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美文摘抄 >

大团圆合集,早就想在学校要你了英语老师

美文摘抄 2021-07-22 13:14:00
我死了吗?

要是在两年前,死的那个人是我就好了。

安静的病房里,江芸的睫毛微动,缓缓睁开。

惨白的天花板映入眼帘,空气中飘荡着一股淡淡花香。

这是一间VIP病房。

江芸艰难的扭过头,看见自己躺在一张柔软病床上,手腕上的皮带已经不见了,磨破的地方包着纱布。

他不是想要她的命吗,为什么还要救回她。

‘吱呀’

病房的门被推开,修长人影迎着阳光走了进来。

江芸瞳孔一缩,用尽全身力气撑起身体,嘶哑吼道:“楚离,你——”

“芸芸!”一声惊喜的喊声,打断了她。

“妈?”江芸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连呼吸都忘了。

就在楚离身后,一名护士推着轮椅走进来,坐在轮椅上的瘦弱妇人,赫然就是自己母亲!

“我来吧。”楚离接过轮椅,示意护士出去。

“妈,您不是……”江芸不敢眨眼,生怕一闭上眼睛,眼前的‘假象’就会全部消失。

“芸芸,你怎么瘦了。”江母心疼的拉住女儿的手:“楚离说,你昏迷入院,一直在休养。”

“对……”

江芸慌乱敷衍。

妈妈有严重的心脏病,不能激动,她到现在都隐瞒跟楚离分手的事,只说他出国深造。

“我出了车祸,楚离从血库里调了血,把我救了回来。”妈妈握着江芸的手:“楚离是值得托付的男人,妈妈希望你俩能白头到老。”

江芸无法回答,心情压抑得快要发疯。

江母十分虚弱,没说几句就连张嘴的力气都没有,楚离让护士把她推走。

江芸坐在病床上,低声开口。

“楚离,谢谢你……”

“你怀孕了。”

楚离冷淡打断,语气毫无起伏。

江芸心脏猛的一抽,不敢相信的摸向自己的小腹。

“但是你身体太虚弱,需要静养保胎。”楚离拉过一张椅子坐下,冷漠的语气,毫无初为人父的欣喜。

江芸垂下眼帘,无论他做什么,只要妈妈活着就好。

即使她这辈子都无法和自己的孩子见面。

看她这逆来顺受的样子,楚离厌恶的蹙眉,冷冷开口。

“你妈的心脏手术还没做,我尽量维持她的命。你好好保胎,要是孩子出了任何问题,你知道后果。”

江芸心脏一刺,他把妈妈带过来,是作为筹码威胁自己。

“知道了。”

她低声说,心里不再有半点奢望。

他是她的买主,两人只有交易。

楚离点点头,继续说下去:“还有,我妈生前希望我多要几个孩子,你生完这个孩子,给我继续生。”

江芸肩膀颤抖了一下,手指揪紧了床单。

“你想要几个?”

“没想好。在我没有同意之前,你一步也不许离开这里。”

江芸默然坐在床上,心底的微光一点点熄灭下去。

现在对他来说,自己就是一个生孩子的工具。

也许她的后半生,都要被囚禁在这里,像畜生一样不停的怀孕生子。

一个护士推门走进,把餐盘放在小桌上。

江芸毫无胃口,鼓起勇气和他谈判:“楚离,我们说好只生一个的。”

楚离英俊的脸上没有半点神色变化,他仿佛没听见,指了一下餐盘。

“给我吃饭!”

“楚离!”

江芸忍不住提高了声音,她不想自己今后的几年、甚至十几年都被他当作工具!

她不是工具,是有血有肉的人!

楚离缓缓抬头,英俊非凡的脸冷酷一片。

“还想我喂你?”

他拥有一张俊美清冷的脸,声音磁性低沉得宛如大提琴,若是他微笑起来,会让女人的心都融化。

可此时,楚离的语气却透着一股极至冷酷,让江芸在心里打了个冷战。

他并不是想喂自己,而是讽刺。

曾经两人在热恋时,江芸手臂烫伤,楚离守在病床边细心照顾,给她喂了一周的饭。

那时,两人浓情蜜意,让医院的所有病友羡慕。

江芸的心,微微刺痛,低头说:“楚离,我不想吃——”

‘咣’

楚离忽然挥手,把餐盘一下子打翻在地,发出一声巨响。

江芸惊恐抬头,望着他说不出话。

“忘了告诉你。”楚离站起身,眼眸闪过一抹残忍冷酷:“你要是想让你妈饿死,就尽管不吃。”

“你什么意思?”

江芸的心一下子缩紧。

“作为对你自残的惩罚,你的昏迷这整整三天,没人给你妈送饭,只输液。”

江芸呆呆看着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仿佛千万支箭一起扎进胸口,剧痛钻心。

难怪妈妈刚才虚弱得连话都说不出,手臂扎满针眼,青肿一片!!‘

“我妈……她是病人啊,你怎么能!”江芸痛苦的摇着头:“她还那么喜欢你!”

