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幽默句子 >

往下边塞水果后吸出来 《水泄不通》金银花

幽默句子 2021-07-26 13:36:40
猛地推开楚梦瑶,他低头一看,只见裤子上湿了一片,尤其那蠢蠢欲动的部位,湿意已经浸透到里面了。

  “对不起昌少!”不知是因为喝了酒还是尴尬,面色潮红的楚梦瑶紧忙道歉,“刚才手臂一软,弄倒了冰镇酒水的桶子。”

  昌少本顺势就要发作,可人家娇滴滴的话语,瞬时又心软了下去。心狠手辣的昌少,这一刹,却是没敌过这女人的软玉温香!“没事没事,呵呵!”尴尬的笑笑,那刚才滚烫的部位也泻下了大部分的火,酥酥麻麻……主要是有些凉!

  从旁边紧忙跑过人来,把冰桶地面收拾一下,昌少也回到后堂收拾自己的“残局”去了。

  紧张的神经轻松了许多,可这大厅的烟味实在让人作呕,楚梦瑶问了下服务员,快步走去了洗手间。

  一阵激烈的呕吐声从洗手间传来。

  她用力抠唆着自己的喉咙。

  感觉着喝的都吐了出来,才走到洗手台,双手聚水用来漱口,眼睛呆呆的,一眨不眨。

  这种烈性的酒,以前她也偶尔会喝,可是却都不及这刚才的一杯,眼泪都要被呛出来了,大脑开始犯迷糊。这酒,肯定下药了!机智的她打翻冰桶,险险的躲开了刚才的魔爪。

  对于她自己来说,赶紧走是最好的选择。可是想要从这里打探的消息……愣愣的她把自己关进小隔间,坐在马桶上发呆。

  “你看见没啊,昌少可是湿了一大片,太男人了!”一阵骚浪的女声传来,伴随着“咔咔”的高跟鞋声。

  “啊哈哈,你有没有摸两下啊?!”另一个女人的声音响起,“你就没有趁着脱裤子的时候爬上去?!啧啧,太刺激了!”。

  “你个骚货!以为我是你那么饥渴?!老娘又不是没上过昌少的床,哼!”

  “那能怎么样,昌少玩过的女人,他自己都数不清!什么的样的没见过?倒是今天来的不一样,那气质那排场,咱俩是没戏了。”

  “今天那个,一看就是大家闺秀,昌少最喜欢这样外表清纯的小少妇了,哈哈哈哈!”又是一阵浪笑。

  “大家闺秀咋了,昌少的下酒药什么用的女人摆不平?!一会准叫她百依百顺的,嗷嗷叫的求着昌少……啊哈哈哈……你还记不记得你那次……”,压低了的戏谑声音,更像是魔鬼的咆哮。

  厕所里的楚梦瑶轻舒一口气,还好刚才不遗余力的给吐了出来,要不然……唉。同时也是打定了主意,要马上离开这里!

  楚梦瑶补好妆,走出洗手间的时候,猛地看到了靠在门口的昌少,心中一凉。那戏虐的笑容,愈发显得恐怖。昌少伸过手揽住她的腰,“喝的还好吗?走,我们继续。”一边说着一遍把她往回带。

  “啊,不好意思,我刚才扭到了脚。”楚梦瑶略带慌张的说。昌少神情一怔,阴阴的问到“楚小姐莫不是不给在下面子吧?你怕我吗?

