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评句子 >

娇宠1v1小蓝莓 1V1 双处 甜宠 高肉

热评句子 2021-11-23 13:09:02

于白露一句话,念浅汐脸色立刻就白了。

她小心翼翼地看了萧越泽一眼,就见萧越泽的唇角微微弯起,看向于白露的脸色很是戏谑:“是啊,我是。”

“哎呦喂,有了这么好的男朋友,居然还不记得给自己的母亲钱,你这可真是……有了丈夫忘了娘啊。”于白露坐起身来,看向自己的小男孩,小声道:“去,和叔叔要点钱买点水果。”

小男孩眼睛滴溜溜一转,果然就过来了:“叔叔,我想要点钱买水果。”

“按照辈分,你该是浅汐的弟弟。”萧越泽冷笑。

他从来没有心情去怜悯弱者,念浅汐从一开始就知道。

“你别……找姐姐,姐姐给你。”念浅汐蹲下/身,想要摸摸小男孩的头。

萧越泽却是一把将念浅汐拉开了:“你认识他?”

念浅汐一怔:“他是我弟弟。”

“你母亲再嫁后的弟弟,一个嫁了人就不要你的母亲,一个让你从小没爹没娘长大的家,还有这么一个便宜弟弟,你为了他们,来和我作对?”萧越泽的脸色极为难看。

念浅汐一下子怔住了。

整个屋里一片静寂。

仿佛一根针落地都能听到。

从来没有任何一个人,会如此不留情面。

从来没有任何一个人,会如此自然地将一切揭露出来。

没有……

萧越泽的语气极为疏冷,他就是这样冷静地将所有的真相揭发出来,赤/裸裸地露在大家面前。

而萧越泽的脸色极为难看。

“你这叫什么话?每个人都有追求幸福的权力!”于白露的丈夫说着。

他的语气有点微弱,因为他已经看到了,萧越泽的身后,保镖正虎视眈眈,一看就不是一个好欺负的人。

萧越泽平静地笑了:“好啊,就算是正常来讲,念浅汐从小就被父母抛弃了,就算父母承担到十八岁的抚养义务,至少也需要这个数字,父亲母亲都健在的话,就一家人负责一半吧,另外,在父母没承担抚养义务的前提下,子女无需承担赡养义务,更何况你们也没老到那个程度,该退的钱赶快退回来,不然就不只是今天这样的情况了,”顿了顿,萧越泽一把拉起念浅汐的手,冷静道:“这些事情,念浅汐比我还要明白,她是个记者,这些事情看得太多了,所以这笔账,或许我还给算少了。”

于白露的脸色青一阵白一阵。

没有人这样对她说过话,念浅汐虽然是个记者,但是在这方面,她始终没有和他们清算过。

她对他们,实在是仁慈了。

萧越泽不懂人情世故,所以才愈发冷漠。

“你你你,你们这简直是欺人太甚!”于白露怒道,她从病床上坐起来,大声喊着:“来人啊,把他们给我请出去!”

“这里是医院。于女士,请您安静一点。”门开了,医生冷冷道:“这里不只是您一位病人。”

“可是大夫,这几个人在这里闹事啊。”于白露怒道。

“是吗?”大夫看了一眼,一眼就认出了任玥。

萧越泽的事情,大多都是任玥在代办,大夫连忙轻声道:“这是……”

“是我们萧少。”任玥微微一笑。

大夫立刻笑了:“啊原来是萧少在这边办事,那么这位……”

她的目光看向床上。

萧越泽冷冷道:“无关紧要的人。”

大夫也是个伶俐人,萧越泽亲自来了,还说是无关紧要,那估计就是仇人了?

她眼珠一转,立刻出去了,甚至给认真地掩上了门。

于白露只觉得万念俱灰,她咬住牙道:“念浅汐,从今天起,我就当没你这个女儿,你以后也别来了!”

念浅汐一个字都没说,她静静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像是一幕闹剧。

良久,她慢慢点了点头,干巴巴的声音轻声道:“好啊,我知道了。”

她的声音那么轻,轻的有点吓人。

下一秒,她伸手拉住了萧越泽。

这是她第一次主动伸手牵住萧越泽的手,萧越泽侧过头看她一眼,才发现念浅汐的脸白的厉害。

“我们今天就先走了。”

“以后也别来了!”于白露状着胆子喊。

念浅汐笑了,轻轻的:“嗯,好,以后……我也不会再来了。”

“呀!呔!”小男孩似乎总是对念浅汐有点敌意,不知道从哪里拎了一个金箍棒要敲念浅汐,念浅汐没动弹,萧越泽一把抓住,冷冷地看了小男孩一眼。

他的眼神那么冰凉,让小男孩一下子怔住了,下意识往后躲了躲,一屁股坐在地上就开始哭嚎。

萧越泽冷冷笑了,刚想开口就被念浅汐抓住了手。

“我们走吧,好吗?我,我求求你。”念浅汐抬着头看向萧越泽,语气就像是下一秒就要哭出来。

萧越泽一下子顿住了,良久,他的语气凝重了几分:“好。”

