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评句子 >

小东西这才2根而已视频 《水泄不通》金银花

热评句子 2021-07-27 13:12:54
这天的争论迟迟没有结果,我始终没有松口会带设计稿去找他,他也不松口答应我的拒绝合作。

都说情人分手后再见面分外脸红,我现在发现这句话是真的。

他被我气得够呛,大概觉得我翅膀硬了,再也不是从前那个任他揉圆戳扁的程久儿,我也没有让他太好过,至少不再像以前一样对他百依百顺了……

我忘记那天是怎么离开那个昏暗的房间了,只依稀记得我走的时候,陆衍泽还没有走。

他看着我转身的背影,目光一直钉在我背上,让我有种如芒在背的真实感觉。

晚上我和我妈一起睡。

我问我妈妈:“年轻的时候有没有爱过一个人?爱到心被搅碎了还是爱他,可是爱他又不能天长地久。”

妈妈说:“你一定是谈恋爱了,要不就是爱上哪个男人了。”

我不知道该怎么和她说,我确实是恋爱了,可我爱的男人并不是恋爱的对象。

时隔多年,我早已说不清自己对陆衍泽目前是一种怎么样的感情。也许我还在爱他吧,否则怎么会在见过他之后的夜里如此辗转反侧?

可是我却清楚爱上这个男人是不会有结果的,陆衍泽有前妻,有孩子,也许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他根本忘不了他的前妻,就算我们做尽一切亲密事,他还是爱他的前妻。

我不是没有尝试过去容忍他的一切,可是最后撞得头破血流,我才知道我可以容忍他的一切,就是无法容忍他不爱我。

世界上有那么多不被祝福的种子在阴暗的角落开花发芽,唯独我的是不能被祝福也不配开花发芽的,他现在纠缠我,大概是不甘心,有那么一点点喜欢,却怎么也谈不上爱。

隔天我带着设计稿回B市了,我没有去见陆衍泽,虽然他最后那样警告了我,甚至说要去和宋启明揭发我与他的从前,可我一点都不担心他真会那样做。

我回了B市后,很快便投入了工作。比之前还要更加投入,宋启明约了我两次,都被我以工作太忙为原因给拒绝了。

我拒绝宋启明,一来是因为我的工作真的很忙碌,二来也是自从上一次回A市见过陆衍泽后,我下意识的觉得,只要我远远的避开宋启明,就可以避开陆衍泽。

至于宋启明,从上次见面后,他竟然也只给我打过几次电话后,便没有再联系我,我猜他大概对我用情也不是很深,从一开始他就抱着一种随缘的想法与我交往。

假如不是半个月后,他突然打了个电话过来,说想请我帮个忙的话,我差点都要忘记自己现在仍旧是他的女朋友。

宋启明在电话里头客气的问我,能否和他回一趟家,他父母从国外回来,想要见见他的女朋友。

我起初还是想以工作为由拒绝他。

可是宋启明接下去说的话让我拒绝不了。

“久儿,你就当做是帮我一个忙好吗?我知道你大概是觉得我有些不妥,所以这段时间,你都一直在回避我,可是请你相信我,我并没有伤害你的意思,我……我是真的想要与你在一起的,也想和你结婚,这件事请你先答应我好吗?”
我听得有些疑惑,也不知道宋启明嘴里说的“有些不妥”,具体是哪里的“不妥”。

事实上,我觉得我与宋启明之间的最大问题,还是在于我,那次与陆衍泽见面后,我清楚的意识到我根本没有办法真正爱上其他人,这才是我一直以来无法接受宋启明的最大原因。

“你别这样说。”我对宋启明说,“其实我们之间的问题还是在于我。”

宋启明叹一口气,“久儿,你真的是个好女人,是我不好。我……对不起。”

当宋启明与我说这些话时,我莫名觉得有些愧疚,明明是我的问题,他却主动与我说对不起。

事实上,宋启明给过我很多工作上的帮助,我的第一个大客户订单就是他引荐的,可以说我现在能在这个最设计公司里占有一席之位,全部都是在他的帮助之下才得以实现。

于公于私,宋启明既然话说到这份上了,我也不能再无情的拒绝他,更何况,他也明确说了,只是需要我出席一下,让他父母见见我。

我答应了他,与他约好了见面的时间,到了约定时间,我准时到达了约定的地点,宋启明已经开车在那里等候我了。

我上了宋启明的车子,大半个月没有见面,我们之间的气氛与之前相比,显得有些尴尬。

最后还是我主动与宋启明搭话,“你父母是很久才回国一次么?”

