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评句子 >

回娘家每次都让他搞我 一夜深情:小叔轻点宠

热评句子 2021-11-20 14:34:13

楚驿北吸一口烟,果不其然的看到了站在门口刚准备进来的江澜灯和李老板。

和江澜灯的视线在空中潦草交汇,江澜灯很快就移开了。

“楚总好久不见啊。”李老板笑眯眯的迎上去寒暄。

楚驿北的目光停留在江澜灯身上一秒,随即笑着和李老板道,“也没多久。先坐吧。”

坐到不是特别讲究的一件事,就是现在这里人不多,除了楚驿北和那个助理,加上一个美女在旁边,就是李老板和江澜灯了。

助理见到李老板,自觉把楚驿北旁边的位置让出来,这样一来,楚驿北身边两个位置都是空的。

李老板手一挥,“灯啊,陪楚总尽兴啊。”

江澜灯: “……”

谁她妈会知道来的是楚驿北?

江澜灯被安排坐在了楚驿北的旁边,李老板和江澜灯两侧夹击,务必要拿下这个合作。

坐在那儿清贵模样的楚驿北似笑非笑,时不时地打量江澜灯一眼,都被后者无视了。

李老板说着恭维话,一边要江澜灯给楚驿北倒酒。

刚给杯子斟满,江澜灯就身形一顿。

不是别的,正是楚驿北在桌子底下用自己的腿去勾江澜灯的腿。

出席宴会,江澜灯穿的短裙,楚驿北若有若无的一碰,她就感受到了。

面上瞪了楚驿北一眼,他还是笑着装作若无其事,继续骚扰江澜灯。

两人在李老板面前明目张胆的打情骂俏,最后还是江澜灯不堪骚扰,中途离席,站起来笑意盈盈的说,“你们继续,我去趟厕所。”

楚驿北看了她一眼,没说话。

在洗手间补补妆,镜子里便出现了一个人影。

楚驿北正倚着门看她。

江澜灯道,“这里是女厕所。”

她没料想这里楚驿北也要跟过来,心里有点奇怪的感觉,被强/压了下去。

“为了你进来有何不可?”楚驿北翘翘嘴角,似笑非笑的看着江澜灯。

心头微微一愣,江澜灯从镜子里看了一眼楚驿北。

棱角分明的轮廓,远山眉挑着,衬得一双眸子十分的有灵气。

他的眼睛可真是好看。

江澜灯沉默了一秒,紧接着,就听见了楚驿北的声音,“刚刚在饭桌上做的那些,还喜欢吗?”

楚驿北凑过来,唇角轻轻的勾起,暧昧的贴着江澜灯的耳朵。

一瞬间,江澜灯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红了起来,然后就是有些恼怒的一推。

不轻不重的一下,楚驿北和江澜灯拉开了一些距离。

他还是在笑,恶作剧一样的笑容。

江澜灯明白了这是存心调侃她,当即反客为主,一个贴身靠过去,勾起楚驿北的下巴,“我就是喜欢这样刺激的感觉。”

眼睛微微眯着,好像是不得了的享受。

饭桌上两人互不想让,江澜灯本着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精神,十分敬业地和楚驿北纠缠在一起,但是最主要的,还是怕被桌上其他人发现。

那样的话,可就糗大了。

闻言,楚驿北笑了一下,看着面前的女人,脸上的余温已经降下去了,剩下耳根红红的。

心念一动,楚驿北伸手抵住江澜灯的脑袋,倾身吻了上去。

是惩罚的吻,纠缠着,掠夺着,不愿松开。

江澜灯夺取主动权,将楚驿北抵在了身后的墙壁上。

她痞气地笑,“我喜欢你这个样子。”

“是吗。”楚驿北勾唇,倾身,加深了这个吻。

吻完之后整理了一下有些凌乱的衣服才回去。

应酬没有持续多久,楚驿北不太喜欢喝酒,连带着江澜灯也省了不少挡酒的心思。

吃完了楚驿北主动说是要送江澜灯回家,李老板喝的烂醉,助理一边扶着,一边说好,要江澜灯好好招待。

好好招待?还真当是陪酒小姐了。

楚驿北倒是毫不在意,拉着江澜灯上了车,这才笑着问,“你和李老板怎么认识的?”

“能怎么啊,一个负债累累的毕业生,和一个有钱的大老板,你觉得呢?”江澜灯脸上挂着笑。

深秋的街道上已经有了冷风萧瑟的痕迹,树叶一片一片的掉下来,落在了无人的街道。

江澜灯起了兴致看了两眼,又消停下来。

坐在旁边的楚驿北心里有点不舒服,“也不知道李老板这样的人怎么就能……”

后半句没有说出来,江澜灯却从话里听出了讽刺,冷哼一声,道,“能是怎么样的人?你这话说得有意思,人家再怎么不好,不也比你好吗?”