临走,他给任玥使了个眼色,任玥就留下了。

片刻后,他满意地听到病房里面撕心裂肺的哭喊声。

“你怎么了……”念浅汐小声问。

“给他们一点点教训而已。”

见念浅汐露出惊慌的神色,萧越泽将人拖住,冷冷道:“你是我的人,我不会允许任何人这样对你说话。”

“可是……我不是你的人啊,萧少,您只把我当成一个玩具而已,我明白的。”念浅汐垂着头,所以萧越泽看不清她的表情
 

念浅汐跟在萧越泽身后,亦步亦趋地往外走,她忍不住抬头看了萧越泽一眼,萧越泽的嘴唇抿得紧紧的,眉头皱的很厉害。

“你……”念浅汐犹豫着开口。

“干嘛?”萧越泽冷冷道。

念浅汐被吓了一跳,立刻就噤声了:“没什么。”

“你这样的人,也可以当记者么?”萧越泽的心情不太好,语气也愈发恶劣起来:“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记者不都该是没脸没皮的吗?还是说你有其他的手段,比如说用尽力气傍上一个人,然后就……”

“别说了。”念浅汐忽然开口。

萧越泽还是第一次看到小女人这样的忤逆,蹙眉问:“你说什么?”

“我说别说了!”念浅汐捂住耳朵痛苦道。

萧越泽这才意识到念浅汐的不对劲,犹豫了一下,他还是问:“你怎么了?”

“这里是医院病房外,他们如果听到,以后要怎么看我?”念浅汐苍白着脸问。

“你自己做得出来,还怕别人问么?”萧越泽冷笑着嘲道。

念浅汐盯着萧越泽看了一会儿,脸色愈发苍白起来:“是的啊,是啊。”

萧越泽一言未发,神色淡漠无比。

“在你眼里,我一直都是个这样的人。”念浅汐苦笑道。

萧越泽最讨厌看人这样自怨自艾的样子,伸手一把将念浅汐拉过来:“你跟着我不会吃亏的,现在人不经常说么,爱情又不能当钱花当饭吃,你跟着我,等我玩腻了,我也会给你足够的钱,让你衣食无忧一辈子。”

“萧少经常说这些吗?”念浅汐含笑问。

萧越泽一怔:“你说什么?”

他的脸色一下子落了下来,神色难看得要命。

“萧少如此娴熟,我以为已经对很多人说过了。”念浅汐的笑容轻若无物。

“呵,”萧越泽本该如实回答的,可是这一刻看着念浅汐的脸,他就觉得来气,下意识道:“当然,我玩过的女人会少吗?”

看着念浅汐的脸色越来越苍白,萧越泽没说话,却觉得心底无比烦躁。

“下午带你去一个地方。”萧越泽说。

念浅汐一怔:“去哪里?”

她看着萧越泽明显不愉的眼神,便立刻噤声了,自己怎么就学不会乖一点呢?

“对不起!我以后再也不随便问问题了!”念浅汐的神色满是惧意。

萧越泽心口微堵,这个人怎么回事?怎么就这么有本事让自己生气呢?

“我打过你?”萧越泽冷冷问。

念浅汐点点头。

“我什么时候打你了?”萧越泽觉得自己就要被这个人搞疯了。

“你强*暴我。”念浅汐低声道。

萧越泽的脸上满是嘲意:“你什么意思?这件事你要拿来威胁我几次?如果你真的那么想用的话,你去试试,即使是放了照片,我有没有本事直接把你的杂志社毁掉。”

“我没有……”念浅汐是真的怕了面前的这个人。

他横行霸道惯了,自然不会懂得自己的想法。

可是自己还要在这个世界上活着啊!

“不要对万事杂志社下手,可以吗?等到有一天你玩腻了,我也要回去。”念浅汐低声下气地说着。

萧越泽蹙眉看她:“你把我当成什么了?”

他看起来那么怒不可遏,念浅汐瑟缩了一下,小声道:“你有的时候表现地让我害怕。”

萧越泽忍住就要迸发而出的怒意,强自道:“跟我走。”

“嗯。”念浅汐乖乖跟上。

小女人乖巧的样子让萧越泽高兴了一点,伸手将人拥进怀里,道:“我不会亏待你的。”

“嗯?”念浅汐显然没听懂,蹙眉问。

萧越泽脸上的神色更加严峻:“我说,我会让你满意的。”

念浅汐这才微微笑了,她摇摇头,表情有点自暴自弃:“其实,都不重要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萧越泽皱起眉头问道。

念浅汐第一次直视他的眼睛,一字一顿地问道:“我知道我的身份的,不需要萧少来提醒,我想这样萧少也会很高兴。”

“我高兴?”萧越泽古怪地问道。

念浅汐就清浅地笑了,她笑的时候总让萧越泽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可是萧越泽选择性地将这个事实忽略了:“说话。”

“我没什么好说的啊,”念浅汐无奈道:“萧少这样的人,一定有过很多个女人,我明白的。”

你明白个屁!

