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美文摘抄 >

《深不可测》金银花露肉车 把腿张开我要添你下面

美文摘抄 2021-10-27 13:44:26

陆沐擎皱起了眉头,脸色微微苍白。

炎景熙把所有憋着的怒气,尴尬,局促,气恼都发泄在这一脚上。

心里爽了。

扬起了笑容。

带着火焰的眼眸变得晶亮了起来,天生的琥珀色飘渺迷魅,几分的挑衅。

她往后退了一步,抬起下巴,“叔叔,我说不过你,但是什么叫祸从口出,你懂的。”

陆沐擎看着她灵动的双眸,不再如吃饭时的沉闷,微微扬起嘴角,低沉的声音响起,“不生气了?”

如果眼前这个男人直接骂她,或者打她,暴怒也行,她会觉得自己踩的理直气壮。

可偏偏,他对着她笑。

她就一点看不穿这个男人,因为看不穿,所以,会害怕,潜意识的讯息让她想要逃离。

“懒的跟你生气。”炎景熙转过身,厨房的服务员端着一大锅的口味虾过来,没注意突然转身的炎景熙,眼看着要撞上。

炎景熙腰间被一个力道锁住,往后退开,跌入了陆沐擎的怀中。

她惊魂未定,就听头顶陆沐擎的声音带着几分关心和询问的响起来。

“你以前做事也这么莽撞吗?”

不,她做事不莽撞,她精打细算,隐忍沉着,可偏偏遇到他。

他身上清冽中带着酒香的味道扑入她的鼻尖,像是眸中药物,让她不由自主的心跳较快。

炎景熙不喜欢这种控制不住的心悸感觉。

她往前跨了一步,离开陆沐擎的怀抱,为自己突然的心跳加快懊恼,沉下了脸色,疏离的说道:“我以前做事莽撞不莽撞不关你的事,以后怎么做事也和你无关,陆先生,我知道你不喜欢我,故意捉弄我,但是也请适可而止,被惹急了的狗会跳墙,被惹急了的人也会咬人的。”

“咬?”陆沐擎咀嚼着这个字。

炎景熙看到雪白的大衣上沾上了一点龙虾的汁水,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她转过身,朝着标志的洗手间走去。

陆沐擎看着她慌乱的背影,她或许不知道,咬对男人来说,有另外一层意思,特别是把这个字左右分开来,变成了一个名词……

陆沐擎微微扬起了嘴角,目光潋滟,缓缓的跟在她的身后。

炎景熙从洗手间出来,经过另一个包厢的时候,听到自己的名字被熟悉的声音提及。

“炎景熙那个人生活作.风不好,经常出去鬼混,就我知道的,她为三个不同的男人堕.过胎。”炎蕊煞有其事的说道。

炎景熙嗤笑了一声。

她从来都是清清白白!

其实一开始冯如烟是要把炎蕊介绍给陆佑苒的。

陆佑苒不仅是陆家的长孙,陆氏的副总,就算在长相上也出类拔萃,众多名门淑媛争夺的对象。

可偏偏陆老爷子看上了她的生辰八字,指定她做孙媳妇。

“而且,我姐那个人,她没有你看到的那么温婉善良,她都是装出来的,她就是一朵不要脸的白莲花,要是姐夫你娶了她,肯定会恶心死你。“炎蕊继续说着她的坏话。

如果恶心有那么大的杀伤力,她不介意更恶心一点。

炎景熙惺忪的看向包厢的门,露出狡黠一笑。

既然她说她是朵白莲花,她不满足她的愿望也说不过去!

炎景熙看向放在墙角的拖把,拎起拖把,把拖把横在墙和门之间。

“谁在外面,谁啊!”炎蕊听到外面异样的声音喊道。

炎景熙拍了拍手。

她告诉她,她是谁?傻啊!

炎蕊自己脑残,把全世界都当成了脑残了吗?

炎景熙慵懒的转过身,看到了依靠在另外一个包厢门上的陆沐擎。

她怎么每次做坏事都能看到他啊!

“你为三个不同的男人堕.过胎?”陆沐擎斜睨着她问道,嘴角带着笑容。

炎景熙不知道他问这句话的意思,但是她不想让他觉得她是轻.浮的女人而对她有什么想法。

“我是处.女。”炎景熙确定的说道。

陆沐擎的笑容咧开,走廊上的灯光落在他矜贵的身上,有道淡淡的光晕。

他给人的印象很成熟,矜贵,不好接触,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炎景熙觉得她说出这句话后,他的目色中有道惊喜的潋滟。

她不想单独面对她,快速的经过他,走到包厢里面。

口味虾已经上来了。

冯如烟借机拍马屁的说道:“景熙,你剥虾最熟练了,快给陆先生剥几个。”

陆沐擎在炎景熙的身旁坐下,意味深长的目光看向炎景熙,不冷不淡的语气问道:“知道正确吃龙虾的方法吗?”

