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美文摘抄 >

小东西这才2根而已视频 桜リエ

美文摘抄 2021-08-31 17:09:00

天启皇帝一听乱党二字,脸色已是骤变。

当然,也露出了振奋之色。

这些日子,大量的金银入库,天启皇帝的手头是越来越宽裕了。

可当得知还有七家人的财富不知藏匿在何处,天启皇帝是魂牵梦绕。

且不说杀子之仇,单说这样一笔比天还大的财富,天启皇帝比任何人都清楚,这将意味着什么。

这就意味着,他可以真正不受人掣肘,随心所欲。

有钱真的可以为所欲为。

天启皇帝对张静一可以说是天然的信任,况且既然张静一指定是刘鸿训,就必然有所依据。

此时,天启皇帝冷冷地瞪着刘鸿训道:“刘鸿训,你不肯承认是吗?”

刘鸿训道:“臣无罪,这是张静一无端的污蔑,臣与张静一,历来不和睦,这一点,陛下是知道的……”

他依旧抵赖。

任何人碰到这种事,不抵赖才有鬼了。

其他大臣也是心惊肉跳,一时分不清对错,于是内阁大学士黄立极道:“陛下,新县侯,既然说刘公勾结了乱党,不知……可有什么证据?”

张静一便自信满满地道:“证据当然有,刘鸿训,你可敢在御前对峙吗?”

刘鸿训依旧镇定地道:“敢,当然敢。”

于是张静一看向天启皇帝道:“请陛下恩准,令臣让乱党曾二河来见。”

天启皇帝现在只想知道真相,此时哪里不肯答应?忙点头道:“准了,将此人给朕押上来。”

于是很快有宦官去了传旨。

这殿中却是变得极尴尬起来,大臣们各怀心思,这刘鸿训乃是礼部尚书,不是寻常人,这样的人若是都和乱党勾结,这将是多震撼的事啊!

等了许久,那曾二河才被押送了来。

众人一看曾二河,骤然大惊失色。

这人实在太惨不忍睹了,瞎了一只眼睛,满脸都是触目惊心的疤痕,脸上没有完整的皮肤,耳朵缺了一边,嘴唇翻起。

他被押至殿中,随即战战兢兢地拜下。

天启皇帝打量他,而后道:“这是何人?”

“陛下,那日在菜户街,就是此人与臣接头,臣当即让人将他拿下了。”

天启皇帝想到牵涉到了自己的儿子,勃然大怒,恨恨地道:“说罢。”

曾二河已吓得魂不附体,人就是如此,一开始很硬气,等到最后突破了他的心理防线,他便格外的恐惧和胆颤。

张静一则道:“曾二河,你认识此人吗?”

张静一随手,却是点了一下黄立极。

黄立极脸都绿了。

那曾二河看了看,摇摇头道:“不认得。”

张静一又指一指兵部尚书崔呈秀:“这人,你认得吗?”

崔呈秀露出了开心的样子,居然觉得很有趣,忍不住还和曾二河挤了挤眉。

曾二河摇头:“不认得。”

张静一道:“在这里,你认得谁?”

曾二河在群臣之中逡巡了一下,最后目光落在了刘鸿训的身上:“我认得他。”

张静一不露声色:“他是谁?”

“刘鸿训。”

此言一出,许多人有些绷不住了。

刘鸿训立即道:“我不认得他。”

“这就奇怪了。”张静一脸色凝重:“你不认得他,可他却认得你,为何这人,别人都不认得,偏偏就认得你?”

“曾二河,你说,你怎么会认得他的?”

曾二河道:“他召我到了一处宅邸,亲自授意我,说是要将田生兰接回来,接回来就会有大功。”

“胡说。”刘鸿训怒不可遏的样子:“你胡说。”

“是什么时候召你去的?”

曾二河想了想到:“十月初九,夜里亥时三刻。”

亥时三刻,大致是在晚上的九点到十点左右。

张静一随即看向刘鸿训:“刘鸿训,亥时三刻,你在哪里?”

“在府上。”

“谁可以证明。”

“许多人可以证明。”

“说一个看看。”

“我儿,还有我的妻子。”

“除了你府里的其他人呢?”

刘鸿训道:“我在府上看书,没有其他人。”

这时曾二河便道:“不是在书斋,是在一处小厅里,我记得清清楚楚的,小厅里还有一幅画,画上是马。”

张静一便看向刘鸿训:“你家小厅是这样的吗?你不要抵赖,我现在就可以让人去查看。”

刘鸿训脸色更是惨然了,一声不吭起来。

很明显,曾二河说对了。

“所以是刘鸿训指使你去接应田生兰的,是吗?”

