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美文摘抄 >

斗罗玉转不乐的奇遇三D第4话,(把老师的批日出水了视频)

美文摘抄 2022-03-28 08:31:41

“真的要走吗?!”

“不走不行吗?我真的离不开你。”

“烛龙,你不要走啊。”

“你走了我可怎么办啊!!!”

卫馆主语气绝对的情真意切。

这清醒之梦里面,一个脑子都没有啊。

在得知到了烛九阴打算时候,卫渊被吓出一身冷汗,不过好在这灰袍男子似乎还没有来得及实施离开的措施,被卫渊及时拦住,也就是之前烛九阴建议他藏身于幕后,不要那么莽,卫渊反手阴了烛九阴一手。

让三个老祖宗拦住了烛龙。

自己转身就跑出去玩了一把莽夫冲阵。

此刻烛龙似乎动怒了。。

清醒之梦中,轩辕,刑天,蚩尤坐成一排远远看着,大气不敢喘。

灰袍男子眼瞳漠然,这家伙的面容始终被一重迷雾般的东西罩着看不真切,语气平淡疏离:“卫馆主说笑了,才智过人,更兼勇武,烛龙在与不在,又有何分别?”

嘶……卫馆主?

这个称呼。

轩辕,刑天,蚩尤三人倒抽一口冷气。

彼此对视一眼。

以肉眼难以察觉的速度朝着后面挪移。

卫渊头皮一麻,干笑道:“啊,是,是我刚刚鲁莽了,我这个人一向没什么脑子的,倒是让你担心了,是我的锅,我的锅。”

“担心?本座可不曾担心你。”

烛龙语气平淡:“只是突然察觉,卫馆主既然能算计了本座,自然也也可独自处理此番大劫。”

“本座亦想念九幽风光。”

“一别许久, 该回去了。”

“别, 别啊。”

卫渊死死拉住烛九阴的右手袖袍,烛龙抽了抽袖袍。

扯不动。

烛九阴嘴角抽了抽。

“撒手。”

“我不!”

什么叫战神的从容。

事实上如果不是某些原因卫馆主直接就上手扛起烛九阴了。

直接来个情比金坚七天锁。

人间的擒拿技巧卫渊可是精通的, 虽然大概率被烛龙反手一拳砸晕。

“我保证以后听你的,烛九阴你别走啊。”

“你走了……”

我们这儿就真没脑子了。

灰袍男子双目苍古,注视着他,道:“果真如此?”

卫馆主连忙并指指天:“我发誓。”

烛龙双目悠远, 似在思虑, 最后缓缓颔首:“为了此次大劫的话,却也可以……”后面的三大莽夫齐齐松了口气,灰袍男子语气悠然,旋即注视着卫渊, 道:

“那么, 往后本座的谋略若是和那武侯相左。”

“你听谁的?”

轩辕,蚩尤,刑天:“…………”

全场动作整齐划一,从起身前进同时化作了默契后退。

气氛一下又变得压抑起来。

卫渊面容僵硬。

他很想要像是那些经典影视作品里面的人一样, 说一句‘你们不要吵,你们都是我的翅膀啊’,不过大概会被揍得半死拖出去抛尸, 余光僵硬地扫过, 看到大羿已经溜了,只剩下木牌上面的表情包。

三大莽夫排排坐,有多远跑多远。

当看到后辈求救目光的时候。

刑天面容抱歉。

往左看了看, 看到轩辕带着微笑, 比了个大拇指, 颔首鼓励。

刑天低语:‘你知道该怎么做了?’

“不知道……”

轩辕保持微笑的表情包,从牙缝里挤出声音,道:

“但是只要这样做, 阿渊自己就知道了。”

“这可是我做人皇几十年的经验!”

刑天恍然大悟。

刑天比起大拇指对卫渊露出鼓励的表情。

旁边蚩尤多少是有点憋屈的。

这不就是个混子?

我当年究竟是输给了个什么玩意儿?

蚩尤怒视轩辕, 而后比起大拇指, 对卫馆主露出微笑鼓励的表情。

月下三莽夫齐齐对你比起大拇指, 卫渊感觉到了自己的死兆星在天上前所未有地明亮起来,转头看向烛九阴,大脑疯狂转动,无论如何先得要把现在这个难关度过去, 他深深吸了口气,道:“我听你的,听你的。”

灰袍男子五指微握。

直接将刚刚那一段岁月时间的倒影截留下来,化作了一段哪怕是流放到时间裂隙里面都不会消散的画面,平静放入袖袍之中,道:“好,我没有问题了。”

卫渊:“…………”

岁月留影?这么奢侈真的好吗?!

