时候,苏影喊住他,“等等!”

顾子皓微敛眸,若有所思看着身子单薄,倔强站立在风中的女子。

安宇以为苏影是后悔了,立马笑着转回去,“苏影,你是不是想跟我说道歉?我告诉你……”

“啪!”一个响亮的巴掌响起,安宇彻底被扇懵了。直到脸颊上传来火辣辣的痛感,他这才反应过来。

苏影揉了揉发麻的手,笑着略显薄凉的看着他,“这是还我当初在医院里挨你的那一巴掌,以后我们两不相欠。”

顾子皓拧眉,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但他的神色始终平静似水。

安宇气得浑身都哆嗦,他想上去拦住苏影。

顾子皓却犀利如刀的瞪向他,不知道怎么安宇的背后就产生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鬼使神差的就站立在那里,任由他们开车走掉。

苏影没有看到这一幕。坐在副驾驶里,她垂着眸子,一语不发,让人不知道在想什么。

顾子皓脸色越发冰冷,浑身散发冷气,使得车内气压极低。

“注意你自己的身份!我不喜欢我的女人还想着别的男人。”

肃冷的警告,让苏影猛然回神,她看向顾子皓,发现他面无表情。但浑身的冷意令她心惊。她咬唇道:“我明白。”

此后两人一路无话。毕竟两个人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大家还都不熟悉。

最后顾子皓带着苏影来到了一栋别墅。

她趴在车窗口看着这一切,感觉像是做梦。

对于这个男人的背影,她一无所知。但现在看来肯定不简单。

“下车吧。”顾子皓淡淡说一声,下车朝大厅走去。

苏影也赶紧跟上去,毕竟她在这里人生地不熟就只认识顾子皓。

看着身后像是跟屁虫的女人,顾子皓的心情莫名好了许多。

“少爷,你回来了,这是?”一位慈祥的女人好奇的看向苏影。这还是她头一次见少爷带女人回家。

苏影看向这位中年妇女,从她的穿着打扮上看去,像是保姆。

“她叫苏影,以后就是这的女主人了。”顾子皓淡淡道,转头他看向苏影,“她是赵妈,平常负责你的生活起居。有什么需求都可以告诉她。”

苏影点点头礼貌的喊一句“赵妈。”

赵妈那叫一个高兴,赶紧应下。

“跟我上楼吧。”顾子皓朝楼梯走去。

苏影朝赵妈点点头,立马跟上顾子皓的脚步。

赵妈在后面看着一阵欣喜。

跟着顾子皓上了二楼,一路上,苏影都在东张西望,这里奢华大气,但布局还是很有内涵的。

“那个,我的房间在哪?”苏影询问道。

顾子皓微微蹙眉,“我叫顾子皓。”

苏影一愣,随即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顾先生,我的房间你打算安排在哪?”

顾子皓又蹙了蹙眉,但没说话,带着苏影来到二楼尽头的房间。

“以后你住这。”顾子皓淡淡道。

苏影愕然,这里装饰很单调,以黑白为主,显得很冷清。但就算是这样,她也看得出这是主卧。

她抿抿嘴,笑着看向顾子皓,“你不用这么客气把主卧让给我的,其实我睡客房就好。”

刚喝一口水的顾子皓,彻底被苏影这句话给呛到了。

苏影赶紧走过去,拿起抽纸递给顾子皓。

顾子皓横睨苏影一眼,放下杯子,擦了擦嘴,“谁说我要让给你的?”

苏影拧紧眉,片刻,她惊愕地看着顾子皓,“难不成?你要让我跟你住一起?”

苏影后退一步,警惕的捂紧领口的衣服。

顾子皓似笑非笑的看着苏影,“既然你选择嫁给我,就应该懂得分寸,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苏影是个聪明人,一句话就让她明白了。他需要的妻子是个摆设,时时刻刻要以维护他的形象为主。

“我知道了。但是我……可不可以提一个要求?”苏影略微底气不足道。

她知道顾子皓能答应娶她就不错了,要是再提要求,恐怕……

“说吧。”顾子皓淡淡看向苏影。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看不惯这个女人失落的样子。

苏影眸子迸发出一种碎金的光亮,似乎很惊讶于他的反应。她抿抿嘴,双手局促的绞动在一起,“那个……那个我们……我们能不能约法三章。”

听着苏影慢悠悠的说话声,顾子皓眉头微皱,“你要是不说就算了。”

眼看着顾子皓要走,苏影立马不顾一切的说了出来,“你能不能不要碰我!”

顾子皓转身看向苏影,苏影小脸涨得通红,“当然以后你在外面如何,我也绝对不会管你的。但我只有这一个要求,更何况我们只是演戏。”说不定哪天就离了的。

最后一句话,苏影没说。毕竟他们才刚结婚,而且她的目的还没达到,这么说未必吉利。

顾子皓鼻间冷哼,“你对自己还真是自信!”

