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评句子 >

糖盒(H)软心糖沉沉 公主很忙(N)作者 甜烟

热评句子 2021-11-19 16:14:33

莫亚的手机没电了。

深夜的大街上又冷又黑,她像是一匹困兽,一个人抱着膝盖坐在倪彦司家的门口。

也不知道是等了多久,黑夜里有一道白热的光打在了她的足下。

莫亚抬起头,只见一辆定制款的劳斯莱斯稳稳当当的停在了她的面前,后车门打开,一个身穿黑色风衣的男人撑着伞站在了她的面前。雨伞笼罩在她的头顶,为她遮住了所有的风吹雨打。

莫亚瞪大眼睛,又见那个男人笑得温雅:“莫亚?”

“大少爷!”莫亚有着一瞬间的恍惚。

眼前站着的人是倪彦司,他还是一如往常的儒雅、温润,温柔的脸上永远带着清浅的笑意,就好像那个下决定要把所有资金从她公司里撤出的狠心男人根本不是他,而是另有所人。

“雨下得这么大,怎么连把伞都不带呢?”倪彦司还是微笑的语气,目光淡淡扫过她那粉嫩平滑的脖颈,她的喉咙间完全看不到喉结,雨水打湿了那雪一般的肌肤,显得她细嫩的皮肤越发娇嫩。

再次听到他说话,莫亚才回过神来,赶忙起身拭了拭脸上的雨水:“大少爷,我有事想要问你!”

倪彦司微笑:“是吗?我正好也有事想要问你。”

司机把车子从后门开进了车库里,倪彦司则是把伞塞进了莫亚的手中,走到门前去用指纹开门。

他温热的指尖让莫亚在这寒冷的雨夜里终于有了一丝温暖。

莫亚甚至敢断定,莫氏公司有救了。

相比起倪孝生家的装修风格,倪彦司家里则要简洁许多,不过相同的是,二人家里都很清净,到了晚上根本没有一个佣人。

倪彦司双手插在口袋中,拾级而上,最后在二楼的客厅里停下。

莫亚跟着走了进去,屋子里所有的灯都亮着,炙热的灯光把整栋别墅照得恍如白昼。

莫亚交叠着双手,在倪彦司温和的注视下,心里却觉得惴惴不安。

倪彦司微笑:“说吧,你来找我是为了什么事。”

莫亚呼吸凝重:“大少爷,撤资的事……真的是您的意思吗?”

倪彦司挑眉,悠然自得的站了起来。

莫亚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倪彦司和倪孝生到底是亲兄弟,眉宇间是有着七分的相似的。一看到倪彦司,莫亚就想到了这几日子以来她是怎么被倪孝生玩弄的。

倪彦司笑得恭顺谦和:“我就知道你是为了这件事而来。我们之间这么多年的情谊了,难道除了这些公事就没有别的好谈了吗?”

莫亚沉默着没说话,她忽然觉得眼前的这个男人深不可测,如此陌生。

虽然她和他的确是认识了很多很多年了,可这是莫亚第一次看到倪彦司用这样的目光看着自己。

暧昧、灼热,像一团无名闷火……

倪彦司慢慢迫近了她,双手自然的搭在她的肩头,压低了语气,继续刚才的那个话题:“比如说……你到底是男的还是女的。”

莫亚怔住了,她一瞬间全都明白了。

原来倪彦司也已经知道了她的身份!知道了她是个女人!

