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美文摘抄 >

在车后面和岳坶做 穿越到以性为考试的世界小说

美文摘抄 2021-08-13 09:43:01
舒昭玥还以为,她要在山里住上一段时间,以后也只能卖草药为生了呢。

而戚曼茹,简直不敢相信,女儿还活着的事实。

“我的女儿啊,娘终于找到你了,你还活着,真是谢天谢地……”哭了好一阵儿,戚曼茹才松开舒昭玥,仔细的打量着。

她的脸色比之前好了太多,疤痕也不那么骇人了,虽然衣衫褴褛,但是整个人的气质都不一样了,看起来,身体也恢复的不错。

“天哪,玥儿,你这几天,到底是怎么过的啊?为何看你,伤势见好呢?”戚曼茹简直不敢想象,舒昭玥生活在深山,似乎比在舒府的时候受看很多。

这怎么解释?她是专业学过野外生存的,而且懂得医药,自己能给自己看病,当然伤势见好,气色也好了。

“或许是山里灵气重,女儿不过是吃点野果,喝点溪水,便好了。”舒昭玥随口胡说道。

但是戚曼茹可是十分相信的点点头:“说的是,那位道长也说,山里有天地日月精华,说你身上的病,在这里可以祛除。”

舒昭玥很想告诉戚曼茹,那个老道明显就是骗人的,但是原主和生母不亲近,她也不知道,戚曼茹是什么性格,暂时还是不要说了的好。

“对了娘,你的伤势怎么样了,好了没有?”舒昭玥转移了话题,抓着戚曼茹的手来看,经过治疗,但是还没有完全好。

“娘没事,只是都怪娘没用,没能照顾好你,害你受委屈了,还差点丢了命。”说着,戚曼茹的泪水再次流了下来。

舒昭玥伸手,捂上了戚曼茹的嘴:“娘不要这么说,玥儿这不是没事嘛,而且比之前还要好了。”

香云在一旁也说道:“是啊侧夫人,找到四小姐,就是天大的喜事了,天色渐晚,我们赶紧回府吧。”

戚曼茹抬头看看天,已经是申时了,她一把拉起舒昭玥,抬脚便走,毫不犹豫:“走!跟娘回府,这次,任由他们说什么,娘也绝对会护你周全!”

舒昭玥心下一片感动,看来,这位侧夫人也并不是十分柔弱的主,她也确实需要回府,虽然在这也能疗伤,但终究在这吃不好,休息不好,影响身体的恢复。

一路上,母女俩的情绪依旧很不稳定,眼看到了家门口,戚曼茹的脸上,换了一副坚韧的表情。

舒昭玥自然也是没在怕的,她穿越过来,就差点被舒府的人烧死,这笔账,她还要留着好好算算呢。

香云上前叫门,府门打开,家丁看到戚曼茹和舒昭玥站在一起,夕阳的余晖洒在二人身上,金闪闪的,看起来很不真实。

“四,四……”家丁吓得连一个字都说不明白,片刻之后,像是见了鬼一般,连门都没关,便撒腿往府内跑去,一边跑一边声嘶力竭的喊着:“四小姐的鬼魂被侧夫人带回来了,鬼来了……”

舒昭玥轻声笑笑,她要是鬼魂,还要在这叫门?直接飞进去,把那个道貌岸然的道士先吃了,再好好教训一下毫无父爱的舒诚,至于把她害得如此之惨的秋心婉和舒芸凡,她同样不会放过!

戚曼茹也生气家丁的胡说,不过管教下人的事,向来轮不到她,她迈步,带着舒昭玥和香云进了府。

府内,听说四小姐的鬼魂被侧夫人带回来了,所有人都受惊不小,赶紧都聚到了正厅,道士更是恨不得踮脚去看,该不会真有鬼魂回来索命这一说吧?