说完,顾子皓去浴室了。

苏影暗自松一口气,但心中却是高兴得不得了。这最起码说明,他是同意了的。

顾子皓洗完澡,换身衣服带着苏影下楼吃饭。

晚餐很丰富,赵妈对苏影也很照顾,让她感觉到一种久违的温暖。

她盯着赵妈看了一会儿,然后默默低头吃饭。

顾子皓优雅的往嘴里送菜,但他也没有错过她的举动。

细细看去,这女人的眼眶都要泛红了。

他没说什么。

饭后顾子皓去了书房。

苏影顿时觉得放松不少,她想去洗澡,但发现没有换洗的衣物
苏影有些发愁,想下去找赵妈,但走出去没多久,顾子皓就从不远处的书房走了出来,“找什么?”

苏影一惊,有些难以启齿。

看着苏影微红的脸,顾子皓没说什么,大步走过去。但苏影没跟上,他皱眉,“还不过来?”

苏影一愣,随即跟了上去。

顾子皓去了衣帽间,然后拿出一套睡衣,还有崭新的内衣,“你先暂时穿着,我明天让赵妈去给你买。”

苏影脸色涨得通红,赶紧拿过顾子皓手中的东西,“明天我自己去就行。”

说完,她几乎是落荒而逃跑进浴室。

顾子皓的唇角隐隐上翘起一个弧度,也许婚后的生活并不是太糟糕。

……

在家里熟悉两天,顾子皓便带着苏影回本家,介绍给家人。

说实话,苏影在得知这个消息时,既惊讶又忐忑。毕竟她出身不高,又在夜店干过。

顾子皓似乎看穿了她的心思,“放松点,我奶奶比较开明。”

苏影暗自松一口气,朝顾子皓笑了笑。

顾子皓神色淡然,苏影讪讪收回视线。

不过跟顾子皓相处两天,她多少也理解他清冷的性子。

一路上,苏影都望向窗外,本家离城里有些远。大约开了两个小时的路程,让苏影有些吃不消。

顾子皓拿一瓶水递给苏影,“我奶奶比较喜欢清静。现在预计还有十多分钟就能到了,你能撑住?”

苏影接过,看向四周,发现已经到了半山腰了,“我没事,你继续开吧。”

“到了那少说话,总之一切有我。”

顾子皓淡淡的一句话包含了很多信息,让苏影本不安的心渐渐松懈下来,“我明白。”

十分钟后,出现了一片片的庄园。里面一栋栋别墅矗立其间,显得恢弘大气。但这里环境清幽,远处崇山峻岭,瀑布涌下,花果飘香,的确是一个颐养天年的好地方。

把车子开进去。

最后在主楼停下来,苏影和顾子皓双双下车。

看着面前复古庄重的大门,苏影紧张的手心冒汗。

就在此时,顾子皓揽住苏影的肩膀,苏影本能的就想躲。但顾子皓稍稍一同力,阻止了她想躲的小动作。

她抬头看向顾子皓,他在笑,笑得还真是如沐春风。

“哎呀!这不是小顾回来了吗?怎么老长时间不见,还带了一个漂亮的女朋友回来?”说话的女子打扮穿着贵气,笑得很和善。

“这是二婶。”顾子皓看向苏影,笑着介绍。

苏影顿时回神,差点就被顾子皓刚才的笑给欺骗了。她乖巧的看向面前的女子叫了一句,“二婶。”

女子点头笑应,招呼他们一声,“你先带她去后花园吧,老太太在那赏花呢。”

顾子皓点点头看向一旁的管家吩咐他们把东西拿下,这才揽着苏影朝后花园走去。

后花园的凉亭内,熙熙攘攘的很热闹。

周围开满了各色鲜花,品种珍贵,但空气中随风飘来的清香,令人倍感沁人心脾。

看到这里面众多的人,苏影暗惊。这里人丁够兴旺的,看来顾子皓果真出生豪门。

他们一走进去,原本说说笑笑的场合渐渐冷了下来。

大家看向顾子皓的神色复杂而深邃,苏影嘴角带笑,但将这一切都收到眼底。

顾子皓家庭复杂,几个叔伯对他的位置虎视眈眈,家里地位最高的奶奶却十分宠他。

顾子皓嘴角带笑,似乎习惯了这种场合。他领着苏影朝最前方的老太太走去,“奶奶,这次我给您带回来一个孙媳妇。”

老太太头发花白,纵使在笑,但那一股威严劲,让人看一眼不由心生敬畏。

“你小子总算开窍了,知道给我领个孙……孙媳妇回来。”老太太本是高兴的,笑得满脸都是褶子。但在看到苏影的长相时,她的眼眸闪过一抹异色。笑容也没有之前畅快了。

苏影心中忐忑,还以为老太太不喜欢她。

顾子皓觉得有些怪异,但他却是笑着拉着苏影跪下,“还不赶紧叫奶奶。”

苏影赶紧甜甜的叫了声,“奶奶。”

老太太点点头应下,笑容很快恢复如初。她看向顾子皓,眼眸盛满宠溺,用手握住他的手,“小皓,你平常不回来,一回来就给奶奶带来这么大个惊喜,奶奶真是高兴啊。”