炎景熙没有回答,想来也不会是好话。

冯如烟很有兴趣的问道:“龙虾还有正确的方法,我还是第一次听说,感觉以前都是瞎吃的了。”

陆沐擎没有看冯如烟,而是慢慢的戴上手套,对着炎景熙说道:“一般直接手抓会便利一点。你可以先吸一下它的头部,用力吸会好一点,吸完后,沿着他的身子轻轻的咬,等到差不多的时候,就可以吃了。”

炎景熙虽然没交过男朋友,但是基本的常识也是有的。

他的那段话,好像说的是某一种运动吧,把吃龙虾说的那么爱昧,炎景熙也是醉了。

陆沐擎拿起一个龙虾,放到炎景熙的盆子里,斜睨着她,说道:“先试试我的。”

炎景熙没有动盘子中的龙虾。

冯如烟好像没听出外话之音,催促道:“景熙,先吃陆先生的,练习练习。”

炎景熙:“……”

陆沐擎心情愉悦,轻笑道:“还没有吃过,自然不懂,是该多练习。”

当着冯如烟的面,炎景熙不好动怒,她就当听不懂,拿起龙虾,用手去剥壳,但是太硬了,剥不动,只能放在嘴里。

眼中闪过一道狡黠,用力一咬,只听咔的一声。

炎景熙把两段的龙虾吐出来,无辜的问道:“咬断了怎么办?”

陆沐擎:“……”

炎景熙似乎看到他的脸色有些黑,露出了愉悦的笑容,朝着他无辜的眨了眨眼睛。

陆沐擎的眼中深沉了几分,表面不动声色的再次的抓了一个龙虾,放入她的盆中,很有耐心的说道:“多练习练习,以后吃龙虾不费劲!人的一生是有很多次吃龙虾的机会的,吃得好龙虾也物尽所用,自己也是享受,你说是吧?”

正当这时,炎蕊冲进来,脸色铁青,指着炎景熙的鼻子骂道:“炎景熙,你要不要这么阴险,居然用那么粗的棒子!”

噗……
 

她正在想歪中,炎蕊冷不丁的一句话,让她消化不了。

后来,意识道炎蕊说的是她用来挡住门的拖把。

如果按照平时,炎景熙会否认掉。

但是这件事被陆沐擎看到了,她当着陆沐擎的面总不能脸不红气不喘的撒谎吧?

要是,这个男人揭穿她,不就是自掘坟墓吗?

所以,炎景熙没有说话。

炎蕊看炎景熙没有否认,更火了,余光看到陆佑苒站在身后,眼中一掠过一道阴鸷,故意抹黑的骂道:“炎景熙,你别给我装了,你昨天去哪里了?”

炎蕊说着,不屑的瘪了瘪嘴,趾高气扬道:“我朋友说你昨天在酒吧的时候去脱男人的皮带,最后和那个男人一起出去了,炎景熙,你马上是有未婚夫的人,你这是要给未来姐夫戴绿帽子吗?”

炎蕊要抢陆佑苒,她求之不得,但是,这不代表,她就要接受她扣上来的屎盆子,特别是听起来,在炎蕊的形容下,她好像就是一朵到处勾.搭男人轻.浮的白莲花。

“昨天,你说几点啊?”炎景熙无辜的问道。

炎蕊嗤笑一声,“晚上十点多,炎景熙,你别以为可以糊弄过关,时间什么的,我特意的问了的。”

“十点多吗?”炎景熙看向冯如烟微微苍白的脸色,很自然的接口解释道:“妈,你十点多打电话给我,所以那个时候我正在回来的路上。”

她时机抓的很准,如果她提前说出来,炎蕊就可以任意说一个时间来抹黑。

而且,她知道适当的把冯如烟拉下水,可以轻松的搞定炎蕊的无理取闹。

挺聪明!

陆沐擎扬了扬嘴角。

“别一天到晚咋咋呼呼的,你姐不是你想的那样,快点坐下吃虾吧。”冯如烟言简意赅道。

“妈,她刚才是真的把我锁在包厢面嘛!”炎蕊很委屈的撒娇道,“不信你问她?”

冯如烟肯定帮着自己的亲生女儿,但是当着陆沐擎的面收敛了脾气,慈声问道:“你刚才有把炎蕊锁在包厢里?”

“我为什么要把炎蕊锁在门内?再说了,”炎景熙无辜的看向炎蕊,问道:“你怎么会在别的包厢里?”

炎蕊一愣,总不能把她故意勾.引陆佑苒的事情说出来吧,脸色有些尴尬,气呼呼的坐下,话题就此止住。

陆沐擎若有所思的从烟盒中抽出一只烟。

声东击西,避重就轻,转移话题,她运用的不错。

不过,究竟是怎么样的坏境造就她这种如同狐狸一样敏锐的性格?

冯如烟见状,立马扯出笑容,对炎景熙命令道:“快点帮陆先生点上。”

炎景熙看向陆沐擎,他没有揭穿她,打个火就算换他的恩情。

她拿起打火机。

陆沐擎配合的把香烟含在唇中,微微开启,嘴唇有道潋滟的水润倒影着头顶的灯光,分外的妖娆。

因为两个人靠的近,她能看到他的眼中倒影出两个小小的她此时脸色红润。

炎景熙保持镇定,打开火苗。

陆沐擎俯身,与她靠的更近,呼吸都落在了她的手上,吸气,然后吐出浓重的烟雾,瞬间迷魅了他那双好看的眼睛,越发的深不见底,无法窥测。

炎景熙看香烟点着后,放下打火机。

“你身体不舒服?脸很红!”一直没正面和她说话的陆佑苒斜睨着她问道。


    标签:

    珍语句子网 短文学 - 用文字渲染心情,把最好的时光交给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