“与我无关,是你自作自受。”

楚离无动于衷,脸色冷漠:“从现在开始,你吃多少东西,你妈就能得到多少,如果你绝食,你妈就会什么都得不到,包括药品!”

江芸心痛如绞,浑身止不住的颤抖。

她恨自己,本以为万劫不复的是自己,没想到妈妈也被拖进了地狱!

“楚离,我吃给你看!”

江芸挣扎着滚下床,不顾一切的抓起地上的食物,拼命塞进嘴里。
她泪流满面,心脏痛得像是要裂开。

油汤在地上横流,混和着打翻的饭菜,肮脏无比。

江芸一把又一把的抓起,塞得满嘴食物,硬生生往下咽。

‘呕’

强烈的妊娠反应袭来,江芸控制不住的干呕。

她一把捂住嘴,分不清嘴里是汤还是眼泪,强迫自己咽下去。

她不能吐,否则妈妈就得继续饿到天亮!

江芸跪在一地残渣里,浑身滴着油汤,狼狈又恶心。

楚离冷漠的看着,毫不怜悯,眼里甚至还有一丝复仇的快意。

他不会再对这个女人有半点同情!

“一点都不许剩,否则你妈也一样。”

他冷冷扔下一句,转身走出房间。

……

“江小姐,您的饭……”

新来的护工一句话没说完,只见江芸一把抢过餐盘,狼吞虎咽的吃起来。

江芸用力的吞咽着食物。

只有她吃饭,妈妈才不会挨饿!

十分钟内,餐盘里的食物被一扫而光。

江芸喝下最后一滴汤,对着天花板的摄像头比划了一下,眼神期待。

这是楚离装的摄像头,24小时监控她的行为。

而作为她听话的‘嘉奖’,他让她和妈妈见过一次面。

护工慌乱点头,跑出病房。

江芸默默的坐在床上,听说楚离正在筹备婚礼,下个星期就要结婚了。

房门被推开,一条人影走进来。

江芸抬头,眼神蓦然一冷。

“姐姐,在这里住得还习惯?”柳芊芊笑容满面:“我是来通知你,周五我和楚离举行婚礼,不过看样子你是没法加了。”

说着,她不经意举起手,钻戒的光刺痛了江芸的眼睛。

“对了,这戒指说起来还是姐姐的。”

江芸脸色冷淡,心里却阵阵刺痛,像有万根小针扎过。

这是两年前,楚离送给她的求婚戒指,可是在结婚的前一晚,她把戒指放到桌上,还给了他。

知道柳芊芊想刺激自己,江芸冷冷开口:“这戒指我扔进垃圾桶,就没打算捡回来,我不要的垃圾,你爱捡多少捡多少。”

要换作平时,柳芊芊早就按捺不住,可现在她一点也不生气,脸上的笑意越来越深。

“姐姐,你知道楚离就在门外吗?”柳芊芊笑得很愉快:“他推阿姨来和你见面。”

江芸浑身一震,脸色瞬间变得惊慌。

柳芊芊凑近她,压低声音:“跟你妈一样蠢,你这辈子都玩不过我。”

门外,楚离推着江母的轮椅,面无表情的听着,眸底冷酷如冰。

“楚离,你和芸芸怎么了?”江母慌乱失措:“芸芸怀了你的孩子,你怎么又跟柳芊芊订婚,你让她今后怎么做人,你是她的初恋,你不能……”

“推回病房。”

楚离把轮椅交给护士,推门走进。

江母似乎明白了什么,拍着轮椅悲愤喊道:“我不治了,我要出院!楚离,我把命赔给江家,放过我女儿!”

“垃圾吗?”楚离盯着江芸,忽然冷笑一声,转身对护士吩咐:“把375号从VIP房换到普通病房,停掉所有药品和饭菜。”

从门缝里传来母亲的哭喊声,让江芸心痛欲绝,不顾怀孕扑到楚离面前,扑通跪下。

“楚离,我求求你,我妈什么都没做,是我不对,我错了。”

“我给你生,你想要几个我就生几个,我给你做牛做马,我的命你也可以拿去,求你不要伤害我妈!”

走廊里传来江母撕心裂肺的哭喊,和江芸嘶哑的哭声交织在一起,让人不忍。

楚离脸色淡漠,连眼神都没有半分波动,一脚踹开江芸。

“垃圾。”

江芸重重摔倒在地,挣扎着爬起来,却又被他一脚踹开。

听着母亲凄惨的哭声,江芸心碎如绞,看着楚离异常冷漠的脸,几乎绝望。

她一咬牙,一步站上窗台。

“楚离,你要是停掉我妈的药,我就带着你的孩子跳下去!
楚离抬头,盯着站在窗台上的女人。

高空的风吹起她的裙摆,如同一片枯叶,似乎随时都会被风吹走。

心底深处掠过丝丝缕缕的疼痛。

曾经,他把她当成珍宝那样**爱,不舍得让她受一点伤害。

可是现在,楚离只觉得讽刺!