萧越泽在心底简直是怒不可遏。

你明白什么啊?

我根本就没有!

可是这样的话,萧越泽自然不会说,他只是冷哼一句,凉薄无比地开口:“你说得对,所以你不要指望成为最得宠的一个,也最好不要闹事,明白么?”

“嗯,好。”念浅汐眼底的光悄然熄灭了。

萧越泽看的分明,心底的怒火却是更胜了。

然而让念浅汐没想到的是,萧越泽所谓的不亏待自己,居然就变成了这样——

看着一大清早就跟着自己一起坐在车上的萧越泽,念浅汐实在是有点控制不好自己的面部肌肉:“那,那个。”

“干嘛?”萧越泽摆出大少爷派头,冷冷问道。

念浅汐只好叹气:“萧少,如果可以的话,您可以……”

“我跟你去报社。”萧越泽言简意赅,闭上眼睛就想休息。

这叫什么话?

叫别人听见还以为你要做什么坏事呢?

念浅汐有点无奈,只好问道:“萧少,您要跟我去万事杂志社是吗?”

她心底有点惴惴不安,就希望听不到一个“不”字。

可是萧越泽哪里肯让她如愿,非常淡定地一点头:“是啊。”

念浅汐就觉得一道晴天霹雳砸下来,让她整个人都傻了。

“为什么啊?”

“宠宠你,你不愿意?”萧越泽皱眉,一副你敢说不愿意我就直接捏死你的样子。

念浅汐被吓了一跳,摇摇头轻声道:“挺好的。”

“我也觉得。”萧越泽这才作罢,点点头道:“这样的话,也可以彰显一下你的身份。”

我的什么身份?

后面半句话,念浅汐没敢问。
 

很快,万事杂志社就到了。

念浅汐看着窗外的目光,就有种想死的冲动。

萧越泽有很多辆车,可是就以自己的认知,这些车都是一辆比一辆贵得离谱,看起来十分吓人,光说个名字都让人惊讶的那种限量版。

如果说从前这还算谈资,那么现在……

“萧少,您会每天跟我来杂志社吗?”念浅汐惴惴不安地问。

“什么意思?你很期待的话,我当然可以。”萧越泽冷峻道,满脸嘲意地看向念浅汐。

念浅汐一怔:“不不不我一点都不。”

“口是心非?你这样子还挺可爱。”萧越泽嘀咕一句,直接伸手将念浅汐拎了下去:“走了。”

念浅汐有点想哭,畏首畏尾地跟在萧越泽后面,却还是被很多人指指点点。

萧越泽大踏步走在前头,见念浅汐不见了,不耐地回头看了一眼,指挥道:“你跟我旁边一起走。”

念浅汐咬住下唇,不太乐意的样子。

萧越泽的脸色一下子冷下来:“你别逼我。”

“萧少……”念浅汐试图做最后的挣扎。

“跟我走。”萧越泽冷冷道。

念浅汐只好叹了口气:“萧少,您这是何必呢?”

“何必?”萧越泽古怪地问道:“你是我包/养的人,跟着我有问题么?”

念浅汐心底一寒,对啊,自己是他包/养的,包/养的人,当然要好好听从一切。

想到这里,她忍不住弯唇笑了笑:“是,少爷,我明白了。”

她跟了上去,脸上的表情面如死灰。

萧越泽走在前头看不见,摆摆手就推开了万事杂志社的门。

很显然,唐源还在忙碌着,他看都没看门口的人,只是呼道:“那边那个刚进来的,你帮我把样刊搬进来,我看一下效果。”

“哦?”萧越泽冷冷叫了一声。

这声音……这声音……

唐源实在是太熟悉了。

他的手都开始发颤,盯着门口的人看了一眼,一下子就怔住了:“萧少?您怎么在这里?”

“随便过来看看。”萧越泽淡漠道:“没事,你忙啊。”

整个办公室一下子就乱了。

本来就够混乱的了,现在再来一个皇上出巡似的萧越泽,唐源顿时站也不是坐也不是,连说话都带了三分恭维。

“您这是,来收购我们杂志社了?”看着萧越泽难得带了点笑模样,唐源连忙问。

“你很期待啊唐老板?”

