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评句子 >

小日子(1V1)彩虹糖 小东西我还没动就喊疼

热评句子 2021-11-23 13:08:01

后来,念浅汐曾经无数次想过,如果那时候,她就这样认命了,任由萧越泽将那些公之于众,她的人生会不会反而比较轻松。

可是她还是去了,任由任玥带着自己走进卧室时,念浅汐有点想哭。

任玥平静地看了她一眼,忽然开口道:“您是少爷第一个带回来的女人。”

念浅汐一言未发。

任玥就笑了笑:“您应该觉得很高兴,因为这的确让您离少爷更近了。”

“我不是为了萧家而来的。”念浅汐哑着嗓子说道。

“是吗?”任玥的语气满是讽刺,沉默了一秒方才道:“今天晚上萧少会带你出席一个晚宴。”

“我可以说不吗?”念浅汐冷淡地笑了笑。

“最好不要,”任玥顿了顿:“萧少不喜欢别人忤逆他的意思。”

念浅汐不说话了。

当天晚些时候,任玥又一次敲敲门进屋:“这是您今晚的衣服。”

念浅汐看了一眼,由衷感慨:“如果有哪里坏了,我需要赔吗?”

“不需要,但是……这件是萧少最喜欢的样式,本来是要给陌小姐的,如果您弄坏了,萧少可能会很生气。”任玥解释道。

念浅汐咬住下唇:“今晚陌小姐会去吗?”

任玥看了念浅汐一会儿,淡漠地笑了:“念小姐,这不是您应该关心的问题。”

她就站在屋里,丝毫没有退出去等的意思,念浅汐只好去屏风后将衣服换好,这才转了出来:“现在出发?”

“当然。”

让念浅汐有些意外的是,萧越泽居然在客厅等着,他的脸色很难看,盯着手中的手机就像是要把手机给盯出一朵花来,看到下来的两人,萧越泽的目光在念浅汐身上定格。

片刻,他饶有兴致地弯了弯唇:“没想到你穿成这样,还挺合适。”

岂止是合适……

念浅汐自己都知道,这件晚礼服对于自己而言,就像是量身定做的一般,实在是太妥帖了。

她很少穿这样材质的衣服,一上身就知道价值不菲。

然而让念浅汐不自在的是萧越泽的目光,他毫无顾忌的眼神就像是在打量一个物件,而不是一个人。

“走了。”萧越泽对念浅汐伸出手。

念浅汐微微一怔,抬头看他。

“这样不会太亲密了吗?”她小声问着,语气都带着忐忑。

萧越泽脸色愈发阴霾起来:“你本来就是我的女伴,不然呢?”

他恶狠狠的声音让念浅汐轻叹了口气,点点头跟了上去。

“到了以后不要乱说话。”

“是。”念浅汐点头。

“我今晚会给你一个惊喜。”萧越泽看着旁边小女人乖巧的模样,弯唇笑了笑,伸手捏了一下念浅汐的脸。

他的动作太亲昵了,让念浅汐几乎怔住。

“我……我不需要惊喜。”念浅汐偷偷看他一眼,心说你放我走就好了,那比什么都重要。

萧越泽似乎是想要说什么,想了想又停下了。

他若有所思地看向念浅汐,笑容有点嗜血:“我知道,你会喜欢的我给你的惊喜的。”

念浅汐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她总觉得有什么悄然变化了。

然而让念浅汐没想到的是,这个宴会居然会有这么多数人,看到唐源的瞬间,念浅汐就走不动了:“你没有对我说过……”

“我邀请了他,有些事情要谈。”萧越泽平静道。

“可是你这样做,我会很为难。”念浅汐表情有点踟蹰,站在原地说什么都不愿意往前走。

其实唐源并没有多好,可是念浅汐一直都记得,那是第一个救自己于水火之中的人。

“你走不走?”萧越泽脸色很难看,似乎是没想到念浅汐会当众拒绝自己。

念浅汐抬头央求地看他。

可是萧越泽根本没打算心软,他径自抓过念浅汐的手,大大方方地走了过来:“看来你收到了我秘书的联络。”

唐源的目光下移,再下移,有点呆滞地落在两人交握的手上。

“浅汐,你怎么在这里?”唐源显然没认出来萧越泽,犹自道:“你今天也没来上班,你这是怎么回事,啊?”

