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撩人句子 >

高雅人妻被迫沦为玩物 漂亮少妇边打电话边做

撩人句子 2021-11-24 14:45:04

“待会跟着妈妈一起要有礼貌,知道吗?”

“嗯。”

楚可点头,白梅看楚可乖乖的模样,放心了,拉过她去认识这里的有钱人。

楚可非常不喜欢这种场合,尤其是白梅带着她站到那些女人面前,女人们看向她的目光,像挑选商品似的,挑剔傲慢。

“妈妈,我想去下洗手间。”楚可终于受不了了,想要出去透透气。

白梅看着楚可在光晕下泛红的小脸,脸上尽是满意,把她垂在耳侧的头发别过去,柔声开口,“去吧,妈妈在这等你。”

“嗯。”

楚可点头走了出去。

没有了会场的压抑,楚可轻松了许多,走进卫生间刚把门关上没多久便有人进来了。

“哎,你刚刚看见白梅带的那个小姑娘了吗?”

“看见了看见了,她都这么明显的炫耀了怎么会看不见。”

“没想到她还有这一手!”

“我也没想到,但仔细一想还是情有可原,白梅这么喜欢赌,她哪来的钱?”

“是啊,她倒是想了个好招,家里养着个宝贝,养好了以后就卖个大价钱,现在就是时候!”

“啧啧,看这小姑娘挺单纯的,估计什么都还不知道吧。”

“你说,她女儿如果知道她这么做会怎么样?”

“哈哈,谁知道,我只知道白梅的愿望可不是那么好实现的。”

“这倒是,那些男人什么样的女人没玩过?这种小丫头也就图个新鲜,玩玩也就扔了。”

“……”

卫生间里的声音再次回归平静,指甲翻飞,楚可像感觉不到痛似得,踉跄着身子走出来,苍白的小脸上布满了震惊和难以置信。

怎么可能?妈妈怎么会把她卖掉呢?

不可能的!

她们说的不是真的,不是真的,她要去找妈妈,她要去找妈妈!

浓重的夜色里,马路上疾驰的黑色宾利,手指搭在额头上,深邃的眼闭合着,长而浓密的睫毛在窗外不断晃过的光中投下深浅不一的阴影。

手机铃声响起,肖安接过。

“喂。”

“楚可被白梅带到了龙腾。”

“恩,我知道了。”

肖安挂断电话,脸色变的严肃,双眼透过后视镜看向后座的傅心薄,开口,“傅总,楚小姐被白梅带到龙腾去了。”

眼眸倏的睁开,眸底的黑像倾染的墨瞬间漫过,再无一丝光亮……

楚可急切的跑出来,双眼定定的看着前方,眼里带着顽石一样的执着。

她不相信,绝不相信!

楚可走过拐角,惊慌急切的她没有注意到周围的异常,直到一个粗莽的手臂箍住她的腰身她才反应过来。

“唔……唔……”楚可立刻挣扎,男人却捂着她的嘴,把她朝一旁拖。

楚可惊恐的挣扎踢打起来,但这个人的力道很大,她根本挣不开,张开牙齿狠狠的咬了下去。

“啊,贱人!”男人松开她,一巴掌扇了过去。

耳膜嗡嗡作响,脑子也晕了起来,但她知道自己不能晕,滚爬了下便快速爬起朝前跑。

但她穿的高跟鞋,刚跑了一步便被男人给拖住。
 

楚可想也不想的脱掉高跟鞋,朝男人砸去。

男人没想到楚可这瘦弱的小身板竟然有这么大的力,倒是疏忽了。

楚可挣脱男人,把高跟鞋使劲的砸到他的脸上,像个兔子似的不顾一切的朝前跑。

“妈的!小贱人,敢跑!让老子抓到非给你剥皮抽筋不可!”男人骂骂咧咧的快速追了过来。

楚可知道自己不能被男人捉到,一旦被捉她就完了。

她不断的跑不停的跑,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就是甩掉男人。

这样的想法支撑着她跑过长长的走廊,不停的七拐八拐,撞进一个人的怀里。

“对不起对不起!”楚可急忙道歉,转头看了眼身后便要继续跑。

但她的身子却被拦住了,而她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人拖进一个黑暗的房间里。

“你干什么?你放开我!”强大的力量让楚可叫喊起来,手脚更是用力的踢打起来。

但没用,男人抓过她的手,轻松的便把她固定在怀里。

楚可惊叫,“你,你干什么?你放开我!放开我!”

黑暗中楚可看不见男人的模样,但他凑近时温热的呼吸和鼻尖传来的古龙水香味让楚可知道这是个危险可怕的人。

“很香。”

性感邪魅的声音响起,楚可吓的抖了起来,急忙转头避过男人凑上来的唇。

“放开我!流氓!你放开我!”

