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评句子 >

总裁大人7夜索爱 在楼梯里就激烈的做了

热评句子 2021-11-20 14:28:54

“宋颜!!”

“爸爸……”她学着宋明珠,做出一副无辜的样子,“程爷爷不肯接受妹妹,我能有什么办法?”

“再说了,程爷爷多精明的一个人,你让我编的谎言那么小儿科,程爷爷会信吗?”

“我看啊,程爷爷这边还是爸爸亲自去走一趟,和他老人家好好聊聊比较好,至于我,还是不去凑这个热闹了。”

一口气把话说完,宋颜在第一时间挂掉电话。

顺手再把宋永清的电话号码拉进了黑名单。

世界终于安静了下来。

可下一秒……

“滴滴,滴滴——”

车子的鸣笛声突然刺入耳膜,吓了宋颜一跳。

先是陆修瑾欺负她,然后又是宋永清那番厚颜无耻的话,现在就连个破车都要在她旁边摁喇叭吓她?

宋颜挤压在心底的情绪彻底爆发,扭过头就准备破口大骂,然而只是往半开的车窗里看了一眼,宋颜就硬生生的把所有的火气给憋了回去。

刚刚才受了血的教训,她哪敢这么快就忘了,再骂陆修瑾一回?

男人不悦的皱眉,“愣着做什么?还不上车?”

宋颜抿了下唇,走上前拉开副驾驶的车门,坐了上去。

陆修瑾迟迟没有开车,宋颜看着他俊美细致却又处处透着冷漠的脸,手心竟沁出了湿湿的汗意。

看来最近发生的一些事,让她的潜意识里越来越怕他了,即便她很感激他的骨髓救了阿笙的命,可心里头的那种害怕,却一点都没有减少。

过来许久,他才终于开口,“怎么,等着我替你系安全带?”

宋颜这才反应过来,陆修瑾一直没有开车,就是在等她系安全带。

她连忙低下头把安全带系上,紧张巴巴道,“我,我系好了。”

陆修瑾没有搭理她,一脚油门下去,驱车离开。

宋颜不知道陆修瑾要带她去哪儿,她也不敢问,只是侧眸看向窗外不断倒退的夜景。

一路上,陆修瑾没有说一句话,面色和往常一样冷冷淡淡,就跟之前在更衣室的一切,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

宾利慕尚拐进了郊区,开到了半山腰的一座别墅门口。

管家闻声而来,雕花铁门缓缓打开。

路灯下,宋颜注意到了那个管家的模样,竟然就是她第一次拦陆修瑾的车时,给陆修瑾开车的司机。

车子开进了别墅,陆修瑾把车停好,从驾驶室里下车,从始至终没有搭理过她,连看都没有看过她一眼。

宋颜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意思,但还是下车跟了上去,乖巧的跟在了他身后。

别墅大厅灯火辉煌,他跟着陆修瑾刚进去,七八个穿着制服的年轻女佣立刻放下手里的活,排成两排迎了上来,面带微笑的朝他们鞠躬,“先生,太太,晚上好!”

