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评句子 >

上校他体力太好江晚吟 司行霈疯狂的要顾轻舟第一次

热评句子 2021-11-20 14:25:53

宋颜不知道自己坐了多久,恍惚间抬眸,她看到马路对面停了辆宾利慕尚,还有车身旁的……陆修瑾。

昏黄的路灯下,漫天的雨幕中,他穿着裁剪合身的西装,撑着一把黑色的雨伞,就静静的站在那里。

指间烟火,明明灭灭。

“陆修瑾!”

宋颜下意识的拔腿往马路对面跑去。

下一秒,一辆车飞驰而来,横在了她的面前。

接到电话,舒微就用最快的速度赶了过来,一下车看到宋颜狼狈不堪的模样,舒微整颗心揪着一样疼,抱着她一下子就哭了出来,“宋宋,我来接你了……”

宋颜如梦初醒般回过神来,再度看去,不远处根本就没有陆修瑾的身影。

她出现幻觉了。

“阿舒……”

眼泪,一直在眼眶里晃啊晃。

一不小心,就掉了下来,“我好累,你让我抱抱吧……”

看到程枫和宋明珠滚床单,她没哭,被冤枉受了委屈,她没哭,就连挨了宋永清两巴掌,她都没哭,可……

陆修瑾不过是在她的幻觉里出现了一下,她的眼泪就再也停不下来了。

“宋宋,以后你还是别回宋家了,就在我这儿住下吧!”

舒微把宋颜带回家洗完澡,换了干净的衣服,就坐在旁边给她的额头处贴创口贴,“你看你家里,渣爹后妈白莲花妹妹,一堆财狼虎豹,你回去做什么呢?”

“尤其是你那个白莲花妹妹,我看着她就恶心,改天非得让绾绾收拾她一顿,才解气!”

“还有还有……”

舒微一直在替宋颜打抱不平,半晌之后,才想起了正事,“对了,宋宋,你见到陆先生了吗,他有没有同意给阿笙捐骨髓……”

宋颜有点仓促的抬起眼,满目倦怠,嘴角无力的下沉,像是丢了魂儿,“阿舒,陆先生他……就是陆修瑾……”

“他不肯帮我……”

舒微愣了下,然后陷入了沉默,半响后才小心翼翼的开口问,“宋宋,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跟陆修瑾的关系,为什么会突然变得这样糟糕?”

“我……我不知道……”

“阿舒,自从他跟林筱在一起后,他就不理我了……”

一夜无眠。

第二天早上,主治医生打来电话,说宁笙早上又发烧了。

宋颜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脸颊红肿,额头磕破了皮,手臂和膝盖都是擦伤的痕迹,怎么都遮不住。

如果让阿笙看到,阿笙一定会急得加重病情。

宋颜不敢去医院,满脑子只有主治医生的一句,“宋小姐,请你做好心理准备。”

做好心理准备?做什么心理准备?

阿笙不会死的!

只要她还活着,她就绝不可能眼睁睁看着阿笙去死。

她要把阿笙从死亡线上拉回来,不惜一切代价!

她找出手机,在电话簿里搜索出了一个电话,拨出去。

“宋颜?”电话那端传来一道试探性的声音。

多年没有联系,韩亦辰居然还记得她的声音,宋颜抿了抿唇,“是我……”

韩亦辰笑嘻嘻道,“真是难得啊,你居然肯给我打个电话,我还以为,你一辈子都不会再联系我了。”

是啊,当初她也是这样以为的。

当年陆修瑾带着林筱离开锦江县之后,她在绝望下换了手机号,想着这辈子都不会联系陆修瑾,包括他身边所有的朋友。

却不想,世事难料,后来发生了一些事,让陆修瑾恨她入骨。

宋颜知道,陆修瑾不会接她的电话,更不会再给她有见他的机会,所以她只能从韩亦辰这边下手。

韩亦辰跟陆修瑾走得近,只有他,可以帮到自己了。

她已经无路可走了,为了弟弟能活下来,她必须要见到陆修瑾。

想到这里,宋颜没有心情跟韩亦辰叙旧,直接切入主题,“阿辰,我有事想求你帮忙……”

“什么事你说吧,只要我能帮上忙的,就一定会帮你。”

“我要见陆修瑾,我今天必须要见到他!”