“瞧奶奶说的,您要是喜欢,我会经常带她回家来看您的。”顾子皓对老太太流露出了几分真情实感。

苏影到是感觉出了这位老太太是真心宠爱顾子皓的。

“你们有这份心意我就满足了,再说家里也没什么好看的。”老太太扫一眼周围心思各怀鬼胎的人,别有深意道。

苏影暗惊,老太太真不简单。

接下来,老太太一心跟顾子皓相聊,似乎忘记了苏影的存在,让她感觉有些难看。

周围那些人看到这一幕,心中各自有了打量,还以为老太太压根就不喜欢这女人。所以看向苏影的眼神多了几分轻视。

苏影跪在那里,真是如芒在背。但她神色不动,一直保持着坦然的微笑,好似不在意一般。

等他们谈的差不多了,苏影这才适时拿出了一串手镯,“奶奶,这是我的一点心意,希望您收下。”

老太太拿过,发现绿丝悬浮,成色上佳,并没有现代翡翠的折射水晶感。她顿时笑了,“这可是帝王绿?”

“奶奶说的没错,它也称祖母绿色。给人一种高贵、端庄、凝练的美感。特别适合像奶奶这般有涵养的人。”苏影甜甜的说道,几句话把老太太哄得很高兴。

“你啊真是有心了,比我这个孙子还有心呢。”老太太拍了拍苏影的肩膀,发现这孩子还真是消瘦,肩膀咯人。

周围的人一听是帝王绿,顿时惊呆了,要知道那可是价值连城啊。

顿时大家看向苏影的神色变了变,一瞬间对她的身份都充满了好奇。

苏影只是笑,因为这只是顾子皓提前准备好的。但心里,她多少有些失落。

“小影,奶奶喊你这么可好?”老太太让人把东西收起来,然后笑吟吟的看着苏影,包给他们两个大红包。

“当然可以,谢谢奶奶。”苏影淡笑接过。但不知为何,苏影觉得老太太在慈祥的眼神后面好似隐藏了什么。让苏影的心顿时提了起来,总觉得这个老太太有些古怪。

“小影,奶奶也没什么好送你的,就把这只玉佩送给你好了,记得好生保管。”老太太从怀中掏出了一块富有古董韵味的白色玉佩。

“老太太真是大方,这玉佩可是我们顾家的家传之宝啊,如今小顾的母亲都没捞着呢。”说话正是刚才那个二婶,表面羡慕,但话中含着吃味。

苏影顿时觉得这东西太过沉重,而且她和顾子皓只是临时假扮的夫妻。苏影刚要婉拒,顾子皓就直接从老太太手里把玉佩拿过来,温柔地看着她,“希望你不要辜负奶奶的信任。”

苏影看着顾子皓温柔带笑的眼,她暗自心惊,这演戏演的够入迷的。差点都让她自己上当了。但她还是扯出一个好看的笑容,“我明白。”

垂眸扫向手中玉佩,苏影暗笑,大不了以后再还给他们便是。

周围的人这下看向苏影的神色可不敢再有轻视了。如今老太太都把传家之宝给了这个女人,这说明,老太太很看重她。

苏影心中还是很感激老太太的举动,明显是不想让人看轻她。只是之前老太太为什么会忽视她?

老太太看着他们恩爱的模样,心中略有安慰。

她把他们的手放在一起,笑着嘱咐道:“小影太过瘦弱,你以后可得上点心。”

顾子皓看一眼脸色略红的苏影,温柔笑着点点头,“放心,我一定把她养的白白胖胖,给您生个大胖小重孙。”

苏影的脸这下果真红了。但当她看到老太太高兴的模样,顿时释然,也明白了顾子皓的良苦用心。

苏影看到老太太下意识的揉膝盖,拧眉的动作,忙出声道:“奶奶,我听说您经常腰酸腿疼,我知道有一味良药特别的管用,叫做山萸肉。它里面富含十六种氨基酸,还有其他人体所必需的营养元素。味道酸涩,但滋补。对于治疗像您这样的腰膝酸痛,肝虚寒热的人大有疗效,我这次带了不少,上面都有写明了用法用量,您不妨一试。”

顾子皓一愣,她什么时候做的这些?

看向苏影清亮饱含关心的眸子,顾子皓的神色变柔几分。

老太太听此更加高兴了,“难得你有心了。”

之后,顾子皓带着苏影七大姑八大姨认识一遍,笑得苏影脸都快僵硬了,但好在她在处理人际关系上还有她自己的一套方式,一时间也是应对自如。

不过令她比较好奇的是,她怎么没有看到顾子皓的父母。

顾子皓似乎看穿了她心中的想法,他凑近她说道:“我父母去旅游了,过一段时间回来。”

苏影顿时释然,毕竟这次他带她回来的确挺匆忙的

    标签:

    珍语句子网 短文学 - 用文字渲染心情,把最好的时光交给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