楚驿北沉沉的脸上酝酿着怒气,几乎是脑子热血一冲,就下意识的说道,“你跟着他还不如跟着我!”

江澜灯刚想哂笑,却一顿。

说出这句话之后楚驿北就后悔了,车里一阵不约而同的缄默。忽然,前面行驶的道路上窜出来一辆车,直直地冲着他们这边过来。

“小心!”

车前的灯光照过来,江澜灯下意识的在两车相撞的瞬间,从副驾驶座上扑过去护在了楚驿北的面前。

“嘭——”巨大的噪音。

楚驿北心下大骇,整个人连同身上的江澜灯,都一脑袋磕在了车顶上边。

江澜灯。

江澜灯——

心里有个声音在小小的喊着,楚驿北低头,看见抱在身上的江澜灯的后背划了一个大口子,上面全都是血。

车窗和前面的玻璃全都被撞碎了,楚驿北想要抱江澜灯起来,伸手摸到的全都是玻璃渣。

“江澜灯……”他轻轻的喊。

她……可真像林灯啊……

在刚刚车祸的一瞬间,她心急着毫不犹豫扑过来的时候,楚驿北就想起了林灯。

那个倔强固执的姑娘,曾经也是这样,对楚驿北爱得奋不顾身。

“没事吧?!我已经叫了救护车!”外面忽然围过来了围观群众,看见楚驿北还有意识,纷纷安慰了起来。

楚驿北艰难的摇摇头,昏了过去。
 

江澜灯醒过来的时候,第一个认知是消毒水。

消毒水的味道于她而言实在是太深刻了,那些无数梦魇的日子,都是在这里度过的。

天气暗沉,江澜灯眨眨眼睛,总算是看清了现在的状况。

她正在打着吊针,旁边的楚驿北在第一时间发现她醒来,便伸手摁了呼救铃。

在江澜灯还没有彻底清醒之前,医生领着护士过来做了个检查。

测完体温,医生开口道,“江小姐,你现在后背的伤口没有发炎,但是你晚上休息的时候,最好还是趴着,避免造成二次伤害。”

“嗯。”江澜灯点头,下一秒,又惊愕地抬起头来,声音喑哑,“我的后背伤到了?!”

对于一个模特来说,身体上的每一寸皮肤,都是最重要的。

更何况,是频频露出来的后背。

“是。”医生回答。

江澜灯立即问,“有多长?”

“半截手臂的长度。”

江澜灯愣住了。

楚驿北见状立马过来,认真的对着江澜灯说,“我可以负责。”

谁都知道这对一个模特来说意味着什么,江澜灯轻轻的笑了起来,刚说要把她雪藏,现在就来了个不得不雪藏的事件。

楚驿北皱眉,瞧着这样的江澜灯。

“我……我可以负责的。”他的眼神带着愧疚。

刚刚还浅笑着的江澜灯一下子暴躁起来,笑容也消失殆尽,“滚出去!”

她仇视着楚驿北,带着浓重的怒气。

旁边的医生似乎是司空见惯一样,眨眨眼睛,接着说,“伤疤会留下来,请你在后期治疗配合一下,尽量减少伤疤痕迹。”

说完之后冲着护士点点头,一块儿出去了。

伤疤……

江澜灯的脑海中被这两个字充斥,那一瞬间她甚至后悔了自己不应该答应那个饭局。

被吼了一顿的楚驿北心里很不是滋味,看着手还在颤抖着的江澜灯,楚驿北刚欲开口,“江……”

“你滚出去!”

话被打断,江澜灯十分的暴躁。

楚驿北顿了一下,终于还是什么都没有说,默默的出去了。

他没走,就在外边联系护工照顾江澜灯,还有帮她办理各种手续。

等他弄好一切拿着单子回病房这边的时候,意外的看到病房的门并没有关。

门虚掩着,里面的声音泄出来,是江澜灯和洛程瑜的声音。

“这件事你打算怎么解决?”洛程瑜认真的问道。

江澜灯安静了一会儿,才说,“尽量不留疤吧。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洛程瑜也没说话,良久,又挑起话头,“我问医生了,情况不容乐观。我建议你直接转院吧,看看其他的地方有没有治疗方案。”

江澜灯一瞬间又暴躁起来,“换院有什么用?!我的后背还是有那么一道丑陋的伤疤!”

