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幽默句子 >

一滴都不许漏何泽城林荫 大团圆合集

幽默句子 2021-07-15 15:41:53
“宋清月,主母有令交出宋家诀否则就地格杀!”

冰冷的声音从为首的黑衣人嘴里传出,伴着呼啸的风四散。空气中,尽是血腥。

宋清月冷冷一笑,宋家诀本就是宋家家主之物,她作为本家最杰出的杀手,几日后便可继承这一切。

但清晨,这枚宋家诀突如其来出现在她房间,她就成了宋家的罪人!但却无人质疑,只是一味追杀。

这背后的真相,不言而喻!

宋清月突然一顿,心里涌上一股不好的预感,握在手里的牌子不受控制的震动起来,里面装了炸弹!

她刚想把牌子扔出去,却发现手完全动弹不得,在突如其来的强烈刺眼光照下,她被强烈的撞击冲击到失去意识。

……

宋清月是被冷水泼醒的,浑身上下火辣辣的,却不像枪伤的痛感。

一股钻心的疼痛传来,手背被人狠狠踩着,指尖好像要爆炸。她下意识的呻吟出声,头顶的人好像更得意了,几只脚更是恶狠狠的招呼在她身上。

她宋清月,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委屈?

有女人阴阳怪气的在头顶上开口,“小姐,我看这个草包肯定没什么事,八成就是装的,我们别管她了,回去吧”

宋铭含收回脚,握着帕子捂住嘴鄙视的看了地上的人一眼,厌恶的开口,“把这草包拖到后院去,留在这碍眼的很,一会儿来了人丢尽了我们丞相府的脸面。对了,再喂她吃点好的。”

“好嘞,小姐”。

有人大力的拽住她的头发,一盆臭烘烘的东西就塞在她脸下,丫鬟粗壮的手掰开宋清月的嘴巴,就要往里送。

宋清月猛然睁眼,一个翻身踹开那人。

她没省力,被踹的嬷嬷只能捂着肚子在地上哀嚎起来,众人被吓得后退几步,望着她都是一副一言难尽的表情。

宋清月这个傻子居然打人了?谁都知道,丞相府的宋三小姐是个废柴怂包。

因为迟迟不能结丹筑基,在实力为尊的家族里,完全就是个被抛弃的废物,只要给她一口吃的,她就任凭打骂绝不还手,今天居然开始反击了?

宋铭含的脸色一下变得极差,她抽出腰间带着倒刺的鞭子趾高气扬的开口,“宋清月,你居然还学会反抗了!”

这是哪里?宋清月皱了皱眉,刚稳住身形,脑子里瞬间涌上许多不知名的记忆。

幻云大陆?这里是召唤师的天下,以武力值和精神纯力,衡量人存在价值的地方。

她在族谱中看过记录,但一直以为是荒诞的传说,没想到竟然是真的……

在这片大陆上有召唤师,武士,和炼丹师。

召唤师分为金、木、水、火、土、雷六种,可召唤相应攻击兽,分为筑基一至九级,君王级,尊者级,及以上,神秘莫测的金仙。

武士按星级阶段划分,通常辅助召唤师作战。

炼丹师实力按炼制丹药纯度划分,越纯等级越高。

可偏偏,原主宋清月就是个连丹都不能的体质,因此备受欺凌,在她的魂魄入体前,直接被打散了神魂。

宋铭含见她不像往日里低声下气的跪在地上求饶,眸子里染上一抹不耐,弱者就该有弱者的样子。

“宋清月,我跟你说话呢,你没听到吗?我的下人轮得到你来管教吗?还不跪下来道歉!”

宋清月听见声音终于缓过神来,顺着人声看向衣着华贵的宋铭含,脸色顿时沉了下来。

宋铭含,丞相府的四小姐,她的母亲唐氏是有名的歌姬,入了丞相府便不择手段的争宠,与大房在府中的地位几乎相当。

原主的母亲是个大家闺秀,和丞相虽是家族联姻,却也有几分地位,可是生她时出现了难产,没能救回来,因此原主在府中的地位,便越发艰难。

宋清月深呼吸一口气,压下内心属于原主残魂的愤恨与不甘,看向宋铭含,眼里带着杀意,就是她今天恰好路过看不惯在池边喂鱼的原主,活生生让人打死了原主。

宋铭含被她这么看着,下意识的瑟缩了一下,很快就反应过来,恼怒的扬起鞭子,她怎么可能怕一个丹都没结的废物。

“宋清月,我今天就好好教训你,什么是家规!”