戚曼茹带着舒昭玥和香云,走过来对着老爷和夫人行礼,再抬头时,舒诚的脸色已经煞白。

“玥儿,爹知道你死的不甘心,但是你不能变成鬼魂回来吓人啊?道长,快快做法收服此鬼啊!”舒诚的语气似乎再和舒昭玥商量,真是难得的温柔,然而话锋一转,就让道士收鬼了。

舒昭玥暗暗撇撇嘴,这古人可真是迷信,都兵部尚书了,还相信鬼神这一套。

“父亲在上,请好好看看女儿,女儿是人,不是鬼。”舒昭玥微微俯身,声音中略带俏皮。

她依旧穿着那身黑衣,但是不管是神情还是动作,都和以前有些不一样了,但是具体哪里有了变化,又说不上来。

这下子换秋心婉紧张了,她被舒芸凡扶着,试探着走过来仔细打量,又伸手去触碰,可是手指刚一接触到舒昭玥的额头,就像被烫到一般缩了回来。

一瞬间,她的脸色十分复杂,有吃惊、有疑惑、有惊惧。

但是转瞬,她就欣喜的开口:“哎呀,玥儿居然没死?真是谢天谢地啊?你娘真的给你找回来了,不过这事情,未免太过蹊跷,道长……”

她转头看向一旁有些筛糠的道士,微微咬牙叫了一声,不是说了,中了那毒肯定活不了的吗?现在人完好无损的回来了,要她怎么办?硬说是鬼,然后赶出去吗?

道士也没想到会出现这种情况,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回答。

“父亲,母亲,那日我逃进深山,很快便不省人事,可是我再醒来的时候,只觉得身上痛快许多,而且母亲你看,就连女儿脸上的伤,都有了好转啊!”

舒昭玥干脆替道长回答,她一边说着,一边把脸凑到秋心婉的眼前,秋心婉假笑着,身子不自觉的往后躲。

这伤确实没有之前那么恶心了,但是依旧可怖,秋心婉是不愿多看一眼的。

舒昭玥把秋心婉的举动看在眼里,她淡淡一笑,继续说道:“娘亲来寻我,和我说,道长有言,山里日月精华、天地精华浓郁,能够祛除我身上的病痛,想必正因为如此,女儿才能平安归家啊!”

“即使如此,甚好,甚好……”秋心婉笑着,假意关心的拍了拍舒昭玥的手背。

突然,她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走到道士身边说道:“道长,烦请您过来看看,玥儿是否真的无恙。”

道长心领神会,立刻上前,可就在这个时候,戚曼茹冲出来,一把将舒昭玥护在身后,随后,对着秋心婉直直的跪了下去。
秋心婉一声惊呼卡在嗓子里,想要说什么,但是戚曼茹先一步开口了:“求姐姐让玥儿留在府里,她若不能留下,妹妹就和她一起离开。”

“妹妹这说的哪里话,姐姐只是想让道长看看,玥儿是否真的好了,也让妹妹放心啊,妹妹快起,老爷还在,姐姐如何受得了妹妹这一跪啊!”

秋心婉像是吓坏了一般,赶紧上前搀扶,嘴里不听的说着,似乎真的着急的无以复加。

这个戚曼茹,真是长能耐了,现在学会威胁了,早上要出家为尼,现在又要和舒昭玥一起离开,是铁了心让外人看笑话吗?

不过这也没什么,她越是这样说,越是惹得老爷反感。

想到这里,秋心婉的心情痛快了许多,就连一旁一直看热闹的妾侍芳玉,都佯装咳嗽,用手帕掩嘴,偷偷的笑着。

芳玉曾是秋心婉的陪嫁丫鬟,后来秋心婉有孕,把她送到舒诚身边固宠,没想到她很快也有了身孕,并一举得男,成了府中的妾侍,平日没少和旧主子联合,欺负戚曼茹这个侧夫人。

“好了,请道长来诊治。”舒诚冷声开口,主持局面。

舒昭玥坐在椅子上,道长在她身侧把脉,表情逐渐变得凝重。

“道长,小女突然有了一个想法,这天地精华既然如此有用,道长何必想法子收集,做成解药,日后再有人不幸染毒,道长也可济世救人,那是功德无量啊!”