莫亚脸色苍白,无法动弹。

倪彦司笑吟吟的看着她:“这样吧,我们来做个交易。只要你告诉我你的真实性别,我就告诉你撤资的事。或许我还会好心的帮你解决你们公司的债务。”

莫亚垂着眼睑,她知道自己别无选择。

任何人被自己的下属欺骗这么久肯定都会生气的,她马上主动承认错误:“大少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隐瞒你的,只是你们倪家的商会有规定,只有男性才有资格加入商会。大概十年前,我们莫氏公司出现了经济危机,为了拯救家族,我无奈只能假扮成男性混入商会,以此来获得商会的支持……”

只是谁知道,兜兜转转,莫氏公司还是摆脱不了这个危机……

倪彦司眉头舒展,恍然大悟:“原来如此。”

他眨了眨眼,看着莫亚的神情突然变了:“莫亚,如果早知道你是个这么风姿卓越的女人的话,或许我会对你更好一点。”

莫亚不解。

倪彦司微微一笑,瘦削的双手穿过她乌黑的头发,捧住她的脑袋:“你知不知道,你很聪明,也很迷人。”

莫亚浑身震颤,想要拂去倪彦司的手,然而双手却酸软的没有一点力气。

倪彦司的动作非常温柔:“难怪连久经情场的我弟弟也会为你着迷。”

莫亚的双眼里有着可与日月同辉的光芒,果然是个极品尤物!

“大少爷……你别这样!我知道我错了。”莫亚一遍遍的认错,“请你撤回你的成命,救救莫氏公司吧!”

倪彦司冷笑:“我刚才说过,你是个很聪明的女人。但是你也有糊涂的地方……你觉得,我会浪费时间在莫氏集团这种扶不起的阿斗身上吗?不过,对于你,我真的很感兴趣。”

倪彦司的兴趣让她觉得从骨子里泛起了一丝冷意。

莫亚变了语气:“大少爷,你想干什么?”

“干什么?”倪彦司勾起她的下巴,“当然是物尽所用。我这个人最讨厌铺张浪费,我会让你在我这儿起到最大的作用的。”

说着,倪彦司抓住了莫亚的手腕。

莫亚绝望了。

她原本以为倪彦司和倪孝生不一样,她以为倪彦司是个正人君子,她崇拜他在商场上的果决和利落,感恩他过去对自己的恩惠和慈祥,可是她没有想到,在倪老病重之后,在她的身份曝光之后,倪彦司也逐渐的露出了真实面目!

莫亚知道,倪彦司一定会像倪孝生一样不留情面的欺凌她的!

她狠下心肠,用力甩开了倪彦司:“放开我!”

倪彦司阴柔的眼底掠过一丝细微的不悦:“你这么不乖,我可是会生气的哦。”

说着,他拖着莫亚走到了客厅的柜子前,从里面抽出一副银光闪闪的镣铐,稍加施力,倪彦司就把莫亚给铐了起来。

“我这几天没有空陪你玩,等忙完了手头上的事,我一定会好好的补偿你。”倪彦司说着,拍了拍她的脸颊,眼底的神情温柔无比。

虽然他的目光看似三月春风,可莫亚却觉得如至冰窖。

原来……在倪彦司风平浪静的外表底下掩藏着的是连倪孝生也无可比拟的阴鸷狠毒
 

莫亚在莫尔兰街的别墅里留宿了一整晚。

因为双手被铐住了,很多行动自然也就跟着被限制了。

她的手机被倪彦司收缴了过去,就连身上的证件和钱包也被没收了,现在的她只能呆呆的坐在房间里思考着出路。

说是出路,其实莫亚没有出路可寻。

这里是倪彦司的地盘,四面八方都是倪彦司的眼线和人手,她想要向他们寻求帮助根本就是异想天开。

可是她不能就这样坐以待毙!母亲和公司里的人还等着她回去重振莫氏公司呢。

虽然她也不愿意相信倪彦司会是这种软禁她人身自由的人,可是眼前的一切的确是不争的事实……

莫亚坐在床上,无奈的曲着膝盖,窗外的雨早就已经停了,阳光稀稀落落的隔着窗帘照射在她的身上,她却觉得冰冷无比。

房间的门口小小的敞开了一条缝隙,透过门缝,莫亚看见倪彦司已经穿戴整齐出了卧室。

他的手中捧着一碟精致的早餐,慢条斯理的走了过来。

莫亚赶忙收回视线,一动不动的盯着自己的足尖。

倪彦司推门而入,绅士的在她身旁停下:“早安,我的小美人儿。”

