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美文摘抄 >

宝宝怎么湿才一根手指 宁荣荣被驯服的章节

美文摘抄 2021-10-19 12:20:01

山城市。

林思语从中心医院出来,在她身后跟着的筱璃嘟着嘴满脸埋怨的神情。

筱璃小声嘀咕,“什么鬼,早知道还不来了呢!”

原因就是她和林思语去检查,对于林思语总是做梦而且经常神经性的恍惚的一系列综合症。

医生给出的答案就是心血不足,加上林思语体质从小就弱的缘故,平时劳累加上胡思乱想,睡眠的时候大脑运转,会把她平时想的一些事放映出来。

简单来说就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她的精神和身体并没有什么奇怪的症状,不过医生的解释,林思语虽然没有反驳,但她不这么想。

这不是巧合。

尤其是在梦里那个古风打扮的俊秀青衫身影,每次只要出现,自己从梦中醒过来的时候,心口就宛如刀割一般的痛。

那种莫名的撕心裂肺让林思语觉得这里面肯定不是医生说的那样。

“我记得……他叫了一句烟儿。”

林思语眯着眼睛回忆,她总是这样,对于做过的梦那怕是昨晚上经历过的,她想要回忆但记忆已经出现了模糊。

这不是第一次了,他从记事开始,就断断续续不停地梦到那个古风男子,很多次醒过来都捂住被子痛哭流涕,但是却想不起来梦里到底出现过什么。

“烟儿,是谁?为什么……我会觉得这个称呼那么熟悉。”林思语低喃,她在脑海里不停的翻找,可是在她所见过所有人里,她都没有找到名字里有这个字的。

但是那种如至亲的熟悉,让她从迷茫里无法挣脱出来,就在她想要努力的想下去时。

文学

“泄天机指引迷路君子,漏阴阳点拨久困英雄!”一道朗朗的声音从旁边传出。

林思语被吆喝声惊醒,转头看到了在街道旁有一个干瘦的老头,旁边挂了一块帆布,摆了一张算命摊。

不过林思语去看的时候,那个老头余光一扫,又赶紧收了回去。

身后的筱璃催促道,“思语姐,你看什么呢?”

“没什么。”林思语摇摇头,正准备走,那算命的老头突然道,“姑娘,你可是要算卦?”

林思语顿住了,有些犹豫的站在算命摊前。

“在医院门口给别人算卦,从这里出来的都是病人,我都会说。算个鬼……”筱璃白了一眼,推搡着林思语道,“快走吧,再不回去等会又要挨骂了。”

林思语没有离开,而是犹豫的问,“怎么算的?”

“有缘分文不取,无缘千金难求。”老头穿着旧衣裳,有些邋遢,他取出一张黄纸和毛笔,说道,“我这里,只测字。你要是想算,就把字写在这上面。”

林思语想了想,蹲下身拿笔正准备写,那老头赶忙伸手拦住了她,“大小姐,不能算提前想好的字。不要刻意的去想,不要跟着自己的脑袋,而是……跟着自己的心。”

“什么乱七八糟的。”筱璃在一旁抱怨,在她眼里这个老头八成就是骗子,也只有想林思语他们这种人家才会去算。

林思语皱了皱眉,她原本想要写的是自己的名字,可是老头这样一说,她犹豫了。

她已

文学

经不想跟老头算卦,不过沉吟着,她没有刻意的去想,随意的写了几个字,写完后……她看了一眼,不由的黛眉竖起。

在她身后的筱璃跟个好奇宝宝的凑过来,看着黄纸上的字,喃喃道,“泠修崖!!”

“泠修崖。”

筱璃看着林思语写出来的这几个字,“好古风的名字。嗯……不过还念出来还挺好听的嘛。”

“泠修崖。”林思语望着,却沉浸在了自己的思绪里,她低喃自问的道,“我为什么,会写这三个字。泠修崖……是谁?”

她感觉到了,一股莫名的熟悉。

但是她想不起来,她的嘴里不停的重复,渐渐地她的脑海里出现了一些零碎的画面,一股钻心的刺痛从她心口传出。

她一下捂住自己的心口蹲在了地上。

眼泪,不受控制的从脸颊滑落,落在了冰冷的地板上。

“思语姐,你怎么了!”筱璃见状赶紧过来蹲下,惊讶道,“你怎么哭了?”

“我好像,忘了……忘了一些事。一件很重要的东西……”林思语蹲着转头看向筱璃,她哭着阐述。

她不知道怎么形容,不知道是忘记的是人还是一些事,或者是一些东西,但她就是感觉……自己忘了。

忘了比自己命还重要的记忆。

“不要胡思乱想了。先回去吧,等回去了你再慢慢想!”筱璃有些担忧林思语如今的状况,扶着她起身,匆匆的离开了。

林家庄园。

林思语回到房间后就紧紧的关闭房门,她的思绪得不到安宁,在这个沉闷的房间里,她无法冷静的思考。

“泠修崖……泠修崖……”林思语不停的重复,她算卦原本就是求一个心得。

一直以来因为自身的困惑,还有自己时不时总觉得忘了什么,加上哪一些完全没有见过的梦境困扰,让林思语自己都觉得是不是心理上出了一些问题。

但是无意识的写出了泠修崖这三个字后。

就好像一瞬间加重了她的记忆,刺痛了灵魂深处某根隐藏着的东西,或者说……原本埋葬在自己内心深处一些事。

林思语很确定自己认识的所有人里,没有泠修崖这么古风而且显得奇怪的姓名,仿佛与这个世界都格格不入。

但是每次默念重复这个名字,她的心就阵阵绞痛,明明就不认识,可又和烟儿那两个字一样,让她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

在林思语不停的重复下,她就越加感觉这个名字很熟悉。

“古风……泠修崖……烟儿……”林思语抱着脑袋,她的脑海里竟然隐约的出现了一些画面。

那是悬崖,在那上面站着一个穿着一袭青衫的古风身影,她的容颜很模糊,但是隐约可以看出他被飞吹的长发。

她感受到了一股苍凉,悲伤还有散不开的孤独。

但是当她努力想要去想的时候,她的脑袋就跟快要裂开一样的疼,画面……又一次消失了。

“我好像……忘了一个人。”林思语痛苦的摇头,她想不起来了,她不知道,这一瞬间……她迷茫和妥协了。

她的人生活的像是一场梦。

她不知道梦中看到的是真实,还是如今自己活着的才是真实,或者……她已经弄混淆了。

因为只有这样,她才会觉得自己在等一个人,才会觉得自己忘了一些很重要的记忆。

喜欢阴美人请大家收藏:


    标签:宝宝怎么湿才一根手指

    珍语句子网 短文学 - 用文字渲染心情,把最好的时光交给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