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评句子 >

在厨房掀起短裙翘起屁股 见一次面一次就干十几次

热评句子 2021-11-23 11:24:43

醉了死活要回家的男人,其实还是有点萌的。

苏素把人塞到车里,本是想跟司机打个招呼就走人,但余光瞄到傅锦烨就在后头不远处盯着,心头一紧。在司机要关门之前,手脚麻利的就爬了进去。

宮久侑:“……”

“送你回去。”她自己也说的尴尬。

最后,他总归是没把她扔出去,同意了之后司机关上了门。

司机跟着宮久侑有一段时间,也接送了不少的女人,现在这样也正常,可是被女人扒拉着不让送回家,要跟着宮久侑回家的却是头一个。

其实苏素也很绝望啊。

傅锦烨这男人居然搞尾随。她现在如果先回去,绝对会被他拦截。

就这样她成功跟上了宮久侑。苏素不知道,宮久侑虽然有很多“女朋友”,但她是第一个被带回去的。

蔚蓝河提旁,这里的房产那都是有钱有权的人家,天王巨星也在这里落户。宮久侑不住在本家,这里是他的私人房产。

苏素这个时候还不知道,宮久侑有非常强的“领地意识”,让她进他的家里真的是今天的所有“意外”造成的。

以及,他是真有点喝多。

宮久侑的家并没有电视里描述的仆人成群,他就请了一个帮佣,唤作秦嫂。

上下复试结构的豪宅,硬朗清冷的装修风格,没有看房间,单看公共区域的装修也能感觉宮久侑这个人估摸有点龟毛。

“少爷,怎么喝醉了。”秦嫂听到动静过来查看情况,发现跌跌撞撞的男人。

而苏素听到“少爷”两个字,虎躯一震,尴尬一脸。

秦嫂显然也发现了她,上下一看,然后蹙眉。

得,苏素想自己又被嫌弃了。估计是被当做什么“妖艳贱货”之类。但事实上没有,秦嫂是第一次看到少爷带除了“小乔”小姐的女性回来。电视八卦上经常报道少爷跟不同女人交往的消息,但她却知道自己的少爷是很好的孩子。

宮久侑有点醉,分不怎么清楚,居然撒娇的上前了一步抱住秦嫂,“秦嫂,我想吃芙蓉糕。”

苏素:“……”

秦嫂跟哄小孩子一样哄着,然后求助了苏素,“闺女?能帮我一起扶少爷上楼吗?”

“啊?哦!”苏素急忙上前帮忙。

她在长辈面前有些拘束,更是腼腆的不得了。如果宮久侑现在醒着,必然是会发现这个女人不符合人设。但他现在管不着。

苏素和秦嫂送男人上楼进房去到床边。

宮久侑看了她一眼,翻身躺好的同时道了一句,“让秦嫂带你去客房吧。”

也不知道是醉还是醒,说了这个话之后男人就睡了过去。

秦嫂面对局促的苏素笑着,“跟我来吧,少爷睡了就不容易醒。”

苏素温顺的跟着出去。

“闺女,你可是少爷除了小乔小姐第一次带回来的女孩子呢。”秦嫂就跟看媳妇一样。

事实上苏素很是尴尬。

又一次听到“小乔”这个名字,因为她跟宮久侑没实质的关系,再加上她不是对别人有过分好奇心的人,所以也就是听听过去不说话
 

苏素最后还是留了下来,她猜想傅锦烨是不是会留在她家楼下等着。

倒不是她自恋,而是想着这也是一个机会。就算她以后不跟着宮久侑,如果今晚造成某种“事实”也是好的。她一夜未归,又是跟着宮久侑出去的,傅锦烨一定能考虑到她是在谁身边。

这么一考虑,她果断就留下了。

秦嫂给她拿来了衣服。

“这是?”单身男人家里有女人的衣服什么的,她倒不是吃醋,而是介意别人穿过。

“放心,这是我家女儿的衣服没穿过,我女儿胖的很,有两个你了,闺女不要介意就好。”

秦嫂很和善的一个人,完全没用有色眼光看她。

她忙不迭的接过道谢。

秦嫂欲言又止,她想着,既然这闺女是少爷第一个带来的,那代表关系不一般吧?她很高兴,少爷终于能从那些阴影中走出来。

“少爷他,跟小乔小姐……”

苏素赶紧抬头,慌张打断,“秦嫂,我想宮久侑不会高兴我知道他的私事。”

“啊?”