经过昨天的经历,莫亚已经明白了,倪彦司根本就不吃强硬那一套,她准备改变方针,缓和态度。

“大少爷……都是我的错,我不应该对你隐瞒我的身份……从今往后,无论大少爷让我做什么,我一定乖乖听从,只求大少爷先把我给放了。”莫亚抿着唇,楚楚可怜的说道,她的眼睛里闪烁着凄楚的泪光,模样我见犹怜。因着一晚上都没怎么睡,她的眼眶看起来就跟兔子一样红。

“不要用这样的目光看着我,我会心疼的。”倪彦司声音低哑,瘦削的手慢慢的拂过她如刚剥壳的鸡蛋般嫩滑的脸容。

莫亚下意识的躲开。

倪彦司的手指扑了个空,眼底的神情也骤然跟着冷了下来,只是一瞬,他眼底的神情又平静了:“你也一夜没有吃东西了,先吃点早饭填填肚子吧。接下来我会出去一整天,要是饿坏了你的身体就不好了。”

莫亚凝视着倪彦司温和的眼睛,莫名的有些恐慌。

她摇了摇头,声音嘶哑:“我不饿……”

倪彦司垂下长长的眼睫毛,随手拾起了盘子里的三明治:“你是不饿呢,还是想要让我亲自喂你呢?这可是我特地早起亲手为你做的,别辜负我的一番心意。”

虽然他的语气格外舒缓,可莫亚却感到了一丝威胁。

“乖,吃。”倪彦司微微一笑,把三明治递到了莫亚的薄唇旁。

温软的三明治里夹杂着麦香味和火腿的肉香,饿了一整晚又淋了一场大雨的莫亚的确是有些动摇。

也不知是因为一夜未眠的缘故,还是因为淋雨的缘故,现在的莫亚只觉得浑身发软,头脑发胀,以至于她竟然迷迷糊糊的张开了嘴,咬了一口三明治。

热腾腾的早餐融化在舌尖,莫亚的身上终于有了一丝暖意。

她吃得很慢,但嘴角还是不小心沾上了一些碎屑。

倪彦司满足的对她笑了笑,伸手慢慢的清理干净莫亚唇边的那些面包屑。

莫亚小心翼翼的凝视着这个举止谦和,温文尔雅的男人,他是那么的遥远,就好像远在天边的一轮皎月,可偏又近在眼前,让她难辨真假。

莫亚就这样盯着他看了两三秒,忽然之间,只觉得视线愈来愈模糊,脑袋越来越沉重,再然后,莫亚就沉沉的晕了过去,再也没有一点知觉。

倪彦司仿佛一点儿也不意外,他只是拍了拍手,将三明治随手扔在了桌子上。

几乎是同一时刻,李均走进了别墅里。

李均走到二楼门口的时候,正巧就看到倪彦司神色冰冷的从客房里走出来,在客房的门关上之前,他冷不防的看到了带着手铐的莫亚。

李均一震,赶紧低下头,不敢再多看一眼。

倪彦司却是早就已经看到了他的小动作。

“走吧。”倪彦司抖了抖风衣,率先往楼下走去。

“是。大少爷……”李均急忙跟在他的身后。

车门打开,倪彦司径进了后座,他似乎是有些倦了,一直在伸手揉着太阳穴。

“大少爷,汪总已经在码头等着我们了。”李均全然当做没有看到刚才的画面,一面转动方向盘,一面禀告着正事。

倪彦司:“嗯。”

“我们已经快要迟到了……”李均又小心翼翼的提示。

原本在十分钟前,他们就应该已经从家里开出去,然后在二十分钟之后到克罗利娅码头和王总汇合磋谈,但是当李均到达了别墅之后,却发现大少爷在喂莫亚吃饭……

这实在是太反常了,大少爷是何等矜贵,从来都只没有给任何一个人喂过东西。

不,这并不是重点,重点是莫亚的手上还戴着手铐!

大少爷……这是在非法软禁?

