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评句子 >

西门龙霆在景佳人体内不出来 不知节制地索要了三天三夜视频

热评句子 2021-11-20 14:27:22

某间豪包中,音乐声震耳欲聋,四处一片片白花花的大腿,欢笑和打闹声接连不断。

突然,靠在沙发角落里休息的男人睁开了眼,厌恶的皱着眉,一把将主动亲近他的姑娘掀开,下一秒从沙发上霍然起身。

韩亦辰眼尖的瞧见了他往外走的身影,连连喊他,“喂,老陆老陆,你要去哪儿?”

音乐声太大,一下子便将他的声音湮没。

男人压根没有听到,直接推开了包厢的门离开。

韩亦辰傻眼了,用胳膊肘撞着身旁的人,“老沈,老陆他到底咋辣?”

沈墨离不咸不淡道,“什么怎么了?”

韩亦辰吐槽,“明明是老陆约咱们出来一起聚的,结果他是酒也不喝,妹子也不玩,就窝沙发上睡觉,现在还招呼都不打一声就走了。”

他“啧”了一声,“这段时间老陆太反常,我估计多半和宋颜有关,可我就是想不通,以前他跟宋颜关系挺好的啊,为什么后来突然就变了?”

“宋颜到底哪里惹到他了,让他这样恨她,非得把对方往死里整才肯罢休?”

“他逼得宋颜不是下跪,就是跳楼,到最后还直接把刀子往心窝上捅,你说这得有多大的仇多大的怨啊?”

沈墨离不以为然,仍旧是懒洋洋的腔调,“有多大的仇多大的怨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宋颜给他下跪的那个晚上,他喝了一整宿的酒。”

“我只知道宋颜跳楼的时候,他跟着跳了下去,我只知道宋颜往自己心口插刀子的时候,他握住了刀口,伤得很严重。”

最后一个字音落下,他看着韩亦辰目瞪口呆的表情,眼底的笑意很深,“你说这是为什么呢?”

“靠!”韩亦辰忍不住爆粗口,“老陆他疯了,他一定是疯了!”

“……”和智障聊天,真是心累。

一阵无语后,沈墨离轻描淡写的回了一句,“他疯了这么多年,你居然才知道,真是难为你了。”

韩亦辰,“呃……你这是夸我呢,还是损我呢?”

沈墨离,“你猜?”

韩亦辰无语,“……好吧,我输了。”

宋颜在医院里住了一个多星期,都没有再见到过陆修瑾,倒是他的特助冯铮来了两回。

一回是通知她,宁笙的手术具体时间,并且替陆修瑾带了一句话,“陆总说,没有他的同意,宋小姐不能踏出病房半步,否则后果自负。”

另一回是宁笙的手术当天,就在她心急如焚的时候,冯铮带来了一套衣服,在她换上后把她领到了手术室外。

手术进行了四个小时还没有结束,宋颜站在手术室外,站在墙壁前用自己的额头磕着墙,一下,一下。 

就算骨髓移植的成功率很高,可也不代表百分之百,宋颜很害怕,她特别害怕宁笙会在手术室里出不来,所以试图用这种笨拙的方法缓解那份害怕。

可最后还是不管用,她害怕到全身都是汗,明明医院里冷气开得很足,她的衣服却还是湿透了。

老天爷,求你眷顾阿笙一次,让他好好活下来吧,他那么乖巧,那么听话懂事,你一定不会忍心带走他的,对不对?

她在心里一遍一遍的祈祷,老天好像真的听见了她的心声一般,在半个小时后,手术室的门开了。

戴着氧气罩,全身插满管子的少年被推出了出来,从美国赶来做这台手术的医生摘下口罩,用生涩的中文道,“手术很成功,宋小姐不用担心。”

积压在心底的情绪彻底爆发,宋颜捂着嘴巴,一下子就哭了出来,宁叔叔,我答应过你会照顾好阿笙的,你看,我做到了,我真的做到了。

她哭得像个孩子般,哭到脸色发青,上气不接下气。

冯铮走到了一个安静的角落,拨通了陆修瑾的电话,“陆总,您可以放心了,达里尔医生说,宁笙的手术很成功。”

听筒里很安静,如果不是隐隐传来轻微的呼吸声,冯铮都以为陆修瑾没有在听,想到陆修瑾的身体状况,他难免担忧,

“陆总,您上午才抽完骨髓,医生让您留院观察和休养的,您为什么非得要离开呢,如果有个三长两短的话,该……”

“无妨。”

淡淡沙哑的两个字音,轻巧的截断了他的话。

通话中断。

“喂,喂陆总!”

