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撩人句子 >

男朋友太大了很疼怎么办想分手 悖论by流苏 骨科po

撩人句子 2021-11-24 14:48:44

和林媚相处四年,祁子恒太明白她的为人,她如果真的爱上别的男人,一定会第一时间和他摊牌,无论如何都不会做出出轨、甚至怀孕的事情。

而且事发突然,几乎一瞬间就把林媚推上了风口浪尖,祁子恒就算不用脑子,也看得出林媚是被设计了,至于害她的人是谁,仔细看看之后林家父女做出的一切,答案自然不言而喻。

林晚脸色在他这么直白的羞辱之后彻底惨白,她攥紧双拳,抿唇开口:“ 祁总这是想要为我姐姐报仇?那你怕是找错了人!”

“哪里错了?”

祁子恒语气更加讥讽:“我虽然不知道当年林媚是被谁陷害,但事情发生后最大的获利者一定也是最大的嫌疑人,看看你和你父亲的所作所为,你还觉得我错了么?”

林晚被他这话噎住,想要反驳一时间却找不到合适的话,没错,这件事她百口莫辩,也正是因为这个,她这三年才一直被祁子恒拿捏着。

半晌,她深吸一口气,转头看他:“既然这样,那你就更应该和我离婚了,毕竟像我这么心狠手辣的女人,万一又想出了什么恶毒的想法,伤到你的私生子可就不好了!”

她说完这话,转身便下了车,狠狠的甩上了车门。

祁子恒忍住心里的不悦,盯着车子前面那个愤愤离开的身影,顿了一下,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个不算熟悉的号码。

那边很快便有人接起,声音惊喜:“子恒?你终于给我打电话了,这几天你去哪——”

“新闻是怎么回事?”

祁子恒皱眉打断了沈蜜的话,开门见山。

沈蜜听出他语气中的冷漠,心里不禁有些瑟缩:“子恒,我不是故意的,我不小心在化妆室吐了,所以那个记者——”

“我问的是新闻中的内容。”

祁子恒的语气更加不耐烦,声音也沉了几分:“我什么时候做过能让你怀孕的事?”

他身边的女人虽然不少,但却没有一个是真正能入他眼的,更不用说是上他的床。

沈蜜似乎被他的语气吓到,透过听筒的声音微微发颤:“子恒,你忘了么,是上个月公司举办酒会的那天啊,我作为你的女伴出席,后来就意外发生关系……”

她故意提示到这里停下,故作害羞等着祁少恒自己想起后面的事情。

祁子恒隐隐回忆着那天,他被合作商灌酒回了酒店,醒来时沈蜜不着寸缕躺在他身侧,他想不起发生了什么,但为了安全起见也让助理准备了事后药,现在看来,显然沈蜜没有吃药。

他向来厌恶被算计,此时想清楚整件事心里更是发寒,冷声开口:“既然是意外,那就用意外的方式解决吧,我会让助理带你去医院,手术结束后再转给你一笔钱。”

“你说什么?”

沈蜜惊慌开口,声音颤抖:“子恒我、我们这段时间在一起……不、不是很好么……这是你的孩子……我、我想生下来……”

众人皆知祁氏总裁身价显赫,而且和妻子关系很差,身边的女人更是没有能超过半个月的,只有沈蜜在他身边待了两个月还没有被抛弃,她以为自己是不一样的,以为自己有机会,所以才会铤而走险,可没想到祁子恒说出那句话时根本连犹豫都没有。

“沈蜜。”

祁子恒目光直视着车子前方,语气中听不出任何的温度:“你知道我最讨厌什么样的女人么?”

“什、什么?”

“算计不属于自己的东西的女人。”

话音落下,电话直接被挂断。

林晚没想到会再见到沈蜜,而且依然是在自己的办公室。

不一样的是,这次的沈蜜却没了上次来时的得意和嚣张,反而满脸落魄,厚重的围巾和口罩将她的脸全都挡住,但那双眼睛却死死盯着林晚:“你都知道了对不对,你心里在嘲笑我对不对?”

林晚皱眉:“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如果你不想看诊,那后面还有其他患者——”

“祁子恒让我去做流产手术。”

沈蜜抬头打断了林晚的话,空洞的眼神带着无以言说的怨愤:“现在你满意了吧,我没有了孩子,对你再也没有威胁了!”

林晚放下手中拿着的患者资料,终于正眼看着面前这位据说还小有名气的女演员,顿了一下才开口:“不管你肚子里孩子的爸爸是谁,如果你不是我的患者,那就和我没有任何关系。”

沈蜜猛地站起身,情绪也激动起来:“你少在这里冠冕堂皇的装好人,如果不是你在背后做了什么,子恒怎么会突然不要这个孩子……你这个贱人……”

像是受了什么刺激,沈蜜越说越激动,竟然上前撕扯着林晚的头发,林晚想要反击,但又怕碰到她的肚子,正纠缠着,外面护士听到动静跑了进来,上前分开两人,沈蜜眼看要被拉住,忽然一个转身用肚子撞向身后的办公桌,在满屋人的注视下重重摔在了地上,随后便惨叫出声:

“诶呦……我的肚子……”

林晚吓了一跳,上前一步便要去帮她检查,这时,身后却突然冲进来一个人影,一把将她推开,快步蹲到沈蜜面前:“怎么回事,你怎么样?”

