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美文摘抄 >

跟女朋友吵架想日她 把红酒倒入b里用塞子堵视频 完整版在线阅读

美文摘抄 2021-11-15 16:20:00

“把大炮运送到距离敌人一百米的方位,换上葡萄弹猛轰!

皇帝陛下万岁!!!”

近卫步兵兼任的炮长,对麾下的近卫步兵炮手下令道。

至于原本的炮兵,早就被惨烈的战斗吓跑了……

战场上此时已经看不到原本的障碍物,密密麻麻叠起来的尸体将整个战场的土地都吞没,垒的比沙包还要高!

近卫步兵们不得不在滑嫩的尸体上,不断往前推送着沉重的火炮,趁着普鲁士军队发起下一波进攻前,让火炮就位。

他们不需要维持火炮的持续射击,只要在敌人冲上来的那一刹那,喷洒出成片的葡萄弹即可。

没多久,远处又一次响起震天动地的喊杀声。

由于地面上早已铺满了双方的尸体,根本无法列阵作战,杀红眼的普鲁士军官干脆下令让麾下的士兵,学习俄国人的战术,挺着刺刀往前冲!

当然,在一脚一个人体零部件的战场上,所谓的冲锋其实就是快步走,跑的话纯粹是给自己找不自在,一不小心就会被莫名其妙的‘物件’绊倒。

甚至有时候会突然伸出一双手,不知哪个还有一口气的‘幸运儿’苏醒过来,抓住过往的士兵脚踝!

“为了普鲁士!

为了国王!”

容克军官们在这一刻彰显出与其他欧陆国家最大的不同,他们挥舞着指挥刀或者燧发手铳,一马当先带着自己的队

文学

伍冲锋。

正是这些容克贵族军官的身先士卒,才让普鲁士兵团在巨大的伤亡面前,仍然有能力发起庞大的攻势。

对面的人潮已经遮蔽了地平线,至少在前线的近卫步兵眼里是这样的。

所有的近卫步兵都去当帮手,将那些沉重的火炮推到可以发射的地方,用尸体堆叠起来一座座简易的炮垒,然后填上葡萄弹。

做完这一切后,近卫步兵们就依托火炮站成一道道排枪横列,昂首挺胸,后面都背着炸药包,腰间挂着正在缓慢燃烧的火折子,双手抬起燧发枪瞄准对面的人群。

“所有人,不准开火,将敌人放近到30码内!”

近卫步兵的军官不断重复着口令。

这都是拿破仑定下的规矩,因为拿破仑知道普鲁士士兵在训练营中,十分重视装弹速度和射击速度。

再加上普鲁士王国的军工实力甚至可以与海峡对岸的不列颠及爱尔兰联合王国相媲美,火枪性能不俗,使得普鲁士列兵的装弹速度比起罗马近卫军也慢不了多少。

因此,在排枪对射中,即便罗马近卫军能占有一定优势,往往也会付出很高的代价。

毕竟这使得的铅弹口径很大,打入人体内只要不是命中四肢,基本上都没得救。

即便侥幸打入四肢,最好的下场也是截肢变成废人,显而易见的,罗马近卫军的洗脑训练不允许他们成为一名废人,他们宁愿去当自爆人也不会当一个残废!

所以,对罗马近卫军士兵来说,被命中就意味着战斗减员!

正因如此,拿破仑觉得与普鲁士军队排队枪毙是一种低效的杀敌方式,不如使用近距离齐射、火炮霰弹齐射和自爆刺刀战术来得有效。

拿破仑的部队,在面对列阵严密的普鲁士兵团时,就会使用近距离三列齐射战术打上一轮排枪后,再拉近距离投掷一轮炸药,然后用刺刀冲锋。

如果这么打还无法击溃对手的话,就会派上专门的自爆人,一般而言,普鲁士军团无论怎么打鸡血,也扛不住这一连串的进攻……

要是面对无脑冲锋的普鲁士士兵(普鲁士军队有绝对的兵力优势),就如同现在这般,大炮抵近,和步兵战列线平齐,把敌人放近了来一波狠得,再投掷手雷加刺刀冲锋。

若是这一套组合拳下来,普鲁士士兵的冲锋阵势仍然没有被击溃,那就是自爆人上场的时刻了。

普鲁士军队的人数优势太大,如果长时间的刺刀肉搏的话,近卫步兵的损失将会高得难以想象。

战场上不是说你不要命就能赢,毕竟在遍地尸体的战场上,能有胆子发起冲锋的,基本上都肾上腺素激增,很容易热血上脑,不要命并不是个别现象。

尤其是在人数多的时候,士气往往能崩的更久。

因为前线士兵判断战场局势往往会采用最简单的方式,看看周围的敌我双方兵力,到底哪一方人更多!