冯铮听着冰冷的忙音,心情有些复杂。

医院的路边停靠着一辆黑色的奥迪,驾驶室的车窗落了下来,男人一手靠在方向盘上,一手伸出窗外轻轻抖了下烟灰,姿态看上去颇为悠闲。

唯有仔细看去才会发现,他的脸色非常苍白,唇色发灰,像是一个病入膏肓的患者,虚弱的随时随地都有可能死亡。

可他却不甚在意的抽着烟,目光始终落在医院手术室的位置,突然,仪表盘上的手机铃声响了。

垂眸看了一眼,是一个陌生号码,他没有接。

没过多久,那个号码进来了一条短信,“我知道你把我拉黑了,所以拿了阿笙的手机给你打电话,可你还是不接,我就只能给你发信息了。”

“陆修瑾,你在哪里,我想见你一面。”

陆修瑾,你在哪里,我想见你一面……

短短十三个字,一眼望尽,可他却看了很久很久。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像是想到了什么不太美好的回忆,啪的一下把手机扣在了仪表盘上,踩着油门驱车离去。

接下来任由短信怎么响,他都没有再理会过。

宁笙的做完手术的当天晚上,就醒了过来,宋颜透过玻璃看到无菌室里宁笙痛苦呕吐的模样,心一阵揪着揪着的疼。

医生拍着她的肩膀安慰她,“别担心,这是正常的术后反应,难受是肯定的,但挺过了这阵子就会恢复正常。”

凌晨两点多,宁笙的情况才稳定下来,在无菌室里打着点滴睡着了。

无菌室有专门的医生和护士看管,为了防止感染,其他人一律不能进入。

宋颜隔着玻璃守了将近一个小时,见宁笙不再有异常,再加上还有护工守着,才敢稍微离开一会儿。

她坐在医院的长椅上,拿出了宁笙的手机点开短信,最后一条还是下午给陆修瑾发过去的,只有谢谢你三个字。

而陆修瑾,至始至终都没有回过他的短信。

一条都没有。

手术后的一个星期里,宋颜守在医院里寸步不离。

宁笙出现了排异现象,几乎每天都在发烧呕吐。

她隔着厚厚的玻璃,看着无菌室内少年痛苦不堪的模样,她恨不得自己能代替他,代替他生病,代替他疼。

好在一天天下来,宁笙终于开始有所好转。

这天,宁笙的情况再次稳定下来。

他精疲力尽后,瞌上眼皮沉沉的睡了过去,宋颜依旧守在外面,没有离开。 

不知多久,身旁传来了熟悉的声音,“宋颜!”

宋颜侧过眸看过去,“江哥?”

梁江穿着简单休闲的衣服,眉目英俊,她错愕了一秒,“江哥,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梁江是她的经纪人,所以他一出现,她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工作。

“难道我就不能是来看看小笙?”

“没这个意思,只是你一向很忙。”

“今天恰好有空。”梁江说,“我刚刚去见过主治医生,赵医生告诉我,小笙的情况在骨髓移植里,算是情况很好的了,你不用太担心。”

只要一提到宁笙,宋颜的眼眶就不自觉的发酸,“我知道…”

“陪我到外面坐坐,如何?”

宋颜看了眼无菌病房里熟睡中的少年,点头,“好。”

宋颜没想到,梁江说的陪他在外面坐坐,结果就是在医院花园的长椅上。

梁江解释了一句,“知道你担心你弟弟,就不把你带出去了。”

他拍了拍身旁的位置,“别傻站着了,坐。”

宋颜坐到了他身边。

医院的花园里,有不少穿着病号服的病人在散步,家属在一旁陪伴和安慰,宋颜看到这些人,就想到了宁笙,心里一阵难受。

“什么时候回公司?”这回,梁江没有再跟她拉家常,单刀直入的问。

“我……”

“宋颜,你应该知道你自己的处境。”梁江没给她说完话的机会,“宋家,你压根靠不住,你弟弟手术过后的医疗费,还需要一大笔。”

“你如果再不工作,你觉得你承担得了这笔费用吗?怕是连后期的排斥药,你都给你弟弟买不起了吧?”

打蛇打七寸,梁江的这句话,刚好打在了宋颜的七寸上。

阿笙这回的手术费,都是绾绾和阿舒给的。

她们都说不用还,可就算是好姐妹,宋颜也不可能毫无负担,理所应当的接受,尤其是阿舒赚钱也不容易,她几乎拿出了自己所有的家当。

她在心里把这些账一笔笔都记得清清楚楚。

现在所有的钱已经快见底了,而接下来的费用……

她抿了抿唇瓣,下定决心般开口,“江哥,再给我一点时间吧,等阿笙情况彻底稳定下来,转到普通病房,我就立刻回公司。”

她需要赚钱,她很缺钱。

而陆修瑾的那五百万,她不愿意用。

那是她最后的底线,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下,她还是固执的想要守住。

梁江难得好脾气的伸手揉了把她的长发,“行,我在公司里等着你回来,顺便这几天看一下有什么合适你的剧本没……”

“陆、陆总……”

不远处,冯铮站在陆修瑾的身侧,明显感觉到对方身上的冷气息低到要冻死人,尤其是他看向宋小姐经纪人的目光,更是恐怖……

那眼神,狠得好像恨不得砍了梁江的手一样。

因为梁江的手,碰了宋小姐的头发?