“就是,我们不是你想的那种关系。今天也不是他带我来,而是我厚着脸皮跟着来的。”

自我定位这种事情,苏素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况且,她也不想有什么不同,如果能成为宮久侑的“女人”之一让她度过这段黑暗的时光是好,可她不想有过多牵扯。

像宮久侑这样的人家,像他表现出来的性格,根本不适合她。

秦嫂满脸尴尬,但苏素一门心思不越界,也就当做没看到对方的表情缩回了房间去。对于秦嫂那种好像抓住什么希望的眼神,她是很不理解。

她背对着门板耸耸肩,算了,她也不是可以去理解别人的立场。

没有认床习惯的苏素,这一晚还是睡的很不错。一早醒来换回被秦嫂拿去干洗的衣服,没同意秦嫂留下来等少爷醒来的建议,她只留了便条就离开了。

宮久侑醒来下楼,接过便条之后脸色有些精彩。

“别忘记报酬哦!”

可恶的女人连名字都没留下,只留了一个红唇印。

不过,稍微倒是在他这里加了点分。至少没以为登堂入室就有什么不同了。

苏素不知道这男人还给她加了分,她之前的确是想过要绑定这个男人,但现在起了一个侥幸心理。就是经过昨晚,傅锦烨指不定就能知道她跟宮久侑有一腿,之后只要再来个“狐假虎威”,借用宮久侑的名声就成,他自己不也说了不会允许她介入那两人之间吗?那他肯定也不介意她借用名声对吧。

做贼一样回了家,果然没人候着,她自嘲的笑了笑。

走到大门口,突然从阴影的地方伸出在一只手,抓住她的胳膊就把她往角落拽去。在她惊呼之前,另一只手捂住了她的嘴巴

别动,是我!”男人在她身后低声道。

只是,苏素知道是谁之后,挣扎的更厉害了!

“你非得这样嘛!”男人语气中带了怒气。

好嘛,他还倒打一耙。

苏素往后退一步,漂亮的双眸瞪大怒气冲冲看着他。

傅锦烨身子紧了紧,他一直都知道,眼前这个女人简直能让男人发疯。

长的明艳,身材又是好的不行,可性子却又出乎意料的软萌识趣。所以沾染上了她之后,他放不开了。

“好了,不要闹了。你不跟我,却去跟宮久侑?他身边有多少女人你不知道?”

“你用什么身份来说这句话?”苏素抓着扶梯的手握紧,“你就不怕我找你的女人告诉他你的嘴脸?这么辛苦才追上她,小心阴沟里翻船!”

“吃醋了?”男人自持风流的调侃。

苏素很想用大姨妈糊他一脸!

无语的她,在男人看来反而是有机可趁的表示。他上前一步就要抱人,眼里的欲望更是毫无遮掩!

他是真没把她当一个有尊严的女人啊!

苏素忍住挣扎,在他抱住她的时候,她曲腿就要往那龌蹉上顶!

“你!”傅锦烨动作滑稽的避开,还不来不及说什么,苏素就一脚踩在他的脚背,然后扭身飞快进了大厅往电梯口跑去。

她也不敢看是不是追上来了,只专注自己逃跑。

不过想想那男人也是好面子的人,那披在禽/兽外表的斯文之皮,他该是不会就这么轻易撕下来才对。

果不其然,等她气喘吁吁的到了房门口开门进屋都没再给缠上。不过,电话却是紧跟其后的响起来。而且就是那个男人。

“你到底要闹到什么时候,既然要跟男人,跟我有什么不好。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

“我已经录音,你再来烦我,这份录音会传到你未婚妻那里。”

男人听罢她的威胁却笑了,“好了,我知道你还怨着,但我在跟你交往的过程中是真很喜爱你,要不然也不会在这里等你一夜。你现在生气想不明白没关系,但我警告你,不许跟别的男人有往来,你是我的!”

“……”骂他都觉得浪费口舌!苏素果断结束通话。

但下一秒,手机铃声又响起。

她都来不及把号码给弄到黑名单里去,一气接听就骂:“你脑子是不是被驴腿夹过?还是小时候的基本教育都拉出去?听不懂人话吗?不就是因为没睡到我不甘心嘛,我告诉你,我没这么贱!”

“是我。”男人的声音,但不是傅锦烨。

苏素一口气呛着,猛烈的咳嗽起来。

然后,他似乎听到对面克制的笑声。

“宫,宮久侑?”她试探问。这么好听的声音,她最近也就遇到一个。

“恩,是我。”

沉默,尴尬的沉默。

好在他没有问方才她这么火爆言语攻击的对象是谁,“说好的要给你角色。”

“哦?居然让久爷亲自打电话,真是受宠若惊!”

宮久侑因为她突然变成谄媚的语气而狠狠皱了眉头,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要亲自打电话,这种事情让下头的人处理就好。

可能是她留便条干脆利索的动作,更或者是昨天她种种的表现,让他不知不觉居然打了这么一通电话。

“恩。”男人突然兴趣缺缺,“我会找人联系你。”

“好嘞!”

男人:“……”

“那您没什么吩咐就挂了哈。”苏素心烦着呢,不心情应付。

“……恩。”啪嗒。

苏素听着对方先挂断的声音,心想,是个难伺候的主。


    标签:

    珍语句子网 短文学 - 用文字渲染心情,把最好的时光交给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