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幽默句子 >

大团圆结局公交车 涨精装满肚子用塞子堵住

幽默句子 2021-07-08 13:10:44
莫空山上。

细雨弥漫。

血流成河。

刀剑无情,尸横遍野。

“你……你……”垂死的诅咒响彻耳鼓,“不得……好死……”

男人眯起血红色的眸子,嘴角拧起一抹笑容:“谢谢。”

沙哑的声音在血腥的空气中回荡……

莫空大殿。

成莫一袭白衣随风飘荡。

深邃的眼眸盯着大门,似乎在等什么人的到来。

他在等他。

一个黑影闪过,成莫眼中神色一变。

没有任何动静。

“出来吧。”成莫轻笑。

仍是没有动静。似乎——不曾有人。

“我知道你在外面。”成莫想了想,添了句,“风淩。”

门外的黑影似乎颤抖了一下。

“风淩。”成莫又叫了一声。

黑影再次颤栗了一下,终于挪动了脚步。

“成莫。”男人抬起头——一双红眸。正是风淩。

虽早已料到,成莫还是吃了一惊,忍不住倒退了一步。

“怎么——怕了?”风淩冷冷道。

成莫看着他,道:“没想到……”

“我真成魔了?”替他说完了剩下的话,风淩冷笑。

成莫点点头。

“还不是你们逼的么?”风淩嘴角扭出一个可怕的弧度。

成莫无言。

对风淩,是愧疚吧……当初若不是他的干预,风淩又怎么会狠下心来伤害花弄雨?

“对不起。”千言万语,只有这三个字。他不能说,不能说啊!

“呵。”冷哼一声,风淩拔出剑,剑头直指成莫胸口。

看着风淩的剑,成莫闭上了眼睛:“杀了我吧。”

握着剑的手颤抖了一下。

“杀了我吧。”成莫重复道,似在要求风淩做一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

风淩的手又是一抖。

怎么会……刚才那个杀人不眨眼的风淩呢?成莫,不是你最想杀的人么?如今,怎么会下不了手了?怎么可能?难道,你还存有恻隐之心么?你,还存在良知么?还顾虑多年的情同手足么?

“杀了我吧。”成莫再次开口,风淩的手却抖的更加厉害。

“杀了我吧。”

“闭嘴。”风淩的血眸正对上成莫深邃的眼眸。

成莫笑:“怎么?你怕了么?”

“我不怕。”风淩低低地说道。

“那又为何叫我闭嘴?你不敢杀我。”盯着他的眼睛,成莫的笑意更深,“或者说,你下不了狠心杀我。”

“闭嘴!”风淩低低地吼道,像是被看破心事的尴尬。

“被我说中了。”陈述,并非疑问。成莫早就知道了答案,从他不肯走出来时就知道。“你还顾念着我们的感情,你根本下不了手。”

风淩像被电击中了,手中的剑“哐啷”一声掉到了地上。

然后,他像石雕一样愣在原地,一动也不动——他被人点了穴道。

成莫呆住了。

隔空点穴——他自然知道江湖上最擅长隔空点穴的人是谁。

是一个女子,他深爱的女子。

她的名字,叫绿萼。
可是——不可能。

她死了。死在他成莫的怀里——是他亲手埋葬的。

怎么可能是她?不,不可能的!

“谁?”成莫警觉地问道。

没有人回答。

“敢问阁下到底是谁?是敌是友?”

仍然没有任何回答。

成莫猛地追出门去,却只看到一个背影——穿着湖蓝色长纱的女子的背影。

也是他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背影——绿萼!

成莫呆了数秒,大声喊出了在梦中出现过无数次的名字:“绿萼!”

女子愣了一下,但下一秒又飞奔而去。

“绿萼!”成莫拔腿追了出去。

两个背影,一男一女,一白一蓝,在红色的莫空山上追逐。

女子的脚步轻盈,男子的脚步杂乱。

女子,在逃。

男子,在追。

“绿萼!”成莫不停地喊着她的名字。

前面的女子却好似没有听到一般,依旧飞奔。

“绿萼!”纵身一跃,成莫拦在了女子前面。

时间,在这一刻呆滞。

成莫久久凝视着这张日思夜想的脸庞——绿萼空灵绝美的脸庞。

绿萼的脸变得煞白。

被他看见了……

咬着自己的下嘴唇,绿萼低下了头。

“真的是你……”

仍旧低着头,绿萼没有说话。

“我,我……”成莫一时激动得话都说不出来,“我以为……”

“以为我死了?”终于鼓起勇气看着成莫,绿萼道。

成莫微微愣了愣,道:“是……是我亲手埋葬你的……”

“我宁愿……你一直当我已经死了……”再次低下头,朱唇微微泛出了血色。

“为什么?”有些激动地抓住绿萼的肩膀,成莫吼道。

“对不起……”绿萼惊恐地后退了一步。

成莫一把把绿萼拉了回来,道:“回答我!为什么?!”