乌央乌央的普鲁士兵团冲锋涌上来,不少人还一边冲锋一边开枪,零散的枪声将列阵等待的近卫步兵不时倒下几人。

但是,整个战列线没有一丝一毫动摇,前排倒下后面立刻跟上。

直到对方冲到三十码的距离!

“开炮!

皇帝陛下万岁!!!”

狂热的近卫步兵军官,下达命令的同时,本能的呼喊道。

一发发葡萄弹和火枪齐射,先后扫向冲过来的密集人群,若是此时从天空俯视,就会发现普鲁士军装组成浪潮前排,一层层倒下!

本就不快的冲锋速度为之一顿。

这时候,近卫步兵的战列线中的军官们,再次高声呼喊道:“所有人,投掷手雷!

皇帝陛下万岁!!!”

一枚枚冒着青烟的手雷落入到被葡萄弹和火枪齐射打蒙的普鲁士士兵人群中,接二连三的爆炸掀起的烟雾,迅速将整个战场笼罩!

随后,幸存的普鲁士士兵就听到对面响起一连串法语。

“皇帝陛下,万岁!!!”

每一个近卫步兵,在上刺刀冲锋的时候,都会

文学

疯狂的呐喊着这句口号,双眼泛红,如同嗜血的猛兽一般。

他们在这一刻已经不再具备自我,只是一群为李维战斗的工具罢了。

还没有用上自爆战术,这一波攻势就被彻底打崩,刚刚鼓起来不久的热血,在巨大的伤亡和罗马近卫军的冲锋下垮掉,面对死亡的恐惧攀升到每一名幸存普鲁士士兵的心头,包括那些活下来的容克贵族军官。

罗马近卫军则尾随着成群结队的溃兵,尽可能的扩充战果。

实际上,罗马近卫军与普鲁士军队之间将近一比五的伤亡比,就是在追击溃兵中打出来的,双方正面战斗的时候,伤亡比差距其实并不大。

这场追杀并没有持续太久,因为后面早有准备的普鲁士预备队,已经列出严密的排枪方阵,举起火枪迎了上来。

他们没有正面阻挡溃兵,那么做只会被自家溃兵撞个满怀,普鲁士预备队在军官的指挥下,形成了一个巨型漏斗方阵,正面中央被留出一个巨大的豁口,供溃兵进入。

两边的预备队方阵,则一边开枪一边前进,挤压追击中失去阵形掩护的罗马近卫军。

理所当然的,罗马近卫军为了避免无谓的伤亡,只能放弃追击,转而与两边杀过来的普鲁士预备队交火。

一边交火一边后撤。

普鲁士预备队也不敢追上去,因为后面还有大量的罗马近卫军预备队没有上来,他们一旦追上去,必然会遭到罗马近卫军的反扑。

其实,普鲁士预备队能逼退罗马近卫军的追兵,靠的主要是罗马近卫军追兵和后方预备队之间拉开的距离太长。

后方的拿破仑由于兵力有限,也不敢发起全面进攻,否则光是正面击溃普鲁士兵团意义不大,拥有兵力优势的普鲁士兵团必然会在两翼下功夫。

到时候全面进攻的罗马近卫军,将会失去阵形遮护,追得太猛就会陷入到普鲁士生力军的两翼包围夹击中,即便依托罗马近卫军不怕死的战斗精神杀出重围,也会损失惨重。

至于派出骑兵,更不现实,普鲁士兵团的骑兵足足是拿破仑手中近卫骑兵的数倍之多!

拿破仑手里的近卫骑兵用来看住对面的骑兵迂回突袭都捉襟见肘,怎么可能投入到战场中?

拿破仑面对的兵力问题,可不是局部战场上的兵力短缺,而是整条东线战场的缩影。

每一条战线上,反法同盟军都占据着绝对的兵力优势,很多适合进攻的平坦地带,更是有近乎十倍的同盟军与罗马近卫军对峙!