舒昭玥像是闲聊一般开口,这话,听着别人耳朵里没有什么不妥,无非就是荒唐了一些,但是听在道长耳朵里,可是别有一番滋味。

什么天地精华,分明都是他信口胡诌的,舒昭玥这话,分明是在暗示他,她有解药,而且她还提到了染毒,分明也是知道,他给她下毒了。

看来事情有隐情,不说别的,中了他那毒,舒昭玥根本就不应该完好无损的回来,而且现在的舒昭玥,和日前相见明显不太一样了。

想到这里,道长原本还想再说上一番舒昭玥余毒未清不易留在府中的话,如今也是打消了这个念头。

把脉之后,他对着舒诚他们行礼:“老爷、夫人、侧夫人、恭喜啊,四小姐身体大好,真是舒府祖上积德,神明庇佑啊!”

闻言,在场的人,不管是真的假的,都露出一副十分欣喜的表情,激动不已。

“真是祖宗保佑,祖宗保佑啊,老爷,妾身等下就去祠堂上香,叩谢恩德。”秋心婉的表现,比戚曼茹这个亲娘还要兴奋。

舒昭玥闻言不禁露出一脸的冷笑,明明是她命大,穿越过来解了毒,居然被说成什么祖宗保佑,舒家的祖宗如果真那么心疼子孙的话,就不应该让原主受了迫害。

不过她脸上的表情很快消失,并没有让任何人察觉到。

听了秋心婉的话,舒诚只是点点头表示认可,并没有多说什么,对于这个四女儿,他更多的是厌恶,不过既然天不亡她,他也没有办法。

“只是……”道士突然话锋一转:“四小姐身体虚弱,待贫道开了药方,好生调理。”

说话的时候,他的目光飘忽不定,分明是别有居心,秋心婉注意到道士的眼神,嘴角浮现出一抹不易察觉的诡异微笑。

“那快扶四小姐回去休息吧,妹妹也累了一天了,赶紧回去歇着……”

戚曼茹带着舒昭玥和香云行礼,随后便一起回到舒昭玥的梦竹阁。

这一边,让侧夫人几人离开之后,秋心婉又想办法支开了舒诚:“老爷,你也累了一天了,明日还要早起上朝,还是早些去歇着,这里有妾身在忙就好了。”

舒诚本来就不想管舒昭玥的事,说了句“辛苦夫人了”,便离开了。

芳玉也很识时务的退下,很快,厅堂里只剩下道士,秋心婉和舒芸凡。

“真是想不到,舒昭玥这个臭虫还活着,母亲,你快想想办法啊,女儿不想再见到她了,真的烦死了。”舒芸凡拉着秋心婉的衣角,有些哀求的开口。

舒昭玥平日里,就像一个跟屁虫一样,还处处学她,惹人笑话不说,更是丢脸至极。

“啪——”

秋心婉突然一拍桌子,道士慌忙跪了下去,口中连连认罪:“夫人,小人实在不知四小姐为何安然无恙啊,小人对天发誓,那毒绝对没有问题,而且夫人您之前也看到了,四小姐确实快要一命呜呼……”

“好了!”秋心婉有些疲惫的开口,打断了道士的喋喋不休,随后问道:“你还有什么法子?”

刚开看道士的眼神,秋心婉就知道,他还留有一手,闻言,道士急忙起身上前,轻声对秋心婉说了几句。

“那还不快去?”秋心婉的面色缓和了许多,出言命令。

道士领命,赶紧退了下去。

入夜,舒昭玥好好洗了个澡,换上干净的衣服,回到床前的时候,她的贴身丫鬟小桃,已经把汤药端了进来。

小桃长得俏丽可人,对她也算衷心,这是原主做的唯一一件对的事情,因为舒芸凡平日对下人就好,所以舒昭玥照猫画虎,对小桃也算有一些情谊。

“小姐,这是道长给开的药,小姐喝了再睡吧?”小桃将汤药放在桌子上,然后扶着舒昭玥走过去。

那道士,有这么好心?