“对不起。我不能告诉你。”绿萼摇了摇头。

不能……我不能告诉你我是石女!我不能说!

对不起成莫,真的对不起……

“到底……”

话没说完,成莫已然愣在了那里。

绿萼,点了他的穴道。

“对不起……”

绿萼飘然远去,只留下了一点东西——泪水。
“吁—”马车停在一处府第门前。

“谢谢你了。”男子打发了马夫,抱起昏迷的女子走入府中。

府里的仆人恭敬地朝他行礼,没有一个敢问女子的来历——毫无疑问,这是个大人物。

蝶轩内。

男子把女子放在锦床上,俯身查看一下她的伤势。

“花弄雨……”男子在花弄雨额上印下一吻。

“你知道吗?我找你很久了……”

***

奇怪……这里是哪里?

花弄雨勉强睁出一只眼,打量着自己身处的地方。

丝绸的床幔,镶金的床架,定是大户人家的宅落。

门轻轻被推开,花弄雨亦惊恐地望向门口——一个男子。

锦衣玉袍的男子。

“你醒了?”男子走到她床边,俊美的脸上勾出一抹笑容。

“你是谁?”花弄雨挣扎着想坐起身来,却不料又跌回床上。

男子脸色略微一沉,随即又笑道:“在下古华。”

“古华……”花弄雨微一沉吟,脑海中似乎没有这个人。

“是,古华。”

“我怎么会在这里?”花弄雨皱眉,她记得心中突然剧痛,被点了哑穴,便失去了知觉……是他把他带走的么?他是怎么从戒备森严的旋影门把她这个门主带出去的?还有……绿萼呢?绿萼不是一直守在门外么?

古华低头,道:“对不起,我不能说。”

“放我走。”花弄雨淡道。她必须回去,把一切都弄清楚。不明不白,不是她花弄雨的作风。更何况,这件事非同小可。

古华伸手按住她:“你伤的不轻,放心吧,我不会伤害你的。”

刚想反驳,心中又是一阵剧痛。

“啊ˉ”

古华见花弄雨脸色苍白,顿时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忙把那女子给的药物塞入花弄雨嘴中。

花弄雨的眼神渐渐涣散,安静地睡去了。

“花弄雨,我真的不会伤害你的。”古华轻轻叹口气,伏在花弄雨耳边道,“因为,我爱你。”

睡梦中花弄雨皱眉,依旧没有醒来。

“姑娘,我已经按你说的给花弄雨吃了药,接下来该怎么做?”

戴着面罩的女子微微颔首,道:“告诉她,她叫做羽暖,是你的妻子。”

“什么?!”古华讶异地睁大了眼睛,羽暖?妻子?

“听不懂么?”女子微有怒色。

古华沉默一会,道:“这样骗她,她不会发现么?”

“你不是给她吃了药了吗?”女子的嘴边浮起一抹邪笑。

古华一愣:“难道那药……”

“那是‘遗忘’。”空灵的声音从面纱下传了出来。

“遗忘”???

古华的脑子停止转动一秒钟。

怎么可能?“遗忘”的配制方法,不是早在毒后死后便失传了吗?

“你开玩笑吧?”

“怎么?”女子发出一声轻笑,“你不信么?还是害怕了?”

古华没有说话。

是害怕么?应该不是吧……

“没有。”不知不觉间握紧了拳头,古华笑。

“哦?”又是一阵轻笑,“那就好。”

“姑娘能告诉在下,为什么要叫羽暖?”

女子沉吟了一会,摇头:“无可奉告。你只需做好该做的。”

“那好,我知道了。”古华低头,屈服。

“回去吧,她该醒了。”女子已然转身,看着她的背影,古华突然觉得一阵熟悉感。这个女子,他定在哪里见过……

    标签:

    珍语句子网 短文学 - 用文字渲染心情,把最好的时光交给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