宋颜被女佣们的称呼震惊到了。

如果不是除了她以外,陆修瑾的身边没再跟得有别的女人,她都不敢相信这一声太太是在招呼她。

一瞬间的失神,陆修瑾已经穿过女佣中间,上了旋转楼梯。

宋颜连忙朝女佣们点了下头,快速跟了上去,跟着他进了一间主卧。

一阵鲜花的清香,扑鼻而来。

放眼望去,原来桌子上的一束鲜花发出的香味。

陆修瑾没有管她,直接换了凉拖去浴室。

很快,浴室里传来淋浴器的水声。

宋颜看着那道紧闭的浴室大门,脑袋有些发懵。

他没发话,她不敢轻易离开。

虽然不明白陆修瑾到底是什么意思,但她估摸着今晚她是回不了医院了,于是拿出了手机,给宁笙的护工发了一条短信,然后乖乖坐在床沿边。

十几分钟后,浴室的门开了。

听到响动,宋颜下意识的往浴室门口看去。

薄薄的水汽中,男人全身上下只围了条浴巾,一边擦拭着头发,一边从浴室里走出来。

宋颜只看了一眼,就立刻转过了头。

这是宋颜第二次看到陆修瑾只围着浴巾的样子,第一次的时候,她害羞得眼睛不知道往哪里放,全身上下发烫,每一寸肌肤都跟煮熟的大虾一样泛红。

当然现在她也好不到哪儿去,慌张害怕的连呼吸都困难了。

比起少年的时候,他的身材要健硕许多,虽然只看了一眼,但她却清清楚楚看到了他的腹肌和人鱼线,一点都不夸张,但非常有看头。

“谁让你坐床上的?”

冰冷的声音砸过来,吓得宋颜立刻从床上跳起来,磕磕盼盼道,“我,抱歉,我不知道……”

“脏死了!”

低垂的眼眸中,男人穿着拖鞋的脚走了过来,按响了床头柜上的座机,嗓音不带一丝温度,“上来把床单换掉。”

宋颜站在旁边,心里有种说不出的难堪。

他终究还是嫌她脏。

她睡过一晚上的房子,他要拆了重新装修,她坐了一下的床单,也要马上换上,一刻都忍不了。

“我还是回去吧。”

她深深吸了一口气,终于鼓起勇气再次看向他的眼,低声道,“我知道你不喜欢看到我,刚好我想去医院一趟,就不打扰你了……”

男的眸光刹那间暗下来,“有种你走出这道门试试?”

宋颜刚踏出的脚步顿时僵在了原地,费解的看向陆修瑾。

男人英俊的面孔透着深深的不悦,丢掉了擦头发的毛巾往衣帽间走去。

不到一分钟的时间,他从衣帽间出来,与此同时,一道男士的居家服丢过来,砸到了她身上,伴随着他清冷的声音,“去洗澡!”

“以后不洗澡不换衣服,不准在我的床上坐。”

宋颜抱着衣服,觉得自己一点都捉摸不透陆修瑾的意思。

“把身上的纹身贴给我洗干净,看着就恶心。”男人恶狠狠的警告从几米开外传来,宋颜眨了下眼,低声道,“知道了。”

转而走向浴室。

宋颜有个好习惯,在别人家洗澡她从不用浴缸,她站在淋浴器的花洒下,看着胸口处的纹身贴,终于明白过来陆修瑾之前为什么咬她了。

如果不是为了遮挡住胸口处留下的疤痕,她也不至于贴纹身贴。

但没有想到,陆修瑾会这么讨厌,把纹身贴的地方都咬出血了,现在还留着咬破皮肤的伤痕和牙印。
 

洗完澡出去,陆修瑾已经换上居家服背对着她躺在床上了,床单也重新更换了新的。

卧室里只点着一盏台灯,暖黄色的灯光淡淡洒落,让周遭的气息都变得柔和起来。

宋颜在浴室门口站了很久,看了很久,陆修瑾都没有半点动静,也没有发出半点声音来。

她不确定陆修瑾有没有睡着,思量再三,还是没敢躺到床上去,只窝在了一旁的沙发上。

虽然她没有和陆修瑾躺在一张床上,但跟他相处在同样的空间里,呼吸着同样的空气,她依旧觉得自己快要窒息了。

所以毫无意外的,她失眠了,她睁着一双眼睛数绵羊,不知道数了多少遍,多少个小时,瞌睡虫才终于找了上来,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昏暗的光线中,一双漆黑的眼眸突然睁开,男人从床上起身,往沙发上看了一眼,拉开了床头柜的抽屉,从里面拿出了烟来抽。

宋颜正睡得香时脖颈处一阵发痒,痒得她难受,她忍不住咯咯的笑出了声,“谁啊,别闹我。”

脑海里突然闪过昨晚的画面,她陡然间睁大眼。

瞳孔中映出了一对蓝色的大眼睛,仿佛蕴着无数的星辰。

竟然是一只幼小的布偶猫。

“喵~~”