“哪里敢当啊,”唐源狗腿的样子让人们都吓了一跳,还是第一次见到自己老板这个模样,唐源却顾不得了:“如果您想让小念休息的话,您不用亲自来,过后和我说一声也成。”

“你这是准备下期刊物呢?”萧越泽忽然问。

唐源被他问的一怔,点头:“是啊。”

“有没有兴趣来点新料?”萧越泽笑笑,问。

念浅汐不敢置信地看向他。

“你打算……”

“别说话。”萧越泽皱眉看了念浅汐一眼,这才笑着看向唐源:“我和念浅汐的料,让你们偷拍如何?”

这这这简直是太棒了好么!

唐源眼睛都亮光了,还是问道:“那您看,您打算怎么算?”

“爆料费?我需要念浅汐的时候你直接给假期,以后也不准为难她。”萧越泽觉得自己真是善良,还记得给跟着自己的她留后路。

唐源没听出弦外之音,还是点头:“哪里敢啊,这可是您的人。”

“那就这样,报道的内容要让我先过目,明白吧?”

“当然当然。”唐源道:“那,您看是从什么时候开始?”

“今天吧。”萧越泽果然是个行动派,做事干净利落,就这样下结论了。

念浅汐跟在旁边简直是一怔一怔的,就这样被拖了出去。

“秀恩爱会吧?谈过恋爱吗?”萧越泽平静问。

“没有。”念浅汐摇头。

萧越泽便嗤笑一声:“好吧,没关系,你就跟着我就行了。”

“这样会很像是摆拍。”念浅汐看着旁边人的目光,总觉得有点不自在。

她知道这个地方:“你和陌小姐也来过这里,是吧?”

“啧,你倒是跟了我挺久。”萧越泽无所谓地笑了笑,伸手牵住念浅汐的手:“紧张啊你?绷的那么紧。”

念浅汐表现地越是慌乱,萧越泽心情就越好,盯着念浅汐笑道:“我说,你都和我做过了,怎么还像是小孩似的。”

“我……”念浅汐觉得自己都要被他逼出眼泪来,还是咬住下唇道:“萧少,如果可以的话……”

“这样就不像是摆拍了对吧?”萧越泽忽然欺身向前,直接吻住了她的唇。

他的眼神充满侵略性,连这个吻也是,愈发地深入,再深入。

念浅汐感觉自己的唇齿之间全是他侵略的气息,一时之间竟是怔住了。

良久,他终于向后退了退松开,眼底满是笑意:“感觉好吗?”

他的语气很坏,念浅汐没敢说话,只是怯怯地看着他。

萧越泽却是难得地有耐心,就在这里安静地等着她说话。

良久,他终于听到念浅汐的声音,细声细语的,还像是小孩子似的:“为什么是我?”

“什么?”萧越泽皱眉。

“为什么要和我这样?你不是喜欢陌云暖小姐吗?对她不忠贞的话也可以吗?”念浅汐小声问着。

她明明已经害怕地整个人都在发颤,却还是执着地问着,想要一个答案。

萧越泽就笑出声了:“你自己都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了,还想着这些呢?更何况,这不就是你们这些女人想要的吗?不然你还想要怎么样?”

“我不想怎么样,我只是觉得……萧少这样,真的是差劲极了。”

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勇气,念浅汐认真道。

她的表情像是一只怒气冲冲的猫。

而萧越泽现在的感觉,就像是被家养的小奶猫给抓了一下似的,不疼,就是让人痒痒的。

萧越泽蹙眉看了她良久,不冷不热地笑了:“挺好啊,念浅汐,你这一次是真的和其他人不一样了,想要忤逆我,然后吸引我的注意力?没错,你的确是第一个敢这样和我说话的。”

他忽然一伸手,捏住了念浅汐的下巴:“那么我怎么能不如你所愿呢?你说是吧?”

这一次,他的眼底布满了阴霾,让他整个人看起来暴戾又危险。

念浅汐整个人都僵住了,惊恐地看着越来越近的萧越泽,萧越泽一个眼神,任玥就过去将万事杂志社的人手中的摄像机拿下去了。

而萧越泽则是忽然逼上来,这一次——

他的吻带着浓郁的血腥气,这是一个怒气冲冲的吻,与其说是情人之间的呢喃,不如说是一种惩罚,一种让念浅汐几乎背过气去的惩罚。

他强势地吻着,在念浅汐的唇瓣上留下数不尽的伤口。

而他的眼神,自始至终没有半点沉迷,只是静静地看着念浅汐绝望的挣扎。

良久,他慢慢松开,淡淡笑了,眼神依然是凛冽地吓人:“现在满意了吗?这就是你的忤逆换来的。


    标签:

    珍语句子网 短文学 - 用文字渲染心情,把最好的时光交给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