冯铮咽了口唾液,小心的翼翼的喊了他一声,问道,“陆总,宋小姐的出院手续全都办好了,您先前说让我办完手续,就把宋小姐接回南湾别墅的事……”

冯铮话还没有说完,却见自家老板已经阴着一张脸,转身离开了。

喂喂,别这样啊老板,倒是给个准话啊,现在到底接不接宋小姐回去啊?

冯铮看了眼跟经纪人亲密坐在一张椅子上的宋小姐,再看了眼满身戾气,已经走到几米开外的老板,心里叫苦连天。

苍天啊,他这到底是得罪谁了?

傍晚,宋颜接到梁江的电话,“明天晚上锦江国际有场内衣秀,主办方临时要换一个人,你要不要去顶一下?”

“从七点到十点,就三个小时,不会耽搁你多少时间照顾弟弟的。”

锦江国际,国内顶级商场,能在那里做模特,酬劳一定不低,宋颜说不心动是假的。

但一想到是内衣秀,到时候场上的人肯定不少,宋颜有点犹豫,“江哥,你让我考虑一晚上,行吗?”

“宋颜,我没时间给你考虑,你现在就想清楚,三个小时一万块的酬劳,不是哪儿都有这样的好事,你要是不去,我就给手底下的新人了。”

听到一万块,她哪里敢还有什么犹豫,立刻道,“我去!”

她需要钱,她没得选。

梁江的声音从听筒里传来,“好,那我先把合同给你签了,你明天直接过来。”

宋颜乖巧道,“谢谢江哥。”

宁笙大多数的时间都打着点滴昏睡,很少清醒。

时间眨眼而过,第二天下午五点,宋颜打车前往锦江国际。

她知道下班高峰会堵车,所以特意提早了一个多小时出门,却没想到今天堵得这么厉害,害得她差点迟到。

“你怎么才到?”

一踏进锦江国际大门,梁江在第一时间出来接她。

宋颜看到梁江的那瞬,差点连快迟到都忘了,“江哥,大热天你捂这么严实做什么?”

梁江戴着口罩墨镜鸭舌帽,夸张程度堪比娱乐圈当红偶像出门。

梁江郁闷道,“快别提了,我昨晚回家在车库刚下车,就被一闷棍给打晕了过去揍了一顿。”

“也不知道是得罪了哪个傻逼,下手居然这么狠,差点没把我右手给打骨折,妈的,千万别让我找到,否则非剥了他皮不可。”

宋颜连忙问,“报警了没,查监控了没?”

梁江更加郁闷,“报警也没用,监控前两天就出了故障,小区物业居然没找人维修,一群傻逼。”

“算了,不提这个话题了,赚钱要紧。”梁江带着她往场地急奔,把她交给了这次内衣秀的负责人,留下一句好好关照后离开。
 

负责人看在梁江的面子上没有发火,只是有些不悦的把铭牌塞给她,“走秀马上就要开始了,还不快去二楼更衣室换衣服?”

“抱歉,我马上去。”

宋颜捏着铭牌往二楼匆忙而去,远远瞧见有一群西装革履的人正巧经过拐角处,往这边走来,她立刻埋下头,加快了步子。

走廊里很安静,皮鞋踩在地面上的声音沉闷而有力,陆修瑾站在一群高管中,如同众星拱月般的存在。

他看到宋颜低着头走过来。

她穿着简单的白色体恤和一条牛仔短裤,从他们身边经过的时候抬手把垂落的一缕发撩到了耳后。

明明是一个很随意的动作,却恰恰露出了她完美的脖颈线条,如同白天鹅一般优雅修长,将她尖尖的下巴衬得越发精致小巧。

她垂着头走得很快,显然是没有看到他们,但几乎所有人,都把她看得清清楚楚。

“陆总,这层主销全球最高端的名牌包和化妆品之类的,这个月的业绩……”

就着部门总监跟陆修瑾的汇报情况,冯铮刻意压低嗓音对秦经理道,“刚刚那个女孩,马上去查一下她是来干什么的。”

其实刚刚注意到陆修瑾多看了那个女孩儿两眼,秦经理就隐隐约约明白了些不同寻常。

可南城谁都知道亚欧集团的大老板脾气最古怪,也最难讨好,所以他哪里敢轻举妄动。

现在得到了大老板特助的示意,他觉得机会来了,立刻眉开眼笑道,“是是是,我这就去。”

