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评句子 >

尹少桀的手在慕小小的下面 腿打开一点不然痛的是你

热评句子 2021-11-20 14:32:23

江澜灯清楚的捕捉到了乔胥眼里的恨意,她笑了笑,并没有戳破她的目的。

乔胥见她闭口不言,自然是甜甜的上前挽住了她的臂弯,一副真心要扶她的行为。

楚驿北看着江澜灯,有些不明白了,黑眸有趣的在两人身上来回看了看,眸子噙着一抹淡淡的笑。

他突然觉得很有趣。

卫生间里。

一进入卫生间,乔胥就狠狠的甩开了她的手臂,厌恶的看着她,像是看见她身上有虫子一样恶心。

江澜灯早已经做好了准备,但她实在没有想到乔胥力气竟然真的大,她猝不及防被一推,差点滑倒。

脚踝也差点再次扭伤,幸好她及时的扶住了墙壁,这才得以站稳。

她也没有生气,有些好笑的看着乔胥,想看看她还有什么招数。

“啧啧,江澜灯你可真有一套,驿北面前一套,背后一套,你的脚,恐怕也不是扭伤,而且装的吧,装得可真像,连我差点也信了呢!”乔胥高高在上的说,高傲的扬起脑袋。

那讽刺的语气以及目光让江澜灯心中一顿。

心中有什么东西要破土而出一般,刚才的疑惑也瞬间明白了。

乔胥无非就是跑过来教训自己,好彰显她的无耻罢了。

她心里十分清楚明白,谁才是当年那个无耻的女人!

“我哪敢和乔小姐您比,您这么足智多谋的人,我还不及你的十万分之一呢!”

江澜灯嗤笑,她的脚跟因为站立太久有些软,可虽然如此,她也只能忍,不能让乔胥这样的小人得志。

“你什么意思?”乔胥狠狠瞪着她。

“我什么意思乔小姐不是很清楚吗?我的演出服就是你毁坏的,现在这里没有别人,你还要跟我装蒜?”

话音刚落,乔胥心中一顿,有些紧张,随后又昂头说,“是,没错,就是我弄坏的,那你又能怎样?向驿北告状?你还没有那个资格!”

毁坏一件演出服算是警告,她恨不得当场就把江澜灯给杀了,不杀了她难解自己的心头之恨!

想到她被驿北抱着,她心中的恨意就快要爆发了。

盯着江澜灯那张清纯又不失妩媚的脸,她嫉妒得发狂,楚驿北这么多年来都没有碰过自己,就连拥抱都是奢侈,所以,她恨死了这个女人。

可她又有些奇怪,楚驿北身边那么多女人,为什么她会偏偏对江澜灯有仇?

第一次见到江澜灯,她的心里就有一种叫做危机感一样的东西在乱窜着,叫嚣着。

扭头,狠狠瞪着江澜灯,又移向她有些跛的左脚,眼眶发红的瞪着。

卫生间外一阵轻微的脚步声正越走越近。

乔胥的耳朵捕捉到了这个声音,而且也认出了这声音的主人。

她眼里有些得意。

乔胥身子向后栽,脸上是惊恐万分的表情。

栽到一半,一只手猛的拽住她的手腕,一拉,她又起来了。

手的主人压低了声音,“想玩栽赃?别急,我们可以慢慢玩。”

紧接着又道,“不就是陷害,谁不会?”

江澜灯的声音很轻,就像在她耳边轻轻呢喃一样,就是这样的声音,在乔胥的心里掀起了惊涛骇浪,心底越发的慌乱。

她脸色有些发白,而脚步声也越走越近。

原来,原来江澜灯知道!

