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美文摘抄 >

我在公交车上 你看镜子里我们的结合

美文摘抄 2021-09-07 16:01:54
痛,来得真切,浑身都要被生生撕裂了一般。

被车撞了,所以她已经死了?钻入脑袋的信息,令叶暖猛地睁开眼睛,一个激灵直接坐了起来。

周围的一切,在她揉了两下眼睛之后,开始变得明朗。

空旷的房间,消毒水的味道,单调的蓝白色,以及她紊乱的呼吸声……

抬起双手送到眼前动了动,叶暖带着半分欣喜半分疑惑,喃喃自语到,“这里是医院,我还活着?”

话音刚落,人还有点没缓过神来,病房的门就被人从外面打开了。

“一群老东西,自己不乐意来,让我来。”一个身材臃肿的男人毫不克制,低声咒骂着走了进来。

这纨绔的说话态度,叶暖不看,都知道来人是谁。

叶家虽然家族关系网庞大,但和她同辈的人里只有一个和她岁数相近,叶家长女的儿子,她名义上的表兄,楚天阔。

站在门口,男人皱眉打量了叶暖一阵后,直接两步上前,怒气冲冲的抓住了她纤细的手腕,“不是说严重车祸,叫我来收尸。这副样子,哪像有半点事。”

叶暖用力把手抽出来,缩着身体拉开了两人的距离,“别碰我。”

“呵,力气还挺大。”楚天阔的手维持着抓人的姿势,僵在半空中,嘴角不爽的往上扯了扯,“叶暖,你是不是还没搞清楚现在是什么情况?”

“老爷子已经死了,懂么!”

叶暖撑着床的手,瞬间揪紧了平整的床单,但出口的声音却平稳如常,“你想说什么?”

宽大的病服套在纤细的身板上,模糊了少女的身形,却更多了几分摇摇欲坠的破碎美感。

楚天阔眼神贪婪的把人由上至下打量个遍,脸上堆起了猥琐的笑容,“没了老爷子撑腰,你很快就会被赶出叶家。”

“反正我们俩没有血缘关系,你要不直接跟了我。别的我不敢说,钱保证管够,怎么样?”

楚天阔仗着叶家,花名在外,叶暖是早有耳闻的。

只是,她不曾想过,男人会把念头打到自己身上,还是在这个节骨眼上。

真恶心。

目光清冷的盯着人,叶暖缓缓抬手指向了打开的门,“人还没死,你可以走了,不送。”

楚天阔油光满面的脸上,笑容无影无踪。

“叶暖,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老子对你感兴趣,是看得起你!你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

对男人恶语相向置若罔闻,叶暖别过头,神情淡漠的看向了窗外。

“竟然敢无视我?”

楚天阔咬牙切齿的转身走到门口,他没有出去,而是把门从里面反锁上了。

听见“咔哒”的上锁声,叶暖整个人都警惕了起来。

“你要干什么?”

动手卷起左右衣袖,楚天阔摩拳擦掌,一步紧接着一步逼近病床,“老子今天就在这里把你办了。”

顿了两秒,恐惧开始涌上叶暖的心头。

毕竟,楚天阔是个从身高和体型上都能压制她的男人。

顾不上穿鞋,叶暖快速的翻身下床,到了另一侧,“你疯了吗,这里可是医院!”

“你现在老实点听话,呆会老子下手就轻点,不然……”楚天阔朝旁边轻唾一口,径直穿鞋踩上了病床跳过去,“弄不死你。”

男人的身影离自己越来越近,叶暖想跑,却发现自己动弹不了了\怎么回事?

“这才乖,别动,让哥哥来好好疼疼你。”

楚天阔解着衣服走到了叶暖跟前,抬手便往叶暖白皙的小脸上摸去。

就在肥圆的手指即将碰上时,叶暖一个侧身躲开,一只手反抓住了男人的手腕,然后另一只手抓住了男人腰上的衣服。

“嘭”的一声闷响。

在一个干净利落的过肩摔之后,楚天阔四仰八叉的躺在了地上。

她把足足够两个她重的楚天阔给放倒了?

叶暖不可思议的低头,看着自己的手。

还没想明白怎么回事,病房里响起了十分有节奏的BGM。

【南拳和北腿,嘿!少林武当功,哈!太极八卦连环掌,中华有神功……】

【中国功夫,DJ版的,应景吧。】

叶暖,“……”

门是锁的,屋内只有她和楚天阔。她现在站在这里,楚天阔躺在地上,现在是谁在说话?

叶暖浑身僵住,警惕的看向四周,“谁?出来,不要装神弄鬼。”

歌声停了。

【别找了,你找不着我的,我契合在你灵魂里。】稚嫩的声音奶声奶气,辨不大清楚性别,说起话来老气横秋。

【对了,你已经死掉了哦。】

叶暖深吸了两口气,勉强冷静下来,开始试图和这个突然冒出来的东西交流。

“我有呼吸,有心跳,有脉搏,这一切都在证明我是个活人,我没死。”

【对,你现在没死,但你被撞的时候死了,而且,很有可能还得死。】

【我看看,现在的生命值还剩八个小时,如果不加紧完成任务续命的话,晚上八点一过,你就会真的死。】

这都……什么跟什么?

