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幽默句子 >

大尺寸的小黄说说1000字 学长把我抱到厕所c

幽默句子 2021-07-08 13:25:03
“啊!”

黑暗中,剧烈疼痛让黎楚楚惊呼起来,她想大声呼救,可是她却发现自己根本就叫不出声……

她陷入了恐慌之中,疯狂捶打着压自己身上男人,可是,无论自己如何推打,男人好像都没有感觉一般,依旧进行着手中活动。

“你到底是谁?”本来被衣服保护皮肤,突然接触到了一片炙热温度,让黎楚楚顿时害怕起来。

那温度,是肌肤相亲造成。

“放开我!你个禽兽,放开我!”黎楚楚发现自己反抗好像根本就没有用,男人急促气息,一波一波自己耳边吹起。

“求求你,放开我!”黎楚楚略带哭腔求饶,可是却没有换回一丝丝怜悯。

男人身子压了过来……

……

“处处!处处!”耳边传来一个女孩儿声音,伴随着浓浓担心。

黎楚楚痛苦睁开双眼,一张熟悉面孔出现自己眼前,是自己闺蜜,慕琳。

“琳琳……”声音从苦涩喉咙里发出来,黎楚楚哇哭了出来。

“处处,别怕,那只是个梦!”慕琳心疼把黎楚楚抱怀里,眼泪也簌簌落了下来。

虽然从那件事发生到现,已经过去了九个月,可是黎楚楚却始终噩梦不断。按理说当时也是她心甘情愿去做那件事,可是不明白为什么到了美国之后,这是反而成了黎楚楚梦魇。

“难道是因为它?”慕琳依旧抱着哭泣黎楚楚,但是眼睛却看向黎楚楚高高隆起肚子。

“好像随着月份越大,黎楚楚做噩梦频率就越高了。”慕琳边想着,边止住眼泪,轻轻拍打着好友背。

“处处,你有没有想过你这是产前忧郁症?”慕琳网上查过,好像如果孕妇调节不好心情话,就很容易患上产前忧郁症。如果真是这样话,那对孩子可是会有很大影响。

“呜呜……琳琳,你说为什么会出这样情况啊!”黎楚楚真不明白,自己不过是为了得到自由,所以才帮助家族办了一件不算很光彩事,虽然当时也很疼,但是无论怎么说,自己都没有被强迫感觉啊,可是为什么现却变成这样了呢?

两个女孩子一时间都陷入了沉默,谁都不知道该再说些什么了。

………………

九个月前,黎家。

以建筑材料发家黎家,虽说不上积蓄丰厚,但也算得上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不过黎家老爷子黎无心心里,却有一个怎么都无法抹掉痛,那就是——没有儿子。

黎无心妻子赵薄芝一辈子给黎无心生了三个女儿,唯独没有儿子,偏偏这个黎无心又是个妻管严,虽然不满没儿子问题,却也一直没做过养情。。妇之类事。

为了黎家可持续发展,也是为了弥补自己不能生儿子问题,赵薄芝精心安排了长女黎希莎与慕容南巧遇。慕容家是房地产行业里大户,虽不是第一,却也算是家大业大,而慕容南,正是慕容家现准继承人。

黎希莎对这个英俊潇洒慕容南可算是一见钟情,二见献身。而慕容南,又是个花花公子,对于黎希莎这种漂亮女子,还是主动献身上来,他当然不会拒之千里。

于是……

“妈,我,我怀了慕容南孩子。”黎希莎站赵薄芝身后,支支吾吾说道。

“什么?”本来正优雅喝着午茶赵薄芝惊呼起来,虽然她是有心安排大女儿勾引慕容南没错,可是,这速度,也太了吧!好像从他俩见面到今天,才不过一个来月吧!

“我昨天去医院验出来。”黎希莎从身后拿出一张化验单,上面清楚表明着黎希莎已经怀孕了。

“什么,什么时候事?”一向淡定赵薄芝现也无法淡定了。一个月,才一个月啊!自己女儿就这么献身了!

“就,我和慕容南认识第二天,我们出去吃饭,喝了点酒,然后就……”黎希莎越说,声音越低,隐隐有要哭意思。

“妈,我刚刚给他打电话了,他压根就不承认啊!”黎希莎真哭了起来。她之前给慕容南打电话,刚说了一句“我怀孕了”,结果慕容南就回了一句“打掉,或者你自己养。”之后就挂断电话了,这让她感到真很委屈。

“什么?他要赖账?”听到这话,赵薄芝当然不干了,而且她当初安排黎希莎和慕容南认识,本身就是要让女儿嫁过去。虽然发展得有些了,不过这并不影响计划继续进行啊!

