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撩人句子 >

男朋友给我说他硬了 今天就让你怀上

撩人句子 2021-11-24 14:43:36

周围的气息很安静,安静的呼吸都变的清晰可闻。

楚可看着傅心薄,傅心薄亦看着她。

通红的眼,眼里还含着泪,黑珍珠的大眼像被水浸泡,随着天花板上的光,就像顶级的海蓝宝石,泛着幽软的光,清透逼人。

而巴掌大的小脸上带着惊愕,粉润的樱桃小嘴也因为惊愕而张着,这双眼眼睛明明是带着害怕和委屈,可看脸却又带着萌宠的可爱。

眼眸微动,眸底深处快速的划过一丝浅淡的光,“傻了。”

沉敛的嗓音传进耳里,楚可像被解了穴道的人似得瞬间回神,而回神后,她更加惊讶了,下意识的叫道,“你……”

?楚可想说什么的,可看着傅心薄这张冷凌的面孔,黑的看不见一丝光亮的眸,心里莫名的生出一股委屈,她什么都说不出来,反而拼命忍着的眼泪的落了下来。

一直以来,眼泪于傅心薄来说是懦弱的表现,他不喜欢懦弱,眼泪更是弃之。

可现在,他看着楚可的眼泪,明明只是一个个小水珠,看进他的眼,就像一颗颗碎石砸到他的心上,不痛,却让他的心起了涟漪。

眸微动,抱着楚可的手一紧,手臂力道施展,傅心薄便把楚可拦腰抱起。

肖安走在后面,看了眼走廊上的监控,拿起手机。

无边的夜色里,黑色的宾利疾驰在马路上,夜风呼呼的吹,随着灯光洒落,竟然能看见细细的线。

光晕浅浅,旖旎绵延。

楚可自上车后就一直哭,她不像别人哭的时候那种大声的哭,而是垂着头,牙齿把嘴唇咬的紧紧的,叩出细细的红肉,那么的娇嫩,让人心生怜惜。

眼泪就这样啪嗒啪嗒的落在手背上,腿上,听的傅心薄的心紧了。

楚可沉浸在自己的痛苦里,她很害怕,一想到刚才的画面她就想起了那个夜晚。

自己为什么会遇见这些事,今晚如果不是这个人,她现在都不知道变成什么样了。

这个人,忽的,楚可猛的抬头,这才想起自己在这个人面前莫名的哭,莫名的相信他,直到现在她才意识到自己在一个陌生人身旁。

还呆了这么久。

她惊呆了。

“你……我……”眼泪还在眼里,模糊的她看不清傅心薄,而她想说话一时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只知道心里慌的厉害。

他为什么要帮自己?而现在他们又是去哪?他会不会也像那些男人一样对她做那种事。

虽然傅心薄她见过,但今晚的事让她像个惊弓之鸟,一点都经不起惊吓了。

身子下意识的抖了下,楚可往车门缩,直把自己蜷成虾米状,这才警惕的看着傅心薄,“我,刚才……”

话还没说完,眼前便被白色的纸巾覆盖,她瞬间瞪大眼,跟点穴了似的一动不动看着傅心薄的动作。

他,他在,他在给她擦眼泪。

她明明该警惕的,可在他的手触上她脸的那一刻,她却生不出一点警惕的心思,心里的委屈反而叫嚣起来。
 

委屈一旦漫开,眼泪便无休无止的掉落。

傅心薄还停留在她脸上的指停住,深渊的眸看着楚可,眸里看似平静无波又好像有什么不一样。

“谢,谢谢你。”楚可看着这片平静,好像自己的心被看的一清二楚,心底生出一股慌乱,她急忙转头看向窗外。

楚可在看见窗外越来越少的建筑,更多的是黑乎乎的树木时,她慌了,急忙看向傅心薄,眼里带着恐惧和害怕。

“这,这是哪?你,你……”

楚可想问这个男人是不是要作践她,但她心里又觉得不是,这么一开口倒不知道该怎么问了。

傅心薄看着楚可眼里的恐惧和害怕,眼眸微动,转头,刀削般的轮廓瞬间弥漫一股凌厉的寒峭。

“……”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这个男人什么都没说,什么都没做,可楚可却觉得他生气了?

生气?

他为什么生气?