“您昨天给了我假期。”念浅汐一边说着,一边拼命给唐源递眼色。

唐源其实多少觉察出不对劲了,萧越泽那一身装束,一看就是价值不菲,更何况……

这个聚会,唐源看到了太多名流,都是从前出现在杂志上让人觉得高不可攀的人物,如果说之前他还觉得来这个聚会可以挖到猛料,那么现在,他已经开始惶恐了。

“我们聊聊。”唐源伸手想要拉过念浅汐。

萧越泽脸色当即就难看起来:“念浅汐!”

他伸手将念浅汐往身后一护,看向唐源的脸色极为难看:“我是来和你谈收购的事情了。”

唐源一下子怔住了:“啊?”

“你的万事杂志社,名义上你只是总编,实际上所有权是你的,我已经调查过了,两百万收购你的全部股份,现在签约。”萧越泽凉凉道。

他的目光那么冷,根本不是在谈生意,反而像是高高在上的宣读。

唐源摇摇头,像是听到了一个笑话:“我是来和萧先生谈生意的,等等,”他的脸色慢慢变了:“你就是……”

“昨天不是还否认浅汐是你的员工么?”萧越泽看他的表情像是在看一个死人。

“萧少说笑了,我怎么会……”

“签合同吧。”萧越泽冷冷道,见唐源没动弹,他的笑容就更加残酷了:“我如果没记错的话,你现在还欠着高利贷?”

萧越泽每说一句话,唐源的脸色就难看几分。

然而萧越泽却根本没打算放过他,一句一句慢条斯理地说着:“两百万对于万事杂志社而言也是个很公道的价格了,如果你不接收的话……”

“您这是恫吓,用两百万来收购我这么多年的心血,不瞒您说,上个月还有人想要八百万收购,我都没有……”唐源脸色惨白。

“不如换个问题,唐先生,你身上的伤好了么?”萧越泽忽然靠近了一点,轻笑道:“唐源,我希望你能够有一点自知之明,我的人,什么时候轮到你来欺负了?”

唐源脸色愈发难看起来,昨天晚上那些人冲进家门的时候,他的情人还躺在床上,直接被人看了光,哭哭啼啼地甩了他一巴掌就跑了。

而他更是被那些人拖出去打,专挑验不出伤的地方下手,差点把他半条命都给打没了。

可是问题是……他哪里知道萧越泽就这样给念浅汐打了标签啊?!

简直欲哭无泪。
 

任玥带去签合同前,唐源静静地看了念浅汐一眼,眼底满是失望:“你就是这样恩将仇报的!念浅汐,我真是识人不明!”

唐源说完这句话都没敢停顿,逃也似的跑了。

念浅汐垂下眸子,手微微颤了颤。

然而萧越泽却从来不肯让念浅汐逃避,他一把掐住念浅汐的下巴,强迫她看向他冰冷的眼睛:“看清了?这就是你喜欢过的人。”

念浅汐下意识反驳:“他不是我喜欢的人,他只是……”

“你的救命恩人?”萧越泽冷哼:“现在恩人这个词真是廉价。”

念浅汐咬住下唇,眼底满是空洞:“原来这就是你所谓的惊喜。”

“当然,我让你看清了一个人。”萧越泽毫不犹豫地道,看向不远处,目光微微凝住:“下面轮到你来为我做些事情了。”

念浅汐顺着萧越泽的目光看过去,怔住:“那是上次那位小姐。”

“你偷拍我们那次?对。”

他的语气带着嘲意,念浅汐却没心情听,只是问:“你要我做什么?”