深吸口气,叶暖缩了缩脖子,眼神里流露出难以遮掩的胆怯和谨慎,“我凭什么相信你?”

【拜托!我是系统,你是宿主,你要是死了,我也活不成。】

闻言,叶暖扭头看向了窗外,露出了一个苦涩的笑,“那你可真不幸,有我这样的宿主。”

【系统提示:由于您此刻情绪过于负面,生命值减一小时。】

叶暖,“……”

【我就是个负责沟通的,这可不归我管。】像是料到了叶暖接下来会问什么,小奶音先发制人,撇清关系。

“刚刚的事,也和你有关?”

出现了个奇怪的东西,叶暖理所当然的把不合理都推了过去。包括她突然不能动,又突然给了楚天阔一个漂亮的过肩摔。

【是也不是,你学过跆拳道,而我只是帮你回忆了一下。】

对,她是学过跆拳道。

刚开始上学的时候,爷爷带她去的。

说是女孩子容易吃亏,得会保护自己。

一丝温暖让叶暖乱哄哄的脑袋冷静的同时,也令她惊觉了另一件事。

几个小时的生命根本不够,她至少得活到爷爷的后事处理妥当。

“你说的任务是什么?”

不等叶暖得到回答,有人从外面直接把门踹开了。

“不愧是二爷,踹门的姿势都这么帅。”

一个穿着白大褂的男人同身后的人说笑着,闲庭阔步的走了进来。

然后,这份淡定很快终止在了他看见屋内的混乱场景之际。

“卧槽!”

“二爷,您这哪里捡回来的暴力萝莉!
\进来的这个男人,叶暖是认识的。

准确的来说,是以前见过,但没有交集。

临城最有名的医生,顾锡辰。

之所以“最“,倒不是只因为医术,也包括了背景。

顾氏集团唯一的合法继承人。

穿着白大褂的顾锡辰会出现医院不奇怪,奇怪的是——

哪个二爷,能让顾锡辰称上一声“您”?

出于本能,叶暖皱眉后退,背脊贴上冰冷的墙面,才操纵视线越过顾锡辰,看向他身后。

踩着细碎的光影,另一个男人走了进来。

眉若剑锋,目若星辰,是叶暖脑袋里第一时间蹦出来的两个词。

她不是个花痴的人,但这个男人真的……好看得有点过份了。

仿佛是造物主把所有的精致,全集聚在了这么一个人身上,连那股强大到令人生畏的矜贵气场也恰到好处。

飞速的,叶暖脑袋里冒出了一个名字,和眼前的这个人对上号。

傅司寒。

站在帝都食物链顶端的男人,为何会出现在临城?

觉察到了小姑娘打探的目光,傅司寒也仍旧先扫视了一圈有些许混乱的病房,才懒懒的抬眸与之对上。

“好看么?”

清冷的语气,喜怒不明,不轻不重的打破了陷入死寂的病房。

这个声音,叶暖记得。

是昨晚她失去意识之前,同她说话的那个。

救她的人是傅司寒。

虽然不明意图,但会救她,至少能肯定不会威胁她的生命。

提着的心稍微往回落了落,叶暖没答话。

也不恼,傅司寒只当什么都没发生似的,继续问,“人是你动手摔的?”

想也没想,叶暖避开男人的目光,摇头,“不是,他自己摔的。”

此时,呆愣住的顾锡辰回了神。

他听到叶暖的回答,拍着胸脯长舒了口气,“我就说嘛,你这小身板,能制服这种体型的男人,就是见鬼了。”

楚天阔是趴着的,旁边正好倒了张椅子,乍一眼看上去,的确像绊到椅子自己摔的。

可,只要稍微再多看一眼,就会发现破绽百出。

是来晚了一点,但好像没误事,还有了额外的收获。

傅司寒紧盯着小姑娘,唇角不动声色的朝上扬了下。

顾锡辰往里走了两步,马上就看清楚地上躺着的人,“咦?这不是楚家那纨绔少爷?”

秉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叶暖这次没等人问,主动承认,“是我堂兄,来看我的。”

这现场,来看望人的?来教训人的还差不多。

顾锡辰意识到了点什么,他的目光立马挪到了站在床边的叶暖身上,“你说楚天阔是你堂兄。所以,你就是叶家的那个假千金?”

“假千金”这个帽子,从她进叶家门的那一天起就被扣上了,叶暖一直知道。

她抬眸和顾锡辰戏谑的视线对上,冲人露出了一个大方的笑容,“是。”

竟然没生气。

颇有些意外的顾锡辰,没有就此打住。

“不是都说你相貌普通吗?这看着也挺可爱的。”

“听说,昨晚……”

顾锡辰的话并没能说完,因为某位爷开金口了。

“地上的人,送回楚家去。”

    标签:

    珍语句子网 短文学 - 用文字渲染心情,把最好的时光交给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