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美文摘抄 >

在车后面和岳坶做 起点三大肉x器张傲雪

美文摘抄 2021-07-31 13:51:19
城中医院。

  “许小姐,因为您摄入的营养不够,宝宝比正常的孩子偏小,这是我给您开的一些营养品,平时记得多吃点好的补充营养,不要影响了宝宝的发育!”

  许安然看着手里医生开的药物单,轻抚着自己七个月看起来却只有五个月的孕肚,嘴角露出一丝苦笑:“好的,谢谢。”

  许安然将药物单放入口袋,没有去药房,便直接开车离开了医院。

  她并非不爱自己肚子里的孩子。

  只是说来心寒,堂堂沈氏集团的总裁夫人,沈哲楠的老婆,却根本没有钱去买医生开的这些昂贵的营养品。

  沈哲楠不仅囚禁许安然不让她工作,还冻结了她所有的银行卡,仅有的积蓄便是那一夜夜凌辱般的肢体接触,事后甩在她脸上的一沓钱……

  沈家大宅,回到家的时候,夜色已黑。

  许安然推门进去,就看到沈哲楠手里夹着香烟,俊美的脸上带着一丝阴冷的坐在大厅的沙发上,朝着自己投来冰寒的目光。

  许安然倒吸一口气,手里紧紧攥着那张药物单,犹豫再三终究开口:“哲楠,医生说因为我摄入的营养不够,导致宝宝发育不良,你看……”

  许安然话还没说完,就被沈哲楠打断。

  “许安然,我劝你还是不要花费时间在做孕检这种毫无意义的事情上。”

  沈哲楠将手里的烟头熄灭,眼里的光更加锐利冷沉:“即便是营养不良那又怎样,反正是个等不到出生就会死掉的孩子。”

  等不到出生就会死掉的孩子……

  许安然顿时背脊生凉,身子不禁一颤:“你什么意思!”

  沈哲楠透着一股讥笑,从沙发上站起身,朝着许安然走去:“你该不会以为,我真的会让你这个贱人生下我的孩子吧?”

  许安然瞬间脸色变得煞白,沈哲楠怎么突然不要这个孩子!

  “不,我绝不会打掉,他已经七个月了,已经成型有血有肉了!我绝不会打掉!”许安然看着朝着自己逼近的沈哲楠,捂着肚子慌乱的摇头。

  “三年前你为了嫁给我,唆使你爸找人将玥清肚子里的孩子弄掉的时候,你怎么没有想过玥清的孩子也是有血有肉?”

  沈哲楠幽冷的眼底倏地窜出一股骇人的怒意,说的话一句比一句刺痛人心:“许安然,当初我之所以同意你留下这个孽种,只不过是想让你也感受一下当年玥清受过的罪!让你也尝尝一下已经成型的孩子从肚子里剥离的痛苦!”

  沈哲楠一字一顿,口中的玥清是许安然继母的女儿,也是沈哲楠最爱的女人。

  三年前童玥清肚子里的孩子突然流产,而所有一切矛头莫名的指向了许安然的父亲。

  从那以后,童玥清便一走了之,从此再无音讯。

  也是这样,沈哲楠对自己恨之入骨,不仅将爸爸送进了监狱,还将她禁锢在身边,凌辱折磨。

  许安然收回思绪,顿时不寒而栗,原来沈哲楠当初同意自己留下孩子,只不过是要更加残狠的毁掉……

  许安然从未想过,自己深爱多年的男人,会如此无情冷血。

  她面色一片荒芜,紧紧的护着肚子一步步后退:“沈哲楠,我现在什么都不要,我们离婚,你爱童玥清你就去找她吧!只要你让我留下这个孩子,我什么都答应你!”

  沈哲楠眼底依旧一片幽暗冰冷,他一把拧着眼前捂着肚子瑟瑟发抖的女人:“孩子,必须死!”

