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撩人句子 >

被章鱼鱼玩弄下面小说 迈开腿让我尝尝你的

撩人句子 2021-11-24 14:50:19

韩子沉这样一说,林晚就知道他什么意思了。

“韩医生,如果你什么都不知道的话,希望你不要用自己的主观臆断来评价我的为人,就算我对那个女人和孩子有意见,也不至于拿自己的职业前途来开玩笑。”林晚抬头看着面前脸带嘲讽的韩子沉,心脏仿佛是被刀割一般的疼痛难忍,然而表情,却依旧是冷淡。

从三年前开始,他们就注定了只能够是陌路了。

现在韩子沉回来,从他的态度林晚就能够看出来,他恨自己。

林晚不想去解释,也不希望跟韩子沉冰释前嫌,他既然要误会,就误会算了。

“是吗?我还以为你依旧是当年那个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的女人,你既然可以为了嫁给祁子恒不惜抛弃自己相恋多年的男朋友爬上他的床,嫁给他为妻,那么现在又为什么不可以为了留住他,去害死那个怀了他的孩子的女人?”韩子沉伸手猛地拽住了林晚的手臂,用力的将她拉到了自己的面前,低头冷冷的看着她,语气带着几分咬牙切齿的味道。

林晚心脏仿佛被凌迟一般,但是却只是勾唇不在乎的笑了笑,淡淡的反击,“那又如何?女人总是想着要往上爬的,我确实是贪慕虚荣,看上了祁家家大业大,故意去勾引祁子恒,但是这跟我的职业素养没有任何关系。关于怀孕日期的事情,我会仔细的问清楚,不需要韩医生你来费心了。”

林晚再次的用力甩开了韩子沉的手。

韩子沉刚想要再次上前,突然一个身影从一旁走了出来,以极快的速度一把拉住了林晚,并且将她拉到了自己的怀里,紧紧地抱住。

韩子沉眉头一挑,抬头看向了来人,果不其然看到了祁子恒那一张冷冰冰的扑克脸。

“原来是祁总,祁总还真是有空,来医院难道是来看你的小情人和私生子的?”韩子沉冷冷的开口嘲讽。

林晚对于祁子恒的出现也是有些意外,不过想到沈蜜现在就在医院里面养胎,看祁子恒的样子,似乎是打算让沈蜜生下他的孩子了。

想到这里,林晚还是觉得一阵的气闷。

她就算不喜欢祁子恒,但是祁子恒这样做也未免太过分了一些。

“这个应该不是你一个医生应该关心的问题吧?而且我来这里,是来看我的太太的,难道医院有什么规矩规定了上班时间,丈夫不能来医院看望?”祁子恒故意搂着林晚,状态亲密的开口,却丝毫没有提及关于沈蜜的任何事情。

“是吗?如果老婆真的那么重要的话,又怎么会在外面找小三还搞出个私生子来?祁总还真是博爱的很。”韩子沉冷声的嘲讽,看向林晚的目光,也是带着不屑和轻视。

当初她为了嫁给祁子恒,不惜抛弃了自己,最后就是落得这样的下场。

虽然看到林晚过得不好,韩子沉心里挺痛快的,但是心里到底还是有点疙瘩。

“你都说了那是小三和私生子,既然是私生子,又怎么能够跟原配比呢?我心里最在乎的,当然还是我老婆了。”祁子恒倒是不在意韩子沉的嘲讽,勾着唇慢条斯理的回答。

韩子沉冷哼一声,再看了林晚一眼,见她只是安静的靠在祁子恒的怀里,顿时觉得越发的愤怒,干脆就不留在这里看两人秀恩爱刺激自己了,转身离开
 

看着韩子沉的身影消失在视线范围,林晚才语带嘲讽的开口,“人都已经走了,祁总还想要演戏到什么时候?演了又要给谁看?”

祁子恒脸色微微一变,推开了怀里的林晚,“哼,我的老婆在大庭广众跟一个男人拉拉扯扯,你觉得外人看到了,会怎么想?”

“是吗?祁总如果是觉得丢人的话,不妨考虑一下我之前给你的建议,跟我离婚,这样一来,你可以跟你的小三双宿双栖,还可以让你的私生子名正言顺,我也不会做出任何让你觉得丢人的事情了,如何?”林晚抬头看向祁子恒,微微一笑,好心的建议。

“你想要跟我离婚,就是为了那个男人?”祁子恒闻言顿时大怒,伸手抓住了林晚的手臂,那力度大的,让林晚手臂生生的疼。

眉头皱了皱,“我为了什么离婚你应该很清楚,反正你也不爱我,我对你也没有什么感情,与其这样互相折磨下去,还不如干脆一点,放彼此自由。”

“做梦!当初是你自己不要脸算计我,还不择手段的要嫁入祁家,现在你想要离婚就离婚,哪里有那么容易的事情?既然当初你选择了当祁太太,那么你最好要有心理准备,给我当一辈子的祁太太,打消你想要离婚的愚蠢念头!”祁子恒用力的推开了林晚,转身大步的离去。

看着祁子恒的背影,林晚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手臂被他捏的现在还疼,刚刚那一推力气也大的很,林晚搞不懂祁子恒到底哪根筋不对,明明就不喜欢自己,天天在外面闹那么多的绯闻,却又偏偏不愿意离婚。

难道只是单纯的因为面子问题吗?

只是祁子恒会要脸吗?

