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幽默句子 >

辣文小说 军婚不知节制地索要小说

幽默句子 2021-07-24 13:46:28
从那一晚后,飞诺雪和萧羽君的感情逐渐升温了,这不,一辆火红的跑车,赫然停在了学校门口,望着来来往往奇怪的眼光,飞诺雪不以为然戴着耳麦听歌,一双凤美眸专注的望着人来人往的人潮,他怎么还不出来?

突然,两道高大的身影出现在了她眼帘,可是,她明显的感到萧羽君的不悦。

“萧羽君,你不要再跟那个坏女孩人一起了,难道你不知道她很花心吗?”看着不远一部火红的跑车,带着眼镜的陈子杰,流露了几分厌恶和鄙视。

看到他赤裸裸的憎恶,萧羽君蓦然感到烦躁,冷冷的瞪了他一眼,“她不是你想象中的那种人,以后我们的事,你不要再管了。”

“你……”陈子杰很愤怒,不禁指着那辆跑车,对他怒吼,“萧羽君,你不听我的话,你会后悔的!”

凝视面前这个恶意中伤的昔日朋友,一股莫名的厌恶,立即涌上心头,“我知道了,不过,请你不要侮辱她,她已经是我的女朋友了,否则,到时我们连朋友都没得做。”

闻此,陈子杰张大了嘴巴,不可思议的瞪着他,“萧羽君你疯了吧?你居然是和她做男女朋友?看来你真的无药可救了。”

萧羽君却一脸不以为然,黝黑的眸子静静的凝视他,“陈子杰,我真的不明白,你为什么一次再次的中伤她呢?难道她也伤害过你?”

“我……”陈子杰即时哑口无言,但看着昔日的朋友,可能要陷入了魔女的手中,他不禁又苦口婆心的劝道,“我没有和她接触过,但我听说她没进来多久,就和几位校草交往过了,还有一个男人为她自杀了。”

“哦,谢谢你的劝告,”萧羽君扫了眼不远的跑车,似乎感到了她的不耐烦,不禁对陈子杰说道,“不过,我觉得我在她心中是特殊的。”

看着好友情窦初开的往不明的前路走去,陈子杰摇了下头,他所要说的今天都说完了,他不听自己的劝告,到时真出什么事了,他可不要怪自己。

“对不起,让你等久了。”萧羽君一钻进车子,看着她白皙的脸蛋,就猛亲吻了上去。

对着他突然的强势,尤其是那霸道的双手。

她不着露痕的推开他,立即引擎了跑车,随后才缓缓问道,“怎么了?刚才那个男生是你的好友?”

“你生气了?”萧羽君打量了下她毫无表情的神情,不禁解释道,“你不要放在心上,平常他人还是不错的。”

她耸了耸肩,下意识的加快了车速,别人的的想法,她根本不在乎。

望着两边迅速被抛到后面的景物,淡淡的说道,“无所谓,或许他警告你是对的。”

听了这句话后,萧羽君的心倏然冷了下来,本来想跟她解释些什么,现在没有了一丝欲望,难道他在她心里,就这么一文不值?

这时,飞诺雪悄然将车停在了一条热闹的大街上,对着生气的他淡道,“你忘记那晚答应我的事了吗?”

他才蓦然回过神,顺着她的视线,看到了一间贵气的理发店,店里的帅哥让他下意识的皱了下眉头,“你经常来这里?”

“是啊。”毕竟,头发容易长,做为女人的她,当然有义务好好打理一下自己的头发。

可是,听到这里的萧羽君显然误会了,他的手一直被她挽着,臭着脸蛋望着店里的帅哥,直到他坐了下来,飞诺雪才松开了他的手,对着其中一个比较年长的男人,吩咐道,“呐,人交给你了,他是我的男朋友,你可要给我好好设计一下他的发型哦,要不然,小心我中砸了你的门店。”

帅哥即时露出了两只酒窝,眼里露出宠溺的眼神,无奈的说道,“你这丫头,今天原来你是想来这里搞乱的啊?”

飞诺雪连忙摆手,露出狡黠的笑容,指了指外面的车,笑道,“哈哈,哪敢,我怕老妈会杀了我,不过,我的男人就交给你了,我先闪了哈,待会再回来接他。”

帅哥这时才正眼瞟了一眼萧羽君,眼底却闪过丝讶然,“丫头,你艳福真不浅,这世上还有什么男人能逃得过你的手掌心啊?”
飞诺雪的嘴角微抽搐了下,瞪了他一眼,“瞧你说这话,等一下你让我男朋友吃醋了,我可要找你算账了。而且,你说得也不对,那些比较丑的男人,我才不会碰呢,我只爱帅哥。”

“丫头……”帅哥微蹙了下眉头,望着镜子前脸色越来越难看的萧羽君,他不禁拍了下她的肩,赶人似的说道,“你快走吧,你的男人就交给我吧,你放心我会把他头型设计好的。”

“OK。”

望着她走出大门的背身,他才缓缓将视线转回了,冷淡的对萧羽君说道,“你头发有点厚了,你给你打薄一点吧。”

扫了眼头上的男人,萧羽君点了下头,“好。”

“刘海要剪短一点吗?”

