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评句子 >

宝宝楼梯上做好刺激 他的太大我的装不下

热评句子 2021-10-04 16:28:38

沈琦被那人扛在肩上走了一路,颠得脑袋发昏,都快要吐出来了。

“你们这是绑架,我告诉你们,我什么都没有,你们也别想打我的主……”后续的话语在看到前方那个坐在轮椅上的身影时,戛然而止。

夜墨轩!他怎么会在这里?

深沉犀利的黑眸审视着自己,和他对视的瞬间,沈琦赶紧低下了头。

幸好她全副武装,夜墨轩一时没能认出自己来。只是,他让人把她抓到这里来做什么?

难道……是知道她怀孕的事了?所以容不下她?

想到这里,沈琦面色一阵巨变!

她本来就是代替沈月嫁过来,夜墨轩对此已经很不满了,如果发现她还怀孕了,那他一定会把她赶出夜家的!

想到这里,沈琦推开那些黑衣人转身就跑。

“把她抓回来。”萧肃见状,出声喝道。

夜墨轩盯着那个娇小的身影,想起一个月前的晚上,眸色微动,出声吩咐:“别伤着她。”

还没跑两步,沈琦就被重新抓回来,怎么挣扎都没有用。

看着推着轮椅上前的夜墨轩,一颗心疯狂地乱窜起来。

完了完了,她要被发现了,怎么办怎么办?

夜墨轩虽然坐在轮椅上,可是他的身形高大,根本没比她矮多少,一抬手就碰到了她的口罩。

沈琦瞪大眼睛,别开脸。

夜墨轩的手又追过来,沈琦瞪大眼睛,继续逃着。

这如猫捉老鼠般的追赶让夜墨轩忍俊不禁,低笑了一声,声音低沉悦耳:“这么喜欢玩?”

怎么……回事?

沈琦不可置信地看向他。

这个还是之前那个冷冰冰,没有表情的夜墨轩吗?他的声音和语气怎么会突然变得这么温柔?

正出神着,沈琦脸上的口罩突然冷不防地被夜墨轩给摘下来了。

“啊!”沈琦惊叫出声,下意识地想要伸手捂住自己的脸,动了一下才惊觉自己的手臂被人给制着。

夜墨轩刚才还带着柔和的眼神,在摘下她的口罩看清她的面容之后,眼中的柔色一寸寸消失,继而被冰冷森寒取代。

半晌,他危险地眯起眼睛:“是你?”

沈琦也懵了一下,他不知道是自己?

“你问我?不是你的人把我抓到这里的吗?”

听言,夜墨轩想到什么,他眯起眼睛盯着她:“你去医院做什么?”

沈琦的心即刻悬了起来,她不是个擅长说谎的人,轻颤着睫毛磕绊回答:“我、我着凉了,去医院看病不行啊?”

夜墨轩微挑眉冷笑:“去妇产科看病?不如你告诉我,你看的是什么病?”

沈琦咬住下唇,想了半晌,她忽然问道:“那你呢?你根本不知道是我,那你为什么找人把我抓到这里来?”

听言,夜墨轩一愣。

他也没有想到会这么凑巧,他要找的是一个月前的女人,可手底下的人居然把她抓来了,而且还是在妇产科。

一想到妇产科,夜墨轩的眼中便闪过一抹阴鸷:“你怀孕了?
 

被戳破心虚的事实,沈琦瞬间白了脸,颤抖着嘴唇,不知如何开口。

“呵,”夜墨轩冷笑一声:“怪不得如此着急代替你妹妹嫁到夜家,原来是带了个拖油瓶,迫不及待地想找人接盘?”

站在夜墨轩身后的萧肃听言,顿时气愤地握紧拳头:“你把我们夜少当什么人!居然带着孩子嫁到夜家来,要不是我们的人发现你在妇产科鬼鬼祟祟的,你还想瞒多久!”

沈琦本想静静处理此事,可没想到会被夜墨轩的人抓到这里来。

只是他派人守在妇产科干什么?

面对夜墨轩阴沉的面孔,沈琦压下心底翻涌的惊惧和疑惑,嘴硬道:“谁说我去妇产科就是怀孕了?我去看妇科病不行吗?”

