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评句子 >

想把你抱着C 一前一后的动了起来

热评句子 2021-10-16 16:13:50
“唐琬,你好好在这里待着,好好想清楚,等你想清楚了,我自然会放你出去。”

想清楚?陈凯,你还当我是白痴吗?

“嫂子,你好好想想吧?”陈凯走了以后,王瑗瑗凑到了我的面前,厚颜无耻的说道,“其实,我和凯哥都没有要怎么样你的意思,只要你和以前一样,好好赚钱,好好养家,就可以了。当然,你如果现在卖的出去佣金高的房子,我会去凯哥那里帮你做思想工作的,不就是陪男人睡觉吗?谁没有陪过呢?”

“滚!”我抓起身侧的枕头,就朝王瑗瑗砸了过去。

我被关了两天,这两天里,王瑗瑗每天都会出现,陈凯偶尔也会进来,当然赵敏芳也是如此,可以说,他们三个就是轮流到房间里来,一下子冷嘲热讽,一下子又温声细语的。

目的,都只有一个,像以前一样,继续赚钱,养活他们。

我做不到,根本不可能做到。

但是,在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我想了一晚上之后,终于决定,暂时妥协。

只要妥协,我就能出去,只要能出去,光是家暴这一条,这个婚,我都能离掉!

于是,在这一天一早,陈凯再次进来的时候,我从床上爬了起来,我说,“我可以不离婚,我也可以继续养这个家,我甚至可以让你和王瑗瑗在我的眼皮子底下继续做你们的事情,但是,你得让我出去,我以后做什么事,你也不能干涉我,还有这些事,不能让外人知道。”

陈凯听了我的话,好一会儿没有说话。

过了一会儿,他突然拿起桌上的茶杯,朝我砸了过来。

“好,唐琬,你很好!”

我不知道他在气什么,我全都如他所愿了,这不就是他想要的吗?

陈凯走了,王瑗瑗又进来了。

“嫂子,我听凯哥说,你想通了?我就知道,嫂子是个聪明人,肯定会想通的。”

听着王瑗瑗这番话,我忍不住冷笑了一声,“我还有选择的余地吗?”

“说的也对。”

我选择妥协以后,陈凯还是没有第一时间放我出去,他可能还在犹豫,或者是担心什么,但是我不出去工作,他们就没有钱用,还信用卡的日子就快到了,他们就是想刷我的信用卡都刷不了。

所以,放我出去,不过是时间问题。

大概,又过了两天时间,陈凯终于同意我出去了。

他的要求是,以后每个月要给家里五万块钱,其他的随便我。

他说这话的时候,眼睛都是红的,我听得出他的潜台词,不就是随便我去陪睡,换钱吗?

我真的没想到,曾经为了我连命都可以不要的陈凯,有朝一日,可以对我说出这样的话来。

我是可以出门了,但是,房产证还没有拿到手。

赵敏芳是个多疑的人,对我更是不相信,因此,房产证一直都由她藏着,我唯一能找到的拿走房产证的机会,就是她出去跳广场舞,或者是出去打麻将的时候。

赵敏芳下午会出去打一个下午麻将,我还要确保陈凯和王瑗瑗也不在家。

我精心准备了两天以后,终于等到了一个机会。

陈凯带王瑗瑗出去逛街了,赵敏芳也出去打麻将了,我算准了时间,回了家,潜入了赵敏芳的房间里,我事前已经配了赵敏芳房间的钥匙,至于她藏房产证的位置,我也摸清楚了。

只要拿走房产证和一些其他的资料,我就再也不回这个家了。

我会用尽一切办法,拿回一切属于我的东西,再和陈凯——离婚!

因为提前做了准备,所以,进入赵敏芳房间很是顺利,找到那些资料也很是顺利,我将东西都拿出来之后,正准备离开,可没想到,刚走到门口,正准备打开门的时候,陈凯回来了。

我的手里还拿着房产证。

就这样被突然回来的陈凯和王瑗瑗撞了个正着。

“凯哥,嫂子手里拿着的是什么?”王瑗瑗大叫道。

我想将房产证和其他资料藏起来,可是,已经来不及了,陈凯已经朝着我扑了过来,夺走了我手里的东西,当他看清楚是房产证的时候,他劈头盖脸就朝我打了过来。

“唐琬,你竟敢偷房产证!”

“这是我的房子,我凭什么不能拿走?”我被打的两耳轰鸣,可还是冲着陈凯吼出了口,我真的受够了,我忍受够了,我不想再过这样的日子了,再也不想了!