电话那端沉默了几秒后,韩亦辰的声音方再度响起,“没问题,我来替你想办法。”

宋颜低垂着眼,“谢谢……”

挂断电话后不久,韩亦辰的秘书送来了一把钥匙。

同时,她收到了韩亦辰发过来的短信,是一套公寓的详细地址,附带一句话,“宋颜,你要自己加油啊,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已经够了,足够了。

韩亦辰既然给了她这把钥匙,这里就必定是陆修瑾常住之地。

宋颜在舒微的房子里待了整整一天,直到黄昏时分,才撕掉了创口贴,仔仔细细的洗了个澡,最后化完妆出门。

医院的走廊静悄悄的,宋颜站在门口,一眼就看到了病床上睡着了的少年。

少年清秀的面容上带着病态的苍白,整个人都瘦得离谱,身上插着各种医疗器械,看上去像是一只脆弱的娃娃,只要轻轻一碰,就会坏掉一样。

不知道是不是身上发疼,他睡得并不踏实,卷翘的睫毛一直在微微颤抖,就连眉头,都一直紧紧皱着,唯有惨白的唇瓣,微微掀动,“姐……姐姐……”

这一声姐姐,就像是一把锋利的剑,刺穿了她柔软的心脏。

眼底的泪花随之一点点泛开。

“阿笙,你放心吧,姐姐一定会救你的,一定!”

宋颜摸出口袋里的金属钥匙,死死的握在手心,尔后……转身离开了医院。

宋颜不知道自己是带着怎样的心情打开了陆修瑾公寓的门,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自己甚至已经脱掉了裙子,找出了陆修瑾的白衬衣换上。

阿笙不能死!

这句话驱使着她,不顾廉耻的坐在了他的床上,等着他回来。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她脑袋空空,神情麻木。

突然间,客厅里传来一声轻响。

宋颜猛地抬眸,整个人突然就慌了起来。

他……回来了。

有脚步声,往卧室而来。

宋颜紧张的捏着衬衣的衣角,手心里沁出了一层湿濡。

就连额前的碎发,都被汗液染湿了几缕,心脏更是咚咚咚咚的剧烈跳动,几乎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
 

咔嚓!”

卧室门一响,宋颜立刻咬紧牙关,豁出去般跑过去,扑进了他的怀里,嗓音微微颤抖,“别开灯……”

烟草的气息,夹杂着他身上淡淡的清香味,一下子就侵占了她的呼吸系统。

和当年的一模一样。

她明显感觉到他的身体僵硬了一下,然后伸手去推她。

“宋颜!”

咬牙切齿的声音,仿佛要穿透她的耳膜,“钥匙谁给你的?是不是韩亦辰?”

宋颜知道,陆修瑾很生气,可她顾不得那么多了,“是我求他的,你别怪他。”

她死死的抱住他,任他怎么推,怎么拉扯,都不肯松手,反而变本加厉的把头靠在了他的怀里,“阿瑾,你不要推开我……”

她感觉到他的手落在了她光滑的大腿处,听到了他的笑声,“呵……特意穿成这样来勾引我?”

黑暗中,他轻蔑的笑声让她觉得揪心极了。

她努力忽略,像块口香糖一样黏着他,不肯撒手,甚至厚颜无耻的去扯他的衣领,“阿瑾,抱我好不好……”

“宋颜,上次是为了钱,这次是为了什么?”冰冷的语调从头顶砸下,“为了我的骨髓,嗯?”