你是狐狸吗?!!

烛九阴喝了口茶,神色淡漠,冷哼一声。

世上也未必只有涂山氏懂得这个。

烛龙语气平淡玩味:“喜不应喜无喜之事,怒不应怒无怒之物, 武侯的兵法,也是有用的。”

卫渊反应过来, 咬牙切齿:“烛龙你刚刚,只是在故意假装动怒?”

然后为了拿到自己的发誓记录。

灰袍男子语气悠然随意:

“你猜?”

卫渊:“…………”

烛照九幽之龙,现在的你, 真的很卑鄙!

烛九阴平淡道:

“说说看吧,得到的情报,有什么想法?”

提及正事, 卫渊也只好收敛思绪杂念,回忆之前偷偷听到的那几名将领密谈的事情,神色郑重下来,道:“没有想到核武已经被神破解开,尽管说我不同意那些人说的话,但是有一点却也不得不认可。”

他嘴角抽了抽:

“绝对不能允许那种混杂神力的超级兵器在人间爆炸。”

烛九阴颔首,道:“基本的判断。”

卫渊道:“所以,我打算从这些真灵里得知大概的行军路线,渡河未半,击其中流,尝试把凿齿手里的东西抢过来,或者说,最不济隔空一箭提前将其引爆掉。”

“这东西太危险了。”

灰袍男子勾了勾嘴角:“你这句话,和刚刚你拿到手的河图洛书说的,伏羲拆了他们时说的话,一模一样。”

卫渊道:“我还以为你会说我又鲁莽了。”

灰袍男子平淡道:“上兵伐谋,不战而屈人之兵是最好的,但是面对这种必须死战的局面,谋略所能做到的,只是将主动权握在自己手里,在自己希望的时间,在自己希望的地点,和对手来打一场。”

卫渊右手握拳,砸在左手掌心,做恍然大悟状:“我懂了,所谓上乘谋略,就是在给对手喂了一公斤泻药巴豆之后,在他药效发作的时候,拉着他到市中心广场上打架,天时地利人和,皆在于我,故而必胜之!”

烛九阴:“…………”

卫馆主,天赋技能,将高大上的东西拉到平易近人到散发泥土香气的程度。

烛九阴一时间沉默,转而问道:

“真灵呢?”

卫渊袖袍一扫,将刚刚收起来的那些大荒将领真灵一个个释放出来。

那些真灵还处于被斩杀之前的模样,下意识地躲避卫渊,下意识地远离他,满脸警惕,结果后背一痛,撞到了仿佛山岩般的东西,哪怕是真灵都觉得疼。

转过头,看到个浑身肌肉的壮汉。

看到那壮汉的脑袋也掉下来。

下意识也就觉得是自己一边儿的人,心中惊惧愤怒,咬牙切齿道:“你也被砍了头?!可恶,这个家伙到底是谁?为什么会拿着那把斧头?!”

“明明,战神不是传说吗?!不是被人族编撰出来的吗?怎么会!”

“那把斧头难道说,就是传说的刑天斧?!”

“原来我们都已经是传说了吗?”

声音闷声传来,将那大荒将领吓了一跳,因为这声音是从下面传来的,转身一看,那高大壮汉的腹部居然还有一张脸,这张脸的眼睛猛地睁开,带着十分的不甘和十二分的憋屈,怒吼道:

“那是我的斧头!!!”

“是我的!”

与此同时,这个男人的右手抓着自己的头,抱在怀里,左手摩挲下巴,满脸疑惑道:

“奇怪啊,我记得,我们人族文官都是写实的啊。”

“比如斧正,就是以斧砍削使之合乎标准。”

“我们怎么会是传说了?”

那名大荒龙族将领面色煞白。

脑海中,文字浮现——持干戚而舞,刑天?!

刑天很疑惑地沉思了好一会儿,道:“而且。”

“我的头也不是被斧子砍下来的。”

“是被扶着你的那小子给削下来的。”

“嗯?!!”

