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评句子 >

含着她两个硕大的乳峰 酥肉小桃花(校园)

热评句子 2021-11-20 14:08:38

新锐集团,文杰送来了一份人事资料,交到了杨熙辰的手里,“这是新员工入职酒店的事情,请总裁过目。”

“交给行政部和夏颖负责就行了。”杨熙辰并没有去看那叠资料,“昨天让你调查的事情怎么样了?”

“处理那些文件的人,好像都是一些临时工,我们根本找不到人。”说到这里,文杰也有满肚子的火气,但还是强忍住了怒意。

杨熙辰忍不住开始生气,但还是尽量保持冷静地道,“那现在先别管了,酒店那边必须尽快安排人手过去,就交给你了。”

岳鑫来到了夏颖面前,考虑了一会儿还是开口道,“今天有一批新员工要来上班,你准备好了没有?”

“已经准备好了,一共会来几个人?”夏颖并没有抬头看岳鑫,但还是回答了她的问题。

岳鑫的脸色有点愣住了,但还是尽量恢复冷静地道,“如果我的资料没错的话,应该会来四五个人左右,但里面有一份资料……”

说到这里,岳鑫从中抽出了一份资料递给了夏颖,但她根本有看里面的内容,“接下来交给你吧,反正我是不太想管人事之类的事情。”

“喂喂喂,好歹你现在是宾馆的负责人,要是不管的话,会不会太过分了?”岳鑫的眼神中充满了控诉,但还是会放松很多。

夏颖没好气地白了她一眼,但心中已经放松了很多,“交给你负责,我不是放心吗?”

“我看你不是放心,而是相当甩手掌柜吧?”岳鑫没好气地白了她一眼,但心情已经比起之前,好多了。

夏颖却给了她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并没有多说什么,让岳鑫顿时无言以对。

岳鑫看了一眼手表上的时间,还是忍不住开口道,“时间差不多了,你不是还要去买一点过去要穿的衣服吗?”

“对啊,那我先走了,稍后联系。”说完这句话之后,梁似染飞快地离开了,没有丝毫的犹豫。

一楼,夏颖离开酒店的时候,刚好和一堆新来的员工擦肩而过。

“哎,那好像就是我们杨总的夫人。”一个披肩头发的女孩忍不住八卦道。

“那又怎么样?以后还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的情况?”可惜夏颖并没有注意到这堆人群,如果她看到的话,应该能注意其中有一个人是谁,她就是林雪。

李泽林看着时间差不多了,掏出了放在兜里的电话,问道,“怎么样?进去了没?”

“进去了,比我想象的还要顺利。”林雪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得意,从知道杨熙辰在招人的时候,她和李泽林就在设这一个局,但没想到会那么顺利,“你那边怎么样?”

“一切顺利,我们只是各取所需而已,你最好不要做太多多余的事情。”

夏颖对林雪的厌恶,李泽林是最清楚的,所以两个人并没有太多的话,反而轻松了很多。

林雪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冷哼,但还是缓缓地道,“我真的搞不懂,那个夏颖到底哪里好?让你们那么喜欢她?”

“最起码,她没你那么卑鄙。”说完这句话之后,夏颖已经放松了很多,并没有太多的反应。

夏颖并不知道林雪进入了自己管理的酒店,她现在准备陆陆续续往杨熙辰家里搬一点东西,本来还想在杨熙辰之前弄好的,结果无疾而终。

面对杨熙辰一脸得意的笑容,夏颖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你不是说下午有个会吗?”

“对啊,但我想到你在我们的家里,所以我选择了过来找你啊。”说这句话的时候,杨熙辰还抱住了夏颖,“我们一会儿去把儿子接上,直接回来这边吧。”

夏颖可不会吃他这一套,只是慢慢地道,“我觉得我那屋挺好的,虽然小,但是有家的感觉。”

杨熙辰并没有多说什么,却无奈地撇了撇嘴,“颖颖,我们好歹是一家人,难道不应该好好地吃一顿饭吗?”

“我是想着周末没空全部都搬,你不是派了人去酒店实习吗?我现在得赶紧过去。”夏颖并没有太多的反应,只是继续弄着东西。

“交给岳鑫不就行了?”

真不愧是夫妻俩,想法完全是一样的,而且坑人完全是不用解释的。

或许太阳真的从西边出来,对于杨熙辰的建议,夏颖直接否认了,“岳鑫已经够忙了,我能自己做的事情,就自己做吧。”

杨熙辰无奈地撇了撇嘴,但还是以退为进,“那几个家伙如果不乖的话,你就跟我说,我随时给你换人。”

“算了,现在找工作都不容易,我可不想别人因为我失去了工作。”

当夏颖看到来的人有林雪之后,顿时后悔了把话说早了,如果早就知道这群人中有林雪的话,她是不会说得那么早。

“行了,我先走了,我还得去接小铭……”夏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杨熙辰抱在了怀里,“你干嘛?”