意识到这里,心里的慌和怕不知不觉消失了,楚可仔细的看着傅心薄的脸,希望能从表面看出点什么,但她看了好一会儿,却依然什么都看不出。

而后座的气息逐渐变冷,楚可摸了摸手臂,唇动了动,放下心思,转头看向窗外。

虽然这个人什么都没说,但她却好像不那么害怕了。

后面的安静和异样让肖安忍不住透过后视镜看了眼后面,随之立刻回头,凛神,目不斜视的看着前方。

傅总生气了……

半个小时候,车子停在一幢半山别墅外。

大大的雕花门随着车子的开进而自然的打开,车子平稳驶进去。

而在车子驶进去的那一刻,之前还暗黑一片的别墅瞬间亮堂,像黑漆漆的夜空瞬间炸开的烟花,璀璨夺目的逼人眼。

楚可睁大眼,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大的让她难以想象的别墅。

在她的怔愣中,车子停了下来,楚可却处在震惊中,直到车门打开,肖安恭敬的声音响起,她才反应过来。

“楚小姐,请下车。”

“谢,谢谢。”面对着这幢豪华别墅,楚可很局促。

“您客气了。”肖安把车门关上,对楚可做了个请的动作,“这边。”

“好。”

楚可跟着肖安,直至停在一处卧室外。

肖安把门打开,示意她进去。

楚可看着卧室里的灰色系布置,脚却怎么都抬不起来。

这个卧室潜意识在告诉着她,这里是谁住的。

是那个男人,只是那个男人却在车子停下来后她就没看见他了,不知道她去哪了。

肖安看出了楚可的心思,脸上露出礼貌的笑,“楚小姐,我们傅总想要对你做什么,你现在就不是在这里了。”

心思被看穿,小脸顿时红了起来,楚可不好意思的笑笑,走了进去。

她警惕很正常,毕竟刚经历的被强*暴和再次差点被强*暴的事实,换成任何一个女孩子也不会没心没肺的说信任就信任。

楚可走进去,肖安把门关上。

楚可听的门关上的声音,立刻转头,急忙便要跑出去,却在跑了两步忽的停
 

两只小手交握在一起,用着微弱的力量不安的搅着,而一双大眼也开始细细的打量起卧室来。

这个卧室很大,大概一百平米,书桌,椅子,沙发应有尽有,她虽然没怎么关注名牌。

但她是学画画的,这里面的设计,布置,还有物品,没有一样不是精致的。

而眼里那张足够容纳四个人睡的大床,让她下意识的瑟缩一下,急忙退到离床最远的沙发上,正襟危坐。

人处在一个安静的环境里,还是一个陌生的地方,脑子就无法停下来了。

楚可的脑子在这样的安静下开始回想起这几天发生的事,像倒带般不停的循环着。

就这样,她沉浸在自己的意识里,就连傅心薄站到了她的面前她都不知道。

“换了。”简短的两个字,淡冷的让人听不出任何情绪。

楚可被吓了跳,像只受惊的小兔子似的猛的站了起来。

楚可是坐在沙发上的,她突然惊慌的站起,小腿紧黏着沙发椅腿,脚跟都没站稳,身子就下意识的朝后倒。

“啊!”

她吓的手到处抓着。

腰上多出一个有力的臂膀,把她抱住,楚可下意识的抓住傅心薄,人便被傅心薄抱了个满怀。

鼻尖再次涌进熟悉的松木气息,带着清冷,犹如灼灼的芍药,肆意绽放。

楚可意识到自己正抱着傅心薄,急忙撒手,慌乱的手足无措,“我,我,我不是故意的。”

“恩,你是有意的。”

淡冷的声音溢出,平顺直述的没有任何情绪,但如果细听的话,会听出里面的冷意晕染了,浅淡了……

楚可瞪大眼看着傅心薄,小嘴张着,满脸满眼的惊讶和窘迫。

傅心薄看着楚可受惊的模样,犹如被捉住的兔子,惊慌失措,却也迷蒙可爱。

眸底深处划过丝浅薄的笑,袋子递到她面前,再次开口,“换了。”

楚可看着眼前精致的衣服袋子,小手紧了紧,咬唇接过,急忙朝卫生间跑去。

娇小的身子因为刚才的挣扎,长长的头发乱了,有好几束垂在肩上,丸子似的发也松懒的半垂在脑后,没有给人凌乱的感觉,反而生出一股自然的慵懒妩媚。

脑海里生出这样的字眼,脑海里再次漫过一些画面,尤其楚可绵软的叫声,清晰的好似言犹在耳。

恩,的确妩媚……

楚可跑进浴室,一人高的镜子映入视线,而她自己也出现在镜子里。

整张小脸红的都能炒鸡蛋了!

楚可,你是发春了吗?动不动就脸红,还这么红,也难怪别人说你故意的了。

丢人!

拍了几把脸,用水降温,快速换衣服。

换衣服的时候,她看见自己胸上明显的指印,是刚才那个男人留下的。

刚轻松的心思变的沉重,她看着镜子里身上穿的韩版泡泡袖,七分牛仔裤,心里涌起一片感激。

谢谢这个人。

楚可走出浴室,偌大的卧室里没了傅心薄的身影,很安静,似乎又有些不同。

大眼转动,阳台上挺拔的身影映入眼帘。


    标签:

    珍语句子网 短文学 - 用文字渲染心情,把最好的时光交给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