萧羽君这时忆起了那晚飞诺雪的话,不过他喜欢身边的男人,微张了下薄唇,冷道,“随便。”

帅哥眼底晾过一丝异样,下意识的捏紧剪刀,“诺雪怎么说的?”

一双英挺的眉头微蹙,简明扼要的冷道,“剪短。”

“呵呵,她对你不一样呢。”

凝视帅哥眼里一闪而过的黯然,他愈发不悦了,这个人真啰嗦!

一个小时后,飞诺雪提着大包小包走进理发店,看到了一个迥然不同又异常闪耀的萧羽君,原老气横秋肥厚又稍长的乌发,被一个新型的发型取代了,削薄的乌发泛着夺目的光泽,尤其是前面的斜刘海,简直是为他量身打造一般,光洁白皙的额头,显得他清澈漆黑的眸子,愈发迷人和妖魅,那细嫩透明的脸蛋,连女人看到了都惭愧,这还是男人吗?这么可以比女孩还要漂亮?

于是,她兴致高涨的将一只精致的锦盒,递到了他眼前,“小帅哥,这是给你的。”

“我的?”萧羽君眼里涌出几分愕然,正想要拒绝她。

她却硬塞在他手上,还给他迅速打开了,一块华丽低调又不失时尚的劳力士手表,立即映入眼帘,那璀璨的的银光手表,几乎灼痛他的双眸,冷冷地瞪着她,“为什么给我?”

“因为你是我男朋友。”

飞诺雪看到他愤懑的眼神,她不由分说地伸出自己的小手,不其然手上出现了一块和他一样的手表,只是小了一圈,不过不难看出是这一对是情侣手表

就算刚才萧羽君有什么想法,在此刻都一切云消雾散了。

因为男朋友这三个字,成功地取悦了他。

这时,一直被晾在一边的帅哥,不禁微皱眉头,抱怨的说道,“丫头,你似乎忘了我的存在,我为你男人辛辛苦苦设计了这头发,难道就没有一份礼物要送给我的?”

凝视他哀怨的眼神,她不由耸了耸肩,“抱歉啦!我除了买自己的衣服外,就单买他的耳环了,最多这次我给你多点钱补付算了。”

“啧啧,钱再多也不能代替你的心意啊!这样吧,你下次再来,就带一份礼物给我好,这次发型的钱就免了吧。”

凝视他灼热的视线,飞诺雪有点无奈,但还是点了下头,“啧啧,你这不是在趁火打劫吗?”

“哪敢?不过,丫头,过几天就是我生日了,你就当提前送我礼物吧。”

飞诺雪就算多不愿意,在此刻也只好答应了,“OK,我依你是了。”

“这才乖。”

他想摸她的头,却被萧羽君慑住了,那双无波又阴冷的黑眸,如一头优雅的豹子静静地凝视他,他身上散发的寒气,几乎让他无法呼吸。

望着那亲密离去的身影,他微眯了下双眼,这个男孩……看起来并不简单!

才坐进了车里,萧羽君就将锦拿扔到了车头,看着他随意的动作,飞诺雪微蹙了下眉头,冷瞟了他一眼,“你怎么了?你不喜欢?”

听着她略带谴责的语气,他心里的火气,即时涌了上来,漆黑的眼神,死死的瞪着她,“为什么送他礼物?”

“呃?”飞诺雪露出丝怪异,不禁莫名其妙的望着他,“他就要生日了,送他礼物有什么不对?”

“你……太随便了!”被妒忌占满了思想的他,忍不住再次问道,“你说……他曾经是不是也是你的入幕之宾?”

她的凤眸盈满了怒气,原奔驰的火红跑车,霎时停在了路边,一瞬不瞬的盯着面前这个几乎失去理智的男人,“萧羽君,你觉得我是这样的人吗?”

凝视她愈发冷冽的眼神,他的心霎时凉了,原来这几天在她心中……自己只不过是如此!

他好不容易喜欢上的一个女人,只能这样放开她?让她投到别的男人怀里?

不,他绝对不放手!是她惹上自己的,他绝对不能放开她!

一张性感的薄唇微弯,像宣誓般冷道,“飞诺雪,不管你曾经是怎么样的女人,但从今天开始……你是我的!你的眼里,你的心里,必须都是我!”

