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评句子 >

小东西我想和你在车里做 想把你抱着C

热评句子 2021-10-06 15:00:51
“滚,从现在起滚出裴家,裴家没有你这样肮脏的后辈。”

雕花的复古大门旁,一道充满磅礴怒意的声音响起,还惊走了树上的小鸟。

中年男人抬起脚,狠狠地朝着一个挺着大肚子的少女踢去。

裴筱筱被踹倒在地上,眼泪横流:“二叔,这是我家,你不能赶我走。”

“你家?你那跳楼寻死的爹妈欠下的债,这山庄都不够赔了。”

“我让你去嫁给张伯伯,大你四十岁又怎么样,疼你就行了,你要是嫁了还愁生活不好,可你不仅没嫁,还怀了一个野种回来。”

“滚开,别在这碍着我的眼。”

中年男人又是一脚踹了上去,这一脚,不偏不倚,正踹在了裴筱筱隆起的腹部上。

剧烈的疼痛袭来,裴筱筱几乎就要晕厥了过去。

雕花的复古大门无情地关上,将裴筱筱所有的念头都关了起来,肚子在痉挛的疼,下腹还有一阵暖流流过。

裴筱筱缓慢地从地上站了起来,捧着自己的肚子一步又一步艰难地往前走,每走一步,身后都流有一滩血。

所有的空气都变得稀薄,像有双无形的手,正紧紧地掐住她的喉咙,害怕和恐惧笼罩在心头。

她低声虚弱地说道:“宝贝,妈咪送你去医院,很快,不疼啊。”

也不知道走了多远,裴筱筱几乎要失去意识,迷糊之中,她好像看见前方驶来一辆车,她艰难地走在路中间,张开手臂。

一道刺耳的刹车声划破空中,车子的车头在距离裴筱筱腹部只有五厘米的时候,堪堪停了下来。

带起的风吹起了她黑色的长发,她一手扶着车头,一手按着自己的腹部,缓慢地蹲在了地上。

眼神模糊间,她看见一个身材颀长的男人站在她的面前,她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紧紧地抓住他的裤腿。

“求求你救我,救下我和孩子。”

虚弱地说完这句话后,裴筱筱彻底的失去了意识。

…………

裴筱筱做了一个梦,梦见她怀里抱着一个可爱的小姑娘,小姑娘奶声奶气的喊她妈妈。

她还梦见了她的父母,可一眨眼,她就看见她的父母将女儿带走,他们越走越远,任凭她怎么也追不上。

“孩子——”裴筱筱从噩梦中惊醒,她冷汗涔涔,整张小脸失去了所有的血色。

她挣扎着从病床上起来,可刚一动,腹部顿时就传来剧烈的疼痛。

裴筱筱喃喃自语:“孩子。”

她将手轻放在自己的腹部上,然而抚摸到的却是平坦的一片。

眼泪一瞬间就溢出眼眶,她哭着喊道:“孩子,我的孩子,你们把孩子还给我。”

医生听见病房里的动静,连忙从病房外进来,裴筱筱紧紧抓住医生的手臂,泪流满面:“医生,我的孩子呢,我的孩子在哪里?”

“抱歉,孩子在送来医院的时候就胎死腹中。”

宛如晴天霹雳的话语传入裴筱筱耳里,她拼命摇头,双眸里都是哀求:“这不是真的,你们骗我,你们都在骗我对不对。”

“对不起,小姐,请节哀。”

“我不相信你们,我要见我的孩子。”

裴筱筱哭着推开医生,赤足踩着地面。

新生儿监护室外,裴筱筱被两个穿着黑西装的男人拦了下来。

他们身后站着一位身材高大的男人,白色衬衫外套着黑色西装,笔挺的西装将他的身材衬得更加修长,浑身透着矜贵气质,卓尔不群。

此刻,他正从护士的手里接过一个襁褓。

裴筱筱看着那个襁褓,她哑着嗓音喊道:“孩子。”

男人看了一眼过来,光线落在他的棱角分明的脸上,她想睁大眼睛看清楚他的面孔,可泪水糊了眼,仿佛雾里看花一样朦胧一片,怎么也看不清楚容貌。

她雪白的赤足踩在地上,此刻沾染了不少污渍,双眸朦胧地看着男人的方向,让男人手指不由地微微蜷了起来。

她欲往前,却被人架着手臂,冰冷地板上的寒气侵入五脏六腑,撕裂的疼痛从腹部中袭来,意识渐渐剥离。

医生跑了过来,毕恭毕敬不知道对男人说了些什么。

“走吧。”男人的嗓音低醇而富有磁性。

“别走,我的孩子。”

好疼,好冷,别走!