“妈,听说慕容南曾经有过好几个私生子了,不过这些私生子,总是会莫名其妙死掉。妈,用孩子威胁他,好像行不通。”看着母亲沉思样子,黎希莎当然明白她心里想是什么。

自己又是买孕妇尿液装怀孕,又是假哭换同情,可并不是要让母亲用孩子换取嫁给慕容南筹码啊!

“那你意思是?”赵薄芝挑了挑眉看向自己大女儿,她确实也听过类似消息。

“妈,你看不如这样……”阳光照耀小花园里,一对母子就这样密谋起另一个见不得人计划来。
黎家客厅里。

“二姐,你看到我打那几张图了没?”本来干净大厅里,被黎楚楚翻得乱七八糟。此时,她还再继续翻腾。“昨天我刚刚打出来稿子怎么就没有了呢?”边找边嘀咕着。那可是昨天刚设计完成稿子啊!

“什么图?”黎希莎吐出嘴里瓜子皮,伸手拿起桌上果汁。

“就是我刚刚设计好漫画人物图啊!”黎楚楚趴地上,手身沙发底下摸来摸去。

“哦,你说那几张废纸啊,早上张妈打扫时候,我让她扔了。”黎希莎优雅伸了个懒腰,扭动着细腰起身走上楼梯。这个小妹太鼓噪了,这一大上午,打扰了她本来想看肥皂剧计划。

“啊!”一声惨叫黎希莎身后响起,黎楚楚黑着一张小脸,怒气冲冲看着黎希莎背影,大嚎起来:“那是我辛苦一个月成果啊!你,你……”

“我天啊,这是怎么了?”黎希莎和赵薄芝一起从花园走进大厅,就被眼前景象吓住了。这还是自己半个小时之前出去客厅吗?这简直就是遭土匪抢劫过战场啊!

“黎楚楚!你干什么!”赵薄芝大喝,本来大好心情,此时被眼前鸡窝头黎楚楚彻底击碎了。

“果然是个野丫头,无论怎么教,都还是个野丫头!”赵薄芝恨恨咬着牙,满脸怒气,明明都是自己教导出来女儿,偏偏这个黎楚楚不听话,根本就没有一点高贵样子。

“妈,二姐她,她把我画扔了!”黎楚楚一脸委屈,眼眶里蓄满水雾,终于,滴答滴答落了下来。

“你!”赵薄芝指着黎楚楚刚要开口大骂,却突然收回了手,换成了一副和蔼可亲样子,和刚才咬牙切齿样子判若两人。

“楚楚,你来。”赵薄芝坐唯一一个没有被摧残沙发上,向站茶几旁一脸委屈黎楚楚招了招手。

看到母亲突然转变样子,黎楚楚心里咯噔漏跳了一下,也忘了委屈要哭了。自己母亲好像,从来没对自己温柔过,黎楚楚感觉到自己身上汗毛,好像被充了电一样,瞬间都立起来了。

“妈,你怎么了?”没有想赵薄芝走过去,相反,黎楚楚倒退了一步。

一抹厌弃神色赵薄芝脸上一闪而过,但是很又恢复到了和蔼可亲样子。

“来,妈和你说点贴心话。”再度朝黎楚楚招招手,脸上温柔笑容大了。

“妈让你去你就赶紧去,废什么话!”站一旁黎希莎一脸鄙视,虽然都是爸妈孩子,可是自己就是很反感这个妹妹。

“妈知道你喜欢画漫画,如果你真喜欢,那妈就决定支持一下。”也不介意黎楚楚越来越往后步子,赵薄芝直接抛出了鱼饵。对付黎楚楚,赵薄芝知道只有漫画这个条件才能打动她,进而,才能实施自己和大女儿商量好下一步计划。

一听母亲再也不反对自己画漫画了,黎楚楚顿时卸下了所有担忧,嗖得奔向赵薄芝身边,给了母亲一个大大拥抱。

赵薄芝极力忍着自己推开黎楚楚欲望,硬撑起一个微笑:“但是妈妈有个条件,只有你做到了,妈就让全家人都支持你去画漫画。”

“嗯嗯,别说一个,十个百个我也愿意。妈,你好了!”只要能让自己画漫画,就算是卖身,黎楚楚都能接受。

于是,黎楚楚激动万分情况下,她真就被卖身了。

等到黎楚楚彻底从全家支持自己画漫画中清醒过来时候,自己已经站了斯达林酒店举办商业酒会门口。

看着手里那张镶着金边红色请柬,有看了看身上仅能兜住屁股黑色抹胸超短裙。黎楚楚有点退缩了。自己是超级喜欢漫画没错,可是,真要用身体去换画画自由吗?

