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撩人句子 >

闺蜜扒开我的腿用黄瓜折磨我 亲爱的你那里的水好甜啊

撩人句子 2021-11-24 14:42:14

清冷的气息覆盖了她,楚可睁开眼,黑沉的眸映入眼帘,她惊住了。

心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

她长这么大从没见过这么强大,强大到只一个眼神就让她害怕的人。

楚可什么都不想了,只想离开这个人,离他远远的。

楚可挣开傅心薄,但她太急了,还没站稳脚跟就想跑,所以脚下不受控制的一滑,她再次倒了下去。

而这次她却抓住傅心薄,傅心薄也为了能接到她不让她摔倒,低头把她抱起。

楚可没想到傅心薄会把她抱起来,所以当她想要收手时已经来不及了。

唇印上傅心薄的下巴,不偏不倚,刚刚好。

楚可觉得自己今天丢脸丢大发了,怎么老是出错,跟上了发条似的,一个错误出来,后面就紧跟着打的她措手不及。

“对不起对不起!”

楚可急急开口,小脸带着惊慌,傅心薄看着眼前像遇到危险不停逃窜着像小仓鼠似的人儿,眸底的深黑浅了些。

傅心薄放开楚可,把她的身子扶正,眼眸微动,磁性的声音溢了出来,“初吻?”

“啊?”楚可没听懂傅心薄这没头没尾的话,下意识的睁大眼看着他,眼里布满疑惑。

傅心薄看着这双黑珍珠似的眼,眸底划过丝光,瞬间被墨色掩盖了去,双眼停在楚可的唇上,嗓音低了,沉了,“我夺了你的初吻?”

楚可长这么大男性朋友一个都没有,那就更别提什么男朋友了。

所以,从来没有人对她说这么直接的爱情话题,小脸顿时红了,但这抹红很快随着脑海里浮起的画面褪去,变的惨白。

她连初/夜都没有了,还有什么初吻呢?

“没,没有。”

手搅在一起,悲伤从心底蔓延,遮住了她的心慌,让她清醒了些。

“先生,我带您去参观我们学校的博物馆吧。”

傅心薄看着楚可明显变化的小脸,尤其是眼底深处的悲哀,眼眸微动,转头,喉里溢出一个低低的‘恩’字。

这一天楚可带着傅心薄走了学校的很多地方,她由刚开始的紧张到后面的平静,逐渐适应了。

只是在走到实验室时,她好巧不巧的碰见了袁美娜。

实验室怎么会有袁美娜,她的专业里没有这门课的,楚可皱眉。

但现在傅心薄在身旁,楚可不能多想,便转头不去看袁美娜。

只是,她不看袁美娜,袁美娜却看见她了,并且还亲热的叫了她,“可可,你来了。”

楚可怔住,看向袁美娜,袁美娜笑意盈盈的拿着手里的东西朝她走了过来。

楚可看着袁美娜走进,皱着的眉更紧了。

袁美娜来到楚可面对,娇俏的脸上浮起害羞的红晕,“这位是?”

袁美娜说着,双眼带着倾慕的光看向傅心薄,楚可懂了。

袁美娜这是看上了傅心薄。

但傅心薄却没看袁美娜,只看着楚可,开口,“出去。”

说完,转身离开。

楚可愣了下,看了眼袁美娜,看见袁美娜脸上的娇羞瞬间散去,变的扭曲愤怒。

每次都是,只要有这个贱人在,她就什么都不是!
 

“娜娜。”

身后传来温柔的像风一样的声音,楚可下意识的转头,一个温柔优雅的女孩子正对着她笑。

楚可愣了下,也就是她这一愣的功夫,袁美娜朝她扑了过来,而她手里的东西也朝楚可倒了过来。

楚可惊住了,连闪躲都忘记了,眼睁睁的看着那个东西朝自己扑来。

眼前出现一道黑影,等她再反应过来时,她已经被清冽的气息包围,等她反应过来她和傅心薄已经倒在地上。

“啊,怎么会这样?”

“我不是故意的!”

袁美娜尖叫出声,楚可反应过来,立刻看向傅心薄,急忙开口,“您怎么样?”

傅心薄看着楚可焦急的小脸,把她的身子扶了起来,而在扶过她的腰时,手腕顿了下,眉头轻皱很快散去。

“没事。”

傅心薄看向身后朝他走过来的袁美娜,眼眸沉下。

袁美娜见傅心薄沉黑的眼,里面的厉光像把利刃,只消一眼恐惧便包裹了她。

眼眸微动,傅心薄看向远处一抹白色的身影,眸眯了起来。

楚可没注意到傅心薄的神色,她只注意着傅心薄的手,她记得自己刚刚起来的时候听见了什么咔擦声。

“你真的没事吗?”绵软的声音传进耳里,傅心薄转眸便看见楚可布满担忧的小脸,尤其是那双大眼,透亮清澈的像湖泊,干净让人忍不住想要触碰。

“有事。”

低沉的嗓音落进耳里,楚可张着嘴惊讶了,但她很快反应过来,急忙开口,“我送你去医院。”

“嗯。”