在她陷入了慌张中时,江澜灯唇角勾出一个诡异的弧度,可笑的看着她,就像看着一只狗一样。

江澜灯松开她的手,迅速的扭头上前了几步,拿起洗手台上的桶,猛的泼向自己。

冰冷的水顺着发尾流下,一点一点的湿透了她的全身,玲珑凸透的曲线浮现出来。

她同时也打了一个冷战,现在已经是秋末了,接近冬天,也因此天气忽冷忽冷的。

乔胥万万没想到她竟然拿着水泼自己,心中有什么在慌乱一般,心头突突突的跳着。

就在她以为就因为就没了的时候,江澜灯的脚一歪,身子也倒了下去。

听见声响的男人加快步伐,一步跨进洗手间,眼睛触及到这一幕,狠厉的看向乔胥,深幽的黑瞳泛着冷冷的光。

“你听我……”乔胥张嘴解释,没说完就被打断了。

“乔小姐,我与你往日无冤近日无仇的,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江澜灯脸色发白,嘴唇发青,头发也有些湿漉漉的,但身上湿得更彻底。

那逼真的神情,若不是她知道全部的事情经过,恐怕她也会忍不住相信。

心头猛的一颤,她拉住楚驿北的手臂,“我没有!”

又指着江澜灯尖锐的大叫,“是她陷害我,我没有推她。”

乔胥红着眼嘶吼的样子实在不雅,像极了一条乱吠的疯狗。

猛地抬头,江澜灯冷冷笑了一声,带着疯狂,声音却低沉讥讽得可怕,“我陷害你?我难道是疯了才往自己身上泼水,摔倒的?”

触及到她的眼神,楚驿北心中一顿,漆黑的眸光敛了敛。

随即眼神如刀片一样剜着乔胥,打断了她的解释,“乔胥,你的心思何时这么歹毒了?”

只是这么一句斥责的话,足以让乔胥红了眼眶,眼泪吧嗒吧嗒的落下来,跟不要命的水一样往下掉,一边哭一边抹眼泪,声音颤抖,“驿北,你宁愿相信她也不相信我?”

楚驿北没有回应她,冷锋的唇线抿得紧紧的,走到江澜灯面前,想要打横抱起她,在他动作之前,江澜灯更快的闪开了。

不知何时,江澜灯已经泪流满面了,她摸了摸自己的眼泪,曾几何时,她以为自己不会再掉眼泪。

乔胥不停的抽搭着,那委屈的声音更是让人揪心。

原本就冷沉的黑眸,在此时更是蒙上了一层氤氲,而心中,更加不耐烦,烦躁。

“闭嘴。”他扭头呵斥乔胥。

乔胥的哭声停止了。

见江澜灯不愿意自己抱她,他也没再勉强,把左手放在她面前,让她可以方便起来。

不曾想,江澜灯直接用力推开了那只手,昂首,那双柔和的眼里是固执以及……痛心。

“羞辱我很好玩吗?”她问道,嘴角高高扬起,可此时却没有任何笑意。
 

江澜灯扶着墙壁慢慢站起来,心中一阵钝痛。

这一幕,狠狠的撞击着楚驿北的内心,他深深的看了一眼倨傲的背影,他的心里,沉到了极点。

甚至他还出现了幻觉,他竟然觉得她的背影让他心动?

江澜灯站在秀场门口刚想伸手拦车,面前就有一辆林肯停下来了。

“上车。”车窗被摇下来了。

江澜灯哼了一声,“不用了。谢谢。”

闻言,楚驿北直接利落地下车,淡淡地瞥了江澜灯一眼,在她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伸手一拉,打横抱起,塞进了后座。

“……楚驿北你疯了?”

楚驿北不听,直接把车开回了自己的别墅。

挣扎无果江澜灯也就老实了,坐在沙发上和楚驿北大眼瞪小眼。

楚驿北示意了一下旁边的浴衣和贴身衣物,“去洗澡。”

“哦。”撇撇嘴,江澜灯不情不愿的拿起东西走向房间的浴室。

现在她的身上还是湿漉漉的,看上去有些许狼狈。

浴室玻璃是磨砂,里面女人曼妙的身姿若隐若现,极其诱人。

忽然,玻璃后面的身影以一个非常夸张的姿势倒了下去。

江澜灯“啊”了一声,楚驿北身形一顿,从沙发上嚯地站起来,急忙走过去,“怎么了?”