那龙族将领转头,看到非常热心地搀扶自己的阳光青年,这位外貌极为让人信服的男子噙着微笑点头:

“在下姬轩辕。”

“!!!”

龙族将领触电一般跳跃起来,连连后退,比见到刑天都反应剧烈,在浩瀚的岁月里,诞生了无数的强者,但是单纯的让自己的名字的每一个字都具备无可比拟浑厚感的,唯独这唯一一人。

尤,天,这些都有人拿来做名字。

但是在这个人之后,再没有谁敢用轩辕两个字做为名字了。

惊慌之下的后退,结果一脚把一个液晶显示屏给踩碎了。

上面正在播放着的是某种黑白相间,软乎乎的野兽,龙族将领低下头,看到自己的右脚直接踏碎,显示屏坏了一半,就像是自己一脚把那食铁兽的脑袋踩爆了。

龙族将领心中甚至于浮现一丝丝庆幸感。

幸好,幸好,只是个奇怪的留影记录,应该没什……

一股寒意突然爆发。

仿佛天地化作暗沉,这是气势压迫魂魄,失去感知力,一片极具备压迫力的黑暗中,突然亮起两道血色的光芒。

那是一双眼睛。

一只巨大的手掌从黑暗中伸出,直接按在龙族战将的脑袋上。

直接提起,一名彪形大汉面容狰狞,左手将这条龙抓起来,右手握拳,砂锅大的拳头上似乎冒着黑气,身上的九黎神魔纹身扭曲着,背后仿佛出现了一尊尊恐怖的陌生。

“你特么……”

“你踩老子的猫?!!!”

“那是熊,熊啊……”

壮汉怒声咆哮,怒声道:“胡扯,老子说它是猫,它就是猫!”

“既然本座一只手能rua十只,那它就是猫!”

“我要把你挫骨扬灰!”

“灰飞烟灭!”

“本座要让你永世不得超生!”

“冷静,冷静,这只是个梦境视频。”

“卧槽蚩尤你冷静点啊,别真把他扬了……”

“使不得使不得,看,花花,大熊猫花花在这里。”

看到蚩尤真的打算直接掏出蚩尤十魔兵来

文学

把这家伙的真灵直接磨碎成齑粉,刑天,卫渊,轩辕额头冒冷汗,一个抱腰,一个拉住左手,一个抢右手的兵器,死死地把这进入狂暴模式的战神蚩尤控制住。

那龙族将领只觉得自己进入了一场永不醒来的噩梦。

惊慌恐惧的时候,看到了那边的灰袍男子,微微一怔,记忆里浮现出家族中的那几幅画像,作为立于龙族之巅的真正传奇,烛照九幽之龙,龙族大喜,几乎是喜极而泣:“老祖宗救命啊啊啊!”

祂要扑过去的时候,看到拉着蚩尤的卫渊转头疑惑道:

“烛龙你除了学着娲皇捏了个鼓,居然有后裔?”

“你不是严格意义上没有性别……”

卫馆主被反手拍飞。

而亲眼目睹立于龙族之巅的传说和那青年的关系,这位来自于大荒雷泽的龙族将领思绪凝滞,在一众怪物的目光逼视下,最终心态崩溃。

不是说战神只是传说吗?!

不是说战神只是人族为了鼓舞士气而编造出来的东西吗?!

那这是什么?这是什么?

人族战神批发部吗?

最终桀骜不驯的龙族战将,在这一排老大哥的友好亲切注视下,老老实实地把东西重新复述了一遍。

“邪将凿齿啊……”

轩辕皱眉:“确实是很棘手的对手。”

“必须要对祂进行斩首狙杀的话……甚至于我或者蚩尤单兵对祂都未必……”

柔软美好的声音响起。

“这一次,我出手吧。”

一时间安静下来。

卫渊下意识回头,名为大羿的人族单兵战力巅峰嗓音温和,道:

“既然祂说他已经超过了我。”

“那么,我也想试试看。”

他腼腆笑了笑,道:“或许,他真的超过我了也说不定呢。”

PS:今日第一更…………祝大家虎年快乐,虎虎生风,万事如意~

喜欢镇妖博物馆请大家收藏:


    标签:斗罗玉转不乐的奇遇三D第4话

    珍语句子网 短文学 - 用文字渲染心情,把最好的时光交给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