萧越泽唇角微弯,嘲道:“做什么?闭上嘴就够了。”

他挽着念浅汐的手走过去,看向对面的女孩子,微微笑了:“云暖。”

念浅汐微怔,她从来都不知道,萧越泽也会有这样温柔的声音。

像是在对待一件珍贵的瓷器娃娃一样,他对自己的时候……从来都是那么暴戾。

陌云暖转过身来,她长得很娇弱,一看就是会撒娇会卖萌的女孩子,手中端着一杯香槟,嗔怪地看向萧越泽:“哎呀,我都不知道你今天要来。”

“我不是和你说过,今天不要来的吗?”萧越泽自然地松开了念浅汐的手,摸了摸陌云暖的头,语气满是宠溺。

陌云暖嘟起嘴:“你好讨厌啊,我最喜欢这种聚会了,昨天约会的时候你还说什么都听我的,今天就背着我和别的女孩子在一起。”

萧越泽脸上掠过一丝无奈:“云暖,我和你说过,今天可能会很危险,所以我会找一个替身过来,你这样来找我,我还怎么演下去?”

念浅汐觉得自己就要保持不住微笑了。

因为很危险,所以要找个替身过来一起?

很明显,自己就是那个替身了。

难怪,难怪他要给自己穿上价值不菲的裙子,难怪他要当着大家的面替自己教训唐源,更难怪……他要如此亲昵地挽着自己。

陌云暖用鄙夷的眼神看了念浅汐一眼,笑了,小声问道:“又是那些主动勾搭你的女生啊?啧啧,真是。”

“是啊,你应该记得她,说起来还是多亏云暖,上次她偷拍我们,还是你发现的。”萧越泽笑着,掐了一下陌云暖的脸。

“哎呀别摸别摸,脸上还有粉呢,等下都被你擦掉了。”陌云暖不悦道。

萧越泽笑出声:“你啊,真是越来越可爱了,我去和父亲打个招呼,你在这儿乖乖待着,等下早点走。”

“嗯。”陌云暖点头,一边瞪着萧越泽道:“不许亲她。”

“我怎么会?小醋坛子。”萧越泽脸上笑意温温。

念浅汐在旁边几乎站不住了,这两人……还能不能更加旁若无人一点?

“你们是男女朋友关系?”念浅汐忍不住问道。

她觉得自己真是问了个特别蠢的问题,萧越泽这样子,像是不喜欢吗?

他把所有的温柔和宠溺都给了这个叫做陌云暖的女孩子,所以才会把所有的暴戾和欲望都发泄在自己身上吧?

在自己以前,他也有这样一个人吗?

念浅汐连忙将自己的思绪打住,觉得自己这样想下去真是太危险了。

“是。”萧越泽似笑非笑地看念浅汐一眼:“很配吗?”

“嗯,挺配的。”

天上一对地下一双啊简直……

都不太正常。

念浅汐在心底疯狂吐槽,脸上还是保持着笑容。

“你笑的像是僵尸一样,收敛一点。”萧越泽蹙眉:“这个宴会是我父亲主办的,要去见我父亲,你记得表现地亲密一点,晚上宴会结束我可以给你买一套首饰。”

念浅汐没做声。

萧越泽看念浅汐的表情便明白了一二,淡淡说了下去:“还可以把你的单反还给你。”

念浅汐沉默了一秒,伸手直接挽住了萧越泽,笑靥如花:“这样?”

萧越泽心底有种说不出的滋味,却还是什么都没说。

“父亲。”

念浅汐跟着萧越泽看过去,萧越泽的父亲,萧氏的创始人萧路远,他看起来没有半点五十多岁的人该有的样子,气场凌厉地吓人。

“你回来了,这位是……”

“我的女朋友,念浅汐。”萧越泽率先介绍道。

念浅汐僵了僵,想起萧越泽的话点点头干笑几声:“伯父好。”

萧路远没说话,只是上上下下打量了念浅汐一会儿,这才问道:“你那个青梅竹马呢?”

