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幽默句子 >

大团圆合集 塞珠子自己排出来车

幽默句子 2021-07-26 13:38:59
 梁昌走到近前,一把握住了谢娜娜的胸前,“心疼了?老子陪你睡了那么久,怎么不见你心疼我?难道是吴浩然的功夫更好吗?!”

  “啊——昌少……”

  梁昌的手劲很重,不多时谢娜娜就哭了出来,“不要啊……昌少……啊!”

  梁昌将谢娜娜重重的压在身下,开始撕扯她的衣服……

  愤怒的梁昌,内心无比狂躁,抡开了巴掌“啪啪”打在谢娜娜脸上,白净粉嫩的脸蛋,瞬间印满了手指印。怯生生的谢娜娜变乖了,主动扒开自己的衣服,又开始帮着梁昌解开腰带。

  此时的梁昌,像一头疯狂的野兽,丝毫没有顾忌的在娇嫩的躯体上驰骋。

  冲锋,冲锋,继续冲锋。

  仿佛要把谢娜娜撕裂一般。

  “叫!给我大声的叫!骚货!”用力捏住谢娜娜的脸蛋,恶狠狠的吐了一口。

  堂堂的昌少,在自己的地盘被人打了?还是因为女人?他需要发泄!

  刚刚坐车飞驰回家,发现母亲安然无恙,他就知道被人给算计了,是谁?待到火急火燎的回来,已找不到楚梦瑶的人了。

  养的这群完蛋玩意儿,回头再收拾他们!

  令梁昌疑惑的是,自己独特配置的酒水,从来没有出过这种情况,怎么楚梦瑶就能逃开?到底是谁在从中作梗!

  有人在耍他?!这还翻了天了,在自己的地方被人摆了一道,说什么也咽不下这口气。

  门没关,外边急匆匆的脚步声,有人进来,刚要说话,看到昌少的这般模样,愣是把话又给咽了下去……

  “又怎么了?”,梁昌一边加快了冲锋,一边问道,压根不管身下飞到天际,直翻白眼的谢娜娜。

  进来的大汉死死的压低了头,“昌少,从录像里看到,楚小姐从偏门的垃圾运输口出去了!”

  “混账东西!还站在这里干什么?快给我把人弄回来!嘿!”一声低沉的嘶吼,梁昌的身体猛地压在了谢娜娜身上,伴着一耸一耸的抽动。

  大汉跑了出去。随着湿哒哒的水声……梁昌也快速的抽了出来,拿起裤子跟了出去。

  浑身是汗的谢娜娜,无力的仰在沙发上,内心充满了恨意。

  原来,刚刚就在被谢娜娜把拒之门外后,楚梦瑶胡乱的推开不远处一个小门,拖着快要不听使唤的身体,一头钻了进去。这药,实在是太可怕了。

  梁昌领着几个人匆匆回来,一见找不到人,开始训斥手下:“快点特么的把人找回来!真是特么的连狗都不如。”随后一顿“啪啪”打脸的声音响起。

  “昌少,附近可都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小的们哪有胆子……”。来这里消费的人,要么颇有权势,要么富甲一方,底子深的狠,哪里有人敢轻易得罪。

  “老子难道就是吃素的了?快点去给我搜,一个地方也不要放过,找不到她你们谁也没有好果子吃!”愤怒的梁昌咆哮着,“尤其是这个房间。”指着吴浩然的房间。

  随后就是杂乱的脚步声,所有人分散开去找。小黑门里的楚梦瑶长舒一口气,突然又有人说话,“那个地方,先把那里翻一下找找,都特么仔细点。”

  恐惧,瞬间又爬满了全身。

  门被用力的打开了,冲进一个人影,“哎呀,这屋怎么特么的没电啊。”

  周围黑漆漆的一片,楚梦瑶一动不动,不敢出声。

  “你手机呢?用闪光灯啊笨蛋!”

  “哎呀,我咋把这忘了!”那人掏出手机,闪光灯亮了起来,照亮了屋子一脚。

  “完了,全完了。”楚梦瑶绝望地想到。

  “不好了,吴浩然和昌少动手了,快过去帮忙!”又一个人惊呼道。

  “快走快走!”

  就剩下开手机闪光灯那一个人了,可是楚梦瑶知道,自己在劫难逃了。

  那人近身过来,伸手扶楚梦瑶的胳膊。“别碰我!” 楚梦瑶无力的推搡着。

  “别怕别怕,瑶瑶姐是我啊!”男子压低了声音说道,这声音,似乎有些熟悉。

  瑶瑶姐?这个称呼,好像是……啊!那是在孤儿院收容的一些孩子们,这样叫她!光亮消失,屋子虽然是黑的,看不清模样,可是她的心里涌入些许期待的安全感。

  在通风管道哪里,不知何时,有一根结实的绳子垂了下去,男子把绳子递给到楚梦瑶手里,“你快走,从这下去是安全的,一会儿就保不齐了!”

  “告诉我你是谁!”楚梦瑶呢喃的问到。

  忽的听到一阵脚步声,又传来杂乱的人声,有人来了!