意识的最后,只有医生那冰冷又毫无情绪的声音:“小姐,你的孩子已经胎死腹中了。”

“砰”地一声,世界一片黑暗。
五年后。

裴筱筱提着水果往医院走去,推开病房门。

“晓天,姐姐今天带了你最爱吃的水蜜桃……”

话卡在了喉咙里,裴筱筱望着病房里的一对母女,熊熊怒火渐渐从双眸中浮现:“你们在这里干什么?”

“筱筱,你回来了。”陆曼率先开口,“二婶来看你了。”

裴筱筱冷声:“滚。”

陆曼腆着脸:“筱筱啊,虽然你二叔当年是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情,但这都过去这么长时间了,而且你现在过得不也好好的。”

“我看你现在也24岁了,身边又没有什么男朋友,就算有男朋友,他们要是知道你生过孩子……”

说起孩子,裴筱筱的心脏处传过一阵又一阵的痛楚,如果当年不是二叔裴洋洪,那她现在还能多一个陪伴的人。

她冷着脸:“陆曼,说够了?”

裴筱筱的脸色未免太冷漠,陆曼的脸色有些挂不住。

倒是坐在一旁一直没有说话裴芷珩说话了:“裴筱筱,你拽什么,我妈是关心你才来找你。”

“是呀,筱筱,二婶这次是真心要补偿你的,这不特意给你挑选了一个好人家,对方有钱有势,年纪也比你大不了多少,就是有个儿子。”

“妈,别管对方是不是有儿子,就裴筱筱那样,别人会娶她都是她祖上积德,更何况,对方有钱,裴筱筱嫁过去损失的是对方,她乐意还来不及,还能有什么不满意的。”

陆曼和裴芷珩的一唱一和中,裴筱筱看见的是满满的算计。

她从来就没有忘记,当年她父母惨死,弟弟晓天车祸变成植物人,二叔盘算着让她嫁给比她大四十岁的老头,这其中也有裴芷珩和陆曼的意思。

她冷笑一声:“你们说够了?”

“裴筱筱,别给你三分颜色你就开染坊,到时候撕破脸皮谁都不好看。”

“终于不演了?”裴筱筱嘲讽地看了一眼裴芷珩,“既然对方有钱年纪还不大,你嫁过去不更好?”

整个G城都知道,G城第一豪门拓跋家忽然下聘裴家,说裴家大小姐和拓跋三少爷八字相合,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可整个G城的人也都知道,每次拓跋家下聘总是对女方家这么说,然而每次嫁过去的千金小姐们,总会离奇失踪,生死不明。

陆曼和裴芷珩会找上她,裴筱筱又怎么会猜不透具体缘由呢。

裴芷珩耐心已失,她拍了拍双手:“裴筱筱,别说我没给你机会,是你自己没有把握好机会。”

门外进来四五个大汉。

“你们要干什么?”话还没有问完,裴筱筱的双手就被强行扣了起来。

裴芷珩指了指病床上的裴晓天:“把人带走。”

裴筱筱怒目,眼睛都变得赤红,她哑着声音喊道:“裴芷珩,你要带晓天去哪里?你给我住手!”

她的声音惶恐又无助,挣扎着却让别人更用力的压住她,整个人被扣住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看着晓天被带走。

裴芷珩站在裴筱筱的面前,伸出自己的指甲地沿着裴筱筱的脸颊滑下:“姐姐,代替我嫁进拓跋家,到时候,我自然会放过晓天的。”

“对了,为了防止你反悔,所以只好委屈你一下。”

裴筱筱的手被抓住,她只感觉自己的手忽然传来针扎过的疼痛:“裴芷珩,你对我做了什么?”