楚可小心的扶着傅心薄出去,弯月似的眉始终皱着,像要皱出个川字,傅心薄看着这道眉,脑海里再次漫过楚可迷情时的柔媚。

身体的某个地方复苏,眼眸微动,无穷无尽的黑蔓延,遮住所有的光。

两人来到楼下,肖安刚走过来就看见楚可扶着傅心薄那小心翼翼的动作。

心思一凛,立刻看向傅心薄,却什么都不看出来。

“傅总。”

楚可记得肖安,是刚才和这个人一起来的,她急忙开口,“刚才不小心,他手受伤了,我们现在送他去医院吧。”

肖安立刻看向傅心薄的手,点头,“好的。”

几人来到医院,楚可仔细的跟医生讲解着过程,傅心薄看着楚可巴掌大的小脸,眼眸始终半眯着,里面的神色是让人看不懂的高深莫测。

肖安看着楚可的侧脸,眉头再次皱了起来。

楚可在医院里确定傅心薄的手没什么大问题后便离开了,而回去的时候是肖安送她回去的,当然随行的还有傅心薄。

本来她是不要傅心薄送的,但傅心薄说她一个人回来不放心,楚可推迟不过去只得让他们送了。

“谢谢您。”楚可下车,弯腰对车后座里的人笑着道谢,很快朝学校里跑去。

傅心薄看着楚可跑的越来越远的身子,眸底的黑炸开瞬息蔓延开来,随着刀削的轮廓,越发显的寒洌了。

肖安透过后视镜看向车后座的人,心底像有一颗大石压着,很沉重。

唇动了动,他想说点什么,低沉的声音却传了过来。

“开车。”

“好的。”

肖安再看向后视镜,后座里的人已经闭上了双眼,像休憩的狮子,安静却危险
 

楚可刚跑到寝室楼就看见董若薇下来,笑着叫道,“微微!”

董若薇抓住楚可的手,她转头看了眼四周,拉过楚可便朝寝室跑。

楚可看着董若薇把门关上的神秘兮兮的模样,很疑惑着开口,“怎么了?”

董若薇仔细的看了眼寝室,见寝室里只有两个人时才拉过楚可,一脸的八卦的看着她,“哎,我都听说了,你接待了个大帅哥!怎么样?是不是大饱眼福?”

楚可看着董若薇这副神色,无奈摇头。

董若薇八卦心很重,她是知道的,但这也没事,她把今天发生的事都告诉了董若薇。

在说到实验室里的情况时,楚可想到了袁美娜手里的东西,当时如果不是傅心薄,估计现在她都毁容了。

袁美娜的确狠毒。

她以后一定要小心她了。

经历了一天过山车似的经历,楚可放学后便去咖啡厅兼职了。

“可可,一号桌要的咖啡。”

“好的。”

“先生,您的咖啡。”

“可可,十号桌要的奶茶。”

“好的。”

“小姐,您要的奶茶。”

“可可,五号桌……”

“可可,这里收拾一下,”

天色逐渐暗了下来,像顶级的黑色丝绸铺满整个城市,在华丽的灯光下变的朦胧迷人。

楚可疲惫的从咖啡厅里走出,手揉了揉酸痛的肩,又揉了揉腰。

好累啊。

果真人的潜力是无限的,即使身子疲惫还是能坚持这么久。

但这都还不是彻底的结束。

楚可抬起手腕看了眼时间,六点,她还要去希尔顿酒店做三个小时的兼职。

刚想着,手机铃声便响了起来。

楚可急忙拿起手机,“经理,我马上来。”

“已经在路上了。”

“好的好的。”

挂断电话,楚可看了眼前方明丽璀璨的灯火,咬牙握拳提步像百米冲/刺般快速朝前跑去。

这里离希尔顿酒店近,只有两条街的距离。

她跑步很快,这样跑过去来得及的。

路灯明晃晃的亮起,一盏接一盏,这件快速的跑过去,从远处看,路灯就像会跳跃的火球,跳着欢乐的弧度。

此时,一辆黑色的宾利快速驶过,像是破空而出的利剑,冷厉的骇人。

“傅总,是楚小姐。”

眼眸微动,抬眸看去。

马路旁,一抹娇小的身子像一阵风似的奔跑着,长长的黑发随风飘散,犹如恣意开放的曼陀罗,鲜活极富生命力。

眼眸微眯,马路上的光落进傅心薄的眼,随着暗沉的墨色,快速消失。

放在膝上的指轻弹了下,拿过一旁的资料翻了开来。

希尔顿酒店是C市最大的酒店,它集餐饮,住宿,娱乐,商务于一体,不论是有钱人还是小资都愿意来这里。

这也就是需要请兼职的原因。

楚可跑到希尔顿酒店,呼呼的喘气,急忙看向时间,六点二十。

恩,刚好,原本白皙的小脸因为奔跑而变的红润,配上那双黑珍珠的眼,格外的漂亮。

“可可来了?”

“恩,来了。”

“赶紧的去换衣服,今天三楼被C市的一个大人物包了,人手不够,你快去帮忙。”

“好的。”


    标签:

    珍语句子网 短文学 - 用文字渲染心情,把最好的时光交给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