“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夜墨轩冰冷的声音如同地狱传来,“把她带去医院,结果告诉我。”

“是!”黑衣保镖上前就扣押住沈琦。

“不要!”沈琦用力挣扎起来:“夜墨轩,我们只是挂名夫妻,你有什么资格让他们这样对我,放开我!”

“放开?”夜墨轩目光清冷,语气淡漠:“如果让我发现你怀孕了,你应该清楚后果!萧肃,把人拉走。”

知道她不是自己要找的人后,夜墨轩对沈琦没了丝毫的怜惜之心。

一个小时后。

夜墨轩将手中的报告单一把甩到沈琦脸上,阴戾地盯着她:“呵,想让我夜墨轩当接盘侠?沈家真是好大的胆子!”

“不,不是这样的!”这么一大顶帽子扣下来,沈琦立马慌了,“我不知道自己怀孕了,沈家更不知情,我不是故意瞒着你的……”

“不知道?”夜墨轩突然伸手捏住她的下巴,眸色阴沉得如暴风雨前夕:“那我再给你一个机会,把孩子打掉,我能勉强让你继续留在夜家。”

沈琦下意识反驳:“不……”

“不?”夜墨轩嘲讽地望着她,说出来的话仿佛淬了毒一般:“你是觉得我这个残废,理所应当接受带着前夫孩子嫁过来的你是吗?就这么看不起我?”

沈琦连连摇头:“我根本没有这么想!”

她根本没有料到自己会怀孕,她跟林江在一起两年,他从来都没碰她;她又怎么会知道自己会在那个雨夜意外失身,然后还一次怀上?

一切的一切,就像是倒塌的墙,疯狂地压在沈琦的肩膀上。

沈琦知道自己一旦有了别人的孩子,就无法待在夜家,沈家也会成为全北城的笑话。

但她需要点时间去接受这乱如麻的一切……

“求你,给我一点时间!”

“三天。”夜墨轩嗜血地开口,“三天后,那个野种还在你肚子里的话,你就给我滚出夜家!”

说完,萧肃推着夜墨轩离开了。

独留沈琦一个人跌坐在地上,四肢冰冷。

许久,沈琦颤抖着双手拿出手机,给闺蜜韩雪幽打去一个电话。

-

等沈琦再次回到夜家的时候,天色已黑。

她和闺蜜韩雪幽聊了许久许久,这一个多月来连续不断的打击让沈琦心力交瘁,倾吐一番让她舒畅许多。

两人也仔细分析了目前的境况,沈琦最终下定决心——不要这个孩子。

闺蜜说的对,现在自己只有夜家这一个庇护了,父母能够为了妹妹、为了家族利益不顾她的意愿强迫她嫁到夜家来,一旦被夜家赶出去,沈家还能容得下她?

正思索着,身后一道冰冷的声音传来:“站住。”
 

沈琦回头就看到萧肃推着夜莫前来。

两人的目光在空中对上,还不到一秒,沈琦便别开了眼眸,出声问询:“夜少,有事情吗?”

夜墨轩盯着她,却是吩咐身后的人:“萧肃,回去吧。”

听言,萧肃愣了一下,“可是夜少,今天我还没有帮你……”

“这些事情不该是夜太太做的吗?”

夜墨轩紧紧盯着前方低头垂眼的女人,心底就一阵烦躁,特别在得知她有身孕后,那莫名的火气几乎将其吞噬。

沈琦愣怔了一下,抬头问:“我需要做什么?”

“萧肃,告诉她,夜太太需要做什么。”

萧肃看了夜墨轩一眼,不明白他在想什么,但还是按照他的想法对沈琦道:“夜少腿不方便,洗澡的时候你要在旁边照看着,最好随叫随到。”

说完,萧肃还是不放心,索性走过去跟沈琦低语了几句。

沈琦一开始认真地听着记着,听到后面,白皙的脸蛋有些绯红,她轻咬住自己的下唇,“一定要这么做吗?”

