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幽默句子 >

军婚不知节制地索要小说 狼性军长要够了没

幽默句子 2021-07-29 13:21:49
颜笑吓了一跳,行李箱窄小,她几乎想都不想,第一时间护住小腹。

因此错失防守,被对方占了便宜,男人含住她的耳垂,喷洒炙烈熟悉的气息,“颜笑,你走不掉了。”

说着,大掌肆无忌惮滑进颜笑的衣服,沿诱人的曲线游走,所到之处阵阵酥麻,他转过颜笑的脸要吻她。

他以前从不吻她的。

今天就是格外想吻她。

像是迫切想在她身上留下些印记,证明她属于他!

那两片饱满的红唇色泽鲜艳,微微张开,慌乱无辜的眼神,更是令他想要欺负!

可当他低头去吻,颜笑并不像以前那般配合,她偏头躲开了他,想都没想,抬手就是一巴掌!

“傅寒洲,你他妈有病!”

傅寒洲捂着脸懵了。

颜笑生气地推开傅寒洲,从床上爬起来,飞快整理被他弄乱的衣服,拎起行李箱就要跑。

傅寒洲反应过来,恼羞成怒!

一把夺过颜笑手里的行李箱,直接摔烂!

颜笑目瞪口呆望着散落满地的衣服,“傅寒洲,你他妈真应该去看神经科!”

“和谁学的满口脏话!”一口一个他妈的,傅寒洲很讨厌这样浑身是刺的颜笑。

以前颜笑在他面前通身柔软,仍由蹂躏。

这才多久不见,她脾气秉性全变了!

是因为那个姓沈的吧!

她怀了姓沈的孩子,要进沈家的大门了,就不用顾忌他了!

傅寒洲胸腔簇簇火焰燃烧,眼睛都变得血红,此时此刻的他,就是一只快要爆炸的气球!

蛮狠地抓住颜笑的手腕,怒火燃烧的黑眸直勾勾看着她,“你是我老婆,我们还没离婚,这就迫不及待要搬去和姓沈的同居?”

颜笑被傅寒洲气昏了头,和他对喊,“没错!毕竟沈以诚是我孩子的爸爸,他想贴身照顾我和孩子!他这个爸爸当得可比你称职得多!”

竟然把他和那个野男人放一起比较!

怀了野男人的种很值得骄傲吗!

傅寒洲喷出来的呼吸都带着妒火,没轻没重抓起颜笑,直接丢上床!

他简直疯了!

以前不肯碰她,更厌恶她靠近,今天这是怎么了!

颜笑人埋进被子,虽然没摔疼,但是傅寒洲的行为态度很让她害怕。

她连滚带爬要跑,傅寒洲却欺上她身,只听撕拉一声,身上的衣服沦为一堆废布!

不可以!

她还怀着孩子!

颜笑抵死挣扎,可傅寒洲根本不给她挣扎的机会,单手制住她胡乱动弹的双手,膝盖分开白皙滑嫩的双腿,眼看着被他得逞,颜笑气得口不择言,破口大骂,“没见过比你更贱的男人!清清白白的我你不搞,等我被沈以诚睡烂了,你他妈就想搞我!怎样?沈以诚亲过的地方,你亲着更爽?沈以诚留在我身上的味道好闻吧?他今早还内了一次!不介意的话你就进啊!”

傅寒洲本来已经要进去了,颜笑的话令他一阵恶寒,浴火退得干干净净!

恶心的女人!

怎么有脸说出来!

是他忘了,她一直没脸没下限!当初为了得到他不惜给他下药,那时的颜笑才十八岁。十八岁就已经这么不要脸了!

想起那些事,傅寒洲更恶心了,胃里翻江倒海,一秒都不能停留,立即从颜笑身上起来。

总算逃过一劫。

颜笑拍了拍胸口,幸亏她机智。

嫁给傅寒洲六年,傅寒洲什么底线不能碰,没人比颜笑更清楚。

捡起散落满地的衣服穿上,行李不要了,拿起包就走。

“如果你希望从此以后再也见不到小贝,你尽管走,没人拦着。”

身后传来傅寒洲轻描淡写的一句话。

颜笑心中警铃大作,迈出去的脚快速收回,折身面对眼前矜贵高冷的男人,“小贝呢?你带走了小贝?”

“傅寒洲,你还是不是人!小贝五岁了,你没对她尽过一天做父亲的责任,你凭什么带走她!你把小贝还给我,你把她还我!”

小贝是颜笑的命。

如果有人和她抢小贝,颜笑绝对和对方拼命!

傅寒洲冷眼看着颜笑扑上来,不顾一切抓住他的衣领,厉声逼问的快疯了。

傅寒洲也快疯了,被颜笑肚子里的野种逼疯了!

这些天他吃不好睡不好,满脑子都是颜笑和沈以诚在一起的画面,颜笑幸福地摸着小腹,沈以诚笑着看颜笑。

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就是觉得男主人必须是他傅寒洲,只能是他傅寒洲!

“颜笑,把肚子里的孩子做了,你依然是光鲜亮丽的傅太太。”

他不深究她和沈以诚的事了,只要她把这个野种做掉,她就还是傅太太!他傅寒洲的妻!

颜笑怔怔地听着,笑声刺耳讽刺,“傅太太……呵呵!”

“傅寒洲,我告诉你,这个傅太太,谁爱当谁当!老娘,不稀罕!”

她满脸的深恶痛绝,让傅寒洲不禁怀疑人生!

颜笑是不是哪儿坏了?

他都这么说了,她居然不顺着台阶下,是真的铁了心要离婚?

“你想见小贝?好!打掉这个野种我就让你见!”气急败坏的傅寒洲理智尽失,锋锐的轮廓凌厉的可怕,看着颜笑满脸惊恐的要跑,长臂一伸,将颜笑打横抱起,疾步迈出别墅!

“傅寒洲,你没资格决定我孩子的生死!”颜笑生气的挣扎着,惊慌害怕极了!

“你马上就会知道,我有没有这个资格。”傅寒洲打开车门,颜笑被丢进副驾驶,再想开门,门已经被锁了!

傅寒洲开车直奔医院,没多久就到了医院门口,颜笑没想到他会逼她堕胎,这个孩子万不能堕,否则小贝就完了!

车门开了,她撒腿就跑!可跑不过傅寒洲,被他强行拖进医院,在医院走廊上,颜笑哭得声嘶力竭,到了这一步,她不想再隐瞒任何事了!

“傅寒洲,这其实是你的孩子,不信的话,生下来可以做亲子鉴定,我求求你,你不能打掉他!”

傅寒洲充耳不闻,不再说一句,只用冰冷的眼神看着她!

颜笑知道,他这是气疯了,真正怒极的时候,傅寒洲就会沉默地盯着对方!

她正想说出小贝的病情,没开口就被傅寒洲的人给绑在手术台上,嘴巴被封住!

傅寒洲站在现场冷冰冰的指挥,“开始吧。”

冰凉的器具就探进了颜笑的下面,她呜呜的喊叫,疯狂摇头,无力感急速攀升!

脑子嗡嗡作响,急得疯了,气得疯了,视线被泪水模糊,恍惚听到外面有人在喊,“傅总,小贝小姐突然昏迷,被我们送到了这家医院,医生现在正在手术室抢救,医生说……”

“医生说什么?”是傅寒洲的声音,她真是疯了,居然听出傅寒洲的声音里带着紧张。

“医生说,小贝小姐的白血病已经发展的非常严重,必须尽快用同父同母婴儿的脐带血救她……”
 

    标签:

    珍语句子网 短文学 - 用文字渲染心情,把最好的时光交给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