这件事要是传了出去,绝对是撼动华裔圈的大新闻啊!

李均能感觉得到,大少爷好像很在意莫亚,但是他又实在想不出理由。

倪彦司优雅的交叠着一双长腿,却是一点儿也不急:“我就是要给那个汪总一个下马威,本来就是他们自己主动邀请要和我们合作,但是他们毁约的次数还少么?”

李均无话可说,能像大少爷这么有魄力的人也实在是不多了,毕竟那个汪总绝非是他们能够惹得起的人……

一路无言,车子很快就到了克罗利娅码头。

码头的附近的休息区有一家咖啡馆,此时此刻,咖啡馆的门口正站着四个黑衣黑墨镜的美国大汉,他们的腰间都鼓鼓的,李均一看就知道,那里藏着手枪。

倪彦司下车,步履飞快的率先走了过去。

守在门口的男人们看到他,纷纷低头,用英文对着他喊道:“MR.Li。”

倪彦司脱下外套,顺手递给李均,面带笑意的走进咖啡厅内。

黑色的T恤和休闲裤将他的身子包裹得越发高挑英挺。

此时此刻,偌大的咖啡馆里只坐着一个男人,远远的,那个人就已经看到了倪彦司,朗笑着冲他挥了挥手:“倪大
 

此时此刻。

斯坦街的别墅里。

倪孝生摩挲着指尖,脸色格外难看。

一夜了,整整过了一夜,莫亚还是没有回来!

起初的心情只是愤怒和烦躁,可是当打了一整夜电话还是没有人接听之后,那愤怒就逐渐的化为了担心。

“该死……这女人到底去了哪里!”倪孝生伸手抓了一把头发,起身来来回回的踱着步。

就算是为了躲避他,也没有必要不接听电话吧?至少要让他知道她的安危啊!

倪孝生从来没有尝过这种如火焚身的焦灼感,哪怕是在老爷子病重时说要将大半的家产分给倪彦司时,他也不过只是眨眨眼睛。

倪孝生越想越是不对劲,他将手撑在了巨大的玻璃落地窗上,拳头上隐隐青筋暴起。

“死女人,最好别让我抓到你,否则你就死定了!”倪孝生声音低沉,眼睛也危险的眯成了一条线。

敢在他手底下逃跑的,她还是第一个。

一直以来,他风流成性,但是什么网红、什么演员、什么模特,全部都对他迷恋不已,无一例外,等着前仆后继到他床上的女人多的数不清,只有她……每次看到他只想逃跑。

倪孝生一想到那双明澈如水的眼睛,心底压抑的怒气再度翻涌上来。

他绝对不会轻易的饶过她的!

就在倪孝生心底无比杂乱的时候,一道急促急促的铃声打断了他的思绪。

倪孝生心底一惊,赶紧接起电话。

“喂!”

“二爷!”打电话来的人是夏明宇。

倪孝生指骨捏紧,冷冷的问:“有消息了吗?”

夏明宇沉默了两秒,开始汇报:“属下调查过了,昨天莫亚离开别墅之后就去了莫氏公司。莫氏公司出现了一些状况……因为欠B.S三千万,昨天整个公司都被封锁了,非但这样,而且就连莫家的别墅也被暂封了。”

倪孝生眸底一暗:“怎么会这样?莫氏集团不是由我哥罩着吗?按道理来说,就算是欠了款,也没有人敢去轻易招惹的。”

倪孝生昨天在外奔波了一天,根本就没有时间去关注外界,所以对莫亚家里所发生的一切,他根本就不知道。

夏明宇:“大概是因为大少爷昨天突然宣布从莫氏撤资,所以B.S的人才敢这么明目张胆。”

“那她人呢!”倪孝生追问。

夏明宇:“有人说看到莫亚昨天带着莫夫人和莫禾小姐去了医院里,夜里十一点多的时候,莫亚离开了医院,再后来,所有监控里都调查不到她的下落了。”

倪孝生拳头越握越紧,喉结上下滑动:“去找莫夫人!”