“没什么,只是想好好地抱着你而已。”杨熙辰紧紧地箍住夏颖的腰肢,根本没有放手的动作。

夏颖推了他几把,发现根本没有办法推动他,“杨熙辰,你儿子要是没人接,你也放心啊?”

“放心吧,我让文杰去接了。”杨熙辰把自己的脑袋放在夏颖的颈间,贪婪地吸取着她身上的香味。

夏颖的脸忍不住开始翻红,还是使劲地推着他,但又怕会弄巧成拙。

夏铭看着空无一人的幼儿园大门,微微地叹了口气,将看来老妈有被爸爸给缠住了,要不然很少会不来接自己的。

一个女老师走了过来,看了看同样空无一人的大门一眼,“小铭,你的妈妈还没来接你吗?”

“嗯,可能会让文叔叔来接我吧。”说这句话的时候,夏铭的眼前感到一篇黑暗,看来今天晚上又要委屈自己的胃。

女老师并没有注意到夏铭的情况,“要不你跟老师去办公室等,或者让李叔叔去接你?”

李叔叔?夏铭很不负责任地承认,如果不时女老师说起来的话,夏铭基本上已经忘记了李泽林的存在。

“不用了,老师,我想……”
 

夏铭的话还没有说完,李泽林的声音突然冒了出来,“小铭,我来接你了。”

“李叔叔?”看到李泽林的刹那,夏铭有点愣住了,没有反应过来,这是什么情况。

“怎么?几天没有看到我,就把我给忘了?”李泽林笑着抱起了夏铭,忍不住捏了捏他的鼻子。

直到他把夏铭抱在怀里,夏铭这才梵音过来,表情有点尴尬地说着,“李叔叔,你怎么来了?”

“我来接你回家,我想你老妈肯定还在酒店里忙着。”看出了夏铭明显的生疏,李泽林脸上的表情一僵,但还是随即恢复了正常。

夏铭正在想办法逃脱的时候,一辆车子停在了两个人的面前,“小少爷,对不起,我来晚了!”

面对文杰突如其来的称呼,夏铭有点没有反应过来,什么时候他对自己的称呼改了?为什么自己不知道?

李泽林受伤的动作一顿,他不是没有察觉到文杰的用意,不就是想宣告夏铭的身份吗?难道就没有想过会这样的决定吗?

“小铭,我送你回去吧,这个人我又不认识,还是比较担心。”李泽林的话虽然在安心夏铭的安全,但意图很明显,是拆穿了文杰陌生人的身份。

夏铭虽然不想拆穿这件事情,但还是不由得开口道,“李叔叔,文叔叔知道我妈妈在哪儿,我还是跟他走吧。”

夏铭希望能用这个话语让李泽林稍微放松一些,但发现完全是一个无用功。

李泽林的脸色一沉,但还是尽量保持矜持地道,“那你得注意安全,要是发现不对劲,就给我电话。”

“好,我会的。”在文杰接过夏铭的刹那,夏铭还是忍不住瑟缩了一下,总感觉这两个人都很恐怖。

杨家,杨熙辰接了文杰打来的电话,自然知道幼儿园发生的事情,脸色忽地一沉。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看到杨熙辰脸色不太对,夏颖开口问道。

杨熙辰把下午的事情,简单地说了一遍,“你还是赶紧和他说清楚吧,不然耽误人。”

“我说了,他不听我有什么办法?”虽然不想让李泽林难看,但这样的情形还是得尽快解决比较好。

杨熙辰微微地叹了口气,但还是忍不住开口道,“我跟你说,这样的事情,越拖到后面就越麻烦。”

“我知道,要不然你帮我去跟她说?”看着杨熙辰衣服悠闲自得的样子,夏颖没好气地说着。

杨熙辰顿时粘住了他,略带不好意思地说着,“这种事情,我还是不要去说比较好,不然的话,我可麻烦大了。”

夏颖根本没有理会这个自恋的男人,明明是想显摆,却说得那么理所当然,真有点怀疑这个男的的脑子是怎么长的。

“改天你陪我去讲。”说这句话的时候,夏颖丝毫没有给杨熙辰考虑的机会。

两人正在讨论这件事情的时候,一阵门铃声突然响了起来,相杨熙辰连忙去开门。

“爸爸……”夏铭连忙冲过去抱住了杨熙辰,但还是没有掩盖住眼中的恐惧。

看夏铭的样子,杨熙辰心中不由得一惊,不由得看向了文杰,“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我在去接小铭的时候,在幼儿园门口遇到了李少。”李泽林考虑了一会儿,还是慢慢地说着这些事情的话。

夏颖的脸上有明显的一愣,但还是恢复了正常,“文杰,谢谢你今天能来,要不要留下来吃顿饭?”