布偶猫见她醒了,乖巧的叫唤了一声,埋着脑袋就在她的脖颈处蹭啊蹭,蹭得她一阵痒意上来。

“打哪儿来的小家伙,这么可爱。”

宋颜喜欢得不得了,把它抱在了怀中,往四周环顾了一眼。

天早已大亮,偌大的房间里没有陆修瑾的影子,只有她和一只猫。

而她是什么时候跑到床上来睡的,连她自己都不清楚。

她睡了陆修瑾的床?

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她抱着猫冲进浴室洗漱,穿着居家服几乎是一路跑出了房间。

一阵花香袭来,有穿着制服的女佣捧着一束鲜花,笑意盈盈的同她问好,“早上好,太太,先生在餐厅里,下了楼梯右转往里走就是。”

再次听到这个称呼,仍旧是一种惊心动魄的体验。

下了旋转楼梯,客厅里也有人正在更换花瓶里的鲜花,见着她同样微笑着打招呼,“太太,早上好。”

宋颜急急点了下头,快速的走进了餐厅。

陆修瑾穿着休闲的居家服坐在餐厅旁,一边吃早餐,一边看报纸。

白皙的肤色,俊挺的侧脸,即使是随意的打扮,也掩盖不了他身上的高贵气息。

宋颜脚步一沉,突然有些不敢往前,怀里的布偶猫轻轻蹭了蹭她。

管家见状,过来招呼着她坐下,“太太,早,请问早餐是需要中式还是西式?”

宋颜坐上椅子才反应过来,只能硬着头皮回了句,“都可以。”

厨房里很快端上了热腾腾的早餐,中式西式的都有,宋颜拿着调羹搅拌着碗里的粥,喝了一两口。

陆修瑾一直低着头看报纸,偶尔咬一口手中的三明治,至始至终没有看她一眼,好似她这个人根本是空气。

其实他无视她也好,反正比他冲着她发火,或者三番两次出口伤人来得好。

“过来。”

寂静的空气中,男人嗓音显得格外低冷。

宋颜手一抖,调羹差点都不小心摔了。

稍稍抬眸,男人依旧低着头在看报纸。

宋颜恍惚间觉得刚刚那两个字,只是幻觉,直到他重复了一遍,“过来。”

声音又低了几分,好像很不满意她的不听话。

“我……”

“喵~~”

布偶猫委屈巴巴的叫了一声,从她怀里跳了出去,从桌底下钻过,乖乖的蜷缩在了他的脚边。

宋颜,“呃……”

深深埋下头,喝粥。

空气中传来报纸翻页的声音,伴随着不咸不淡的一句,“户口本带在身上了吗?”

宋颜从来没觉得自己这样智障过,陆修瑾说的没一句话,她都好像听不懂,“什,什么?”

“没带?”他终于放下了手中的报纸,漆黑深邃的眼眸看了过来,左眼下的泪痣漂亮的有些过分,只是他的眸光很冷,“回去拿。”

宋颜终于回过神来,“我,我带在身上了。”

从三年前宁笙得了白血病开始,冯玲就把自己和宁笙的户口分了出去,怕医院随时需要户口本,她一直带在身上,以便随时用。

“带上户口本,跟我走。”

说罢,他已经拉开餐椅起身,离开了餐厅。

布偶猫跟了上去,宋颜也跟了上去。

换完衣服,宋颜坐上了陆修瑾的车。

陆修瑾还是亲自开的车,路上依旧没有搭理过她,车里的气压低到了极点,直到车子最后停在了一处停车场。

宋颜抬头看了眼民政局三个字,终于反应过来,陆修瑾为什么要她带户口本。

今天民政局安静得有些诡异,除了她和陆修瑾和几个工作人员以外,竟然没有一对新婚夫妻。

手续很快办好,在钢印盖下的那一刻,宋颜大脑一片空白,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民政局的,精神一直恍恍惚惚。

“宋颜,我给你两天的时间,把程家的关系处理干净,我不喜欢我的太太私生活太乱,哪怕只是名义上的。”

留下这句冷冰冰的话,陆修瑾把她一个人丢在民政局外的路边开车离开。

布加迪酷炫的车身飞驰而去,只留给了她跩得二五八万的车屁股,转眼间消失在视线里。

宋颜打开了手里的小本子,结婚证三个烫金大字在第一时间跃入眼帘。

结婚证??