“偷房产证?偷房产证?我让你偷房产证!”陈凯走上前,对着我就是一顿拳打脚踢,我抱住了自己的脑袋,我也想起来还手,但是我被打的根本就没有力气爬起来还手。

我不知道陈凯打了多久,还是王瑗瑗在旁边说,“凯哥,别把嫂子打死了,打死了就没人赚钱了。”陈凯才停了下来,只是停下来之前,又狠狠的踹了我一脚。

我蜷缩在地上,浑身都疼。

“凯哥,我觉得这也不是办法。要不,我叫我哥来,看着嫂子吧,不然嫂子再偷点什么东西……”

“行,让你哥明天就来。”

“不用明天,我哥现在就在这里,我马上带电话给他。”

我不知道王瑗瑗的哥是干什么的,但是,看王瑗瑗这样,也知道她哥不会是什么好东西。

我又被软禁了起来。

半个小时以后,王瑗瑗的哥就来了。

王瑗瑗的哥是一个胡子邋遢的大汉,看上去就是一副凶神恶煞的流氓样,完全不像个好人。

我被绑着丢在地板上,嘴里也被粘了胶带,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眼睁睁的听着他们在我的面前喝酒吃饭,商量着怎么看管我,怎么才能又让我赚钱,又不能造反。

他们三个人说这话的时候,王瑗瑗的哥的视线,一直就在我的身上转,那像是苍蝇似的眼神,盯的我很是恶心,让我恨不能把他的眼珠子挖出来!

我的老公,我自认为爱着我,为了我连命都可以不要的老公,如今却伙同小三和小三的哥哥,这样算计我,甚至还找小三的哥哥回来看着我
“阿凯,你老婆这是在瞪我们吗?”王瑗瑗的哥哥就叫王大壮,他这话是冲着我说的。

陈凯听到以后,朝我看了过来。

“大壮哥,你不用理她。我们不在家的时候,你看着她点,别让她偷东西,更别让她跑了就行!”陈凯说着,又敬了王大壮一杯酒。

“行,兄弟,你就放心吧,我保证帮你看好她,让她以后啊,都乖乖的听你的话。”

“是啊,凯哥,你就放心吧,有我哥在,嫂子跑不掉的。”

“哈哈哈,说的是。”

他们三个人吃了一个下午,把家里弄的乌烟瘴气的,到了最后,王瑗瑗才把剩菜剩饭盛了些出来,放到了我的面前。

“嫂子,吃点?就算你要闹脾气,也要吃饱了,不是?”王瑗瑗居高临下的看着我,那眼神就像是在看一条狗,趁着陈凯和王大壮没有注意过来的时候,她还压低了声音,对着我冷笑,“嫂子,你要是不听话,我哥有的是办法对付你。”

她说的对,不吃饱了,我根本什么都做不了,就算要逃跑,我也得先吃饱。

“唔唔唔。”我发出了唔唔的声音,想让她把我嘴上的胶带给撕下来。

她可能是看两个男人都在,家里的隔音效果又好,我闹不出什么事,又或者是有恃无恐,就这样将我嘴上的胶带给撕了下来,只是没有解开我手上和脚上的绳子。

“我这样没办法吃饭,你把我绳子解开,我保证不跑。”我说道。

“嫂子,你的保证现在可不值钱。”王瑗瑗踹了踹放在我面前的碗,“就这样吃吧,趴在地上不也一样能吃吗?吃饭是用嘴的,又不是用手的。”

“你——!”听到这话,我望向了陈凯。

陈凯正好也朝我这边望了过来,但是,让我失望的是,他竟然一句话都没有帮我说,确实,连出轨和囚禁这种事,他都做的出来了,我还能指望他什么?

我收回了视线,屈辱的开始吃着碗里的饭。

吃饱了,吃饱了才能想办法逃出去。

“嫂子,没想过吧?没想过自己会有这么一天吧?其实,我觉得你现在这幅模样和你挺配的。”王瑗瑗不停的用言语侮辱我,“就像是一条摇尾乞怜的母狗。”

我抬起头,在她的眼里看到了得逞之后的嘲讽和一丝恨意,我不知道我哪里得罪过她,以至于她这样恨我,我能做的只有忍,再过几天,总有人会发现我突然和外界断了联系的事的。

我本以为最糟糕也不过如此了。

但我没想到,接下来的日子才是真正的人间地狱。

当天傍晚,出去打了一个下午的麻将的赵敏芳回到家以后,得知我去她的房里偷拿了房产证,她就像是发了疯的神经病似的,搬起凳子就朝我的身上砸,边砸边骂。

那一刻,我真以为我会被她打死。

最终,是陈凯把赵敏芳拦了下来,他拦下来,都不是为了我,而是怕赵敏芳气坏身子。

“凯凯,你看清楚了?看清楚了吗?你看清楚这个女人的真面目了吗?我早就和你说了,这种城市里长大的千金大小姐就是不能娶,你看看她?你看看她都是怎么对你的?她竟然想把我们的房子偷走啊!”