果然,刚刚端起药碗,她就闻到了一股刺鼻的味道。

她现在的身体虚弱,应该吃一些温补的药,那种药药性温和,味道也淡,而她现在手里这碗,分明是一剂猛药。

看她迟迟不肯喝药,小桃不解的问道:“小姐,是嫌药太烫了吗?”

“恩?”舒昭玥回过神来,仔细打量着小桃,原主的记忆中,多半都是如何寻求富贵的,所以,她并不敢信任眼前的人。

“是啊,你退下吧,我把药放在这晾晾,一会儿喝了便睡。”舒昭玥说着,把药碗放在桌上,然后坐在椅子上等着。

小桃见状也不好说什么,她行礼告退,不过依旧没忘了叮嘱:“小姐还是趁热把药喝了,过凉味道会更苦。”

舒昭玥点点头,摆手示意小桃可以离开了。
看着小桃将房门关上,舒昭玥这才又站起身在屋子里打量着,梳妆台旁,摆放着屋子里唯一一盆绿植,她完全没犹豫,直接把药倒在了里面,然后把空碗放在桌子上,伸了个懒腰,到床上睡觉。

梦中,她前世今生的记忆混杂在一起,被炸成炮灰,然后穿越被火烧的景象,一次次的重现……

翌日卯时,舒昭玥猛地惊醒,从床上坐起,把正俯身给她盖被子的小桃吓得惊呼道:“小姐,你醒了?奴婢这就去拿衣服,伺候小姐起身。”

说着,小桃就往外走去,在门口,听到她说了一句:“参见侧夫人。”

下一秒,戚曼茹就被香云搀着进来了,因为不得宠,她,和她的女儿身边的佣人,都被剥削的只剩一个了。

戚曼茹身着华贵锦缎,脸上满是欣喜与急切:“玥儿,这一晚睡得可好?身体可还有哪里不舒服的?”

舒昭玥想要起身行礼,被戚曼茹拦下,随后,香云搬来椅子,戚曼茹坐在了床边,对着舒昭玥上下打量,似乎担心一夜不见,女儿再次丢失一般。

“我没事了,娘。”舒昭玥看着娘亲,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样的感觉,她不是原主,对戚曼茹其实没什么感情,而且原主本身,就看不上她这个不得宠的亲娘,所以母女俩的关系,并没有很和谐。

“四妹应是醒了吧?大姐可进来了!”未见其人先闻其声。

粉色的裙边摇摆,舒芸凡举止端庄的走进来,一把牵过舒昭玥的手,直接把床边的侧夫人挤走。

看到舒芸凡,舒昭玥一下子想起昨晚那药,正犹豫要不要装病的时候,就听舒芸凡先开口了:“看四妹气色不错,想必身体好了不少,真是谢天谢地,对了,大姐给你……”

“长姐就算再担心我,也不该忘了礼数,妹妹身子不适不能起身行礼,可是庶母还在,怎么长姐就像没瞧见一样?”舒昭玥的目光越过舒芸凡看向站在一旁的戚曼茹,对舒芸凡的话也是充耳未闻。

舒芸凡眼里写满了不可置信,简直怀疑是听错了,舒昭玥什么时候敢跟她谈礼数了?

而且,舒昭玥让她行礼,又自称身体不好,不能给她见礼,弄得她想要反过来发火都办不到。

但舒芸凡向来不会在明面上被人抓到把柄,她很快反应过来,对着戚曼茹行礼:“侧夫人恕罪,芸凡真是太担心四妹,一时忘了礼数,还望侧夫人不要怪罪。”

“大小姐这是说的哪里话。”戚曼茹急忙搀扶,余光瞥见舒昭玥心里七上八下,这不是明摆着得罪舒芸凡吗?