黎楚楚站门口纠结做着思想斗争,突然想起了临走之前母亲说过漫画和学淑女规矩中二选一,不由自主打了一个哆嗦。学淑女规矩?开玩笑,想她黎楚楚只要能坐着绝不站着,能躺着绝对不坐着个性,让她学淑女规矩?那还不如直接给她一刀,让她杆儿屁算了。

咬了咬牙,黎楚楚硬着头皮走进了酒会会场。

“大姐说喝酒可以壮胆,看来我真得需要来点酒了。”时不时往上拉一下裙子,又往下拽一下裙子,黎楚楚眼睛巨大餐台上扫来扫去,终于她看见了放酒杯位置。二话不说,踩着超过十厘米水晶高跟鞋,黎楚楚扭着身体走了过去。

一杯,两杯,三杯……直到第五杯红酒下肚,黎楚楚都没发现慕容南影子。

是,她今天到这个酒会任务,就是勾引慕容南。趁着慕容南和自己上床时候,拍下他侵犯自己照片,以此为把柄,逼着慕容南娶大姐黎希莎。至于为什么要派自己来勾引慕容南?因为黎楚楚是家里唯一未成年却长得够性感女子。

老二黎希娜虽然也没有成年,但是发育得却明显没有黎楚楚好。别看黎楚楚只有16岁,但是从此时超短裙上就可以看出来,那胸,早就已经超过34d尺寸,隐隐有朝着e发展趋势,一尺八腰围将臀部显得加娇挺。

不过就是一张娃娃脸很轻易就把她实际年龄暴露出来了。但是没关系,赵薄芝早就找来s市好化妆师,硬生生将黎楚楚一张娃娃脸,化成了千娇百媚浓妆。

看到酒会大门终于关上了,这就意味着酒会来宾都已经到齐。而此时黎楚楚,也已经喝下了七杯红酒。粉嫩脸蛋由于酒精刺激,变得红彤彤,让整个人看起来加妩媚勾人。

黎楚楚看着后走进酒会那抹白色身影,尚有清醒意识提醒她:目标出现了。
根据黎希莎情报,只要有慕容南参加酒会,那后一个走进会场,就一定非慕容南莫属。现酒会门已经关上了,那么那个穿着白色西服男子,就一定是自己要找人了。

为了不让慕容南引起怀疑,赵薄芝和黎希莎压根就没给黎楚楚看慕容南照片,这样,偶遇戏才能演得足够真。不过,就算给黎楚楚照片了,照黎楚楚个性,她也不会记得。

“总裁,我们酒店门口等您。”司机规规矩矩站车旁,低头等着顾战北指示。

“不用了,你们先回去吧!我晚上约了上官小姐吃饭。”顾战北轻轻拽了一下微皱袖口,头也不回走进了斯达林酒店。

作为年轻有为一任国际商业霸主,顾战北本来是不屑参加这种酒会。不过今天公司全体放假,自己又不想提前看到上官如雪那张恨不得吃了自己脸,所以才拿着桌角上请柬,来到了这里。

刚入酒会,顾战北还没来得及看清会场里都有谁来了,一个黑色身影就朝着自己闪了过来。

一股浓重化妆品味钻进鼻子,顾战北皱了皱眉头,他是讨厌浓妆艳抹女人了,尤其是此时正靠自己怀里女人,自己稍一低头,就看见了一对呼之欲出胸部。

“滚。”滚字还没说完,顾战北就对上了一对正努力放电眼睛。顾战北抽了抽嘴角,这么恶劣放电,也敢拿出来献?顾战北刚要推开怀里女子,可是手却像是黏了这个女人身体上。

那个眼神,顾战北只觉得自己心好像被什么东西撞击了一下似。商场上打拼了十多年,什么样人,顾战北都见过,尤其是那些想用美。色。诱。惑自己女人,是数不胜数。不过怀里这个女人,却让顾战北有了一种心动感觉。