她红着眼,高高踮起脚去亲他。

他偏过头,躲了过去,她就只亲到了他的脸,听到了他的冷笑,“就因为我身上的骨髓,你不惜冒死拦我的车,给我下跪不成,又眼巴巴的送上门,给我睡?”

“宋颜……”他喊她的名字,语气不屑道了极点,“你可真是够豁得出去,不过我记得你是有未婚未的人,你这么贱,你未婚夫知道吗?”

他是故意的!

他在故意羞辱她!

可那又如何?

如果这样能让他心情好些,同意把骨髓捐献给阿笙,再多的羞辱都算不了什么!

她不过是心痛一点而已,她受得住的。

她不管不顾,再去亲他,他还是偏头躲过了。

她死乞白赖的就这样一次次去亲他,他一次次的躲。

他不知道躲了多少次后,终于耐心用尽,忍无可忍的吼她,“够了!”

她被吓到了,全身哆嗦了一下,“阿瑾……”

“别叫我的名字,你不配!”

他深深吸了口气,像是极力在压抑着怒气,“宋颜,趁我现在还没有真正的发火,你马上给我滚蛋!”

“我不滚,除非……”

“除非什么?除非我给你弟弟捐骨髓吗?”

手腕蓦地被扣住,她整个人被凶狠的砸到了墙上。

那样重的力道,肋骨都几近要断裂,宋颜疼得满身都是冷汗,“陆修瑾……”

“宋颜!”

陆修瑾掐着她的下颌骨,像是只被惹怒的狮子,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种暴戾气息,“你未免太自以为是了!”

“你是不是觉得五年前爬了我的床,得到了你想要的,五年后还是会一样?所以你迫不及待的就找上了门来?”

“宋颜,不妨告诉你吧,五年前要不是我喝多了,你以为我会碰你?要不是怕你缠着我,你以为我会施舍给你钱?”

“像你这种水性杨花的人,我连多看一眼都觉得恶心!我陆修瑾这辈子做过最后悔的一件事,就是睡了你!”

宋颜……

我陆修瑾这辈子做过最后悔的一件事,就是睡了你!

是啊,如果没有那一夜,他心爱的林筱就不会离开他。

如果没有那一夜,他和林筱应该早就步入了婚姻的殿堂,说不定孩子都在打酱油了……

他们之间,就是一个最错的错误。

知道心痛是什么滋味吗?

就像心脏活生生的被人剜掉一块,然后有一把挂着倒刺的刀子,就在那伤口里绞着绞着,像是一辈子都不能停止。

血肉模糊,疼痛难忍。

“陆修瑾……”

她恍恍惚惚的抬眸,有些断断续续道,“你要怎么骂我,侮辱我,都可以,甚至你要我做任何事,我都不会皱一下眉头,哪怕让我去死。”

“可我弟弟……啊!”

接下来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陆修瑾就像突然炸毛了一样,粗鲁的掐着她的手腕,就把她往外拖去。

她被拖得踉踉跄跄,最后拉住门框,他去掰她的手指,她胡乱反抗,却终究敌不过他的力气,被丢出了公寓外。

走廊的感应灯亮了,刺得她的眼睛一阵生疼,她捶打着房门,一遍遍喊着他的名字,“陆修瑾,陆修瑾!”

突然间,房门开了,她的衣服和手机一起被丢了出来。

“陆修瑾!”

她试图冲上去,他却一脚把门踹上。

房门合上的前一秒,看到了他的眼,流露出了想要杀人的凶光。

他是恨极了她。

当年林筱离开他,远走他乡的那日,他也是用的这种眼神,看着她。

陆修瑾收回了钥匙,宋颜不敢再敲门,只是蹲下身,把地上的东西一样样的捡了起来。

宋颜本来打算在门口守一夜,等到陆修瑾消完气出来再谈的,却不想阿笙打了电话过来。

“姐……”少年的声音处于变声阶段,有点沙哑,却非常的温柔,“我想你了……”

宋颜鼻子一酸,“这么大了,还撒娇?”