曾二河点头道:“是。”

刘鸿训不甘心地道:“胡说,这是一派胡言,我若真是乱党,怎么会与他相见?这是冤枉我。”

曾二河道:“你自己说,这一次的差事,绝对的安全,说我事情办成后,就立即赶去天津卫,而后在天津卫的码头上,会有人接应。到时让我带着田生兰可以远走高飞,将来到了关外,朝廷鞭长莫及,想怎么快活便怎么快活。”

刘鸿训:“……”

曾二河接着道:“这么大的事,你若是不亲自授意,我如何敢做?是你自己信誓旦旦的说,就算是被朝廷知道我的行踪,也不怕,说是太子在你的手里,锦衣卫投鼠忌器,定然不敢拿我怎么样。我当时也吃了定心丸,谁晓得……居然……”

刘鸿训一脸惨然。

不过这个理由是说的过去的。

曾二河反正是个工具,而且只要太子在手,就算他再如何十恶不赦,也可以大摇大摆的带着田生兰离开。

既然如此,那么就算是见一见他,也不担心将来露出什么马脚。

见过之后,还可以让曾二河增加一些信心,差事也能办的顺利一些。

天启皇帝怒不可遏,此时终是忍不住了:“刘鸿训,你还要怎么说!”

“陛下……”刘鸿训沉痛地叩首,而后道:“臣是冤枉的啊。”

“冤枉,他为何只冤枉你?”

“陛下……”张静一在此时道:“臣……除了这曾二河之外,还有一个礼部的主事,此人姓陈,他昨日也来密报,说是刘鸿训在礼部期间,管理的乃是僧牒的事务,给那大若寺,提供过不少的方便。”

话说到了这个份上,刘鸿训已是无从抵赖了。

刘鸿训却依旧死鸭子嘴硬:“这是污蔑,陛下……这是张静一栽赃陷害,是要构陷臣,他早将臣视作眼中钉,陛下……切切不可相信张静一啊,张静一狼子野心,祸乱天下者,必是此人。”

天启皇帝却是气得胸膛起伏。

随手抄起了案牍上的砚台,奔着那刘鸿训便砸过去。

刘鸿训顿时被砸的头破血流,于是捂着脑袋,发出杀猪一样的嚎叫。

“畜生!”天启皇帝气恼不已地道:“到了现在,还执迷不悟?朕待你不薄,你这样的废物,朕尚且还让你位列尚书之位,你竟还想绑了朕的儿子!你到底收受了多少的好处?平日里的大道理,原来不过是你蝇营狗苟的遮羞布。到了如今,居然还要死不悔改。拿下去,给朕审,审出一个结果,此人肯定还有同党,朕要连根拔起,一个不留。还要抄他的家,看看他家到底藏了多少金银,他究竟收受了多少的赃物。”

几个禁卫已是进来,拖着刘鸿训便走。

殿中群臣,一个个吓得大气不敢出。

说实话,他们万万料不到刘鸿训居然会胆大到这样的地步。

而刘鸿训依旧还在哀嚎,捂着脑袋,此时破口大骂:“昏君,奸贼……昏君……奸贼……”

天启皇帝更是气的不轻,而后死死的盯着曾二河,曾二河如惊弓之鸟,吓得叩首不敢随意张望。

天启皇帝手指着曾二河道:“这个人,就是当初去接应田生兰的?”

“正是。”

天启皇帝道:“查明之后,凌迟处死。”

这凌迟二字,几乎已成了天启皇帝的口头禅。

而这曾二河听到这几个字,已是两眼一黑,直接吓得昏厥了过去。

天启皇帝余怒未消,气咻咻地道:“朕是万万料不到,他们的党羽,居然是刘鸿训!可见事情已经到了什么可怕的地步,可是这朝中,难道只有一个刘鸿训通贼吗?朕看绝不只如此,那些贼子……不知拉了多少人下水,刘鸿训也不过是冰山一角而已。事到如今,已经不能姑息了,厂卫一定要加紧的继续拿贼,一个都不要放过。”

张静一便道:“陛下,臣这就审问刘鸿训,刘鸿训乃是礼部尚书,一定是乱党中的重要人物,他能掌握的讯息,一定非同小可。”

天启皇帝点头,此时脸色终于缓和了一些,而后对张静一露出了欣慰之色,道:“多亏了卿家,如若不然……后果只怕不堪设想。”

天启皇帝的这

文学

番话,绝不是空穴来风。

八大奸商一案,十分重大。

要知道,历史上这些奸商源源不断的给建奴人送去大量的物资,可是天启皇帝和崇祯皇帝在位的时候,居然对此一无所知。

这么大张旗鼓地送出这么多的资源,沿途经过这么多的关卡,甚至还要穿过整个辽东,可是……居然一个奏报都没有。

直到建奴人入关,多尔衮宴请这八大奸商,表彰他们做出的贡献,并且敕命他们为八大皇商,人们才知道,世上有这些人。

由此可见,这些人并不是藏得深,而是这大明朝野上上下下,早就烂透了,只要有利可图,多少人对这样的事会视而不见。

喜欢锦衣请大家收藏:


    标签:小东西这才2根而已视频

    珍语句子网 短文学 - 用文字渲染心情,把最好的时光交给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