“妈,你消消气,消消气。你放心,我不会让她得逞的。”

我被打的眼睛都是肿着的,但是脑子却无比的清醒,陈凯说的每句话,我都听的清清楚楚。

当初,我嫁给陈凯,我爸妈是不同意的,以至于到了后面,我和他们闹了脾气,硬是把我爸气得进了医院,还和我断绝了关系,这些年,无论是回家,还是打电话,我爸都不见我,也不接电话。

我一直以为,我爸是因为要面子,觉得我嫁给陈凯,给他丢了脸,才不认我,如今,我才知道,爸妈的话才是对的,陈凯根本就不是一个值得我托付终身的。

“你看看她,你看看她,连个蛋都下不下来,还敢打我们房子的主意,你娶的都是什么女人!”赵敏芳还在骂,骂到最后还说起了当初娶我的礼金的事情上,“当初我们娶她,可是花了整整十万块礼金,可是这些年,她都为我们家做什么了?连个孩子都生不出来!”

“妈,您别气坏了身子,你晚上吃过了吗?没吃过,我让瑗瑗给你弄些吃的去。”

“气都被气饱了!”

我透过被打肿了的眼睛,看到赵敏芳抱着房产证回了房间。

陈凯朝王瑗瑗走了过去,“瑗瑗,你看好她,我去给我妈弄点吃的。”

“放心吧,凯哥。”

陈凯去了厨房,王瑗瑗让王大壮把我丢储物间去,这个房子有一个很小的储物间,是当初隔出来用来放杂物的,却没想到,有一天被用来放我自己了。

在被丢进去之前,我的嘴又被用胶带封上了。

而在被丢进储物间的时候,王大壮竟然在扛起我的时候,在我的屁股上摸了一把。

那让人作呕的感受,让我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王大壮在摸了我屁股,将我丢进储物间之后,竟然还对我做了一个极其龌蹉的自摸的动作。

看到他的模样,我从心底涌现出了一股由内而外的恐惧感。

我不该,不该为了拿房产证回来的,我甚至不该回来的。

我本可以找到更好的办法,拿回属于我的东西的……

只是,那时候的我,哪里会知道,陈凯会做出这种事,会无耻到这种程度?

我在储物间里过了一夜,再次看到太阳,是在王瑗瑗打开储物间的门的时候,我眯着眼睛,不但看到了太阳,还看到了王媛媛手里的手铐和脚铐。

“嫂子,家里不能没有人打扫,也不能没有人做饭,所以,我和凯哥商量了下,决定放你出来了。”王瑗瑗给我铐上了手铐和脚铐,望着我笑道,“嫂子,这可是你自找的呢。”

许是真的被家暴的次数多了,以至于昨天被打的那么惨的我,今天竟然还站的起来。
我走出去,陈凯,赵敏芳,王大壮都在。

“开愣着做什么,还不快去做饭?你是想饿死我们吗?”赵敏芳对着我吼。

我移动着脚步,朝厨房走了过去,我刚进去不到一分钟,赵敏芳就跟了进来,手里还拿着一根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细竹条。

“看什么看?还不快做饭?”我不过是看了她一眼,她瞪着眼睛,就抽了我一竹条。

那竹条又细又长,抽在身上,生疼生疼的。

我做饭,她就在旁边盯着我,几乎不管我做什么,她都能找到借口抽我几竹条,那竹条抽在身上的感觉比陈凯的拳头落在身上的感觉,都还要来得痛。

他们让我做饭,洗衣服,打扫卫生,一不满意,就是一顿打。

他们隔绝了我和外界联系的一切方式,偏偏房子在十七楼,我就是想从阳台上跳下去,都做不到。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熬下来的,我甚至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还活着,我也不知道到底过了几天,开始的时候,他们还会给我吃点剩菜剩饭,到了后面,就是剩菜剩饭都不给我吃了。

又饿了一天,我蜷缩在狭小的储物间里,冷的整个人都在发抖。

不知过了多久,我听到有声响,本就没睡的我,朝门口望了过去,就看到王大壮站在门口,看到他,我下意识的缩了下自己的身体,他看着我笑,笑的极其猥琐,手里还拿着一碗饭。

“想吃吗?”他问我。

我缩在角落,一言不发。

“过来。”他嘿嘿的笑道,像是哄骗小孩子似的,对我说,“只要你乖乖的不出声,陪我睡一晚上,我就给你吃,怎么样?”