“流氓?有趣……”

“呜……”唇被堵住,楚可的声音被埋在男人强势的吻里。

楚可从没接过这样的吻,强大的力量让她的心跳都快停止,楚可空住不住的颤抖起来。

怎么办?怎么办?

楚可挣扎不了,动弹不了,男人更放肆了,她急的眼泪都出来了。

忽的,她想到了什么,用力咬下去。

“嘶!”

男人松开她,楚可屈膝向上一顶却被躲过了,她没有停顿,在男人躲过的那一刻就打开门跑了出去。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遇见这些人,楚可拼命的跑着,眼泪从眼角飞逝随风消散。

男人从卧室里出来,看见的是个白色的娇小身子,像轻纱似的从他眼前消失。

手指摸过嘴角,指腹拿下,白皙的指腹上圈染着一层鲜红的血色,像是在昭示着刚才发生的一切不是梦。

男人看着这抹红,嘴角逐渐勾起一抹邪肆的笑,拿起手机……

楚可看着前方越来越近的旋转玻璃门,大眼里漫出欣喜,加快脚步。

只要跑出这里就好了,就好了。

早就精疲力尽的身子瞬间生出无限的勇气,但楚可刚跑到门口一个人却迎面走来。

她收脚不及只得直直撞上去,和来人撞了个满怀。

“对不起!”

楚可急忙道歉便要挣脱,来人顺势一揽把她抱进怀里。

这个气息,这个力道,好熟悉。

楚可抬头,瞬间睁大眼。

他不是……

傅心薄垂眸看着楚可,眼眸顿在她红的艳丽的唇上,眸危险的眯了起来。
 

“你,你怎么在这?”楚可反应过来,愣愣开口。

忽的,楚可想到了什么,立刻转头看向里面,拉过傅心薄急忙开口,“走,我们快走!”

小脸上布满了惊慌,大眼里落满了恐惧,眼眸微动,看向龙腾大厅,很快的从里面走出一个黑色西装的人,像是在找着什么。

傅心薄看向肖安,肖安颔首走进龙腾。

垂眸看向怀里的人儿,手臂伸展,把楚可娇小的身子拢进怀里。

楚可随着傅心薄上了车,大眼却看向车外,直到龙腾随着车子的快速驶过而消失,她紧绷的身子才缓和下来。

傅心薄握着楚可的手,小手里尽是一片汗湿,而那隐约的微颤更是昭示着她的害怕。

大掌收紧,低沉磁性的嗓音带着一股莫名的安抚传进楚可耳里,“发生了什么事?”

发生了什么事?

楚可也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这一晚,先后被两个男人抓住,而后面更是差点……

想到这,巴掌大的小脸又开始泛白,楚可看着傅心薄,轻声开口,“今天,今天谢谢你。”

虽然她跑出来的时候后面没有人追上,但后面会发生什么她完全不知道,能遇见这个人她真的很感谢。

傅心薄看着楚可,大眼里盛满了真诚,莹润的像装满水的水晶球,晃动着动人的光。

“有人欺负你?”淡淡的嗓音溢出,楚可瞬间睁大了眼。

他怎么知道?

脑海里浮起刚才的画面,大眼里再次漫过害怕,楚可急忙垂眼,红润的唇却触上冰凉的东西。

楚可急忙抬头,惊慌的看着唇上的指,骨节分明,像白玉似得,心扑通扑通跳了起来,楚可下意识的往后缩,长卷的睫毛快速的颤动,急急开口,“我,我,我要回家。”

手上的温度凉了,傅心薄看着楚可颤动的睫毛,眸底的墨色深了。

车子停在老旧的小区外,楚可慌的立刻坐起,头撞到车顶砰的一声。

深黑的眸微皱,手探过便要触上楚可的头。

楚可却急忙打开车门,慌的连道谢的话都忘记了说便跑了出去。

指尖空落落的,明明什么东西都没有,却好像有东西从指尖流逝,这种感觉很不好。

傅心薄看着快速消失在视线里的白色身影,食指轻敲了下膝盖,眸浅合,里面的墨黑被遮盖,无声无息。

夜色深了。

龙腾的VIP包厢里。

一抹修长的身形深陷进沙发里,双腿交叠出慵懒悠闲的姿态,随着嘴角勾起的邪魅,全身漫过闲适却危险的气息。

门开,黑色的西装的报表走进来,手上提着一双粉色细高跟鞋。

在男人身旁站定,把手里的细高跟前倾了几分,恭敬开口,“宴总,人跑了,剩下这个。”

“噢?”指节转动着透明的玻璃杯,红色的液体似缠绕手指的丝带,划过流畅优美的线条。

“我去的时候,人已经不见了。”

指腹划过薄唇,双眸看着那双粉色的高跟鞋,嘴角逐渐勾起一抹邪魅的笑,“继续找。”

“是。”


    标签:

    珍语句子网 短文学 - 用文字渲染心情,把最好的时光交给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