萧肃是个粗神经的,抿着薄唇:“那肯定啊,好好做吧,小心夜少发火直接把你扔出去。”

沈琦被他吓得缩了缩脖子,点头:“我知道了。”

叮嘱完以后,萧肃回去跟夜墨轩报告:“夜少,那我先走了。”

“嗯。”

萧肃离后,此方只有她和夜墨轩两个人。

沈琦想起刚才萧肃跟她说的那些话,脸颊又红了几分。

“愣着做什么?过来!”夜墨轩突然冷喝一声。

沈琦被他吓了一跳,娇小的身影哆哆嗦嗦地朝他走了过来。

“抖什么?”夜墨轩看她害怕得不成样子,气不打一处来,又斥了句:“推我去浴室。”

沈琦按照他说的将他推去了浴室。

夜家的浴室很大,大概是考虑到夜墨轩的腿不方便,所以特地修建的。只不过推着他进去之后,夜墨轩身上那股强势冰冷的气息瞬间就将浴室拢罩了。

依照萧肃说的,沈琦小声问:“你的衣服在哪儿?我先去帮你拿衣服?”

“睡衣在第一个柜子,拿蓝色那套来。”

“好。”沈琦转身去取了蓝色的睡衣,回来的时候发现夜墨轩居然已经脱掉上衣了,光着上身的样子让沈琦吓了一跳,“啊”地尖叫一声,转身捂住自己的眼睛。

“鬼叫什么?”夜墨轩蹙起眉。

“你干嘛脱衣服?”

听言,夜墨轩眸中涌过一抹不悦,扭头发现那个女人居然站在门口背对着他不敢进来,他低头看了自己一眼,随后唇边勾起一抹嘲弄的笑意。

“不脱衣服,怎么洗澡?怎么,你是在跟我装纯洁吗?”

沈琦想让他把衣服穿上,但话到了嘴边又咽了回去,他说的对,不脱衣服怎么洗澡?别说只是上身,呆会连下面的也要脱。

想到这里,沈琦脸色瞬间一阵爆红。闭了闭眼,深吸一口气,催眠自己:你们已经是夫妻了!是夫妻了!嫁之前不就已经做好思想准备了吗?这会儿不该怯场。

思及此,沈琦转过身,小脸已经恢复了平静:“我帮你把衣服拿过来了,你还需要什么吗?”

“脱衣服。”

沈琦噎了一下,走上前去。

“皮带解开。”

解皮带?沈琦眸光朝夜墨轩看去。

他是个有腿疾的人,平时应该不能站起来锻炼,沈琦还以为他肚子上肯定会有很多赘肉,可没想到入目的居然是精壮的胸膛和平坦的小腹。

“看傻了?”冷不防的,夜墨轩嘲讽的声音又响起来。

沈琦抬眸便对上他锐利幽深的眼眸,慌乱地点了点头,颤抖着双手给他解开皮带。

可是她根本没有碰过这东西,怎么也弄不开……

夜墨轩蹙起眉。

望着眼前这个半弯下腰身的女人,领口的雪白若隐若现,手在他的皮带上面颤抖了半天还没打开。

“你是故意的?”磁性的声音染了几许低哑。

“啊?”沈琦越是着急,便越是不知如何打开,紧张过度,让她的声音都带着哭腔,“我、我不会……”

女人的手柔若无骨,带着温温的暖意,手背摩擦到了他的小腹,夜墨轩眸色渐浓,墨色的眼底似有风暴凝结。

“你能不能自己……啊!”

话未说完,沈琦的手腕便被夜墨轩一把扣住,然后被他强势拉进怀中。

时间似乎安静了一瞬。

沈琦跌坐在夜墨轩的腿上,柔软细腻的胳膊碰到了他坚硬的胸膛。

男性的气息无比霸道地入侵她的呼吸,瞬间就侵占了她所有感官。

“放、放开!”呆愣了两秒,沈琦才反应过来,伸出小手抵挡在沈琦的胸前,试图拉开两人的距离。

夜墨轩扣住她细白的手腕,眸色沉郁地拉着她的手向下,在皮带的卡扣上面停住,“你前夫,没告诉你怎么解吗?还是你在故意跟我装,希望我教你?”

“什么?”

“那么,如你所愿。”


    标签:

    珍语句子网 短文学 - 用文字渲染心情,把最好的时光交给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