里面没有回答,楚驿北抿唇,拧开门把手,里面的热气瞬间涌了出来。

地上的江澜灯浑身赤/裸,脸颊红红的看上去如同诱人的苹果。

她扁着嘴委委屈屈地看着来人,有水滴顺着她的发梢流下来,到性感的锁骨,再到软绵的山丘上。

喉结滚动,楚驿北身体不自觉就有了反应。

楚驿北直接把她打横抱起,泛着红的肌肤紧贴在楚驿北的身上,隔着一层薄薄的面料,实在是撩人。

“喂…你放我下来!”江澜灯的声音刚高了一下,又瞬间意识到现在是个什么状况。

她身上什么都没有穿,就这样窝在楚驿北的怀里。

楚驿北看着她慌乱的样子,眼底聚了些零星的笑意,他道,“你这身子我早就看过了。”

说这话的时候楚驿北轻轻的贴着江澜灯的耳边,暧昧的压低了语气。

楚驿北直接把江澜灯抱了出去,江澜灯又羞又恼,等到她被摔在床上的时候,才想起反抗。

江澜灯翻个身就打算跑,楚驿北眼疾手快,一下伸手按住了江澜灯的双腿,手指一点点的向上侵袭着,挑起了情欲。

忽然,楚驿北一只手扣住江澜灯的后脑勺,霸道而热烈地吻了上去。

他的吻是带着侵略性的,在江澜灯的口腔里霸道的搅动,像是要把她整个人都揉进自己的血肉里。

江澜灯嘴里呜咽着想要推开他。

女人的力气终究有些薄弱,楚驿北不耐的扯掉自己的衣服,江澜灯趁机气喘吁吁的骂,“楚驿北你这个人!疯子!独/裁者!”

她眼睛红红的,里面还有刚刚恼怒挣扎无果时酝酿的泪水。

“欲拒还迎?这样的把戏用在这里并不适合吧?”楚驿北笑了一声,他的上衣已经被扯掉了。

他俯下/身,一只手钳制住江澜灯的下巴,强迫她抬起头来看着自己。

清澈如水的眼睛里,只有楚驿北一个人的倒影。

她的眼神里有着不甘和愤怒,还有一种恨意。

恨?楚驿北顿了一秒,没来得及细想,就看见江澜灯一只脚从被子里伸出来,一脚踢向了自己的命根子。

还好楚驿北反应快,堪堪躲过,江澜灯一脚踢在他的大腿上。

楚驿北脸色一沉,直接欺身过去,一下子把江澜灯压/倒。

他钳制住江澜灯的双手,让它们高高举过头顶,直接吻了上去。

江澜灯接触到楚驿北柔软的嘴唇时,一口咬在上面,等到口腔中有了血腥味,才松开口。

短暂的一瞬已经让楚驿北的嘴角溢出了血丝,看样子还有愈演愈烈的形势。

楚驿北阴沉的盯着江澜灯,“不是想做我的女人吗?”

他的话里含着冷笑,让气昂昂的江澜灯为之一顿。

“啪——”清脆的把掌声突兀的响起。

江澜灯回以冷笑,定定地瞧着楚驿北,一字一句地说,“。您可别抬高自己了。”

原本江澜灯以为楚驿北会生气,甚至把她赶走,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楚驿北的性子终究是改了不少。

他只是淡淡地用一种极深的目光看了江澜灯一眼,然后起身,穿戴衣物。

把浴室里的衣服拿出来给江澜灯穿好之后,楚驿北还是一言不发的样子,却伸手抱起了江澜灯。

愣了一下,江澜灯忘记了反抗。

她被楚驿北抱去了先前来这里的时候就给她安排的房间,里面还是疏离客套的模样,江澜灯觉得自己好像失去了一点什么。

放在床上之后,一向清贵的楚驿北,却犹豫了两秒,说,“抱歉。”

是在为刚刚的冒犯。

江澜灯浑身都僵住,不知道该做何反应。

这个人!她是再清楚不过!那样骄傲的一个人,居然也学会承认错误了?