林晚没有答案,想到刚才韩子沉的质问,便回去拿了沈蜜的病历,准备去病房找她问问她的怀孕日期到底是怎么回事。

沈蜜的病历还是从另外一个妇产科医生那边转到林晚这里来的,林晚并没有询问过她什么,也是她住进了医院,在祁少恒的刻意安排下,沈蜜才变成了她的病人。

林晚先去找了沈蜜原来做检查的医生,不过她也表示不清楚,因为沈蜜到现在还没做B超,也无法确定孩子到底多大了,所以只是按照她最后一次例假来的时间判断她怀孕的日子还有预产期,准不准还是要做B超检查过后才可以确定。

林晚得到了结果以后,就直接去了病房。

刚走到门口,就听到病房里面那熟悉的声音,让她的脚步不由自主的停下。

“子恒,这是我们的孩子,你也不想要打掉他对不对?你会允许我把孩子生下来的,对不对?”沈蜜抓着祁少恒的手臂,这一次是她唯一的机会了,她想要飞上枝头,那就绝对不能放过这一次的机会。

林晚根本就不可能斗得过她,祁家少奶奶的位置,注定了会是她的。

到时候母凭子贵……

沈蜜想得美好,甚至都已经想到了将来林晚被赶出祁家一无所有的样子了。

祁子恒只是冷冷的看着她,刚想要回答,眼角的余光突然看到了门外有人,便又突然改变了主意,点头回答,“好,那你就在医院好好的养胎,把孩子生出来。”
 

听到祁子恒的回答,哪怕早叫有了心理准备,林晚还是愣在了原地,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拿着手里的病历转身离开。

这一刻她觉得自己真的是多余的,不知道为什么要走到这里来,听到那些话。

明明应该对祁子恒一点感觉也没有,他这三年几乎每隔半个月就会闹出一次绯闻来,她每天都要应付他外面的那些绯闻女友,但是从来没有一次像这次一样,他外面的女人大着肚子找到她这里来……

林晚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将心里那闷闷的情绪抛开,因为情绪不佳,她干脆告假回去休息了。

一想到祁子恒,林晚心里就难受的很,自从嫁给了祁子恒以后,她身边连一个可以谈话的人都没有,唯一可以倾诉的,大概就只有奶奶了。

而且如果她真的想要跟祁子恒离婚的话,只要得到了奶奶的同意,那么不需要经过祁子恒,她也可以离开。

想到这里,林晚甚至有些迫不及待的到了祁家老宅,准备去找奶奶说想离婚的事情。

奶奶似乎是早就料到了林晚回来,看到她出现的时候一点都没有惊讶的表情。

“奶奶。”林晚轻声的喊了一声,不知道为什么,才刚刚喊出口,便有一种鼻头发酸想要流泪的感觉。

“你平时没有事情不会到老宅来,说吧,这次是因为什么。”奶奶擦了擦手,招呼林晚过去坐下。

林晚在奶奶身边坐下,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奶奶,我累了,我想离婚,我不想继续下去了,我跟子恒的关系你也看在眼里,我们之间……”

“真是窝囊!一个小小的挫折,你就放弃了吗?如果你真的对子恒一点感觉都没有的话,怎么会因为他在外面有了女人还有了私生子而觉得心里难受呢?”奶奶没给林晚说完的机会,就直接打断了她的话。

林晚不由得一愣,她为了祁子恒的事情难过了吗?

她一直以为,只是因为这三年的时间,一直都过的很痛苦,想要逃离,所以才会有这种情绪。

她茫然的看着奶奶,一时间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

奶奶恨铁不成钢的瞪了她一眼,“傻孩子,你平时处理子恒的那些女人不是很厉害的吗?怎么现在就那么没用了?跟我来,奶奶为你做主。”

“奶奶……”林晚有些迟疑,奶奶却没有给她机会,直接拉着她出门,直奔医院而去。

“女人啊,想要留住男人的心,可是要多一点手段,就你这样的段位,分分钟就被人抢走了你的男人了。”奶奶抓着林晚的手,语重心长的开口。

林晚微微低头,没有说话。

她到现在都不能肯定自己的心思,她难道真的喜欢上祁子恒了?只是为什么?

他们之间的交集那么少,每次见面都可以说是针锋相对,祁子恒对她恨之入骨,她对祁子恒也好不到哪里去,这样的情况下,她怎么可能会喜欢祁子恒?

但是她心里又找不到说服自己的理由,因此此时心里乱的很。

奶奶在到医院路上就直接给祁少恒去了个电话,才拉着林晚直接到了沈蜜的病房。

沈蜜原本还以为是祁子恒又回来了,满脸欣喜的抬头看向门口,当看清楚来人是林晚和一个老太太的时候,她不由得脸色一变,没好气的开口,“你们来做什么?我这里不欢迎你,你上次还想害死我的孩子,难道今天还专门带了个老太婆过来,想要害我跟孩子吗?子恒知道了以后不会放过你的。”

有祁子恒同意她生下孩子,现在沈蜜可以说是有恃无恐,加上她这种身份,自然是不可能见过祁子恒的奶奶的,所以只当她是林晚找来的帮手,连着她一并骂了。

林晚闻言嘴角微微一抽,有些无语,还想当祁太太,居然连祁家真正当家做主的人都不认得,还真是可悲。


    标签:

    珍语句子网 短文学 - 用文字渲染心情,把最好的时光交给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