浅浅的笑声,从那边传来,“你已经三天没有来医院了。”

宋颜的心随着少年的声音,一点点的柔软,“好吧,你乖乖的躺着,姐姐现在就来看你……”

合上电话,宋颜抬头看了眼公寓紧闭的房门……离开。

去医院的途中,宋颜的目光被一个商店橱窗里的娃娃吸引了目光。

真像阿笙。

她买下了娃娃带到了医院,准备送给阿笙。

突然间,她的手机铃声响了,主治医生气喘吁吁道,“宋小姐,请你马上来医院,你弟弟现在的情况非常危急!”

“哐啷!”

陶瓷娃娃从手中滑落,在地上摔成了碎片。

阿笙……

宋颜拔腿就往住院部跑去。

护士拿着输液袋,将一张病床飞快的推出了病房。

医生面色沉重的跟着病床跑。

宋颜看到了被鲜血染红的床单,看到了少年的嘴巴和鼻孔里不断有血涌出,看到了他痉挛的身体,看到他也看见了她,吃力的朝她伸出了手……

“阿笙!”

宋颜号啕了一声,是完全从嗓子眼里发出的那种声音,悲戚到了极致
 

她疯了一样朝着那张病床追上去,握住了少年血淋淋的手,少年蠕动着鲜红的唇瓣,喉咙里咯咯作响,“姐,姐姐……”

眼泪一颗颗砸下,她心痛欲死,“没事的,一定会没事的,阿笙你要撑下来,姐姐会一直陪着你!!”

“姐姐……”衣角突然被人从身后一下子攥住,伴随着一道柔柔弱弱的声音,“你松手吧,你这样会耽搁医生抢救的……”

“啪!”

宋颜回头,用了所有的力气,一耳光扇了出去!

瞪向她的眼里,全是密密麻麻的血丝,狠的像只怪物,“宋明珠,你到底对阿笙做了什么?”

“我没有……”

宋明珠哭得可怜兮兮,唇角有血渗出,她不断的摇头,委屈的不成样子,“我只是来看阿笙的,我也不知道阿笙为什么会突然这样……”

“我只是跟他说,我在姐姐的房间里找到了个箱子,里面装的全是钱,至少有几百万……”

“我只是跟他说,从他生病开始,家里就没给过姐姐一分钱,箱子里的钱,还有这三年昂贵的医药费,有点来路不明……”

“我只是跟他说,我经常在晚上看到姐姐你,上了不同男人的车……”

“宋明珠!!”

宋颜只觉全身都要爆炸开来,一种无法形容的恨意充斥着她的全身,她冲着宋明珠大叫起来,歇斯底里的恨不得撕碎她,

“我发誓,如果阿笙有个三长两短,我一定会杀了你,给他陪葬!”

宋明珠吓得哆嗦了一下,眨眼间娇柔的脸上一片黯淡,眼里雾气蒙蒙,看着宋颜的眼神里充满了一种无辜和脆弱,“姐姐……”

“滚——”

宋颜一秒钟都不想再看到这张装模作样的脸,“马上给我滚!!”

宋明珠吸了吸鼻子,颇为可怜的捂住半边脸,含着泪往医院外跑去,不远处有护士焦急的在喊,“病人家属,还不快过来签字?”

宋颜红着眼眶,转身就跟着护士向抢救室匆忙而去,颤抖着手在病危通知书上签下了歪歪扭扭的名字。

就在这时,抢救室的门开了。

宁笙的主治医生匆匆走了出来,面色发灰,宋颜连忙攥住了他的白大褂焦急道,“赵医生,求你们一定想办法救救我弟弟,花多钱都可以!”

赵医生叹了口气道,“我们会尽力的,但是能不能熬得过去,得看宁笙他自己的造化。”

“当然,如果现在有合适的骨髓移植,那是最好的结果。”

如果现在有合适的骨髓移植……

陆修瑾,现在只有陆修瑾能救阿笙了,只有他!