五年前她拿着五百万离开的时候,她以为自己这辈子都不会再和陆修瑾再有任何交集,不曾想到五年后,他们竟然结婚了?

可惜这本结婚证跟爱情无关,只是一场买卖。

就像陆修瑾所说的,为了阿笙的骨髓,她已经把自己卖给了他。

她抬头看了眼热辣辣的太阳,突然间有些难以想象未来的日子,会是怎么样的。

急促的手机铃声突兀的响起,宋颜回过神接通电话,宋永清怒不可遏的声音从听筒里传来,“宋颜,你给我立刻回家。”

“如果你不回来,别怪我对宁笙不客气!”
 

宋颜瞪大眼睛,“爸!”

“你都把我电话给拉黑了,还记得我是你爸啊?”宋永清冷笑了一声,“宋颜,宋家这几年在南城势头正旺,我要对付宁笙,轻而易举。”

“如果你不想让宁笙突发意外,死在无菌病房的话,就乖乖听爸爸的话,知道吗?”

宋颜的手指随着宋永清的话握成了拳头,不断紧缩,胸口沉沉起伏,咬牙切齿道,“爸,您可真卑鄙。”

“宋颜,你不该对爸爸这个态度。”

“行,我可以回家,也可以答应给宋明珠让路,但我有个条件……”

通话结束后,宋永清挂了电话。

宋家别墅里,冯玲凑过来小心翼翼的问,“老公,颜颜她怎么说?”

宋永清捏着手机没有说话,宋明珠委屈巴巴的抿着唇,哽咽着道,“爸爸,妈妈,姐姐要是不愿意就算了,你们别逼她好不好?”

“本来跟程家有婚约的就是姐姐,姐姐嫁到程家去也是一样,我没有什么关系的,只要是为了宋家好,我可以不跟枫哥哥在一起的,真的……”

女儿的坚强隐忍,步步退让让宋永清心疼。

之所以选择让明珠嫁入程家,不止因为这个女儿乖巧懂事他偏爱一些,更重要的是宋颜的性子实在太难以掌控。

等到她嫁进了程家羽翼丰满,有了足以保护宁笙的能力,她肯定不可能乖乖再听他的话。

如果她再在程老爷子跟前挑唆,那宋家想借程家往上爬的计划,必然落空,后果不堪设想。

他不会让这种脱离掌控的事发生,所以嫁进程家的,必须是明珠。

“说什么胡话呢?”宋永清伸手揉了揉女儿的头发,满脸宠溺道,“放心吧,有宁笙在,你姐姐她不敢不听爸爸的话。”

“她欠宁笙的,所以这辈子除了为宁笙妥协,没有第二条路走。”

宋明珠眼底闪过一抹狠意,稍纵即逝。

宋颜,你抢不过我的,你这一生注定被我踩在脚底下。

“颜颜,你回来了?”

宋颜踏进宋家大门,冯玲热情的迎了上来,去拉她的手,“饿不饿的,阿姨给你做了好多好吃的,快过来尝尝!”

宋颜不着痕迹的躲开了冯玲的手,眼里净是绵长的嘲弄,“真是辛苦冯阿姨了,这么多年来一直在人前费尽心思扮演着好继母的角色。”

“姐,你别这样说妈妈,妈妈知道你要回来,是真的很高兴。”宋明珠的面上露出了羞怯,“我也很高兴的姐姐,这段时间你不在,我很想你……”

果然常言说的好,有什么样的妈,就教出什么样的女儿,宋明珠跟冯玲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两朵盛世白莲花。

“是吗?我也很想妹妹呢。”

宋颜摸着脸,歪着头冲宋明珠笑了一下,“只要一想到妹妹,我就脸疼。”

宋明珠知道她意有所指,有些语塞。

宋颜笑得更明媚了。

“都站在门口做什么,进来吃饭!”

