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撩人句子 >

放荡女纯肉高H文 对象给我看他的鸡

撩人句子 2021-11-24 14:40:37

她像失了灵魂的木偶似得走在街道上,身体每走一步的疼痛正告诉着她,她昨晚经历了什么。

为什么,为什么要让她再经历一次这样的事?

忽的,身子被一道猛力撞过,她摔在了地上。

手心膝盖传来的痛让她终于控制不住的哭了起来。

在她身后不远处,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停在那,像是在凝视着什么似的看着这里,无声无息。

此刻,同样的早晨,另一个城市。

一处望不到底的高尔夫球场,白色休闲服,挺拔如竹的身形,双眸带着温柔却阴沉的光看着绿色草坪,手里拿着球杆,阳光打在他身上,染上金色的光晕,完美的像一幅画。

远远的走过来一个人,在他站定,拿出一份牛皮纸装的文件递到男人面前,“傅心薄找了女人。”

浓黑的剑眉一挑,嘴角勾起一抹温润的笑,接过牛皮纸,撕开,一张张暧昧的照片就出现在眼里。

“噢,傅心薄,原来你的爱这么浅薄。”

……

楚可的意志力在经过两个夜晚的侵袭后被打倒,这一天她没再做兼职,回了家。

家里空荡荡的,很安静,没有一丝温暖,妈妈又不在家。

虽然这样的时候很多,多到她早就习惯了,可现在看见她还是觉得难受。

好难受。

白梅一天都没回来,夜逐渐蔓延,天又下雨了,沙沙的细碎声落进耳里,像一颗颗大石砸的她心闷痛。

第二天,天气晴好,阳光热烈的照耀着整个城市,却照不进楚可阴霾的心。

楚可走进学校,眼睑下带着浓浓的青黑,整张小脸苍白如纸,像被狂风侵袭的花朵,憔悴不堪。

“哎呀,这人怎么还敢来学校?不知廉耻!”

“是啊,平时看着挺纯,没想到竟然是装的,恶心!”

“切!装?装的再久又有什么用,还不是被认出来了?!”

“哎哎,快看,你看她走路,”

“啧啧,这怎么都闭不拢的腿,不知道昨晚伺候了多少男人!”

“呵呵,不说伺候多少,就说伺候多久,估计是刚从男人身上下来的吧!”

“哈哈,有可能!”

鄙夷的讨论声传进耳里,拉回了楚可的意识。

楚可抬头,鄙夷的,嘲讽的,厌恶的光像一道道利剑似的刺了过来。

“你看看她这个样子,是不是我们说对了?”

“哪里是我们说对了,根本就是事实!”

讨论声越来越大,楚可知道流言蜚语的可怕,却不知道有一天这些流言蜚语会落到她的身上。

而现在,她就像是被人剥光了衣服,强迫着站在太阳底下,忍受着她们极度恶劣的讽刺鄙夷。

但也就是这样让她知道自己不能畏缩,这样只会让别人更肆无忌惮的伤害自己。

唇紧紧的抿着,挺直脊背,指甲陷进掌心,黑珍珠的眼目不斜视的朝前走。

可想是这样想,但掌心的汗湿提醒着她,她的害怕和心虚。

因为,前两晚的事,没有人比她更清楚。

她,被人强.暴了。

还不止一次。
 

“可可,你终于来了!”董若薇快速朝楚可跑过来,急忙拉过她便朝前面跑。

“薇薇你干嘛?”因为快速的奔跑传来疼痛,楚可皱紧眉头,咬牙忍着那股痛。

她不敢去看医生,她昨天回去出了好多血。

董若薇不知道这些,只一个劲的把楚可拉到僻静处,看了看周围,直到确定没有别人时,这才看向楚可,眼里带着担忧和严肃,问道:“可可,我打你电话你怎么不接?短信也不回?你知道发生什么事了吗?”

“哎呀,你的眼睛怎么肿了?”董若薇刚才没注意看楚可,现在这一看,才发现楚可的眼睛肿的跟个核桃似的。

楚可不想自己的难堪被看见,即使是好朋友她也不想。

急忙撇过头,扯了扯嘴角,笑着说:“没事,昨天沙子进眼了眼,今天就这样了。”

一说到昨天,眼里不受控制的漫出泪,楚可急忙忍住,“薇薇,我们去上课吧。”

两人这么久的好朋友,楚可的不对劲董若薇一下就看出来了,心里生出一个想法,董若薇立刻板正楚可的脸,“可可,我不知道你发生了什么事,但今天学校发生了大事。”