我抱紧了自己的身子。

他见我不回答,脸色有些阴沉了下去,即便此时外面的天是黑的,但我还是能察觉到他情绪的变化。

我怕。

前所未有的害怕。

“陈凯……陈……”

我站起身,想跑出去,哪怕是跑到陈凯那里去,向陈凯求救。

可是,我刚站起身,就被王大壮给甩进了储物间,他掐住了我的脖子,“唐琬,你别敬酒不喝喝罚酒,你装什么贞洁烈女?我妹妹都和我说了,你赚的那些钱,都是你陪男人睡出来的,你能陪别的男人睡,你不能陪我睡?怎么,你是看不起我王大壮吗?”

我抓住了王大壮的手,拼命挣扎。

王大壮边掐我的脖子,边开始脱我身上的衣服,我用尽全身的力气去拍打他,去踹他。

“贱女人,你找死呢!”他一巴掌拍在了我的脑袋上。

我的眼前出现了短暂的黑暗。

他许是以为我晕了,等我片刻之后,清醒过来的时候,他没有掐着我的脖子了,而是在我的身上乱亲,那恶心的感觉,让我大叫着朝他打了过去,同时大喊了起来,“陈凯,陈凯,陈凯救我!”

“闭嘴!闭嘴!你以为陈凯还会在意你吗?我告诉你,今晚就是你老公陈凯,让我过来的!”

王大壮抓起我的头发,又打了我两巴掌。

我不相信!

我不相信陈凯会做出这种事!

我瞪大了眼睛,突然伸出手,抓住了王大壮的胳膊,在他的胳膊上狠狠的咬了一口,陈凯怎么可能把我丢给王大壮,让王大壮强奸我?我不相信!

“你找死!”王大壮抓起我的头发,把我的脑袋朝墙壁上撞了过去。

就在接连被撞了两下之后,我的脑袋正在嗡嗡作响的时候,我听到了外面的动静。

“做什么?做什么?唐琬,你大晚上的大喊大叫什么?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是赵敏芳的声音。

王大壮捂住了我的嘴巴,想去关储物间的门,但赵敏芳已经打开了客厅的灯,也朝我这边看了过来,当她看到我这边的情况,她愣了一下,她许是没想到,王大壮会对我施暴,还想强奸我。

而在这时候,我晕晕乎乎的看到住的那间主卧的房门,也被打了开来。

陈凯从里面走了出来,上身的衣服都没穿,下身也只穿着一条短裤,像是急急忙忙套上去的,而王瑗瑗就跟在他的身后,身上也只穿着内衣和内裤。

“王大壮,你做什么?”

我看到陈凯在看到我之后,大吼着朝王大壮冲了过来。

王大壮被打了一拳,却很快就占据了主动权,还将陈凯给推的撞到了墙上。

“做什么?我这还不是为了你们家好?你们不想要房子了吗?不想要这个女人听话了吗?”我看到王大壮丢了一个手机给陈凯,对陈凯说,“想让你老婆听话,就听我的,对付这种女人,我有的是经验。”

“什……什么办法?”我看到陈凯接住了手机。

当他问出这句话的时候,我浑身都在发冷。

然后,我就听到王大壮说,“我妹子拍的那些照片到底是模糊不清的,就算要用也不好用,你拿着手机,现在给我们拍些高清的,你觉得有那些照片在手上,她还敢闹出什么事情来吗?”

“王大壮,你……”

“怎么?你还在乎她不成?你别忘了,她是个什么货色!”

听着他们的这番对话,我望向了陈凯,用祈求的眼神望向了他。

我希望他能救救我,希望他能保住我最后的尊严,可是,我看到的是,他的眼神一点一点的变冷,我看到是,他慢慢的握紧了手上的手机,我听到是,他冷着声音,无比冷酷,无比绝情的和王大壮说,“好!”

听到那一个“好”字,我的心,彻底的死了。

我的老公,这就是我的老公,这就是我不惜和家人决裂也要嫁的男人!

这就是我唐琬这辈子唯一爱过,感动过的男人!

陈凯——!

陈凯————!

我痛到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我甚至发不出任何的声音,我看着王大壮走向了我,我看着我的婆婆就在旁边围观,我看到我的老公手里拿着手机对着我拍摄,我看到和我老公勾搭成奸的女人站在一旁看笑话。

王大壮的嘴落在了我的身上,我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标签:

    珍语句子网 短文学 - 用文字渲染心情,把最好的时光交给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