宋颜想都没想,拔腿就跑了出去,她要去把陆修瑾找来救阿笙,不管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这是她欠阿笙的,她这辈子都欠阿笙的。

一抹熟悉的身影闯入眸中,宋颜的脚步顿时僵住。

抬眸望去,男人的手中紧紧握着一份文件站在不远处,身后是医院长长的走廊,头顶是白炽灯刺目的光。

他不知道已经在这里站了多久,此刻正直直的盯着她,脸上神色未明,黑眸深不见底。

“陆……陆修瑾……”

她喊出了他的名字,明显看到了他的眉头皱了起来。

他的皮肤很白,致使他狭长的眼眸越发幽深,就连眼角的泪痣,都透着一种阴冷,无形中压迫着她,让她全身发毛。

宋颜怕他突然转身离开,下意识就双膝一弯,朝着他的方向跪了下来,嗓音嘶哑,“陆修瑾,我错了……”

“五年前我不该在你喝醉了酒的时候,狗胆包天爬了你的床,我真的知道错了……”

“以前的事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你惩罚我吧,要杀要剐我悉听尊便,只求你大人有大量,救救阿笙吧!”

她用尽所有的力气,额头重重的砸到了冰冷坚硬的大理石地面上。

“嘭——”

一声闷响,在夜晚医院的走廊中清晰到了极点。

“呵,呵呵……”

陆修瑾胸腔气血翻涌,喉咙口仿佛有了血腥味,“宋颜,你以为你这样做,我就会救你弟弟?”

他恶狠狠的盯着她,盯着她跪在地上的膝盖,盯着她磕破皮流着血的额头,眼中怒火幽暗,似乎对她有着某种切齿的痛恨,“我告诉你,门儿都没有!”

“你的尊严在我面前,一文不值!”

残忍的话语从头顶砸下,一下子就把宋颜的心脏砸了个稀巴烂,她强忍着心痛,不管不顾的再次将额头往坚硬的大理石上砸去,流着泪苦苦哀求,

“陆修瑾,我求你了,我求求你了!”

候在一旁的特助冯铮有些于心不忍,“陆总,宋小姐她……”

话还没说完,一道狠戾的目光射了过来,“怎么,你也想跟着跪?”

冯铮缩了下脖子,硬生生把到嘴边求情的话给逼了回去,“不敢。”

陆修瑾冷笑了一声,转过身带着满身戾气,大步往医院外而去,无论宋颜怎么苦苦哀求,都没有再回头看一眼。

“陆修瑾……”

不要走,别走……

宋颜踉踉跄跄的追上去,途中不小心崴了脚,身体大力的摔在了坚硬的地面上,疼得全身都是冷汗,连额前的头发都湿透了……

她吃力的抬起头,看到了他的脚步离她越来越远……

“陆修瑾,你等等我……”

她顾不得疼痛,挣扎了半天才从地上爬起来,朝男人离开的方向追去,一路追到了停车场。

引擎发动,车子往医院外驶去。

宋颜不顾一切冲了过去拦车,“停车!”

冯铮吓得魂飞魄散,颤巍巍的抬眼,“陆总,现在怎么办?”

低沉阴冷的声音从身后传来,“碾过去。”

冯铮大吃一惊,冷汗涔涔,“陆总……”

陆修瑾的眼眸眯得狭长,眼底凶光乍现,“同样的话,我不喜欢说第三遍。”

“碾!过!去!”

冯铮只能硬着头皮开车。

“嘭——”

宋颜的身体被撞倒,疼得在地上蜷缩成了一团。

“陆修瑾……”

她捂着肚子挣扎着爬起来,宾利慕尚却突然倒退,下一秒从她身旁绕过,加快速度,飞驰而出


    标签:

    珍语句子网 短文学 - 用文字渲染心情,把最好的时光交给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