她用的是带着玄刺的鞭子,这样一鞭下来,若是原来还没有结丹又受着重伤的宋清月肯定难以撑过去。

宋清月冷冷一笑,一把扯过她的鞭子,她在现代时常用的武器便是有着倒刺的玄鞭,没人比她更懂鞭子的特性。

宋铭含没料到这个废物居然有胆子敢握住她的鞭子,她愤怒的运力想抽出来,却被顺势往前一扯,绊倒在地上,模样狼狈。

“宋清月!你…”

“我怎么了?”宋清月挑眉看上地下的人,扯过她的鞭子往她背上一抽,宋铭含从小到大被惯着长大,根本没有吃过这样的苦头,鞭子入肉,她顿时惨叫起来。

“啊!啊!啊!你这个废物竟然敢打我,我要杀了你!”在这么多下人面前,被他们眼中的废材欺辱,宋铭含觉得自己如芒在背。

听她这么叫唤,宋清月心里反而舒坦了几分,继续开口,“奴才殴打主子,本就是发配充军甚至死罪,我不过是踹了她一脚,这还不算便宜了她吗?哦?还是说你的意思是我该杀了她?”

说完,她没等宋铭含开口,直接扬鞭一挥,朝还在一旁捂着肚子的嬷嬷打去,血很快溅了出来,那人捂着心口,还没来得及多哀嚎几声,便倒了下去。

血腥味伴着鸟鸣在空中发散,几个胆小的仆人大叫起来,宋铭含不可置信的看向她,怎么可能,宋清月怎么可能一鞭就杀了人。

宋清月心口突然顺畅无比,这里每一个人都曾欺负过原主,不论是无意的,还是故意的,好像都觉得欺负了她这个挂着名头的小姐,自己的身份就要尊贵一些。

拂冬缩着身子往后躲,她是宋铭含的贴身丫鬟,以前没少带头欺负宋清月,反正只是个没人管的废材,挨打了也不会开口,现在看着她一步步拖着带血的鞭子走来,她吓得腿都直颤。

“小姐,小姐,救我…”
宋铭含见她过来连忙站起来,“你这个草包,你是中邪了吗?还不快停下来!”

宋清月歪歪头,找到了拂冬,勾唇一笑,这人必须死。

“啊!”拂冬被她吓得惊慌失措动弹不得,宋铭含咬咬牙,拦在两人中间,一个丫头的死活跟她没关系,但如果是在她的面前被杀了,那她的脸面往哪放。

“宋清月,这是你逼我的。”她的右手飞快的凝诀,有雷电从手中溢出,很快天空中便出现了一只雷形的老虎。

宋清月看着上空,眯了眯眼,这就是传说中的召唤她异能吗?宋铭含不过才筑基二级,但看起来召唤出来的东西似乎还挺厉害。

宋铭含见她没了动作,以为她是怕了,这才满意的笑了起来,“怎么样,废物,怕了吧,你这一辈子都不可能召唤出雷兽来。”

宋清月淡淡的瞥了她一眼,雷形幻兽终归是靠人的,把下面的人打掉就好了,她飞快的用力甩开鞭子向宋铭含过去。

宋铭含没料到她居然还会反抗,刚准备命令雷兽攻击,就被鞭子扫到了地上,宋清月没留情,每一鞭都带着鞭风和狠劲。

宋铭含躲闪不得,被打了好几下,头上的珠花狼狈的滚了一地,浑身上下都是细小的伤口,她一路翻滚惨叫,周围却无人敢上前。

“够了!”

不远处传来人声,宋清月这才收起鞭子,毕竟宋铭含还是原主的妹妹,不能光明正大的打死了,她一早就注意到了走廊尽头的人,没想到那人居然会看了好一会儿戏才出来。

来人淡淡的看了两人一眼,“你们这是在做什么?私自斗殴吗?小打小闹没关系,两位妹妹怎么还动上真格了?”

她穿着一身雪白的广袖流仙裙,头上带的头饰虽然简单,但是却价值不菲,容貌昳丽,神色端庄,看来是宋家大小姐宋芷柔了。

宋芷柔虽是大小姐却不是嫡女,原主才是,但是原主母亲一死,宋芷柔的母亲周氏上位,她也就顺利成为了大小姐,挂着嫡不嫡,庶不庶的大小姐之名。

她自己注重周身气质荣华,天赋异禀,原主又是那样一个召唤废材。

有了珠玉,谁还管鱼目,一时之间甚至大家都觉得宋芷柔才是嫡女。

这世界本就这样,弱肉强食。

宋芷柔将狼狈的宋铭含扶起来,脸上满是担忧,“四妹,没事吧?”

清月却没错过宋铭含扶着她时在她身上留下污印时,她眼底划过的一抹厌恶。

宋铭含从没有受过这样的奇耻大辱,她红着眼,继续扯着宋芷柔的衣袖,“大姐,你快帮我教训这个没娘养的小废材,她居然敢用鞭子伤我!”