  “来不及了!”男人抱着她的身体帮她顺过去,“抓紧了!”

  这紧要的关头,已经来不及多想了,她焦急又缓慢的开始往下挪蹭
 夜有点凉,迷蒙蒙的湿气似乎特意来给她作掩护。抓住了这跟救命稻草,她忍住所有的情绪和身体不适,可偏偏就那么不遂人意,落地的一瞬间,大腿给突出的一个交角给划了一下子,顿时疼痛传来。

  头上打起了亮光,数只手电筒光打在了她的身上。“快来人,她在这里!”一嗓子出来,透着兴奋,可以在昌少面前立功了。

  “特么的快点给我下去,抓住她!”梁昌恶狠狠的声音响起,阴冷,又夹杂着无比的兴奋。站在高处,梁昌就像一头要冲下山的猛兽。冷厉的说道:“亲爱的楚小姐,您这是不告而别啊,这样可不好,哈哈哈!”

  梁昌差点自己跳了下去,被身边人拽住,他要抓住她,得到她,狠狠的蹂躏这个女人,绝对不能让她走掉!

  我一定要逃走!楚梦瑶知道,如果自己被抓了回去,那就真的万劫不复了,想到了谢娜娜之前说的话,她猛地咬了下自己舌头。

  随着痛感,靠着强烈的意志,她跌跌撞撞的往路上跑。那里有车辆,有人影,一定要跑过去,自己就可以得救了!

  梁昌耐心的点起了一根烟,吐了个眼圈。想走?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在我的地盘想就这么走了,真是做梦。

  吴大少爷的身体已经开始蠢蠢欲动了,想着一会用什么姿势,享受这个多汁多肉的尤物。

  跑着,跑着,怎么回事,车灯离得这么远!

  楚梦瑶拼命的冲着灯光挥手,希望能有人看到她。可是车辆飞速的从身边掠过,丝毫没有停留的意思。

  梁昌呢,还是站在原地,远远地盯着楚梦瑶,像看待肥美的兔子一样看着。跟我斗,哈哈,慢慢的等着,药力可是很持久的,而且会越来越无法把控自己,就这么耐性的等着收割就好。

  这个女人,一会儿会像一条发情的母狗,求自己折磨她。

  又一辆飞速的车子过来,楚梦瑶直直的冲了过去。

  她干什么!难道想找死!梁昌愣了。

  没错,楚梦瑶已经抱了求死之心,她绝望了。如果运气好,撞不死还可以被送去医院,总比自己陷入魔窟要好。

  刹车已经来不及了,像预想的那样,楚梦瑶的身体倒了下去。

  梁昌还没回过神来,这个女人真是疯了,混蛋!

  车上下来一个人,摸了下楚梦瑶,从地上抱起她到了车上,急忙开走了。

  看着那辆车远去的车尾灯,一种久违的挫败感袭上梁昌的心头。

  “来人啊,快去追啊!”身边一个不开眼的家伙喊了一句。

  梁昌重重的给了他一拳,“追个屁!”

  楚梦瑶的身体越来越燥热,那是一种发自内心,无法控制的感觉。身下的衣物早就湿乎乎了,好难受。

  在床上滚来滚去,嘴里呢喃着不明所以的词语,时不时娇声呻吟,眼睛里泛着泪花,充满着渴望。

  好容易定了下心神,楚梦瑶看到床边站着一个人,好像在哪里见过。

  “好渴……”楚梦瑶需要一杯清水降降温。

  那个男人俯身将楚梦瑶扶起,一杯水送到了嘴边,他,是傅逸。

  “是你吗浩然?”喝了一口水,轻声呼唤着,楚梦瑶轻咬着红唇,当真是迷死人不偿命啊!

  傅逸身体一僵,心头涌起一股莫名的邪火。是因为什么?因为眼前这位自己认识的大家闺秀,竟然如此的淫荡?此等尤物!可她的嘴里呼唤着另外一个男人的名字,可恶!要是换作一个人,她是不是也要把这幅模样给人家看,给人家面前发骚?!

  楚梦瑶慢慢的支起身子,身体的每一处肌肤像有蚂蚁在啃食。她猛地搂住眼前这个男人,贴身凑了过去。

  火热如焰的红唇,

  湿润热烈的亲吻,

  我要被强暴了?傅逸迷茫的想着。

  “不要离开我,浩然,吻我……”

  一股烦躁恶心的情绪萦上傅逸心头,狠狠的推开楚梦瑶。

  “刺啦”一声,倒下的楚梦瑶胸前衣服撑破,那一团白嫩跃然溢出!

  “啊!” 却是傅逸惊叫一声。

  楚梦瑶起身又贴了上来,嘴里不停的叨念着:“浩然……我要,我要,快给我……浩然……”

  “呃”, 傅逸不知所措,他的手触碰到了那出雪白的柔软,“真的要?!”

