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撩人句子 >

嗯 不要了 好痛 人妻边接电话边出轨

撩人句子 2021-11-24 14:46:58

市中心医院,妇产科。

“林医生,下班了。”

办公室内,林晚刚帮最后一位准妈妈做完检查,门口便有护士进来提醒,她抬头应了一声,放下手中的病历正要换衣服准备下班,办公室的门便突然被推开,一个衣着靓丽、踩着恨天高的女人扭着腰肢走了进来,直接坐在看诊的位置上。

“不好意思,我已经下班了,值班医生在隔壁。”

林晚忙了一天,这会儿已经没力气再应付患者。

“林小姐,久仰大名。”

那女人坐在椅子上没动,顿了几秒钟后突然开口,嘴角勾着几分的挑衅的弧度,看向林晚。

林晚闻言转身,看着面前这个满脸玻尿酸、又隐约有几分熟悉的女人,微微皱眉:“你是?”

那女人笑容更加得意,下意识的朝自己的小腹瞥了一眼:“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肚子里的孩子——”

她说到这顿了一下,再抬起头时眼底已经满是敌意:“是你老公的。”

听到这句,林晚总算明白了这个女人的意图,脑子里过了几遍最近关于祁子恒的花边新闻,心里有了数:“你是最近那个风头很盛的模特对吧,好像叫沈蜜?”

前几天医院的小护士凑在一起捧着手机八卦,她路过听到几句,隐约是这个名字。

“林小姐既然知道我是谁,那我也就不多解释了,我们开门见山,子恒根本就不爱你,你们离婚吧。”

沈蜜在报上了自己的名号之后态度更加嚣张,仿佛她才是正牌夫人一般,开口的语气更是无比傲慢。

林晚顿了几秒钟,跟着轻笑一声,转身继续脱掉身上的白大褂。

沈蜜见状脸色微微难看:“你笑什么?”

“我笑沈小姐勇气可嘉。”

林晚边说边收拾着自己的东西,语气随意的仿佛根本不关自己的事:“我和祁子恒结婚三年,来找过我的女人没有一百也有八十,但是敢张口就让我们离婚的,沈小姐是第一个。”

神秘脸色更加难看,站起身挡在林晚面前:“你不相信我和子恒的事情?”

“信,怎么不信。”

林晚耸了耸肩:“垫高的鼻子,微整的下巴,还有你身上这么浓烈的网红气质,很符合现在的倒贴标准,祁子恒能收了你也不奇怪。”

她说完便看也没再看沈蜜一眼,转身朝办公室外走去。

沈蜜被讥讽的瞬间变了脸色,气冲冲的追上来:“我是倒贴,但你也没好到哪去!还林家大小姐呢,全A市谁不知道你当初是怎么嫁进祁家的……”

沈蜜在身后不干不净的骂着,走廊中来往的医护人员纷纷驻足观看,林晚一阵头疼,出了医院便直接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不算熟悉的号码。

嘟声过后,那边半晌才接起来,话筒中传来的声音低沉又不耐烦:“什么事?”

林晚心里压着火气,语气也生硬的很:“麻烦你以后管好自己在外面的花花草草,你就算不要脸,我还觉得烦呢!”

那边沉静了几秒钟,跟着便传来一声嗤笑:

“林晚,你觉得你有资格和我谈论不要脸这件事么?”
 

林晚攥紧手机,听着里面讥讽又阴冷的男声,只觉得浑身都在颤抖,丢下一句“神经病”直接挂断手机。

脑子浮现起三年前的事情,祁子恒也是这幅语气,满眼寒意的站在床前,死死盯着上面赤裸着的她,无比讥讽:“不要脸。”

往事冲进脑海,林晚思绪混乱,低着头大步走着,却一不小心撞到了人。

“对不……”

她的“起”字还没说出来,便抬眼对上了面前人的视线,林长江的表情带着几分讨好,语气也很轻柔:“小晚,你没事吧?”

林晚的表情瞬间从烦躁变成了警惕,她抿唇:“你在这干什么?”

“你这孩子,爸爸就是来看看你——”

“又缺钱了么?”

林长江的话还没说完,便被林晚不耐烦的打断,她想都不用想,这三年来,林长江每一次来找她都是为了钱,林氏投资的钱、项目的钱……各种各样的理由,目的却都一样。

林长江闻言脸色有些挂不住,略显苍老的脸上浮起几分恼意:“你这是什么态度,你知不知道你之所以能嫁进祁家都是因为你姐姐,要是你姐姐在的话还轮得到你跟我耀武扬威!”

林晚嗤笑一声:“那你就去找姐姐吧,如果你找得到的话。”

林晚的姐姐林媚,祁子恒相恋多年的女友,三年前突然曝出出轨怀孕的丑闻,随后离奇失踪,祁、林两家婚事也因此告吹,而就在这时,林长江为了能继续赖住祁家,将目光投到了林晚身上,费尽心机将她嫁进了祁家。

这便有了之后这三年,互相折磨的三年。

她说完这话后转身便走,结果才走几步便听到林长江追过来的声音:“林晚,你不管我也不管你妈了么?她现在植物人在医院,可处处需要钱,要是林氏倒了,她怎么办?”