没娘养的小废材?很好,清月感觉自己才平复下去的杀意又陡然升起。

召唤师分为金、木、水、火、土、雷六系,其中每类又以结丹筑期后等级划分强弱,筑基普及分为一至九级,其后是统领级,君王级,最终至尊者九级,幻云大陆最高强的存在。

宋芷柔年纪虽然不大,却是宋家小辈除了宋大哥外最强的存在,已经是筑基中级五级,这在同辈人眼中,已经是强者了。

有能力的人对杀气的敏感值都要高上几分,宋芷柔几乎是一瞬间就感觉到了宋清月身上的杀意,却不屑的笑了起来,不知道宋清月从哪学来的三脚猫功夫,还真以为自己无敌了。

“宋清月,你打伤了四妹,还不向四妹道歉?”

一直以来,宋芷柔都是这样,照顾兄弟姐妹,似乎真是家中的嫡女长姐一般。

宋清月似笑非笑的环着胸,看着宋芷柔,“呵,四妹?四妹就是这么带着下人,狗仗人势,来殴打谩骂我的吗?”

“你说谁狗仗人势?”

宋铭含的妆都气花了,这个没用的怂包废材,今天是吃错药了吗?

宋芷柔眉头皱了皱,不留痕迹的离远了宋铭含一些,继续开口,“四妹也只是跟你打闹玩耍,你怎么能直接用上鞭子,你看,她身上都是伤。”

其实宋铭含身上还真没有什么伤,清月用的劲巧,现在的她只是感觉脏了些,身体隐隐作痛,但过了今晚,那种钻心的痛感才会弥漫上来。

“我就是打了她又怎么样?嫡庶有别,她对我不敬,我怎么不能打她?”

宋清月特意把嫡庶二字咬的重了些,毫不意外的看见了宋芷柔瞬间黑下来的脸。

她早就不满了,凭什么宋清月这样一个废材,在族谱上却挂着嫡女之名,而她虽然成了大小姐,却终归名不正言不顺。

宋芷柔一向是端庄文雅的,此刻当然不会辩驳,只是黯然的低下头,宋铭含却不能忍了,在她看来,就算自己不是嫡女,也绝对不能是这个草包坐上嫡女之位。

“你个废材还好意思说自己是嫡女,大雍国谁不知道,大姐才是我们宋府最优秀的小姐。”

清月嗤笑一声,“那又怎么样,还不是个庶女,族谱上不是黑纸白字的写着吗?我才是入了族谱的嫡女,莫说家谱便是皇室那排起位来,也只有我能入正殿,有些人不要仗着自己天赋好,就妄想着飞上枝头,麻雀终归是麻雀,再漂亮也变不成凤凰。”

“住口!”宋芷柔终于忍不住了,抽出腰间的软剑,在空中划过一道凌厉的弧度。

“既然穆姨娘去世的早,没有把你教好,让你变成现在这种彪悍没有教养的人,那我就替她好好管教你!”

说罢,一条惊红从头顶而落,如果不是宋清月躲的快,恐怕她半条胳膊都要掉下来。

宋芷柔是下了死手,看来她的生死真是无所谓。

清月的脸瞬间寒了下来,她捂着胳膊,飞快的冲过去,开始近身攻击。

这副身体太过孱弱,否则换成自己的本身,这几个小丫头片子根本不够打。

好在召唤师的弱点便是近身防御能力太差,清月在现代学习的最多的便是近身格斗,她的身手极快,宋芷柔还没有看清,便被一掌打了出去。
她发出的异能来不及收回被反噬回体中,一口鲜血喷薄而出,染红了她的衣裙。

但宋清月自己也不好过,心口一阵阵作痛,头晕目眩。

众人惊呆了,他们府上的天才大小姐,居然被一个废材打的吐血了?

宋铭含连忙过去把人扶起来,“大姐,你怎么样?”

宋芷柔又羞又恼的推开她站起来,“宋清月,你从哪学来的歪门邪术?”

“歪门邪术,对付你们也足够了。”

“宋清月!你敢打我,我以后有你好看!”

清月拍了拍身上落下来的灰,淡淡的看了她一眼,又看向众人。

“我今天还就把话放着了,有不满的,想要讨打的,就过来,我一个嫡女,你们从前这样旁若无人的欺打我,我就是杀了你们在场的所有人,这天下人也挑不出来我一个错字。”