  “嗯!我要!”楚梦瑶并不熟练的动作,开始扒着傅逸身上的衣服。

  “我不是吴浩然,你认错人了……”傅逸失落的说道。

  “啊,是你!”楚梦瑶仿佛认了出来,“你……你真的好帅,抱抱我,快抱抱我……”

  “你确定要这样吗……”傅逸还是有点犹豫。
“我不美吗?”说着,楚梦瑶用力的抱紧他的头,埋向了自己的胸前,“啊——”

  楚梦瑶热情如何,像一团要焚烧一切的烈火,像一条美女蛇,缠绕在傅逸的身上。

  傅逸意兴阑珊,情绪并不高涨。

  梁昌的酒,太厉害了,那浓烈的气息仍然无法消散,慢慢的全部转化为贪欲,对异性身体的贪欲。楚梦瑶像是随着有节奏的号角,一直以攻击的姿态战斗,虽然仍没有攻城略地,可是对她来说,很满足,很沉醉。

  ……

  傅逸揉了揉发胀的头皮,昨晚一夜乱战,一场场肉搏占据着他的大脑。

  楚梦瑶不是第一次来到这个房间,那时候她只是个普通的客人。

  头痛欲裂,这是她醒来的第一感觉,随之,是大腿根部火辣辣的肿胀感。

  察觉到了有人起身,她抬头看了过去。

  傅逸围着一条浅色的毛巾,从浴室光脚出来。那古铜色的皮肤,结实的肌肉,强壮的臂膀,完美的人鱼线……

  楚梦瑶又是一阵迷乱。

  不知不觉,她的大腿猛地颤抖两下,探手一摸,开始湿润了。

  傅逸狠狠的瞪着她,一下子闪到了她的身前。

  “你要怎样!”楚梦瑶匆忙的捂住胸前,然而还是只遮挡住一部分,太雄伟了。脸部发烫,轻生的又问了一句,“你干嘛……”

  傅逸猛地推倒她,高高在上的看着她,脸上止不住的怒气,“干什么?你看看自己干的好事……”楚梦瑶才发现,傅逸的肩膀,胸前,腰部都有紫色的痕迹,甚至还有两排压印清晰可见。

  “你特么是属狗的吗?!”

  楚梦瑶羞愧的低下头,不敢直视。

  她知道那都是拜自己所赐,发生了什么!自己有那么疯狂吗?

  胡地站起身,不管有没有把身子遮盖住,快速的像浴室走去,好像……大腿还在颤抖……

  楚梦瑶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事情已经发生了,而且,好像……好像是自己霸王硬上弓啊!

  想了想,傅逸毕竟对自己算算有了救命之恩,总算是逃过了梁昌的魔掌。可能自己觉得和他熟悉,就那么自然而然的……而且,他真的好帅。

  “砰砰”的敲门声唤醒了她继续沉醉,手忙脚乱的把毛巾又裹了裹,开开门走出去。

  傅逸站在那里拿着衣服,他已经把自己收拾好了,穿的很干净。

  接过抛来的一个袋子,里面装了衣服。

  她张了张嘴,想说点什么,可是傅逸已经装过身去,走向了门外。

  “啊”,竟然有这么鲜艳的小内内……穿上,好合身啊!

  半个小时后,她才慢腾腾的挪步出来,一歪一扭的,看来昨晚那场战争,可是消耗不少啊。

  抬头望去,他站在门外,那个背影,真的好迷人。情不自禁的摸了下自己胸前。

  “你……咳咳”,这该怎么叫他呢,已经发生了那么羞人的事情,好尴尬!

  傅逸转过身来,看向她。

  “是我的错,我会对昨晚的事情负责。”昨晚两个字,她咬的很用力,好像还在回味,“我的东西都丢了,该给钱的钱我还会付给你的。”

  傅逸听到这话,不由得皱起了眉头,“怎么,我被一个女人上了又?!”

  傅逸感觉像是被100只狗轮着上了一遍,这感觉可真不好受。

  “你皱什么眉啊!上一次给了多少,这次一定不会少的……”楚梦瑶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脸也是越来越红,“开房的钱,衣服的钱,都算在我的身上……”

  “你算得挺仔细啊。” 傅逸冷笑一声。

  她强自挤出了一丝笑容,“本来就应该把账算清的嘛。”

  “呵呵,上次我不是让您不满意吗”他耸了耸眉毛,“昨晚算是我补偿上一次的吧”,看看谁更狠。

  楚梦瑶慌乱起来,“别别,毕竟是做买卖,一笔货一笔款,我可不想欠你的。”

  傅逸靠近了她,一手伸进楚梦瑶的衣服里,“那我昨晚的表现,您感觉如何啊!”

  “非常好!很舒服……”她很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这是怎么了,一向镇静的她,现在是如此的慌乱。

  “真的吗?你说的很敷衍啊,真诚一点!” 傅逸把手伸回来,两眼死死的盯着她,看到她羞红的脸蛋,一直红到了脖颈,哼哼,嘴巴真是有点硬啊,“要不要再来一次?”。

  “不不……不用了,我的需求很低,已经足够了”,她怯生生的说到,不敢看他。

  “那你好歹给我一个中肯的评价啊,要详细的。” 傅逸故作为难的说到,“这对我以后的业务可是很有帮助的。”

    标签:

    珍语句子网 短文学 - 用文字渲染心情,把最好的时光交给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