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幽默句子 >

被揭穿的甜美秘密 我不是野人孑与2 肉文小说

幽默句子 2021-07-29 13:21:03
孩子是沈以诚的。

傅寒洲的身形踉跄了一下,心火急火燎的疼!

之前千方百计逼她离婚,如今她真的同意离婚,他的心反而像空了一块。

没有如愿松一口气,而是怒火滔天!

“颜笑!没这么便宜,你想和沈以诚双宿双飞,我不答应!”

颜笑没有听见他的话,靠在沈以诚怀中,疼昏了过去。

她被紧急送往手术室,沈以诚找来妇产科技术最好的医生执刀。

傅寒洲心情复杂,想去颜笑的手术室外守着,可姚佳瑜捂着肚子嗷嗷叫,“寒洲,我可能动了胎气,好疼啊!”

傅寒洲眸色一惊,迅速抱起姚佳瑜,俊容紧张,“护士!医生!”

……

又疼又冷!

颜笑看见小贝牵着一个尚未成形的孩子,走在冰天雪地中,逐渐离她越来越远!

失去孩子的恐慌袭遍全身,浑身的血液像流干了,拔腿去追孩子,可无论如何她都追不上!

“宝宝!小贝!不要离开妈妈,不要——”

颜笑一个冷颤,从床上坐了起来,满头大汗。

“笑笑,醒了?”温暖的声音在脑后响起。

看见沈以诚,颜笑瞬间回神,抓着沈以诚的白大褂,执拗地问,“孩子呢?我的孩子呢?”

“笑笑,你别激动,先冷静。”

沈以诚有些痛心疾首,他握着颜笑冰冷的小手,眼中满是心疼,“你的身体很虚弱,得静养。”

“以诚!”颜笑着急死了,“这个孩子关系到我和小贝的生死,他……”

“孩子没事。”沈以诚摸了摸颜笑的头,“除了胎像不稳,没什么问题,倒是你,不仅低血糖还贫血!笑笑,我不在你身边的这几年,你是怎么过的,早知道他会这样对你,当初说什么我也不会放手。”

颜笑听说孩子没事,重重松了口气。

紧绷的神经一松懈,人虚脱倒了下来。

刚才都是在强撑,闹了那么一出,她早没有一丝一毫的气力了。

想到结婚六年来,傅寒洲的种种不信任跟侮辱,颜笑哭不出来,只感到心如死灰。

那个男人,教会了她爱,也教会她死心。

原来没回应的爱就是出笑话,到头来不过感动自己,惹笑他人!

“我十四岁遇到傅寒洲,十八岁就决定和他厮守终生,我爱了傅寒洲十年,一意孤行嫁给他,我得到的不是爱情,是满身的伤痕和仇恨。可不管我和他怎么样,小贝是无辜的,我之所以苦苦维系这段让我失望透顶的婚姻,就是为了小贝。”

小贝渴望父爱,可傅寒洲宁愿把他的爱给别人的女儿,也不肯施舍小贝。

“现在小贝有救了。”颜笑抚摸着小腹,清冷的笑了,“我和小贝终于不用再苦苦求傅寒洲施舍,被他无止境的羞辱了!”

祝他和姚佳瑜那贱人恩爱到白头,免得出来祸害别人。

“妈妈!”

病房门口传来小贝糯糯的叫声。

颜笑苍白的脸上顿时挂起笑容,可笑容很快僵硬!

傅寒洲牵着小贝站在门口。

他衣着凌乱,袖子卷起两卷,和往常雷厉风行的形象大有相同。

而小贝脸上是鲜少见到发自内心的笑容。

“你怎么来了?”颜笑惊坐起来,一脸防备的瞪傅寒洲,“小贝,过来妈妈这里!”

他们离婚!小贝归她!

从今往后,她都不会再让小贝和傅寒洲有什么瓜葛!

傅寒洲望见颜笑冰冷冷,一副不想搭理他的样子,心里窜起一股无名火,不想搭理他,就愿意和沈以诚有说有笑的是吗!

颜笑病床前的沈以诚就是傅寒洲的眼中刺,肉中钉!他看着就来气,他们还没离婚,这该死的女人就肆无忌惮和别的男人在一起,还怀上了野种!

“小贝是我女儿!她住院了,我来接她出院!”他话里火气十足!

“你现在知道小贝是你女儿了?”颜笑阵阵冷笑,“傅寒洲,你真不是一般的贱!你以为偶尔施舍我们母女一下,我们就会对你感激不尽?请你麻溜滚出我们母女的视线!我待会就和陈律师联系,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

“离婚协议我让陈律师烧了!”傅寒洲气到口不择言,他不会轻易成全颜笑和沈以诚!敢背叛他傅寒洲,颜笑最好承担得起这个后果!

“什么?!”烧了离婚协议?

他有病?!

是他千方百计要离婚,现在又唱的哪出?

“爸爸妈妈,你们别吵了。”

小贝被两人你来我往的吼声吓到,红了眼眶哭道,“爸爸妈妈,你们不要离婚,小贝不想做离异家庭的孩子!”