林晚脚下一顿,妈妈,又是妈妈,若不是看在妈妈的面子上,她早就林家翻脸了。

她深吸一口气,转身攥拳盯着面前的林长江:“最后一次,如果你再得寸进尺,我就亲自去医院拔了我妈的氧气管,然后彻底和你划清界限!”

“你——”

林长江还想再说什么,但林晚根本没给他机会,转身便朝马路对面走去,看到出租车招手停下,直接上去。

“您好小姐,请问去哪?”

出租车司机客气的问道。

林晚闭了眼睛又睁开:“去枫林别墅。”

那是祁家老宅的位置,现在这种情况,整个祁家她唯一能张开嘴借钱的人,也只有祁家奶奶了。

司机应声后便调转车头,一路疾驰,三十分钟之后在别墅外停下,林晚下车在门口做了好半天的心理建设,试图练习等下进门后的语气,结果刚做了个深呼吸,便听到身后突然传来一个毫无温度的声音:

“在练习怎么张口找奶奶要钱?”

林晚吓了一跳,猛地转身便看见祁子恒站在身后的台阶上,他手指尖夹着还没熄灭的烟,身上只穿着一件衬衫,面无表情的看着她。

她一时梗住,还没想好要怎么回答他这话,便听到更加嘲弄的下一句:“要钱有什么的难的,这不是你最擅长的事么。”
 

这话中的讥讽再明显不过,林晚瞬间变了脸色,咬了咬牙才开口:“祁总是特地过来嘲笑我的?”

祁子恒嗤笑一声,向下走了两个台阶站在她面前,低头:“你以为谁都像你这么闲?”

句句带刺。

林晚懒得再搭理他,绕过台阶直接朝别墅里面走去,结果刚一进门,便听到一阵吵闹声,奶奶的声音在一群佣人中格外欢喜:“快,今晚做粤菜,子恒最喜欢粤菜了!”

林晚有些莫名,正要上前奶奶便转过了身,见到她更是喜笑颜开:“晚晚你也回来了?我刚刚还让子恒去接你!”

“接我?”

林晚更是摸不着头脑,转头看了一眼跟着走进来的祁子恒,皱眉看向奶奶:“今天是有什么事么?”

不然怎么会这样兴师动众的做晚餐,还让祁子恒去接她过来。

奶奶一听立马瞪了林晚一眼,抓住她的手拉到自己身边,低声开口:“你这老婆是怎么当的,你自己老公的生日都不记得?”

林晚一怔,仔细一想日期才发现竟然真的是祁子恒的生日,她在医院忙的已经忘了日期,再加上和祁子恒本就不熟,忘了他生日倒也正常,不过当着奶奶的面她自然不能这么说,毕竟奶奶可是一心撮合两人,于是只好尴尬的笑了笑。

奶奶见她不好意思,又弯唇低声开口:“没事,我已经帮你准备了生日礼物,是子恒最喜欢那个牌子的手表,你晚点就当是惊喜送给他。”

“奶奶我——”

林晚下意识的抗拒,但话还没说完奶奶已经转身朝厨房走去,她抬眼看向祁子恒,却见他直接去了书房,仿佛多看她一眼都不耐烦。

想起刚刚祁子恒在门口的那副语气,林晚明白今天不是提借钱的好时机,但想想还躺在医院的妈妈,不觉烦躁了几分。

很快到了晚饭时间,奶奶情绪很高,主动要求开了一瓶红酒,落座之后便举杯笑眯眯的看着两人:“来,今天是子恒的生日,咱们喝一杯!”

祁子恒挑眉端起酒杯,侧目看向奶奶:“奶奶,我可是推了我的生日派对回来的,就喝一杯怎么够?”

“怎么,你还想让老婆子舍命陪你?”

奶奶故意板着脸看着自己孙儿,却又忽然想到什么看向林晚:“不过你可以叫你老婆陪你喝啊,反正今天家里没人,酒后做什么事也方便啊……”

“奶奶!”

林晚打断了奶奶故意调侃的语气,有些不自然的朝祁子恒的方向看了一眼,却见他仍是刚刚的表情,仿佛没听见奶奶的打趣一般。

她收回目光,深吸一口气:“奶奶,其实我今天回来是有事情要——”

“忘了我的生日也就算了,但该喝的酒总不能也逃了吧。”

祁子恒忽然抬眼看过来,打断林晚继续要说的话。

林晚一顿,没想到他会突然要求这个,想了一下跟着举起面前的杯子一仰而尽,随后看向祁子恒:“满意了么?”

祁子恒微微勾唇,看不出脸上什么表情。

林晚再次看向奶奶:“奶奶,林氏出了点问——”

“食不言寝不语,有什么事吃饭完再说。”

祁子恒再一次开口,这次连奶奶都看出他的故意,视线在两人之间扫了一圈,不难发现两人的敌对,心里不禁欢喜,这两人有互动就好,不管好的坏的总比把对方当透明人强,她还指望能早日抱上小曾孙呢。

这样想着不禁开口催促着两人快点吃饭,顺势又将两人的酒杯都倒满,年轻人嘛,如果有一杯酒解决不了的事情,那就两杯


    标签:

    珍语句子网 短文学 - 用文字渲染心情,把最好的时光交给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