  “没有,昌少您想多了。”楚梦瑶心里恐惧,嘴上尽量说的平静。突然,觉得自己头晕目眩,一股难以抑制的燥热从下身慢慢传来。怎么回事,“我明明已经……”

  手脚开始发软,对昌少的拉扯更像是欲拒还迎!正不知所措的时候,楚梦瑶抬头看到一个人,是吴浩然。

  “楚小姐?!真是好雅兴,怎么到这里玩也不告知在下一身呢,呵呵!”吴浩然心里嘀咕,一向正派的楚梦瑶怎么会到这种地方来?看着宋一副任君采摘的模样,心里说不出的一股酸味。对这个女人,自己可是还没得手!。

  “怎么,楚小姐是我请来的客人,你还对差一点成了吴夫人的楚小姐,有什么想法吗”昌少调侃道,透着一股狠意。

  “我……”不管之前如何,此时此刻无助的楚梦瑶,仿佛看到了救命稻草,想着要吴浩然救她,可是嘴里却说不出一句整话。糟糕,身体越来越热了。

  “李老板还在等着你呢,快走吧浩然!,”谢娜娜,背后还跟着这个妖艳的女人,“咱的合同可不能再拖了哦~。”

  “有谢小姐相陪真是羡煞旁人啊,浩然兄,你可真是有福啊,哈哈哈”,说着,昌少淫荡的笑了起来,“今晚你的花销我包了,一定要尽兴啊,哈哈哈”。

  不远处的一包厢门打开,走出了一个肥胖的男人,笑呵呵的说道,“然少可是来晚了!快快快,罚酒三杯!”

  “哎——呀——!快走吧,你看看李老板都着急了!”,谢小姐适时的拉着吴浩然往包厢走去。路过楚梦瑶,吴浩然恶狠狠的低声说道,“楚小姐请尽兴!哼。”面色潮红的楚梦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浩然~,人家昨天就陪了昌少了,快死心吧!今晚想玩什么我陪你,先把合同的事儿办完~”,谢小姐无比风骚的摇着吴浩然胳膊,却被一把推开了。

  吴浩然又瞅了楚梦瑶一眼,皱着眉头,踱步进了包厢。

  同时,昌少阴笑着扶楚梦瑶去了一间包房。

  楚梦瑶坐在沙发上,昌少又倒了杯红酒喂她,想推开,却浑然没有一丝气力。一滴,一滴,酒水一点点滑入她的喉咙,仿佛还听到了昌少的淫笑。

  “亲爱的,再喝一口!一会我怕你口渴,啊哈哈哈!”肆无忌惮的淫笑声充满整个房间。梁昌狠狠的盯着苏梦瑶蠕动的娇躯,尤其那上下起伏的胸脯,恨不得立马扑上去。

  上次通过吴浩然见过苏梦瑶这个没人之后,魂就跟着这个女人跑了。他身边的女人数不胜数,每天换着女人换着花样来,可即便如此,梁昌兴致索然,心里只惦记着那个尤物,一本正经的大小姐——楚梦瑶。

  与刚刚见面时宋的拘谨对比,现在的她娇喘连连,浑身散发着一股女人独特的热气。他心满意足了,内心无比的充实,朝思暮想的她,今晚就是自己的胯下之物!

  “你走开!”楚梦瑶无力的呐喊着,软趴趴的手臂想推开梁昌。

  “哈哈哈,你越这样,我就越兴奋!”没有挫败梁昌的兴致,反而使他更加的亢奋!

  一个力不从心的女人,想要挣脱一匹择人而噬的恶狼,实在是太困难了。加之药效的作用,楚梦瑶不自主的蠕动自己的身体,无奈的嘶吼:“别碰我!别碰我……”

  传到梁昌的耳朵里,只剩下娇弱的呻吟声,内心的欲火更加高涨。

  按捺不住,伸手握住楚梦瑶柔软的坚挺,揉捏着,“好大!没想到里边这么有货!叫吧,一会儿有的是你叫呢……”

  眼睛越来越模糊,随之变得无法控制的还有自己的大脑,开始犯晕,想要挣脱开那双有力的大手,可说什么也使不出力气来。

  挥舞着手臂,好像握住了什么,是一只高脚杯!她用尽全身力气,猛地把酒杯抬起来,用力的砸下去!想法是一回事,实际是另一回事,她的气力根本不足以支撑挥出致命一击,酒杯掉落在地。