颜笑一怔,差点忘了小贝还在病房,真是气糊涂了,竟然当着孩子面和傅寒洲大吵大叫。

“小贝,过来妈妈这里。”她张开手呼唤女儿。

小贝却久久没有动弹,念念不舍地望着和傅寒洲握在一起的手。

颜笑心口酸涩,小贝是真的很喜欢傅寒洲,也很依赖他,每次做化疗,疼得受不了小贝都哭着喊爸爸。

傅寒洲注意到小贝眼睛里对自己的缱绻,心头涌上一丝愧疚。

因为工作忙碌和对颜笑的厌恶,他没有对小贝履行过一天做父亲的责任。

刚刚混乱之中,他路过儿童病区的病房,意外看到小贝乖巧的坐在病床上,他才想起颜笑电话里说过,小贝今天出院。

小贝似乎习惯了自己一个人待在病房,不吵也不闹,只是一双明亮的大眼睛写满渴望的盯着门口。

她也渴望有人陪啊,她一直渴望父亲的陪伴。

傅寒洲得知姚佳瑜和孩子没事后,便赶去了小贝的病房。

小贝一见到他,满脸是笑的扑进他怀中,嫩嫩的童音里都是欣喜,“爸爸,你终于来看小贝了!小贝好想你!”

他不知怎地,心口酸了酸,揉了揉小贝的脑袋,“怎么住院了?生什么病?”

小贝黑葡萄样的大眼睛滴溜溜的转,欢喜地抱着傅寒洲脖颈,糯糯道,“是很小很小的病,已经没事了!”

她不敢告诉爸爸,自己生了大病,她怕爸爸因此就不来看她,不喜欢她了!

“爸爸,妈妈去哪了?妈妈突然消失了,好奇怪啊!”小贝嘀咕着,眉头紧皱,非常担心!

傅寒洲瞬间想到颜笑倒在血泊中的一幕,他的眉头也皱了起来,还不知道颜笑什么情况,牵着小贝寻到颜笑的病房。
“傅寒洲,笑笑刚保住胎,身体还很虚弱,你不要再刺激她了,快滚!”

沈以诚一脸的不客气,护在颜笑身前,俨然是她的骑士。

保住胎了……

傅寒洲瞳仁震颤,那个孽种竟然没掉!

他气得胸腔震荡!

他老婆怀了别人的孩子,他绝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正要开口逼迫,手机响了起来。

傅寒洲烦闷地的接通,传出姚佳瑜虚弱柔腻的声音,“寒洲,我检查完了,我们回去吧。”

傅寒洲还惦记抢救室的老爷子,“佳瑜,爷爷还没出来,我派个人送你回去。”

“可是天黑了……”姚佳瑜委屈巴巴成全,“那寒洲你留在医院吧,我自己回去……啊!”

突然一声尖叫,吊起了傅寒洲的心,“佳瑜,你怎么了?”

“我……我崴了脚……”电话里姚佳瑜声泪俱下,却还坚持装懂事,“没事的寒洲,我自己能回去,你就在医院陪爷爷吧。”

傅寒洲怎么可能还放得下心,“待着别动,我马上到。”

连声道别都没有,扔下小贝和颜笑,转身就走。

习惯了他的无情,颜笑也不觉得心痛了,只感到好笑。

傅寒洲一定是这个世界上最愚蠢的男人!

为了姚佳瑜那样的女人,连自己世上的至亲都不管不顾了。

替老爷子寒心,含辛茹苦养大傅寒洲,下场就是进了医院抢救室,傅寒洲还对害他的凶手百般疼爱。

沈以诚不允许颜笑下床走动,颜笑就租了把轮椅,硬守在傅老爷的抢救室外。

抢救了整整十个小时,直到凌晨,老爷子才被护士们推出手术室。

而傅寒洲,傅家的长孙,老爷子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的宝贝孙子连头都没冒一下。

医生一脸凝重,“八十多岁了,身体的各项机能本就衰弱,如今还从两米高的台阶上摔下,变成植物人没有直接死亡算万幸,只是,恐怕老人家醒过来的几率只有百分之一啊!”

颜笑听医生这么说,眼里涌起热泪,“医生,我不会放弃的!”

“只要有一丝希望,我都不会放弃爷爷!”

“请你用最好的设备,最好的药!我相信爷爷他总有一天会醒过来的!”

“但愿吧。”医生长叹一口气。

接下来一段日子,傅寒洲不再出现。

颜笑一边住在医院保胎,一边照顾昏迷不醒的傅老爷。

很奇怪,一直呆在爷爷身边,伺候爷爷的佣人忽然提出辞职。

很是着急的模样,非走不可。颜笑不得已让她离开了。不多久,爷爷身边就出现新的佣人,估计是傅寒洲安排的吧。

在医院住了一个多星期,胎像基本稳定,颜笑便出了院。

第一件事就是回和傅寒洲的婚房收拾行李。

平时傅寒洲根本不回来,完全没有避嫌的必要,不用担心会碰见傅寒洲。

颜笑放心大胆的收拾起来,一心忙行李的她没注意到身后出现了一双男士皮鞋。

她弯下腰把衣服放进行李箱,身后忽然贴上温热的身躯,冷不丁拥着她跌进行李箱
 

    标签:

    珍语句子网 短文学 - 用文字渲染心情,把最好的时光交给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