“是。”宋启明说,“一直在国外,很少回来,这次回来主要是来看儿媳妇的。”

我笑笑,越发觉得车里的气氛有些怪异。

宋启明一边开车,一边与我说起了有关他的事情,“有件事情其实我一直想要跟你说的,其实我并不是宋家的亲生孩子,我是宋家的养子。”

我挺是意外的“哦”了一声,怎么也没有想到竟然还有这样的事情。

宋启明笑得有些苦涩,“宋家两老是传统的人,他们生了宋玥这个女儿后,一直想要生个儿子,好以后继承宋家的家业,可是我养母一直怀不上,于是才在我六岁的时候收养了我。”

我听得有些出神。

宋启明自嘲道:“所以说到底我不过是个假太子,若是那一天惹了我养父养母不高兴,还是得被扫地出门,又像六岁之前一样一无所有。”

“他们一直催促我快些结婚生子。”宋启明说着说着,叹一口气,“可是感情的事情,哪里是能够说有就有?就算我想要,也得看看对方愿不愿意接受我。”

说到这里的时候,他目光颇有深意的看了我一眼。

我扯了扯唇角说:“你的条件这么好,还怕找不到女孩愿意接受你吗?别胡思乱想了。”

此时车子正好行驶到一处九十秒的红灯口,宋启明停了车,静候绿灯亮起。

他看着眼前不断减少的秒数时,对我说:“找一个愿意嫁给我的女人是不难,难的是找一个我看着不讨厌,她又愿意嫁给我接受我各种缺点的女人,久儿,你知道吗?同时满足这两个条件的女人,其实很少很少。”

我淡淡的应了一声,察觉到他对我暗示,我有些不知如何回答,抬头瞧见绿灯亮了,我提醒他一句:“可以走了。”

宋启明这才收回了落在我脸上的目光,车子重新开上路,一路朝他坐落在A市的豪宅别墅区里驶去。

停好车,他带着我进门,开门的是他们家的老佣人,宋启明亲切的喊她:“刘姨。”

刘姨五六十岁的年纪,穿着简朴,瞧见他回来,还带着个女孩,笑得眼睛弯弯,“少爷回来了,老爷和夫人都在里头等着了。”

宋启明听到这里的时候,竟似有些紧张的深吸一口气,身侧的手抓起我的手,朝我示意了一下眼神,大概是让我帮忙不要让他出丑的意思。

我看着他这样子,心里突然就觉得有些感慨,有些人即便锦衣玉食,却也永远是寄人篱下,不是亲的终究不是亲的,你终究要看人脸色。

只是我奇怪的是,以宋启明如今的学历经验,其实他完全可以脱离他养父养母的束缚……

宋启明的养父养母比我想的要年轻,尤其是宋启明的养父,年龄虽然已经六十好几,却保养得非常好,一点都不像他真实年龄。

宋启明的养母保养得更好,挽着发髻,穿着华服,看不出具体年龄,好像电视里常出现的那种贵妇人。

他们对我的态度,谈不上好也谈不上不好,却带着一种淡淡的疏离,表面上看不出异样,但我从宋启明养母的言谈之间,却察觉出她对我并不是很满意,尤其当她得知我是单亲家庭长大的孩子时,好看的眉毛不经意的皱了皱,说了句:“单亲家庭的孩子一般都有或多或少的性格缺陷……”似是察觉到不对劲,她很快便滴水不漏的补充道:“你也是个命苦的孩子。”

我有些尴尬的点点头表示同意。

宋启明为我解围道:“妈妈,以前的事情都过去了就别提了,以后会变好了,久儿现在是一家设计公司的年轻设计师,很受老板器重。”

宋启明的养母却笑着说:“我们宋家要找的媳妇,工作不必太出色,相夫教子做个好妻子才是最重要的。”

宋启明养母的话顿时让我有些不适,这个时候我连笑都有些笑不出来。

正在交谈之间,忽听门铃又响,很快传来刘姨的声音——

“小姐回来了!”

宋启明养母看我一眼,随即撇嘴笑笑说:“是宋玥回来了,她说今天要带她男朋友回家吃饭的,刚好你们四个人也相互认识一下。”

我脑袋一炸,顿时被炸得有些搞不清楚状况,宋玥的男朋友也一起过来了?

那么,陆衍泽也会出现在这里?

我第一时间想要逃,正要起身时,宋启明摁住了我的手,低声在我耳边说:“至少打一声招呼再走。”

我无奈,却也只能答应,重新坐回沙发里,等着陆衍泽和宋玥的出现。

很快,陆衍泽和宋玥一起出现在众人眼前。

陆衍泽仿佛对我为何会出现在这里,没有感到一丁半点的震惊,至少相对于他上次在
 

    标签:

    珍语句子网 短文学 - 用文字渲染心情,把最好的时光交给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