他为她放弃一切,她却在结婚前离开,跟另一个有钱的男人订下婚约!!

他不会再爱这个女人!

楚离眼里复杂的神色敛去,取而代之的是冷酷如冰。

江芸站在窗边,嘶哑哀求:“楚离,求你看在我们以前的份上,放过我妈……”

“江芸,我不会让你妈死的。”楚离开口。

江芸的眼眸被点亮:“你会救我妈?”

“会。”楚离笑了,一字一顿:“如果你死了,我不但会救你妈,还会用最好的药的给她续命,让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你妈有心脏病,可以作活体试验,死了还可以医学解剖……”

江芸不可置信,浑身都在颤抖。

他每说一个字,她的心似乎就被刺了一刀。

眼前的男人竟然会这么冷血!

楚离盯着她,冷静的眼底隐隐掠过疯狂、快意、却又不着痕迹的刺痛了一下。

他冷冷开口。“你妈的骨灰,我还会拿去喂狗。”

“楚离,我和你一起死!”

江芸再也听不下去,发疯般的向他扑过去。

她所爱的楚离已经死了,眼前的男人,是魔鬼!!

“姐姐,不要伤害楚离!”

一条纤细身影闪过来,一下子抱住了江芸。

江芸话没说完,感到身体被用力推了一下,一下子向窗外摔去。

“啊!”

就在摔下的一瞬间,她清楚的看见柳芊芊对自己做出口型。

“姐姐,我送你上路。”

忽然间,一道身影闪电般冲到窗边,在千钧一发之际,用力抓住她的胳膊。

“江芸,你这该死的女人!”

楚离紧抓住她的手,用力拖了上来。

就在看见她坠向窗外的一瞬间,他冰冷的心仿佛忽然炸裂,迸发出一股直刺灵魂的强烈剧痛!

病房里,忽然响起柳芊芊凄惨的哭声,一下子扑过去抱住她。

“姐姐,我想拉住你,你为什么要把我推开。”

楚离的脸色骤然冰冷,又是这女人故意用的计谋吗?

江芸的身体重重摔进了窗台,摔得七荤八素。

她没有回过神,惊魂未定。

江芸头发一下被用力扯住,她不得不抬起头。

“啪!”

一记重重的耳光抽到脸上,打得她头一偏,刚撑起的身体又摔到地上。

“贱人!”楚离冷漠的收回巴掌:“想死,没那么容易!”

他不会再怜悯这个女人!

……

就在楚离把江芸从窗台上拉下的时候,一个护士站在门外,手里捏着一份血液化验报告。

江芸的血检异常,她得了骨癌。

可看病房里闹得不可开交,她犹豫着现在该不该进去。

病房门开了,柳芊芊走了出来。

护士如蒙大赦,赶紧把报告递过去:“柳小姐,请把这份报告交给楚院长。”

柳芊芊不耐烦的接过报告扫了一眼,先是一愣,紧接着舒心的笑了。

太好了!

她正愁怎么解决掉江芸,没想到报应来得这么快!

“报告我会交给楚院长的,但江小姐和她母亲都不能受刺激,这件事你得保密。”柳芊芊半是哄骗、半是威胁的说:“要是出了什么事,你负不起这个责。”

“是,是。”护士连忙点头。

望着护士跑开的背景,柳芊芊冷笑着把手里的报告撕成碎片,随手扔进垃圾箱。

这个贱货竟然得了癌症,这是天意!

就让她去死好了!

柳芊芊快步向化验室走去,她还得去打点一下,绝不能让此事传进楚离的耳中。

……

江芸又回到了熟悉的黑屋子。

江芸被绑在**上,呆滞的盯着天花板,头发蓬乱,骨瘦如柴,唯有肚子一天比一天大。

输着营养液的手腕,被针扎得一片青紫。

黑暗的房间不见天日,她不知道自己在这里呆了多久,而楚离再也没有来过。

“吃饭了。”

护工推门进来,直接拿出塑料管,把管子捅进她的喉咙。

“呕!”

江芸的身体一下子崩紧,剧烈的挣扎,可被绑得动弹不得。

护工用针管把流食注入塑料管,灌进她的喉咙。

“姐姐,都怪你闹绝食,我才想到这个办法。”

柳芊芊从门外悠闲的踱进来。

“食堂溲水桶里的饭菜,好吃吗?”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标签:

    珍语句子网 短文学 - 用文字渲染心情,把最好的时光交给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