江澜灯等着楚驿北出去了,才从震撼致中和回过神来,想笑,但是嘴角一扯,却是哭的表情。

还没等江澜灯收拾好情绪,一直放在包里的手机却响了起来。

江澜灯伸手翻了几下,终于找到了想要的东西,接了电话。

外面夜色阑珊,这里的风景实在是好,外面远远的看过去只见的到一片的灯火辉煌,宛如置身星河。

电话那头熟悉的男声似乎是在笑,他喊她名字,“你还记得自己的过去吗?”

“记得。”江澜灯毫不犹豫。

那是刻在骨子里的东西,无论如何,她都不会忘记。

“你可别一脑袋栽进去了就好。”那边的男人正在极其有规律的敲着桌子,江澜灯知道,这是他一不高兴的时候就会做的动作。

江澜灯点头,“不会让你失望的。”

“嗯。”那边淡淡应声,“挂了,免得遭人怀疑。”

电话一下子被掐断,江澜灯看着手机显示屏,上面是他的名字,亮了一下,随即又熄灭了。

视线移在桌子上的膏药,不由得想起那些尘封的往事,嗤笑了一声。

楚驿北还是一样的虚伪啊。

虚伪到恨不得让他陷入万劫不复的地步。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就已经是早餐的时间了。

江澜灯被女佣叫醒,一路洗漱直到坐在楼下吃早餐,江澜灯还是一副有些没睡醒的样子。

楚驿北不动声色的注意到了这一点,昨天的药还是有些作用的,至少现在江澜灯受伤的地方好了很多。

两人的视线在空中交汇,江澜灯若无其事的低下头,装作没看见的样子。
 

早餐是极其简单的三明治和牛奶,江澜灯吃了两口,眼看着楚驿北一副有话说的样子,门口那边却有了动静。

是乔胥。

管家推锅,“乔小姐自己非要进来的……拦不住……”

乔胥没管这些,反而是羞赧地看了楚驿北和江澜灯一眼。

楚驿北微微怔了下,想到了昨晚的事情,眉头一皱,旋即又恢复了常态。

“驿北,我是为昨天的事情来向江澜灯姐姐道歉的……”乔胥看着两人,眼神要多真挚有多真挚。

江澜灯饶有趣味的看着这一切,她也不说破女人之间的哪点小心思。

“江姐姐,是我不对,昨天的事情就是一时间小孩子脾性上来了……对不起!”乔胥跟犯错求饶的小孩一样。

江澜灯刚想鼓掌说继续你的表演,没想到乔胥这人自己演不下去了就直接推给江澜灯,“江姐姐,你原谅我不好不好?”

闻言,江澜灯笑了一声,“你要是自己给自己那么浇一盆水下去我倒是可以考虑。”

想一个道歉刷回印象分?不存在的。

乔胥小脸一白,悄悄的握紧了自己的拳头。

“得了,”见乔胥半天没句话,江澜灯也知道没什么后话了,现在这早餐她也没心思吃,干脆利落地道,“那我今天就先走了。有点事情。多谢楚总款待。”

语气客套疏离,还真的像那么回事。

楚驿北若有所思的看着江澜灯。

乔胥见状,赶紧走过去扶江澜灯,“我来扶你!你小心点。”

好一个乖巧的人啊。

江澜灯忍不住嘲讽,没想到乔胥趁着楚驿北不注意,靠在她的耳边,用只有他们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说,“给我等着。”

嗤笑一声,江澜灯完全不以为意。

不知道情况的楚驿北看来,江澜灯唇角勾起,像是想到什么有趣的事情。

江澜灯道,“会的。”

不仅会等着你,还要看到你一点点的走向无边的黑暗之中,再也起不来。

…………

快要到家的时候,江澜灯被洛程瑜那辆骚包的红色跑车给拦下来了。

洛程瑜笑,“小灯灯,有没有超级想我?”