一家之主都出来发话了,大家自然没有再多说一句,都乖乖的坐到了餐厅。

饭桌上,冯玲殷勤的给宋颜夹菜,“来,颜颜,吃菜,这是你最喜欢的糖醋排骨。”

“冯阿姨,您怕是记错了吧,糖醋排骨明明是妹妹喜欢吃的。”

说话间,宋颜已经把排骨夹到了宋明珠碗里,“妹妹多吃点啊,你看你,最近都长瘦了。”

冯玲尴尬,宋明珠故作乖巧的笑了笑,“谢谢姐姐。”

“唉……”

宋颜惆怅的叹了口气,慢悠悠道,“真是有妈的孩子像块宝,要是我妈妈还在世的话,我也是个宝贝疙瘩呢,妈妈一定会记得我爱吃什么的。”

“宋颜!!”一道怒斥钻入耳膜,“在饭桌上你胡说八道什么呢?”

宋颜无辜道,“爸爸这么生气做什么,好歹那是您的原配妻子,我亲妈,就算我妈死了,也在宋家的族谱上,难道我还不能提一下了?”

她看向冯玲,“您说对吧,冯阿姨?”

“是,颜颜说的是。”冯玲努力挤出了一抹难看的笑,“永清你就别生气了,孩子想妈妈是正常的,再说了,是我这个做继母的不称职……”

宋颜装乖,“你看吧,冯阿姨自己都说了。”

冯玲做的这顿饭,她咽不下去,可是只有她咽不下怎么行呢?

既然宋永清逼着她回来吃,那就大家都别想吃好,宋永清总不能为了这点小事,去找阿笙的麻烦,过度消耗手里的这张王牌。

果然,饭桌上谁的脸色都不太好,宋永清更是没吃几口就放下了筷子,盯着宋颜道,“给程老爷子打电话,说你晚上去拜访他。”

这么迫不及待?

宋颜扯了扯唇,拿出手机拨出了一个电话号码,“喂,爷爷……”

冯玲和宋明珠紧张的看着宋颜,餐厅里一时安静的只有宋颜清净低柔的嗓音,带着点撒娇的语气,“您今晚有空吗?宋宋想你了,想来看看你。”

“让我早点来用晚膳?好呀,我都好久没有陪爷爷您一起吃过饭了,到时候再陪您下棋好不好?”

“嗯,那就这样说定了哦,我先挂了,爷爷,晚上见。”

合上电话,宋颜看向宋永清眨巴眨巴眼道,“爸,电话您都盯着我亲自打了,不用再担心了吧,那我可以走了吗?”

“宋颜。”宋永清道,“记住我说过的那些话,别给我耍花招,你永远都不可能嫁进程家的。”

“放心吧,爸,我才不屑耍花招呢。”

她才不屑嫁进程家,跟程枫过一辈子,被宋明珠碰过的男人,她光是看上一眼,都觉得恶心,更别说嫁。

而且,她已经结婚了。

今天就算宋永清不拿宁笙威胁她,她也会到程家老宅走一趟,毕竟陆修瑾只给了她两天的时间,她可不想惹陆修瑾生气。

“我先走了啊,拜拜!”

宋颜背上链条包,直接走出了餐厅,转过身的一瞬,她的面色沉了下来。

宋明珠也从餐椅上起身,“爸,我有点不舒服,我先上楼去休息了。”

说罢,她一路小跑回了房间,拿着枕头拼命的往床上砸,凭什么?凭什么程老爷子只喜欢宋颜?


    标签:

    珍语句子网 短文学 - 用文字渲染心情,把最好的时光交给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