当然,反法同盟军投入这么多军队在前线,他们本身也十分难受,几乎没有多少机动兵力用于进攻。

就连过来支援汉诺威的军队,也都是老兵和新兵混搭的新建制,成军年限最短的连队,甚至只有不到半年时间!

看到自家军队又一次被逼退回来,拿破仑脸上却始终洋溢着自信的笑容。

“这次冲锋结束后,对面的普鲁士军队应该没有生力军可用了,清理完战场后,告诉士兵们好好休息一阵,总攻很快就会到来。”

…………

尼古拉斯垂头丧气的带着自己的连队退到后方,出发时他的连队是满编的,回来的时候只剩下不到五十人……

这还是在尼古拉斯与曾经的法兰西国防军有过战斗经验,知道如何保命的前提下,否则尼古拉斯根本无法完好无损的退回来。

“这次连法国人的自爆战术都没有逼出来,恐怕汉诺威真的无法守下去了。”

尼古拉斯经过的士兵,无不垂头丧气,对胜利早已失去希望,就连刚刚逼退罗马近卫军的预备队,退下来的时候很多时候也面色麻木,丝毫没有打退敌人的喜悦之情。

这很正常,与其说是他们打退敌人,不如说是罗马近卫军主动退却的。

甚至他们明明占据着人数优势,军官们却不敢下令追击,眼睁睁看着人数远少于他们的敌人从容离开。

敌军疯狂的战斗姿态大家都已经见识过,哪里还会对胜利抱有什么期待?

唯一支撑他们的,估计只有己方还占据着兵力上的优势。

可是,兵力优势不代表他们能活下来啊!

士兵和基层军官虽然不知道一比五的可怕伤亡交换比,但他们知道自己一方死得人远多于敌军!

只要随便找一处高点,眺望远处的战场前沿阵地的尸体,数一数双方的军装数量就能轻松对比出来……

刚刚清点完自己所部战损的尼古拉斯,刚想去寻找自己所在营的少校长官,却等来了一名上校!

对方确认了尼古拉斯所在的编队后,当场提拔尼古拉斯为临时营长,将其他连队的残兵都划入到尼古拉斯麾下。

原因则是尼古拉斯现在是这个营里唯一一名上尉!

当然,这种提拔仅仅只是临时的,尼古拉斯的军衔也没有变化,等到这场战斗结束后,他的临时营长恐怕就会因为合并到其他营而消失。

不过,这也算是一种资历,在未来晋升的时候会得到优先提拔的机会,好歹也是有过当营长的经验不是?

然而,这件事并没有让尼古拉斯感到开心,为自己踏破少校门槛更进一步庆贺,反倒愁眉不展。

这种情况他在第四次反法战争中遇到过,只有军队编制缺损非常严重,军官战损过高的情况下,才会出现这种情况。

否则,他所在营不应该提拔他作为临时营长,而是分配到其他的营长麾下。

果不其然,得到临时营长任命的尼古拉斯,不到半天工夫,就收到了撤退的命令。

从汉诺威中撤离!

这预示着,这场汉诺威战役他们彻彻底底的失败了!

不是兵力不足,也不是弹药不够,而是军心士气已经无法继续承担高强度的战斗,这支部队需要到后方进行一段时间休整,才能重新具备战斗力。

建制还算完整的几个团被留下来当殿后部队,尼古拉斯离开了这座死了不知多少战友的城市。

来的时候,尼古拉斯有几十个关系好的战友,走的时候,他身边全都是陌生的面孔,最短的认识时间还不到一天!

尼古拉斯不知道自己改感谢上帝的恩赐,还是该抱怨这该死的世界如同地狱一般!

尼古拉斯的视野中刚消失汉诺威城市的影子,就听到连绵炮火声。

尼古拉斯知道,殿后的部队必然凶多吉少,甚至成建制投降也说不准。

第二天,拿破仑站在汉诺威市政府的高层阳台上,看着下方列队的近卫步兵,举起右臂高呼道:“皇帝陛下,万岁!”

喜欢18世纪全面战争请大家收藏:


    标签:跟女朋友吵架想日她

    珍语句子网 短文学 - 用文字渲染心情,把最好的时光交给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