江澜灯闲闲的翻个白眼,“不存在的。”

洛程瑜从车里走下来刚想反驳,就眼尖的看到了江澜灯脖子上的吻痕。

“小灯灯……你昨晚……”洛程瑜试探性地问道。

眼睛盯着江澜灯的面部,时刻注意着她表情的变化。

江澜灯知道瞒不过洛程瑜,也就笑了一下,“楚驿北那里。出了一点小事。不用担心。”

言罢想宽慰两句,看见了洛程瑜抿着唇,显然不是很愉悦。

他锐利的目光落在自己的身上,江澜灯一下子想到了昨晚和楚驿北两个人进行的事情,脸有点红,面上也有些不自然。

楚驿北是什么样的人,他们都清楚。

洛程瑜从来都不赞同江澜灯用这样的方式去……

缩了缩,江澜灯没什么底气,半响,看着洛程瑜一直不太好的脸色,江澜灯道,“我们不是一路人,你放心好了。”

的确不是一路,从一开始就是。

…………

下午的时候江澜灯接到了公司的电话,只好赶紧赶去了公司。

江澜灯忐忑不安的走进办公室的时候,一下子就见到了正在翻看新晋几个有潜力模特儿资料的经纪人。

“昨天脚扭伤了好些了吗?”经纪人问。

江澜灯点头,“好多了。”

寒暄过后,就是正事了,江澜灯静静地等待着他的下文。

“那个……公司接受到了不可抗力,决定先把你雪藏一段时间……”经纪人说起话来也有点犹豫。

实在是江澜灯这人不好惹得很,跟公司对着干也不是没有过。

江澜灯脑子里在想,什么破不可抗力?

江澜灯停顿了一秒,转而释然的点点头,“知道了。”

意外的没有闹脾气,经纪人有点担心。

“所以接下来是都没有什么活动了是吧?”江澜灯面无表情。

“是的,过阵子再说吧。”经纪人也是有心无力。

江澜灯点头,没什么不满的情绪。

她现在为了钱苦恼,皱着眉就出门了,经纪人还在后边要她各种宽心,说什么没什么是睡一觉过不去的坎。

一出门,居然和从总裁办公室里出来的乔胥打了个照面。

乔胥踩着高跟鞋,神采奕奕的走到江澜灯面前,笑着说,“感觉如何?”

这还真是不打自招。

本来江澜灯就怀疑是她,现在一下子全对上了。

江澜灯堪堪笑笑,轻松揭过,“还不错吧。”

不错?不存在的,少了资金来源,江澜灯现在只想打人。

乔胥继续挑衅,“真的吗,不要到时候哭着求着卖身跑到我驿北面前来撒娇装可怜哦。”

幼稚死了。江澜灯一声嗤笑,“得了,谁都跟你一样呢把他当作不宝贝供着,我还没自残到想要吃屎的地步。”

伶牙俐齿,乔胥是早就领教过的。

“你!”乔胥气急,想说什么又骂不出来,干脆一摆手,又往总裁办公室里走。

得,江澜灯穿小鞋的日子怕是要更长了。

江澜灯全然不在意,晚上提着包,又神清气爽地跟着李老板出去应酬了。

说起来,江澜灯和李老板之间,好像什么都没有,偏偏又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从李老板车里下来,他就直接点明了说,“等会儿是我一个非常重要的客人,如果这个单子能成好处你也有,好好伺候着。”

“只要不伺候到床上那都不是个事。”江澜灯酒量不错,因此对于这种应酬,李老板都喜欢带她出面。

能喝酒,会说话,长的好看,八面玲珑的一个人物。

最后把那些人灌醉了,随便找几个小姐往床上一塞,了事。

江澜灯挽着李老板的手,一起上了二楼的一个包间。

一推门,江澜灯就调整好了自己的表情,保证是最完美的笑容坦然大方的走进去。

然而一进去,江澜灯就傻眼了。

坐在位置上的男人正在和身边的一个助理模样的人说这话,助理诚惶诚恐,不停的点着头。

那男人就这么单单地坐在那儿,就已经是一幅画一样的景色,秀色可餐


    标签:

    珍语句子网 短文学 - 用文字渲染心情,把最好的时光交给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