  残狠的话音落下,沈哲楠猛力的拽着手里的女人朝着门外走去,电话铃声却在此刻响起。

  不知道对方是谁,也不知道说了什么,只见沈哲楠原本一片死灰的眼中,在此刻燃起一阵光。

  而这种光亮许安然从未见过,而后扔下许安然,慌忙的离开了沈宅……
 许安然杵在原地怔住片刻,回过神来。

  她手心冒出一层细汗,紧紧的抱着肚子,沈哲楠要杀死她的孩子,她不能留在这里,她必须马上离开……

  手机突然响起,许安然按下接通键,对面传来一阵熟悉而又嘲讽的声音:“嗨,我的好妹妹,三年不见,别来无恙?”

  汗毛顿时在此刻根根竖起,血液仿佛被冻结了一般,这个声音自己再熟悉不过:“童玥清?!”

  “怎么,我回来了你很意外?”

  话筒里传来童玥清一阵挑衅的笑声。

  许安然攥紧拳头,恨不得将电话那头那个让自己和父亲背上整整三年冤屈的女人拽到面前撕成碎片。

  “哲楠来接我回家了,你在沈宅好好的等着我,这次我回来一定会让你将当年原本属于我的东西,一一加倍的给我还回来!”

  童玥清说完这句话,得意的笑中夹杂着一丝狠厉。

  原来沈哲楠接的那通电话是童玥清打的。

  这么多年,只有童玥清才会让沈哲楠心动,眸中泛光。

  许安然收敛起涩意,垂在身侧的手紧紧攥拳:“三年前是你自己平白如故走掉的,现在凭什么要我加倍的还回来?那你让我受了三年的冤屈和折磨,我是不是也要你给我双倍的受回去?”

  童玥清挑嘴一丝冷笑,依旧让人生厌的挑衅:“三年前的确是我冤枉你爸,也的确是我自己要走,可是即便是这样那又怎样,沈安然,你深爱的男人又何曾信过你?”

  这句话,许安然无言以对,做了三年的解释,沈哲楠从不曾相信。

  “现在,我再次证明给你看看,沈哲楠永远只会相信我,而非你!”

  语音刚落,童玥清看着正在朝着自己走过来的沈哲楠,转头摆出一张及其委屈和难过的脸。

  “安然,当年你为了嫁给哲楠,让你爸找人将我肚子里的孩子弄死,还强-奸了我!让我不得不去国外治疗我的精神异常,如今回来只不过是为了看看我的妈妈,你一定要这么迫不及待的要我滚吗?”

  面对童玥清突如其来的哭腔,许安然满脸惊诧:“你胡说八道什么!”

  “玥清,你刚说什么?强—奸??”话筒里传来沈哲楠语气急切,不可置信的声音。

  许安然苦笑,又被童玥清算计了。

  “呜呜……当年安然的爸爸不仅收买人打掉了我们的孩子,还要那人强,奸了我,我一时难以接受,精神失常便去了国外,没想到刚下飞机,就接到了这样的电话!”

  这句话,童玥清是带着含糊不清的哭腔说的,她矫情的哭声,听着都让人心碎。

  沈哲楠心疼的将眼前心心念念三年的女人紧紧揽入怀中,拿走她手里的手机:“许安然,我回家的那一刻,就是你的死期!”

  此刻沈哲楠虽然不在许安然的身边,但是许安然仿佛看的到了他脸上的凶狠和那对自己浓厚的恨意。

  许安然身子一颤,背脊生凉,还没开口,电话便被切断。

  沈哲楠说的话,向来不是说说而已,许安然捂着因为情绪激动此刻隐隐泛痛的肚子,她决不能让任何人伤害自己的孩子……

  当晚,许安然便慌忙的驱车离开了沈宅。

  将车停在路边上休息,第二天早上就收到了沈哲楠发来的短信。

  “我懒得动用人力去找你,回不回来,你自己选择。”

  许安然拨动着手机屏幕,除了这句生冷的文字以外,还有一张图片。

  当图片上的内容刺入眼眸时,许安然呼吸一窒。

  那是她的爸爸,被折磨的血肉模糊,浑身是血的躺在监狱的地板上。

  许安然双手略微颤抖,立即拨通了沈哲楠电话:“沈哲楠,你把我爸怎么了?”