她歇斯底里,像个疯子。

身上忽然传来男人的气息和温暖,是洛程瑜轻轻的拥住了他。

温温的声线在耳边响起,洛程瑜说,“别这样,灯灯,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你相信我。”

坚持了很久的江澜灯一下子落下泪来。

哪个女孩不在乎自己的容貌?即使伤的是后背,那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部位。

这意味着,江澜灯以后永远都不可能露出她漂亮光滑的后背了。

站在门口的楚驿北看见两人相拥的一刻,气不打一处来,都没经过脑子,就直接闯了进去。

“洛程瑜,给我过来!”楚驿北冲着洛程瑜发脾气。

洛程瑜这才注意到了进来的楚驿北,皱起眉,还没说话,就听见江澜灯骂道,“楚驿北你给我滚出去!”

一唱一和,这个时候真不知道是该哭该笑。

洛程瑜蹙眉,盯着楚驿北,“是你害灯灯变成这个样子的,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大吼大叫?”

一向吊儿郎当的他冷笑起来,和往常完全不一样,“楚驿北,你可以保护好她吗?这点你都坐不到,凭什么让我出去?”

楚驿北的行为不只是可笑,在洛程瑜眼里,根本就是一个天大的笑柄。

站在那儿的楚驿北一句话都没有说,他定定地看着江澜灯怨恨的眼神,一瞬间觉得自己的确什么都不是。

就算是为了她吃醋,也没有资格。

“我会保护好她的。”楚驿北的眼神一瞬间变回了以前的冷酷,他看都没看洛程瑜一眼,“所以请你出去,我会为他负责的。”

洛程瑜给气笑了,“楚驿北,你这人别这么专制行吗,我们这些人可不是你手下的员工,还有就是,灯灯才不需要你为她负责,你只需要不给她带来任何的伤害就够了。”

楚驿北抿唇,他们都在等江澜灯的答案。

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当事情发生,他们只能尽力去补救。

江澜灯平息下来,没有了之前失控的情绪。

她说,“都走吧,我一个人安静一下。”

说起来,是她自愿帮楚驿北挡住的,现在说这些未免也可笑。

可是身上的伤口不做假,还是一样的疼,一样会留疤。

洛程瑜看了江澜灯一眼,有点不放心,“灯灯,你……你相信我,会没事的,我这就去联系更好的医生——”

江澜灯嗯了一声,低着头看着雪白的被子,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最终,楚驿北还是什么都没说,就跟着一起离开了。

楚驿北来过几次,还是和洛程瑜江澜灯发生了争执,再之后,他就没来过了,想来那么矜贵的一个人,也是被他们气的不轻。

江澜灯毫不在乎,出院之后,原本作为模特每天都有一场通告,现在因为雪藏,再加上背后的伤口,居然要一个星期才能有一次工作。

经纪人赔笑,“灯灯啊,也不能怪我们,公司尽力了。你看你现在背后还有伤,实在是不方便啊,不然的话秀场肯定都是你的。”

不说还好,这么一说直接戳到江澜灯的痛楚,又被毫不留情的剜了一眼。

经纪人继续道,“现在有一个内衣的广告,你去不去?”

“我背后的伤口……”江澜灯留了话。

经纪人立马笑道,“不打紧,到时候后期修一下,然后衣服拦着,还有一段不是在腰间吗,也不算是多大的事情。”

闻言,江澜灯这才松口,“我去。”

不去的话,她已经没钱了。
 

拍摄场地是在一个游泳池那边。

临时搭建起来摄影棚,还有一些是需要在泳池里面拍摄。

江澜灯自己一个人过去,她不像别的大牌模特有助理,她江澜灯,没有钱,请不起。

抱着自己的衣服,从工作人员那里找来服装换好之后,江澜灯这才发现场上还有另外一个模特,是个年轻的女孩,江澜灯不认识。

导演喊她过去,江澜灯应了一声,视线随着那个年轻模特,落在了她的终点——一个男人面前。

不差分毫,正是楚驿北。

那女孩似是楚驿北的新欢,两人正在交谈着什么。

江澜灯看过去的时候正好和楚驿北的视线撞在一块儿,他挑衅的看着江澜灯,而后者只是一瞬间的分心,又收回来了,神色如常地走过去进行第一组拍摄。

内衣模特还是比较好拍的,江澜灯很有镜头感,两三下就通过了。

等到那个年轻的模特上阵,楚驿北居然亲自走过来了。

路过江澜灯的时候,他笑着问,“你不是有金主吗?怎么沦落到这个下场?”