那强势的宣言,久久回荡在车里
“诺雪,最近怎么很少见你来酒吧玩了?”好不容易见到面前的尤物,酒保不禁一边调酒,一边好奇的问道,“是不是交男朋友了?”

飞诺雪喝了口啤酒,点了下头,“算是吧。”

想到那个乱吃醋的萧羽君,她不禁觉得有点头大,早知就不应该招惹他了,知道他住在廉价不安全的房子里,她就拿了父母平时给自己的零花钱,在外面买了套房子,让他搬进去住了,可是,他居然说今晚让自己也搬进去,想着那缠人的男人,她的心情感到烦躁,于是她就跑到这里喝几杯,等心情平复再回去吧。

才这样想,那催命的电话立即响了起来,望着“萧羽君”那三个字,她选择了漠视,任它响个不停,喝了几杯后,仍然没见它停歇,她烦躁的抿了抿嘴唇,扫了眼舞厅疯狂的人,她挽了下衣袖,站了起来,许久活动的身形,在此时叫嚣了起来。

踏入舞厅后,她扭动了柔软无骨的细腰,两条修长白皙的美腿在晃动着,那若隐若现的小内内,无不一吸引着男人。

不到一会儿,几名高大的男人,围绕着她跳了起来,看着那一双双急死的眼神,她的心蓦然涌出了丝厌恶,此时脑海里掠过了那双清澈的黑眸,真是见鬼!哪里都有他的影子,她才不信邪,于是,她贴着一个高大又异常帅气的男人,跳起了激情舞,霎时,引起了周围的吹哨和惊叫声。

听着重金属的摇滚,她忘情的跳了起来,一边摇摆着身子,一边贴着他身子,直到他身下的变大,她才露出丝轻蔑,对他飞了个吻,“帅哥,再见!”

倏然,她像兔子一样,穿过了人群,从酒保里接过袋子,便急匆匆的往外走了,因为刚才她无意一瞥,便看到了黑着一张脸的萧羽君,还有他愤然离去的身影。

她踩着一双高筒靴,从里面走出来,她便一眼看到了,萧羽君背着她,站在了她车子旁,凝视他孤寂遗世的身影,她感到有点内疚,这次她的玩笑似乎开得有点大了,但……自己要为他一个人守身?

不,她做不了,她还喜欢他成这种的程度。

当她从他身边走过,就要穿越他,走到另一边,这时,一双有力的双手,从身后紧紧抱住了她,那强劲的力度,几乎没将她的腰扭断了,她隐忍着疼痛,抱歉的说道,“萧羽君,对不起,今晚真实的我,让你看到了吧?我不想伤害你,趁你没陷入,快点离开我吧。”

“可是,我已经陷入了,无法再自拔了。”他闷闷的声音,从身后缓缓传到她耳里,那失落的声音,不禁令她愈发惭愧了,可是,除了惭愧她似乎根本给不他什么。

“萧羽君,你离开我吧,你是个好孩子,当初我真该让你……”

可是,未等她说完,萧羽君已经迅速捂住了她的嘴唇,阴沉地说道,“是你招惹我的,你现在想要我离开你?你觉得可能吗?是不是因为我们没有上床?所以,你就一直想往外面撒野?和别的男人一起混?”

听到这,飞诺雪不禁摇了下头,用力挣开了他的手,缓缓转过身凝视他,却发现了他眼里的和愤懑,“你……”

他紧捏住她的下颔,压抑心里的嫉妒和怒气,“诺雪,你是我的,我不希望下一次,再看到这样你!那样的你……让我觉得很愤怒!”

看到那些男人围绕着夺目的她,那种占有感愈发浓郁了。

若不是杀人要偿命,他早已跑上去做掉那个男人,但……现在最重要的是,他的眸光一闪,嘴角勾勒一丝诡异的笑意。

今晚的她,必须要属于自己,或许只有这样,她才不会轻易离开自己。

“羽君,我们上车吧。”她不禁轻推开他,因为这样的他……令她觉得很陌生,那强势的动作,令她莫名感到害怕,但很快被她挥散。

曾经再怎样强势男人,还不是被她甩掉了?

此时,两人才打开车门,钻进车里,萧羽君立即扼着她的下颔,在她愕然的眼神下,他迅速的吻住了她温热的嘴唇,那冰冷的触感,不禁令她颤粟了起来,该死!他的独占欲怎么这么强?还好,她没跟他上床,否则后果不堪设想了。

她眸光流转了下,像想起了什么似的,轻推开了下他,凝视他微染情欲的眼神,笑道,“羽君,恐怕今晚我不能去你那了,我爸妈今晚在家呢。

    标签:

    珍语句子网 短文学 - 用文字渲染心情,把最好的时光交给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