  “半个小时内,没在沈宅看到你的话,就等着替许国辉收尸吧。”
 沈哲楠出口冰冷利落,随即挂断了电话,他知道许安然一定会回来。

  果不其然,许安然的车子在半个小时后停在了沈家大宅的花园。

  刚下车,就看到站在别墅门口的沈哲楠,和被他搂在怀里一脸矫情的童玥清。

  结婚三年,沈哲楠何曾这样对待过自己。

  许安然将这刺眼的一切收进眼底,手搀着酸累的腰朝着他们走去。

  “安然……你怀孕了?”窝在沈哲楠怀里的童玥清看着许安然隆起的肚子,表情变得惊诧,带着一丝质问转头看向沈哲楠:“哲楠,安然怀了你的孩子?”

  沈哲楠生怕童玥清伤心,温柔的抚摸着她的头发,神情徒然阴狠的瞥向许安然:“孩子虽然是我的,但是我根本没有让他生下来的意思。”

  一句冰冷冷的话,以至于许安然听完觉得好冷,连骨子里都透着凉意。

  她站直了身子,隐忍的脸:“沈哲楠,你要怎样才能把我爸放了。”

  “许国辉身上的罪孽,我活活弄死他都不解恨,你要我放了他?做梦!”

  沈哲楠刚说完这句话,童玥清像是听到了尤为恐怖的事情。

  她慌忙的推开了身边的男人,眼神呆滞:“许国辉……”

  沈哲楠连忙拉住推开自己走向花园的童玥清:“你怎么了玥清!”

  童玥清抗拒的一把甩开沈哲楠伸过来的手,紧紧捂着自己平坦的小腹一步步后退,神情及其疯狂:“许国辉……求求你,不要,不要杀死我和哲楠的孩子,不要杀死我们的孩子……”

  许安然看着装疯卖傻的童玥清,倏地想笑:“童玥清,你不必演戏了!当年所有一切根本不是我爸做的。你现在不就是要沈哲楠吗,沈太太的位置我让给你就是,我退出,我成全你们!”

  不知道为何,在许安然说着退出的时候,沈哲楠脸上闪过一丝难以置信的神情,心头有一股说不出来的涩意,却在转眼间逝去。

  童玥清依旧捂着小腹,满是恐慌的眼底暗藏着一股浓厚的狠意,离婚是迟早的事情。

  可是她怎么可能就这么放过一次好好折磨许安然的机会,何况许安然肚子里还怀着沈哲楠的孩子:“许国辉,我和哲楠是真心相爱,你不能因为安然的私心就弄死我的孩子,不,不可以……”

  说完这句话,童玥清倏然疯狂的挣脱开沈哲楠,情绪尤为激动的,跌跌撞撞一路小跑坐上了停在花园的车子,锁好车门,启动。

  沈哲楠慌了,拼命的拍打着车窗玻璃,他像是灵魂从身体剥落般,生怕此刻精神恍惚的童玥清有个三长两短。

  “玥清,你下车,你想怎么惩罚许国辉和许安然都可以,这样很危险,你快下来!”

  童玥清隔着玻璃车窗,满脸眼泪哽咽说道:“哲楠,我们的孩子没了,我从国外回来,安然却怀上了你的孩子……”

  “她肚子里的孩子也马上就没了。”沈哲楠说这句话的时候,果断决绝,没有半点犹豫。

  可是童玥清却仍旧感觉不满足,继续哭着说道:“医生说我以后再也生不了孩子!”

  “那我也让她以后再也生不了孩子,你快下车好不好!”

  天空在此刻下起了小雨,淅淅沥沥的落在许安然的身上,浸湿单薄的衣物,可是她却丝毫感觉不到冷。

  因为沈哲楠刚刚说的一句句如同梦魇般的话,已经凉透了她的心底。

  在沈哲楠眼里,许安然就像是一个没血没肉,不知疼痛的机器。

  不然,他怎会说出这些话来。

  倏然,坐在车子里的童玥清情绪更加激动,发动了车子。

  许安然回过神来,她慌忙的护住肚子,迈着踉跄的步子左右闪躲,那辆车子却直直的朝着自己的方向撞了过来……

  “不要!!”
 

    标签:

    珍语句子网 短文学 - 用文字渲染心情,把最好的时光交给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