声音里似乎含着一点愉快,江澜灯心里有点凉。

“只要你不是,你就管不着。”江澜灯莞尔,回敬道。

医院里他们一拍两散,楚驿北有自己的骄傲,即使知道自己有责任,他还是被两人给气得一走了之。

刚刚江澜灯对他视若无睹本来就让楚驿北心里有些不舒服,此时更是不可避免的想要用尖锐的话语去伤害她,来报复她的无视。

“我这不是关心一下病人吗,洛程渝在我面前说的事情我还都记着呢。”他刻意提起了这件事。

江澜灯已经比之前会控制情绪了一些,她只是淡淡的瞥一眼楚驿北,接着道,“管好你自己和你的女伴们就行了,我还用不着您费心。”

那个年轻模特根本没把江澜灯放在眼里,直接走过来,挽住楚驿北的手臂,“驿北,马上就到人家了,你在旁边看着好不好嘛。”

她撒娇几句,高傲的看了江澜灯一眼。

江澜灯转过头装作没看见。

楚驿北盯着江澜灯,一字一句的说,“好,我们走。”

看着她满不在乎的神情,楚驿北的心中有些郁结。

水上的几组全都拍好了,就轮到了水下的几组。

江澜灯又去换了一套,跟着下水。

刚刚在拍摄的时候楚驿北的目光就有意无意落在她的身上,可是没差,江澜灯人眼睛里只有镜头。

“江澜灯,别磨蹭,赶紧下去。”工作人员对着这个过气的模特也没什么礼貌。

现在是深秋,水温凉的很,加上江澜灯是伤后初愈,大概会让伤口复发。

但是——江澜灯记得行程里面是没有提到还有水下的。

看过去,只看见似笑非笑的楚驿北。

正在下水的江澜灯一不留神,“扑通——”

江澜灯脚下一滑,直接摔进了水里。

刚刚她还没有做好适应准备,突如其来的冷水直直地淹没了她,小腿抽筋,浑身发冷。

“救人啊愣着干嘛?!”周围的惊呼声此起彼伏。

说时迟那时快,楚驿北毫不犹豫,几步冲进去,一下子跳到水里,伸手去捞江澜灯。

江澜灯和他的手一触碰,就跟抓到了救命稻草一样,死死地拽住,身子还在水里扑通。

“江澜灯……”她听见楚驿北细碎的喊着她的名字。\

再然后,刚刚好一些的身体承受不住这个天气的水温,病倒了。

江澜灯被及时送去了医院,模特界一个月除了工作几乎全都赖在医院的,也就只有她了。

等她再醒来的时候,很明显的感受到自己感冒了。

鼻子塞塞的堵得慌,江澜灯眨眨眼睛,看见了旁边的楚驿北。

又是他。

江澜灯抿唇,有点不开心。

楚驿北注意到了她的情绪,睨她一眼,“感觉怎么样?”

睡着的江澜灯看看楚驿北,不说话。

楚驿北勾唇,坐过来和她靠的很近,“这样吧,江澜灯,我们做个交易。”

“不了谢谢。”江澜灯面无表情。

他不依不饶,“你做我的情人,我就帮你安排一切,如何?”

在江澜灯住院的时候,楚驿北已经去查清楚了,知道是乔胥动的手,让江澜灯在这行里没什么人敢用。

听了这话,江澜灯冷笑起来,讥讽地看着楚驿北,“您这异想天开呢?我江澜灯做谁的情人,都不会做你的!”

说完之后,江澜灯也顾不上自己身上还有病,直接针头一把,吵着要出院。

这个任性的样子跟小孩似的,拔完针头离开的时候,江澜灯被楚驿北一把拽住,声音里蕴着怒气,“江澜灯!”

“哎,你姑奶奶在。”江澜灯说话带着鼻音,听上去有点好笑。

楚驿北死死地拽住,也不说话。

江澜灯只好一根根手指头的给他掰开,然后一甩,麻溜地走了。

出了院,还没有好的江澜灯一个人漫无目的的在街上走着。

她没钱打车,也没钱打电话。

手机都还在病房里呢。

等到夜幕慢慢降临,江澜灯也终于晃悠到了自己家附近。

她家这带的治安很不好,但是租金特别便宜。

现在到了晚上,江澜灯心里有些警惕,就怕万一出现个什么玩意儿。

然而江澜灯的预感一向很准,刚走近离家不远的必经之路之一的小胡同,里面就窜出来几个流里流气的青年。

江澜灯直接转身调头就走,不料那几人已经发现了她,直接伸手拦住去路,“呀,好不容易等到了美女小姐姐,以前老有人送你回来,我们不好动手,今天可终于落单了。”

“放手。”江澜灯的话在他们面前毫无作用。

她心急如焚,现在这个场面,实在是没有任何办法。

就算是她想要动手,可是刚刚感冒,浑身没什么力气。

“别说那么多废话,直接上吧。”为首的男人开始对着江澜灯上下其手。

江澜灯忍无可忍,伸手一推,但是没什么作用。

就在这个时候,小胡同外面突然出现一个人,怒吼了一句,“你们都滚开。”

这个熟悉的声音让江澜灯一懵。

楚驿北出现在视野里,他沉着脸,不满的看着面前的几个男人,二话不说,开始动手


    标签:

    珍语句子网 短文学 - 用文字渲染心情,把最好的时光交给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