而且更奇怪的是,舒昭玥以前最巴结舒芸凡,怎么今天倒像是换了个人一样?不,准确来说,在本该火化舒昭玥那天,舒昭玥就变得有些不一样了,还叫她娘?

“对了大姐,你刚才说,给我带了什么?”还没等舒芸凡从刚才那件事中回过神来,舒昭玥已经再次发问。

舒芸凡一愣,也没办法再追究什么,挥手让丫鬟春意上前来,春意的手中,捧着一块纱巾。

“四妹,咱们女儿家,全靠这一张脸,如今你……”舒芸凡抬眸打量着舒昭玥的脸,只看了一眼,就觉得喉头发紧,快要吐出来,她赶紧移开目光:“大姐带来这一方面纱,给四妹你遮盖。”

说着,她便把纱巾拿在手中展开,洁白的纱上,绣着一朵梅,颇有丝遗世而独立的风采。

“这花是大姐亲自绣的,还望四妹不要嫌弃啊!”舒芸凡将纱巾向前一递。

舒昭玥却没有着急去接,而是看着舒芸凡,目光清澈,忽而冷声说了句:“大姐若不信了那道士的药膏,那还需费力为妹妹绣花?”

“你说什么?”舒芸凡一惊,手中的纱巾竟然都要拿不稳。

是听错了吧?刚才那句话,是平日里跟屁虫一样的舒昭玥说出来的吗?为何会觉得浑身发着阵阵寒意。

就连一旁的戚曼茹都被吓了一跳,可是等二人稳定心神,再次看向舒昭玥的时候,她依旧如往日一般,伸手接住快要滑落的纱巾,巧笑嫣嫣。

“四妹多谢大姐,四妹这就带上。”她笑的天真无邪,说罢,果然就用纱巾遮面,掩盖了一脸的狰狞。

“自家姐妹,不必言谢。”舒芸凡还是心慌的厉害,她实在待不下去了,简单说了两句话之后便告辞往外面走。

走出梦竹阁,舒芸凡身子突然一晃,多亏春意及时扶住了她,可是她的脸色,越发变得苍白。

“大小姐,这是怎么了?”春意关心的问道,她在舒芸凡身边服侍多年,还从未见过她这么心神不宁。

舒芸凡抬手示意自己没事,随后定定神,一步步往秋心婉的院子走去,想了想,她有些不解的问道:“你说,四妹是不是变了个人啊?今天居然和我说起了规矩礼数,还有刚才说的语气,真是想想就让我……”她打了个寒战。

“大小姐不必忧心,四小姐确实奇怪,不过她大病一场,如今依旧神志不清也是有可能的。”春意急忙劝到。

说起这场大病就更蹊跷了,道长竟然都解释不清,还有,昨天给她的药不是动了手脚的吗?怎么今天她没事人一样的?舒芸凡今日早起过来,就是为了看好戏的,结果好戏没看到,反被吓得心惊肉跳。

越想越觉得事有蹊跷,舒芸凡加快脚步,去找秋心婉告知情况。

之前见屋子里有大小姐,小桃就一直没有回来,这回看大小姐走了,她才捧着素衣进来。

舒昭玥只看了一眼,就把素衣挡了回去,对小桃命令道:“把我那件百褶如意裙拿出来。”

秋心婉平日找各种理由克扣月钱,唯一能穿的出去的百褶如意裙,只允许在见客的时候穿,平时舒昭玥只能穿素衣,打扮的如乡野村妇一般。

小桃面露难色,舒昭玥却不以为意:“去吧,我这从鬼门关走回来也算是想开了,再不能活的蝇营狗苟。

    标签:

    珍语句子网 短文学 - 用文字渲染心情,把最好的时光交给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