只有一个人够狠,周围的人才会畏惧,下人们都往后退了许多,生怕这个草包一下子发起火来,找他们秋后算账。

宋清月刚接受了记忆,脑子疼的厉害,将方才夺过来的软剑用力插在地上,宋芷柔被她吓得退后了几步,跌倒在地,清月嗤笑了一声,按着记忆向住处走去。

好在没人敢追,否则她就真的要吐血吐在所有人面前了。

后方的宋芷柔眼色晦暗,嘴角带起一抹狠厉。

宋清月,不能留了。

清月回到小屋,来不及感叹悲惨,就坐下来根据家族内的内功口诀调息了半晌,才稍微好些,宋清月对这副破败的身体头疼的要紧。

她刚从鬼门关走过来,刚刚又和她们打斗了一番,现在也有些疲惫了,放空神识,她顺着记忆中的心法去打探结丹处,却隐隐被一团迷雾笼罩。

试探了好几分,却都还是无法通过,清月睁开眼,有些不解,这个大陆大部分人到了一定程度都会结丹,只是丹的成色与大小不同罢了。

原主没有受过重创,为什么体内居然没有金丹,她刚抽出旁边放置的书,一块玉牌就掉落了出来。

玉牌很普通,成色在现在的大陆算不上极品,清月的手却一下子僵了几分,宋家诀,怎么会在这里,不是已经爆炸了吗?

想起临死前看到的那一束金光,她抿了抿唇,尝试着把神识输进玉牌中,却看见一个四方的小空间。

没想到,这块玉牌居然是个空间系,宋清月嘴角的弧度大了几分,没想到还有这等用处有了这个可就方便了不少,而且她总有预感,如果她变强了,里面的空间大小也会增加。

清月按照记忆中神物滴血认主的方法,把玉牌滴上血,灰蒙蒙的武器中,一道虚无缥缈的意识传入宋清月内心。

果然!她来到这个异世界都是玉牌搞的鬼,但她体内元气空空,却再也无法参透这一切。

看来要回到现实世界,还得变强。凝上结界,放进怀中。

看着手里微弱的亮光,她叹了一口气,原主也是个不服输的性子,虽然不能结丹,却还是坚持修炼,奈何身体就像个无底洞一般,不管修炼多少,却仍是会四处消散。

这么多年下来,竟是才留下这么微弱的一点,恐怕连个下人都不如,她把手放在胸口,压回残魂带来的悸动,坚定的开口,“放心吧,今后你我一体,我一定会替你到达巅峰,况且,我也要参透玉牌,回去报仇,宋家主的位置就算我不要,我也不能让那人坐的那般安稳。”

残魂像是终于放心了一般,慢慢的从体内消失,清月慢慢运转神识,彻底的融入了这具躯壳中。

她呵呵一笑,自己的命算是交代在了宋家人手中,当她回去时,不知他们会用什么表情来面对,想到宋炎那张脸上会出现惊讶恐慌的表情她就无比兴奋。

万物相生相克,她能来到这里就一定要想办法回去。

宋芷柔回到房间里,看着铜镜中狼狈的自己,用力的把一旁的杯盏扔了上去,镜面顿时出现一道明显的裂缝。

拾玉跪在地上不敢抬头,大小姐经常关起门来发脾气,受苦的总是她。

“那个废物怎么会有了现在这样的身手?”

她深呼吸两口气,接着问道,“宋铭含去哪了?”

拾玉颤着身子,尽量缩小存在感,“四小姐和四夫人找老爷去了。”

“没用的废物就知道告状,都是她的错!”

她的五官有些扭曲,“今天在场的下人,你去厨房下药把他们全杀了”

拾玉吓得直哆嗦,“小姐……”

“去!有走漏了风声的,连着对方一并处理”

“是”

宋芷柔看着退下去的拾玉,狠狠地拍了下桌子,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宋清月,我们走着瞧。

宋清月修炼了一下午,睁开眼睛时,天已经黑了,从来的时候就没有吃过东西,现在已经有些饿了,也没指望这府里会有人来送东西,她挑挑眉收拾好自己,准备出去逛逛观察地形。

大雍国在幻云大陆,虽然不是大国,却也物资丰盛,宋府在大雍国是丞相府,也有一定地位。

宋清月熟悉了大部分地形后,刚回到屋子,门外就传来一阵阵脚步声,和女人的哭泣声。

“老爷,你也别太气了,都是含儿爱胡闹,她从小就跟三姐儿亲。”

“跟她亲,她还这般,别说了,今天我倒要好好管管这个没教养的野丫头,宋清月,出来!”

宋岳今日一会来就听见下人议论纷纷,什么三小姐打了四小姐,甚至打了劝架的大小姐,把大小姐都气病了,这个不孝女,一点都没学到她娘亲的端庄文雅。

宋清月坐在椅子上见着人踹开门也一动不动,宋岳见她这样火气更上来了几分。

“你在做什么?”

她仔细打量着原主的便宜老爹,能坐上丞相之位的人,果然气度不凡,虽然已至中年,还是能看得出昔日的风华。

心血来潮的,宋清月看了看铜镜里的自己,弯眉凤眼,五官明媚,隐隐可见是个美人胚子,她满意的点点头。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标签:

    珍语句子网 短文学 - 用文字渲染心情,把最好的时光交给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