“做了什么?等你醒来后就知道了,好好享受吧,我的姐姐。”
冰冷的刀具在裴筱筱的脸上动来动去,她很想睁开自己的眼睛,可浑身好像被什么东西压住了一样,根本就动弹不得。

裴筱筱甚至分不清这是梦境,还是现实。

每次想醒来的时候,都有人拿着针筒,狠狠地往她的手上扎去,然后再次陷入黑暗中。

裴筱筱感觉自己睡了很长时间,甚至做了很长的一个梦。

从无尽的黑暗中醒了过来的时候,周围还是病房,倒是她的身边格外的热闹,余光之中,还能看见陆曼得意的面容以及裴芷珩的期待。

记忆还停留在她们抢走晓天的画面,恨意从裴筱筱的双眸中迸射出来:“把晓天还给我。”

声音刚出,听起来却好像是鸭子一样的嗓音,粗粝而沙哑。

“晓天?”裴芷珩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一样,“先考虑考虑你自己吧。”

裴芷珩说完后,她递了一面镜子放在裴筱筱的眼前。

镜子里面倒影出一个脸上缠满了纱布,只留下一双眼睛、鼻子还有嘴巴露在外面的脑袋,像极了木乃伊。

裴筱筱伸了伸手抚摸自己的脸,却被陆曼用力按住她的手。

“别动,这张脸是我花了好大价钱给你做的,碰坏了可就不好了。”

“什么意思?”

“看来是麻药打多了,连脑子都不清醒的。”裴芷珩的言语里透着无比的鄙夷,“为了能让你顺利代替我嫁去拓跋家,所以照着我的完美的脸给你整了个容。”

“别激动,想想裴晓天。”

裴芷珩拿了一段视频给她看。

视频里显示,晓天睡在了一个昏暗又潮湿的地方,瘦了许多,脸颊两旁的骨头都凸了出来,头发看起来像是许久没有打理,杂乱又油腻。

裴筱筱在看见这视频后,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你们还是人吗?晓天现在已经是植物人了,你们还要这样折磨他!”

她开始激动了起来,却被医生按住,一记镇定剂往她的身体里打去,身体顿时就沉重了起来,让她渐渐脱力。

“筱筱,别这么激动,只要你好好听话,二婶保证,绝对给晓天最好的看护。”

“别这样看着二婶啊,二婶这也是为了你好,你看拓跋家家大业大的,你替芷珩嫁过去,有你的好日子。”

裴筱筱看着陆曼,现在的她,活脱脱的像一只吸血鬼。

抢走了她的家不说,还想要将她最后一点价值榨干,她沉痛地闭了闭眼。

陆曼像是想起了什么,继续说道:“对了,护士还说了,晓天躺在床上这么久,腿脚如果没人按摩的话,时间长了,就算醒来,这肌肉退化也很容易造成瘫痪。”

“你二婶又没有照顾病人的经验……晓天可以接受到怎么样的照顾,可就看你了,筱筱。”

裴筱筱赤红着双眼,她沉痛又不甘地闭了闭眼,咬牙切齿道:“好,我嫁。”

这三个字,仿佛用尽了她所有的力气。

“这就乖,这才是二婶的好侄女。”陆曼声音骤降,“千万不要去伤害你的这张脸,只要我发现你伤害这张脸,我可保证不了晓天会受到什么样的对待。”

这个世界上她仅剩的亲人都在陆曼的手中了,她还能说什么?

陆曼的心情多愉悦,裴筱筱的心情就有多沉重,她不甘心:“我要见晓天。”

“筱筱,你觉得你现在有资格跟我谈条件?乖乖听话。”

裴筱筱再次冷声说道:“我要见晓天。”

陆曼看了裴筱筱好一会,仿佛妥协般应了一声:“好,只要你这张脸彻底整容完成,我就带你去见晓天。”

裴筱筱:“……”

“好好休息,不要辜负二婶的一片心意。”

此刻的陆曼有多得意,裴筱筱的心情就有多沉重。

裴筱筱握紧拳头,等她嫁进去了拓跋家,不管她的丈夫是人还是魔鬼,不管他是否娶过的女子都下落不明,但凡让她抓住了一点机会,她就不会让陆曼一家好过!


    标签:

    珍语句子网 短文学 - 用文字渲染心情,把最好的时光交给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