  梁昌的凶性上来了,“你特么的给脸不要脸啊!来,来砸我啊!你特么砸我啊!”说着,抓起楚梦瑶的手臂在自己身上猛打起来,就像是挠痒。

  梁昌从旁边拾起酒瓶,狠狠的塞到楚梦瑶的嘴里,不管宋怎么挣扎,一点效果也没有,只有不断的酒滴,不停淌进她的身体里。

  “啊……啊……”

  她拼命护着自己的胸前,身体随着咳嗽声颤抖,好热,真的好热,好想把衣服全部脱掉!不,不能!可是真的好热……

  像是从地狱来,恶神一般的梁昌,眯着眼扫视楚梦瑶上下起伏的躯体,越发觉得她好可爱,好喜欢……“啪!”,一巴掌狠狠的抽在楚梦瑶的脸上,又一下,又一下……

  内心放弃希望的楚梦瑶,无力的流着泪水,顺着脸庞流到的白皙的脖子,愈发得楚楚可怜。

  像饥饿的野狼,梁昌开始撕扯楚梦瑶的衣服,毫无怜惜之意!突然“砰”的一声,门口闯进来一个人!

  “大事不好了昌少!您家老夫人晕倒了!”

  梁昌猛地直起身来,脸色铁青,“发生了什么事?!”

  “老太太家的保姆打过电话来,说老人家出门遛弯儿,突然摔倒在台阶上了!”

  “现在什么情况?”一边说着,把自己的下半身挪开楚梦瑶的身体。

  “叫了救护车,可是堵在路上了!”

  “啪”一巴掌抽在小弟的脸上,“妈了个巴子的,你们就不会找车给送去医院!”一边紧忙的把裤子提了起来,还露着内裤的一个边在外边,急匆匆往门外跑去。

  挨了那么多巴掌,楚梦瑶身体似乎被打出了力气,等他们出去,她晃晃悠悠的挪下沙发,“扑通”一声趴在地上。

  慢慢地,她向着门口爬去。

  她只有一个希望,那就是在不远处包房的吴浩然,只有他才能施之援手!

  连廊的小灯泡没有多大亮光,扶着墙壁,她缓缓的站起了身子,好不容易到了包厢门口,正欲砸门。

  门轻轻的从里边打开了,她看到谢娜娜一张惊讶的脸。

  谢娜娜上下打量了楚梦瑶一眼,换做一脸的嘲讽,“怎么?到了昌少的胯下你还能站着走出来?!呵呵。”

  楚梦瑶只有一个念头,快点逃离这里,不敢和谢娜娜搭别的话,“求求你……帮帮我好吗!”
“哎呦喂,昌少的人我哪敢动啊!能有这福分,你很走运啊,”一脸厌恶的谢娜娜,轻描淡写的说着,“你就老老实实地的把昌少给伺候好了,少不了你的好处,他的本事可不小呢,哈哈哈!还有他的那帮小弟,等他爽完了就会把你送给他们,包你一整夜不带歇着的!”说完,扭头进屋,门被死死的关上。

  谢娜娜话犹如晴天霹雳,脚下一软楚梦瑶又倒在了地上。脚步声响起,她知道,梁昌又回来了。

  “门外边是谁?” 吴浩然烦闷的问了句谢娜娜。

  “啊,没什么人!就是一个上厕所找不着路的。” 谢娜娜乖巧的拿起酒瓶,给吴浩然满满地倒了一杯。

  谢娜娜知道,楚梦瑶是无论如何逃不出昌少的魔掌了,就让这个女人被昌少这个人渣狠狠地糟蹋吧。刚刚从微信上约了杂志的八卦记者,明天一早就会端着长枪短炮来抢新闻的,哼哼,你就永远的离开浩然吧!