说着,董若薇把手机拿出来,快速翻开学校论坛,点开,把手机放到楚可面前。

她今天一点开学校论坛,看见的就是一条大大的横幅,而横幅上贴着楚可的照片。

大家都是成年人,一看照片就知道是什么。

她急的给楚可打电话,却怎么都联系不上,论坛她又没法删,都快急死了。

楚可看见手机里的照片,脸色刷的一下变的惨白。

明亮的灯光下,她趴在红色地毯上,衣服裙子凌乱的不成样,长发也乱乱的搭在身后。

但这都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她脖子上的吻痕,就像烙印似的刻在她的脑海里。

身子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眼里的坚韧被打的支离破碎,变的一片空茫。

董若薇看见楚可的神色,虽然她相信楚可的为人,但这一刻她却感到难过。

难过的不是那些说的不检点,而是楚可能被‘欺负’了。

“可可,你是不是?”董若薇握住楚可的手,脸上满是担忧。

后面的话她没说,但楚可却知道是什么意思。

眼里瞬间布满眼泪,在董若薇问出这句话后决堤,眼泪就像洪水似的,止都止不住的掉了下来。

楚可无意识的捧住脸,好像这样就能不面对一样。

但她的痛哭泄露了她的脆弱,“薇薇,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有人把我打晕了,我醒过来的时候就这样了,我,”

董若薇急忙抱住楚可,“不说了,可可不哭,不哭,走,我去跟老师请假,我带你去报警!”

楚可不是一个随便的人,长这么大她连男朋友都没谈过一次。

而她也想把自己最重要的东西留给未来的老公,却不想就这么莫名其妙的被糟蹋了。

她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而这也将是她一辈子的噩梦。
 

呵,不知道昨晚多快活呢,现在竟然哭的这样可怜,楚可,你可真会装!”

大大的讽刺传进耳里,楚可止住哭声朝身后看去,袁美娜正站在她的身后。

她可以在信任的人面前脆弱,却不能再敌人面前懦弱。

但现实却是有钱人的天下,忽的,一桶冰水从头灌下。

楚可和董若薇瞬间成了两只落汤鸡。

“袁美娜!是不是你做的!”

董若薇看着袁美娜高仰着的头,把楚可推到身后快速走过去,一把抓住袁美娜的手腕,愤怒的看着她。

袁美娜身后跟着两个女生,是她的跟班。

两人立刻上前,推开董若薇,董若薇一个人的力量抵不过两个人,更何况还有一个胖子。

董若薇眼看着就要摔倒,楚可急忙上前扶住她。

“董若薇,你可别血口喷人!是楚可自己不检点!”

“你才不检点!你全家都不检点,你祖宗上下十八代都不检点!”

“董若薇!你!”袁美娜气的一巴掌打了过来。

楚可快速抓过她的手,不让她动。

伸手抹了把脸上的水,眼眶还是红红的,但眼里的倔强和坚韧却看的袁美娜一愣。

“袁美娜,我和你一直井水不犯河水,我做了什么事我自己清楚,轮不到你在这里说三道四!”

楚可是看着是娇娇小小,柔柔弱弱的,但她却不是个随意任人欺负的主。

尤其是对袁美娜这种无事生非的人。

“呵!说三到四?楚可,你不做这些事怎么会有人说你的三道你的四?你还真会抬举自己!”说到这,袁美娜眼里快速的划过丝浓烈的不甘。

这个贱人,竟然有本事把人打晕了!

“袁美娜,这个照片是你拍的吧?”

那天晚上因为情绪激动,她并没有注意看周围。

但现在想想,她摔在地毯上时,视线里有出现一双粉色的高跟鞋。

楚可垂眸,看向袁美娜的脚,果真是她。

在学校里,她知道袁美娜一直看她不爽,她以前没在意,直到一次学校绘画比赛中,袁美娜故意找她的茬,她才留意到她。

后面她才知道袁美娜是嫉妒她抢了她系花的称号,但这个称号并不是她想要的。

可不管怎么样,袁美娜自此就恨上了她,什么事都喜欢和她争和她作对。

袁美娜听见楚可肯定的话,眼里快速的划过一抹慌乱,却很快掩饰过去。

低头凑近楚可,涂着浓厚睫毛膏的眼鄙夷的上下打量着香可人,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及其讽刺的说:“楚可,诬陷人可要证据。”

楚可笑了,点头,“恩,是要证据,这个照片又说明什么?还有谁把我的照片发了出来,我待会就去立案,告诉警察有人侵犯我的肖像权,隐私权。”

“你!”

“袁美娜,我找不出证据,不代表警察找不出。”

说着,楚可一把甩开袁美娜。

袁美娜因为穿着细高跟,虽然楚可力气不大,只让她后退了两步,但好巧不巧的是袁美娜这退了两步就刚好踩到了石子。

高跟鞋一歪,脚一扭,只听咔擦一声,袁美娜就朝后面倒了过去。


    标签:

    珍语句子网 短文学 - 用文字渲染心情,把最好的时光交给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