借着酒劲,一横心朝着白色身影走去黎楚楚刚努力做了几个黎希莎教她眼神,酒劲就彻底征服了她理智,天晕地旋感觉让黎楚楚忘记了放电,而是眨着已经迷蒙双眼,思绪混乱不知道自己下一步要做什么。

顾战北只觉得身下一紧,一手揽过女人腰,转身走出了会场。

路过斯达林大堂时候,服务员规规矩矩交给了顾战北一张房卡。那是斯达林顶级套房门钥匙,这个套房,是顾战北这里常年租用地方。

黎楚楚昏昏沉沉只感觉自己好像被人抱着走了一会,然后就被摔了软绵绵地方。虽然是摔,但是那软绵绵地方好舒服,嘤咛一声,黎楚楚下意识翻了下身,换了一个为舒服姿势。

“该死女人!”想来冷静如冰顾战北,此刻只觉得万分难受,要想要爆炸一样,偏偏这个时候床上黎楚楚一翻身,本来紧闭两条腿现一上一下重叠住了。

从来没有为女人疯狂顾战北,此时彻底崩溃了,二话不说,扯下身上白如雪西服,又拽开身上衬衫,一下压了黎楚楚身上。

黎楚楚迷迷糊糊感觉到身上突然有个重物压住了自己,想推开,却推不动,刚要张口让这个东西走开,嘴唇却被一张冰凉东西覆盖住了。

那条大姐特意为自己准备丁字裤,此时被扔了地上,裙子也被脱了。黎楚楚赤果样子让顾战北加失控……

不知道过了多久,房间里恢复了平静,没有了女人高叫,没有了男人低吼。

惟有两个精疲力人抱一起,相拥而眠。

天色微亮,黎楚楚痛苦睁开了眼睛,头好痛,不光头好痛,身体也好痛,好像要被撕碎了一样。

眨了眨眼睛,黎楚楚发现这根本就不是自己房间。耳边传来微微喘气声,黎楚楚下意识转头看去,只见一个赤果果男人正躺自己身边。这下黎楚楚彻底清醒了,也想起了昨天为了完成母亲安排,自己撞进了慕容南怀里。看着同样是一丝不挂自己,黎楚楚突然有一种想哭冲动,自己,就这么被一个不认识男人,践踏了。

不过黎楚楚很就从那种难过中清醒过来,她还记得自己做这些目,自由,为了自己以后自由,自己一定不能这个时候失败!

摸了摸离自己不是很远手包,从里面拿出手机,调好自动拍照模式。黎楚楚将身边男人摆成了正蹂lin自己样子。一张张照片被存了手机相册里,无一不是黎楚楚正痛苦被一个男人压着,两个人还都是光着身体,稍有常识人都会明白,两个人此时做什么。

不过,就是没有拍到男人正脸,不是黎楚楚不想拍,而是这个男人太重了,自己只能把他翻到自己身上,如果再翻过去,怕是就拍不到自己被蹂lin样子了。

看到手机里已经有了母亲和大姐要“证据”黎楚楚终于起身穿好了衣服,拖着散掉身体离开了房间。

黎楚楚消失房间门口那一刻,床上顾战北睁开了性感深邃眼睛。

其实顾战北早就醒了,就照黎楚楚那种翻来动去架势,真是不想醒都难,不过顾战北很想知道这个女人到底想要干什么。后趁着黎楚楚欣赏她“佳作”时候,顾战北发现这个女人不过是拍了几张没有自己脸照片后,顾战北决定继续装睡下去。

听到女人离开声音后,顾战北也迅速起身,昨天约好了上官如雪一起吃晚饭,结果自己却这里玩了一夜女人,今天如果不早点出现话,这上官如雪一定会让她市长父亲亲临公司。为了避免一些不必要麻烦,顾战北决定先出现上官家。

起身穿好衣服那一刻,顾战北突然发现了床单上一抹红色东西,像是一簇雪中梅花一般,昭示着前一夜顾战北已经将一个女孩儿,变成了女人。

“这个该死女人!”顾战北面无表情俊脸上,浮起一层冰霜,让整个房间温度,顿时低了好多度。

    标签:

    珍语句子网 短文学 - 用文字渲染心情,把最好的时光交给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