夏明宇:“二爷,属下已经去旁敲侧击的问过莫夫人了,莫夫人也不知道她的去处,而且莫禾小姐好像也失踪了。”

倪孝生冷笑:“呵,这可是我倪家的地盘,在我的地盘上,我就不相信还找不出一个人!给我继续找!”

“是,二爷。”

挂断电话,倪孝生却是再也坐不住了,他急躁的从沙发里起身,随手摘下衣架上的风衣披在身上,便开着跑车离开了别墅。

发生了那么大的变故,她会去哪里呢?

这个女人该不会是想不开,悄悄的躲在哪个角落里准备结束她自己的生命吧?

不,她不会是这种懦弱的人……

倪孝生思绪凌乱,无意识的咬着指甲。

忽然,他的脑子里飞过了一个名字。

倪彦司!

他的眼前掠过了上一次她蠢蠢欲动的去找倪彦司欲要求助的画面。

对,以莫亚的性格,她一定会去找倪彦司!倪彦司是压断她肩膀的最后一根稻草,更等同于她的救世主!

倪孝生心底燃烧起了一团熊熊火焰,一个刹车,急转弯,呼啸着把跑车开往莫尔兰街。

莫尔兰街离斯坦街并不远,不到两分钟,他就把车子停在了倪彦司家的楼下。

倪孝生下了车,开始拨打莫亚的电话。

莫亚的手机仍旧是处在关机的状态,他抿抿唇,又打给家中的座机。

座机清脆的铃声果然从里面传了出来,可是仍旧没有人接。

倪孝生眉头一皱,径自用力的敲打着门框。

回应他的只有沉寂的沉默。

“倪彦司!你开门!”倪孝生隔着门,压抑着怒火大喊。

他的力气委实很大,震得整扇门都在跟着震动。

迷迷糊糊间,莫亚好像听到了倪孝生的声音。

她撑开沉重的眼皮,艰难的伸出手:“阿……阿孝。救……我。”

可是她的声音实在是太地位了,街道上随便一辆车子呼啸而过都能遮盖掉她的话语。

莫亚用尽了全力拼命站起身子。她的身子沉重无比,体内交替着冰冷和灼烧的感觉,每走一步,都要花巨大的勇气。

好不容易,她总算走到窗前。

莫亚能感觉到倪孝生就在她的楼下,只要他往后退一步再抬头看一眼,就能看到被禁锢在房间里的她!

莫亚使尽全力用手击打着窗户:“阿孝……我,我在这儿……”

叫了半天也没有人回应,倪孝生逐渐的清醒了。

他转过了身子,目光如冰的掏出手机打给倪彦司。

电话很快接通。

倪彦司不咸不淡的声音从那端传了过来:“什么事?”

倪孝生的嗓调里藏着杀气:“你把她藏在哪儿了!”

倪彦司依旧是温温吞吞:“我怎么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我说莫亚!你把她藏在哪儿了!”倪孝生嘶吼。

倪彦司轻笑:“我的好弟弟,你好像搞错了,我这儿不是警察局,人不见了应该去报警才对。我现在在谈生意,没工夫陪你玩儿。需要我告诉你警局的号码吗?”

倪孝生隐忍着恨意:“好,倪彦司,她最好是不在你这儿!”

他现在的确也没有证据证明莫亚就在倪彦司的手底下,一切不过是他个人猜测罢了,听刚才倪彦司的语气,他应该是没有见过莫亚。

倪孝生双手叉腰,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冥冥之中他好像听到了莫亚的声音,非常微弱,微弱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他转过身,下意识的看向二楼的窗户,二楼的窗帘拉开了一条不宽不窄的缝隙,此刻空空荡荡的,没有半个人影。

真的是他的幻觉……

他苦笑一声,发动车子,离开了莫尔兰街。

二楼,莫亚躺在地上,彻底失去了知觉。


    标签:

    珍语句子网 短文学 - 用文字渲染心情,把最好的时光交给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