“父亲也说过了,只是青梅竹马而已。”萧越泽淡淡道。

念浅汐总觉得这父子两说话的方式有点不对劲,但是她也没多想,只是非常安静地等在旁边。

“念小姐,抱歉我有些事要和越泽说。”萧路远忽然道。

念浅汐怔了怔,转身就要走。

萧越泽一把将她拖住了,神色尤为淡漠:“父亲有什么事自说无妨。”

“越泽,你真是让我越来越失望了。”萧路远沉默了一会儿,冷冷道。

“我不明白父亲的意思。”

“一个陌云暖,现在又领这么一个女孩子回家,下次你是不是要领一个站街女回来,啊?我说过让你和嬅嬅多接触,你听进去过么?”萧路远脸上尽是笑,语气却是冰寒彻骨。

他似乎丝毫不介意当着念浅汐的面将她贬低地体无完肤,念浅汐终于听不下去了,蹙眉开口:“伯父,您这样说话……”

“浅汐是我喜欢的人,父亲,我不允许你这样对她。”萧越泽冷冷开口。

念浅汐怔住了。

她没有想过,萧越泽会帮自己说话。

她更加没有想过,在自己和陌云暖之间,他会为了自己顶撞萧路远。

他的语气那么温柔,却让念浅汐愈发恐慌起来。

“你就这么喜欢她?”萧路远冷冷问。

“是,所以我希望你也能接受。当然我相信父亲也明白……”萧越泽逼近了一点,淡漠地弯唇:“我并不介意您的态度
 

萧路远的眼神一下变得尤为狠戾,他盯着萧越泽看了良久,最终却只是不轻不重地点点头:“好,看来你是下定决心要和我作对了。”

萧越泽不甘示弱地看他,冷笑一声:“我没有这么想,但是父亲,我想我在你心中,大概也就是如此了。”

萧路远淡淡笑了,看向念浅汐的眼神冷若冰霜:“你留下,我有话要对你说。”

念浅汐顿时紧张起来,她不太擅长面对这样的人,她下意识看向萧越泽,可是萧越泽的目光已经被彼端的陌云暖吸引过去,陌云暖正在和一个富商聊着天,笑得花枝乱颤。而萧越泽很明显脸已经黑了。

念浅汐自知无望,只好站定。

萧越泽也立刻松了手:“我过去那边看看。”

萧路远似笑非笑地点头:“随你。”

“坐吧。”萧路远淡漠道。

念浅汐一怔,轻声应下;“是。”

“你在紧张?”萧路远含笑问。

念浅汐摇摇头,径自在旁边坐下,她的手心都在出汗,让她很不自在。

萧路远蹙眉看了她好一会儿,这才道:“我的儿子,我比谁都要了解,他对你不上心。”

念浅汐没说话,她有点害怕这样的对白。

“今天,萧家的仇家据说也会来,他为了陌云暖和我起冲突,恐怕就是要给那个人看的,害怕吗?”萧路远淡淡问。

念浅汐咬住下唇:“我没什么可怕的。”

这是她自己对萧路远说出的第一句话,嘴唇都在发颤,却是倔强地抿了起来。

萧路远满意地笑了:“看来现在的女孩子果然是不能小觑了,你们为了接近萧家,不惜做别人手中的棋子,不知道你们父母看了会怎么想。”

念浅汐的脸色愈发苍白,她紧紧盯着萧路远,眼神像是冒了火。

“生气吗?愤怒吗?但是你要明白,麻雀想要飞上枝头做凤凰,永远都没那么容易,我的儿子不会娶你进门的。”萧路远笑了。

念浅汐看着萧路远翕合的唇,只觉得好笑。

她做记者也有这么多年了,这人的讽刺在自己耳边就是一只耳进一只耳出,完全没什么了不得。

可是让念浅汐不明白的是……

这人为什么要这样直白地告诉自己?