宋颜急匆匆的赶到更衣室,入目的全是穿着比基尼的模特,肤色在灯光下白的仿佛能发光,晃得她一阵头晕目眩。

模特都换好了衣服化上了精致的妆容,站在一旁整理头发等待着。

宋颜上下扫了一眼,终于明白过来内衣秀算是说得好听的了,这分明是比基尼秀。

“快快快,进去换衣服!”失神的那瞬,宋颜被匆忙赶来的负责人推进了更衣室,指了指挂在橱窗里的一套比基尼,“去把那套换上。”

宋颜顺着方向看过去,简直惊呆了。

那套白色的比基尼虽然看上去很精致,但露得的着实有些夸张,只有几根带子和勉强能遮羞轻薄布料,加起来就一只手掌的大小。

这种类型的比基尼不止露,颜色还特别难驾驭,宋颜看向了隔壁橱窗,刻意将语调和姿态放得更低,跟负责人商量,“姐,我能不能穿蓝色的那一套?”

“叫你穿哪套就穿哪套,哪来的那么多废话?”负责人不悦的取出那套比基尼,丢到她身上,“马上去。”

然后拍了拍手,“啪啪啪!”

“大家都给我听好了,今天上面有大人物来咱们商场视察,你们都给我好好表现,要是出了什么差错,别怪我一分钱都不给你们,都听清楚了没?”

“听清楚了!”异口同声。

内衣秀的T台设在了一楼,周围布置的非常高端。

一盏盏晶莹剔透的琉璃灯从商场顶楼的天花板垂涎而下,暖黄色的灯光将空气中氤氲出了奢华和暧昧的气氛。

走秀音乐《Last Tango In Paris》响起,模特们踩着节奏,走上了T台,向商场里的所有客人展示出了一套套惊艳绝伦的高档泳衣。

宋颜走在中间,因为时间紧迫,她没来得及上妆,就着自己来之前化的日常妆被推上了场。

身上薄薄的布料让她觉得自己穿了跟没穿似的,而脚下大了一码的高跟鞋她穿着难受极了。

可多年来的职业素养没有让她没有半点退缩的意思,她既然拿了钱,她就要对得起自己的那份酬劳。

宋颜硬生生忍着不适,踩着十厘米的高跟鞋,面带微笑的走上了弧形的T台。

一楼T台旁围了很多逛商场的男男女女,楼上的人们听见动静,也倚着栏杆往下看。

“冯特助,我已经查到了,刚刚那个女孩子是这次是商场这次走秀活动请的临时模特。”

秦经理回来,在冯铮耳边低声道。

这时,商场里响起了口哨声,气氛有些火爆。

难怪这么热闹,原来是有走秀活动。

冯铮朝秦经理使了个眼色。

秦经理立刻明白,点了下头走到了陆修瑾旁边,“陆总,今天我们商场正在举行“清凉一夏”的走秀活动,不知陆总有没有兴致指导和点评一下我们的活动。”

男人清冷的视线落在了秦经理的身上,只是看了他一眼,没有回答,但也没有反对。

秦经理连忙做了个请的手势,“陆总,这边请。”

秦经理在前面带路,一行人来到了三楼的栏杆处。

内衣秀正如火如荼的进行着,模特队伍中间穿白色比基尼的身影落入陆修瑾的眸中。

秦经理顺着陆修瑾的目光看过去,一眼就认出了走在模特中间的那个女孩儿就是先前那位,顿时喜出望外。

大老板果然在看那个女孩子。

他终于找到了讨好大老板的途径了,他甚至在心里盘算好了要怎么把女孩儿打包送到大老板手中。

“陆总,现在正值盛夏,天气最热的时候,所有我们特地举办了一场比基尼秀“清凉一夏”,就是为了……”

秦经理喜滋滋的殷勤解说,完全没有注意到男人的眸光阴沉至极,面色暗得几乎能滴出水来。

冯铮看到秀场上的第一眼,就已经一个头两个大,在心里暗骂秦经理是傻逼,走秀是什么类型好歹说清楚啊?

他本来以为是商场的时装秀,结果什么鬼,竟然是比基尼秀??

他居然还故意让秦经理把陆总引了过来,这下死定了,死定了!

冯铮伸手,默默抹了把冷汗,喊了声,“陆、陆总……”

陆修瑾没有回应,视线牢牢盯着T台上白色的身影,目光越来越阴沉,终于秦经理也察觉到了异常,开始忐忑不安起来。

大老板这是什么意思?

难道不是看上那个白衣服的女孩儿?

不对啊,他现在还盯着人女孩儿看来着。

难道是嫌太远了,视线不好?


    标签:

    珍语句子网 短文学 - 用文字渲染心情,把最好的时光交给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