能瞬间感受到杨熙辰投来的目光,文杰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不用了,我约了朋友吃饭,我先走了。”

夏颖张了张嘴,想说点什么,文件诶接已经转身离开,根本没有丝毫停留的想法。

或许没有想到文杰会跑得那么快,夏颖有点意外,随即瞪向了杨熙辰,杨熙辰却抱起了夏铭向二楼的方记住走去。

夏颖低头继续弄着手上的东西,但心里也稍微低缓和了很多,看来是时候找一个人好好的解决一下手中的事情。

不过还是等搬完家之后把,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杨熙辰不由得叹了口气,不过心情已经好多了。

不过一会儿,饭菜已经做好了,夏颖高声呼喊楼上的两人,“杨熙辰,夏铭,吃饭了!”

两个人应声后走下楼来,杨熙辰已经缓和了很多,“颖颖,我们什么时候给小铭改个姓?”

“改姓干嘛?”夏颖明知道杨熙辰在说什么,却故意并没有多说什么,但心里还是已经缓和了不少。

“她是我的儿子,难道不应该跟我姓吗?改名叫杨铭。”杨熙辰说这句话的时候,一脸坏笑地看着夏颖。

“你的意思是,他跟我的姓,就不是你的儿子了?”夏颖说这句话的哦是偶,别有意味地看了杨熙辰一眼。

夏铭可没有理会夫妻俩人在说什么,只是埋头吃着东西,他可不想莫名被扯进夫妻战争之中。

杨熙辰无奈地撇了撇嘴,但又不敢多说什么,“那我们就再生一个,然后跟我姓?”

“你自己生吧。”看着眼前已经想入非非的男人,夏颖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但还是随和了不少,“我和小明一会儿回家睡,你自己一个人慢慢享受吧。”

“别啊,这始终是我们的家,你迟早都得习惯。”听到夏颖说准备离开,杨熙辰的脸色一僵,但随即恢复了正常。

“明天还要送小铭去幼儿园,而且我明天就要住在酒店几天,开始忙事情了,到时候小铭……”

“我跟爸爸住在一起,可以吗?”夏铭知道夏颖想说什么,每次放大假的时候,都是酒店最忙的时候,他连忙开口道。

夏颖无奈地看了他一眼,但还是看向了杨熙辰,言下之意就是看他怎么样,方不方便,如果不方便的话,倒是可以让小铭去酒店找自己。

面对这样可以和儿子近距离接触的机会,杨熙辰自然的愿意,“当然可以了……”

“你先别答应得那么快,过两天就是忙活的时候,要是你没空去接他的话,怎么办?”夏颖毫不留情地拆穿了杨熙辰的自信。
 

听了她的话,杨熙辰顿时无言以对,毕竟夏铭说的的确是事实。

夏颖拿起了手边的包,从中拿出了两张钞票放在了夏铭的包里,有点不放心地道,“小铭,如果他没来接你的话,你就拿这钱去酒店找我,岳阿姨会带你来找我的。”

夏铭懂事般地点了点头,但心情已经好多了,“恩,我知道了,其实我一个人可以照顾好我自己的。”

“你才多大年纪啊?就那么老气横秋的,小心将来娶不到媳妇。”夏颖忍不住用手戳了戳夏铭的脑门,无奈地道。

“如果要是娶一个像一个老妈一样的人,我宁愿不娶。”夏铭忍不住开始想着,但心里已经恢复了不少。

“夏铭,你说什么?”夏颖微微地眯了眯眼睛,有点无奈地看着她,但心里已经缓和了不少。

夏铭连忙继续低头吃东西,易怒的女人可是惹不起的,他可不想招惹自己的老妈生气,真的很恐怖。

翌日,夏颖早早地来到了酒店办公室,岳鑫连忙走了过来,“颖颖,新来的员工已经培训了不少,但还是没有专业的好。”

“恩,我知道了,”夏颖微微地抬起头来,“如果这两天小铭过来找我的话,你把他带到办公室就可以了。”

岳鑫并没有太多的反应,反而已经轻松了很多,“我还以为你会让杨熙辰去接他。”

“万一他要是这两天也忙的话,那边就没人接了,我必须要为了我儿子的安全着想。”夏颖边看着手上的资料,便解决了岳鑫的疑问。

岳鑫并没有多说什么,但还是看到了夏颖的不对劲,“怎么了?有哪里不对劲的吗?”