“你是哑巴吗?”萧路远皱眉。

念浅汐摇摇头笑了:“真正不明白的人,恐怕是您。”

因为我……从来没打算嫁给你的儿子啊。

“走了。”萧越泽走过来,一把拉住念浅汐的手,顺势将人揽进了怀里。

他的动作充满占有欲,让萧路远又一次皱眉:“你在公共场合,稍微收敛一点。”

“你是说她吗?”萧越泽挑挑眉:“她本来就是我的女人。”

萧路远脸色愈发阴霾,看了一眼不远处的陌云暖:“那陌小姐呢?”

“陌云暖?那都是多久以前的玩意了,只是不想被人捡了罢了。”萧越泽毫不顾忌旁人的目光,揽住念浅汐纤瘦的腰,在她的唇上覆上一个霸道的吻。

念浅汐只来得及感受到自己唇舌之间的空气被霸道地掠夺,他的动作那么粗野,让念浅汐来不及反抗,只能虚弱地推拒着。

“真乖。”在念浅汐的耳畔,萧越泽淡淡笑了。

念浅汐没说话,眼神却是很亮很亮。

回去的路上,萧越泽淡漠地望向窗外,开口道:“你想要什么?”

“我想去上班,还有……我的单反。”试图看出萧越泽的表情,念浅汐轻声道。

“可以。”萧越泽弯唇,笑意有点讥诮。

“我……”念浅汐想说让自己住出去,犹豫了一下又停顿了:“我今天表现地还可以吧?”

哦,来了。

大多数女人都会在这个时候要求一些东西,看来面前的这个也不例外。

萧越泽转头看她,含笑道:“表现地挺好,说吧,你想要什么?房子,还是车……”

“我想要单独住,一间客房就好,我……”念浅汐怯怯地看他。

萧越泽脸色顿时阴郁起来:“你想要单独住?”

其实萧越泽最开始给她安排的屋子,本来就是在自己的隔壁,现在她这是想要翻天离自己远远的?

“你知道自己的作用吗?”盯着像是小兔子一样缩起来的念浅汐,萧越泽的脸色忽然变得很是恶趣味。

念浅汐一怔,没做声。

直觉告诉她那绝对不会是什么好话。

果然,萧越泽的脸色愈发戏谑了:“你只是我的一个玩物,也是我发泄的渠道,你想要住哪里去?是不是我每次想要你,还要满世界先找你一圈,嗯?”

尾音上扬,没来由地好听。

可是现在的念浅汐已经完全没心情去想了,因为萧越泽毫无预兆地一把捏住了她的下巴,动作极为粗鲁,他盯着念浅汐的眼睛,淡淡笑了:“我告诉你念浅汐,不要做不切实际的梦,想要靠这些来获得我的好感,是绝对没有可能的,明白吗?”

念浅汐感觉自己的眼泪都要疼出来了,咬住下唇拼命点头。

直到萧越泽身上暴虐的气息慢慢散去,念浅汐方才犹豫了一下开口:“萧越泽……”

“怎么?”

她叫他的名字时很好听,带着一点怯怯的心思,每个字都变得莫名缱绻。

“我没有对你动心思,我……真的一点都不喜欢你。”

萧越泽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很难看。

他难以置信地看向念浅汐,良久,他方才嘲意满满地点了头:“没关系。”

因为我一点都不介意。

念浅汐的眼底却像是忽然燃烧起了希望:“你会放我走的,对吧?”

“等我玩够的那天。”萧越泽平静地说着,目光又一次看向窗外。

念浅汐却是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她知道,萧路远的话很可能是真的。

即使是今天,看萧越泽对陌云暖的反应,也绝对不像是真的放了手。

他对自己的维护,他对自己的体贴,甚至那个……充满了温柔和爱意的吻,很可能只是做给旁人看的而已。

还好自己……

从来不曾当了真。


    标签:

    珍语句子网 短文学 - 用文字渲染心情,把最好的时光交给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