  顺便,她优雅的陪在吴浩然身边的新闻也会上了头条,那时候,自己就成功的上位了,可谓是一石二鸟。哈哈,谢娜娜已经开始憧憬婚礼上的大钻戒了。

  吴浩然本来心情就不爽,想着自己以前的未婚妻,现在正在昌少的胯下挣扎耸动,心里实在是憋闷的慌,一股邪火冲了上来,站起身向着门外走去。

  谢娜娜一看不妙,赶紧跟过去拉住吴浩然的手臂,“你要干什么去?!”

  “要你管!”一把推开谢娜娜,就要拉开门,谢娜娜毕竟是个女人,紧拦慢拦还是没能拦住,“吴浩然!李老板还在这呢,买卖还做不做了……哎!”

  出来径直都到梁昌门前,一拉门没拉动,心头火更加旺盛了,吴浩然直接用脚踹门!

  谢娜娜内心是无比的委屈,自己也是家里的掌上明珠,要身材有身材要模样有模样,偏偏吴浩然对自己如此无情,不由得抽泣起来。

  吴浩然呢,楚梦瑶对她无情,可是他偏偏对她有意,虽然是包办婚姻全是功利,可毕竟两年的未婚妻啊!因为那一句婚前保童贞,他一直没有强迫过楚梦瑶。如今呢,被昌少那个人渣上了,怎么能不气!楚梦瑶是我吴浩然的!

  “砰、砰”又是两脚,门终于给撞开了。

  包厢里的昏暗的灯光,衬托着无尽的春意。再大的声响,也无法影响一对激烈的男女那灼热的欲望。沙发剧烈的摇晃,身体猛烈的撞击声,一次次卖力的抽插声,伴随着粗重的喘息与呻吟……

  吴浩然头皮都炸了,“你这个禽兽,滚开!”冲过去就把趴在女人身上那得那个身影揪起,上去就是一记重拳。

  这是什么地方?这可是堂堂吴大少爷的会所!谢娜娜现在根本拦住了,叫喊着,“快点住手啊,浩然!那可是昌少!”

  两眼通红的吴浩然哪里还管这个,“砰”又是一拳打下去,直打的梁昌摔了出去。

  忽地,从门外冲进来十几条人影,屋内的灯光也猛地亮了起来。一声冷冰冰的声音传来,“浩然兄,真是好身手啊!”

  吴浩然头脑也清醒了一些,仔细看才发现被打的男人并不是梁昌,沙发上那个赤裸的女人也不是楚梦瑶,顿时松了一口气。

  也不知道是不是该庆幸,转头看向梁昌,他知道,麻烦肯定是来了。

  “正要向昌少请教呢,楚梦瑶人在哪儿?”

  “哈哈哈,我正要问你呢?楚小姐人呢?!”语气充满了阴冷。刚才吴浩然破门而入,拳头虽然打在了别人身上,可也实实在在的打了他昌少的脸,语气自然是不善,“你今天是要来我的场子闹事儿吗?”。

  吴浩然简直丧失了理智,吼道:“她人在哪儿!梦瑶怎么样了!”

  “呵呵,你这不是揣着明白装糊涂么,我能吧她怎么样?”梁昌狞笑着,“到了我这地盘儿的女人,难道我要对她像天王老子一样敬着吗?”

  吴浩然要疯了,冲过去一把揪住梁昌的脖领子,简直要炸了。

  倒是梁昌,不紧不慢的,眼神里没有一丝的惧色,“你不知道吧?楚小姐的技术可不赖呢,叫的比老子玩过的任何女人都大声,那股子浪劲儿呦……啧啧,浩然兄,你到底尝没尝过,我可是回味无穷啊。”

  “哐当”一声,按捺不住的吴浩然先松手了。

  两个身影你来我往,厮打在一起。

  十几个大汉互相瞅瞅,紧忙的一拥而上,把吴浩然分开,死死的抓住,一顿疯狂的拳打脚踢。

  谢娜娜焦急的叫喊着,“别打了别打了,都是误会!”可她无能为力。

    标签:

    珍语句子网 短文学 - 用文字渲染心情,把最好的时光交给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