“这一堆的文件里,就是这次新锐集团派来的人?”夏颖紧紧地皱着眉头,但心情已经好了很多。

岳鑫也没有怎么看这些人的资料,但还是感受到夏颖的心情不好,“怎么了?是不是有哪里不对的地方?”

“林雪在里面。”夏颖将手中的文件丢在桌子上,微微地叹了口气。

看来这个林雪真的是传说中的阴魂不散,要不是昨天她看了里面哦内容之后,或许就不会发生怎么麻烦的事情。

岳鑫连忙拿过了刚才放在桌子上的文件,”你不说我都没有注意到,那现在怎么办?要不……“

”才一来就把她解雇的话,我怕会遭到非议,我可不想会发生那么多的事情。“说完这句话之后,夏颖微微地叹了口气。

岳鑫无奈地噘了噘嘴,但还是有点不敢置信地道,“杨熙辰该不会不知道你和林雪之间的关系吧?怎么会还派她过来?”

夏颖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冷笑,脸色淡淡地道,“我哪儿知道?我现在只知道有人要倒霉了……“

杨熙辰没忍住打了一个喷嚏,随即揉了揉鼻子,一个女秘书走了进来,“杨总,这是要你签字的文件。”

“放那儿就可以了。”自从林雪的事情之后,杨熙辰对于向自己无事献殷勤的女子向来都是没有什么好感。

也是因为这样的原因,杨熙辰身边的秘书随时在换,这个秘书明显是新来的,所以并没有注意到这些问题地说着。

秘书却丝毫没有考虑的余地,反而一脸笑容地看着夏颖,道,“杨总,我这身为秘书的,对于这样的事情,当然得亲力亲为。”

秘书微微地走了过去,稍微地拉近了两个人的距离,“杨总还是看一下文件,如果有什么地方需要修改的地方,我还得赶紧去修改。”

“你先出去吧。”杨熙辰的脸色微一沉,但还是尽量保持

秘书自觉地自己迷人,但看在杨熙辰的眼里却十分的刺眼,“你现在的工资多少?”

“回杨总,我刚刚进公司,所以工资还不算太多。”秘书明显误会了杨熙辰的样子,以为他对自己刮目相看,脸色不由得开始泛红地道。

杨熙辰拿起了桌子上的电话,拨打了一连串的号码出去,“文杰,进来一趟!”

文杰就有点茫然地走了进来,当看到办公室里情形的时候,顿时明白了她话里的意思,所以并没有多说什么。

杨熙辰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慢慢地看着夏颖,道,“你知道有什么后果了,不用我说了。”

“去行政部拿你这个月的薪水,下个月不用来了。”文杰为了要找新的秘书感到头疼,真的搞不懂这些女的在想什么。

刚才还在高兴的秘书,脸色不由得一边,但还是尽量恢复了不少,“杨总,我做错了什么?”

杨熙辰只是两眼冰冷地看了她一眼,并没有说太多的话,仿佛所有的事情跟他都没什么关系。

秘书脸色苍白地被文杰带出去,根本没有丝毫的犹豫,已经说明哦整件事情的经过,丝毫没有考虑的余地。

杨熙辰终于可以静下心来整理手上的东西,反正接下来的事情自然有人去处理,根本不用她去操心。

夏颖在整理着这两天的预约,放在一边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喂,你好……”

“颖颖,中午想吃什么?“电话那边传来了杨熙辰的声音,听上去应该心情不错。

他好心情,但不代表夏颖也会有好心情,“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先挂了,我可没时间跟你废话。”

“谁惹你生气了吗?”听出夏颖的情绪有点不太对劲,杨熙辰连忙询问道。

应该不会是今天办公室的事情被她知道了吧?如果真的被她知道的话,他恐怕早就被打了吧?

“你还装傻?”夏颖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冷笑,但还是恢复了不少,“也对,装蒜是你向来的作风。”

“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杨熙辰考虑了一会儿,还是开口道,“要不,你提示我一下?”

“算了,既然你不知道的话,就当我没问。”夏颖看了一眼手表上的时间,再也没有多说什么,“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先挂了。”

突然被挂了电话,杨熙辰有点意想不到,但随即恢复了正常,“文杰,准备车子,我要去趟酒店。


    标签:

    珍语句子网 短文学 - 用文字渲染心情,把最好的时光交给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