沈蜜一只手捂住小腹,满脸痛意:“子恒……是她推我……我、我已经办好了手术的手续,只是想来和林小姐说句抱歉……她、她……”

她说到这痛意更甚,歪头说不下去,但这几句话却也足以“交代”清楚事情的始末,以及自己的无辜。

祁子恒转过身看着一旁目瞪口呆的林晚,咬牙:“你还真是事事都不让我失望,一如既往的恶毒!”

林晚瞪眼看了几秒,这才反应过来沈蜜的这一出原来是为了陷害自己,不觉无语:“我没碰她,是她自己摔倒的。”

“一个马上就要去做流产的女人,会自己摔倒增大手术的失败率?”

祁子恒一把抱起沈蜜,冷眼看着林晚,字字中都透着防备。

林晚冷笑,低头看了一眼小鸟依人靠在祁子恒怀里的沈蜜,反驳的话到了嘴边脑子里却忽然冒出了另一个猜测:“那如果这个女人根本就不想去做手术呢?”

所以故意摔倒示弱,将责任推到林晚身上,同时也为自己创造了装可怜、博取同情的机会。

想到这些,林晚再次看向沈蜜,果然她眼底闪过一抹凶狠,但却很快变成了更多的娇弱:“子恒……我好痛……你快点送我去看医生好不好?”

“我就是医生,我帮你看。”

林晚说着便走上前,但还没碰到沈蜜便被祁子恒抱着躲开,他视线锋利,薄唇轻启:

“滚开。”
 

沈蜜的检查结果在一个小时之后传到了林晚的耳朵里,和她猜测的一样,腹部的撞击有疼痛感,但这种程度根本伤害不到胎儿。

她自导自演的戏,自然不会让孩子真的出问题,毕竟这可是她能攀上祁家唯一的资本。

之后的一周沈蜜一直在医院静养,祁子恒专门找了刚从国外回来的教授给她治疗,但人却没再出现在医院,沸沸扬扬的新闻也很快被压了下去。

但林晚自己心里清楚,眼前的情势,要么是祁子恒在找其他的机会让沈蜜做掉这个孩子,要么就是他心软了,准备留下这个孩子,不管是哪种,沈蜜这步棋都稳赚不亏。

“林医生——”

刚回到办公室,一个护士小吴便慌忙跑了进来,急急对林晚开口:“林医生你快去诊室看一眼,韩医生说你对沈小姐的诊断有问题,她差点流产呢!”

“韩医生?”

林晚听的模棱两可,但却还是起身跟着小吴朝外走:“哪来的韩医生,哪个科的?”

“是我们科新来的那个海归教授啊,又年轻能力又强的那个!”

小吴语速极快,但重点还是后面的事情:“这不是重点,重点是那个姓沈的女明星,她、她要是……”

沈蜜摔倒的那天冲进去帮忙的护士也有小吴,隐约也听到了林晚和祁少恒的关系,自然也清楚沈蜜的身份,这才匆匆跑过来告诉她。

林晚皱起眉头,快步走到诊室,才发现沈蜜正在最里面接受检查,而一旁的男医生则满脸不耐烦:“连最起码的怀孕日期都能出错,这里的医生都是吃干饭的么?”

刚进门就听到这句,林晚心里顿时生出火气,上前一步便开口:“这个患者是我检查的,出什么问题了?”

她话音落下的同时,那个男医生转过身来,林晚所有的火气在看到他的脸后瞬间消散,取之而代的是无以言说的吃惊和慌乱,结巴开口:“怎、怎么是你?”

韩子沉面无表情,像是根本不认识林晚一般:“这么久不见,没想到林医生还是和当年一样的不负责任!”

他说话的同时,直接将手中的病历甩到了林晚的怀里,视线凛冽,一如三年前在林晚家楼下离开时的样子,满满的失望和不屑。

林晚身子一震,无数回忆跟着涌进脑海,根本看不进去沈蜜的病历,更想不起她的怀孕日期错在了哪里,脑子里满满都是韩子沉的那句不负责任。

她再也忍不住,丢下一句“对不起”便转身跑了出去,没想到韩子沉竟然也跟了出来,在楼梯口一把拉住她的手臂:“林医生,诊室里是两条人命,你的职业素养就是让你这么对待病人的么?”

林晚狠狠甩开他,下意识的躲开他的视线,连续深呼吸着:“她具体的怀孕日期……我会重新检查一次,我再告诉你……”

“林医生该不会是故意弄错了日期,想要在预产时做什么手脚吧?”韩子沉咄咄逼人的打断她的话。

林晚一愣,抬起头:“你什么意思?”

韩子沉面无表情,熟悉又陌生的面孔像是陌生人一般看着林晚:“自己丈夫外面的女人有个孩子,恐怕任何一个女人都没法忍下去吧


    标签:

    珍语句子网 短文学 - 用文字渲染心情,把最好的时光交给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