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撩人句子 >

迈开腿让我尝尝你的扇贝韩国 坐在叔叔棍子上写作业

撩人句子 2021-11-24 14:37:08

这女人不安分了一晚上,还强行枕着他的胳膊睡觉,抽走就闹,唐时没辙,只能任由她这么枕了一晚上,整整一晚啊,是个人的胳膊都得废了。

看着唐时费力的扶着胳膊下床,叶一心一脸窘迫,

“那个,抱歉啊,我一喝酒就这样……”

“知道还喝?故意整我?”唐时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叶一心跟在他屁股后面连声道歉,“我昨晚就是心情不好,以后绝对不喝了,不给你添麻烦,真的抱歉……”

说起来昨晚唐时也算帮自己扬眉吐气了一小把,眼下还帮自己找了住处,虽说租金贵了点儿但也物超所值,两次醉酒都是麻烦他照顾的自己,他没趁人之危已经算是君子了。

虽然叶一心也怀疑自己的魅力是不是有问题,喝醉酒毫无抵抗力的时候居然也对男人一点儿吸引力都没有?

唐时拉着洗手间的门,面色冷淡,“再跟,你是打算看着我上厕所?”

叶一心微微一愣,还没回过神就撞了一鼻子灰。

看来是真的惹恼他了,昨晚自己到底都做了些什么啊?

一层门板后面,唐时双手撑在洗手台上,望着镜子里面的自己,有些心神不宁。

他并不喜欢听叶一心说对不起抱歉之类的字眼,但最让他窝火的,竟然是因为总想到昨晚叶一心的醉话,他被认错成韩谨言,叶一心抱着他胳膊念念叨叨了一晚上他们的爱情史,越想越是不舒坦。

洗完脸,叶一心在楼下把早饭做了。

阳春面,窝着两个金黄的荷包蛋,这么短的一会儿工夫,她手脚倒是快。

“那个,你吃了早餐再走吧。”

叶一心一脸的忐忑,“算是我为昨晚的事情跟你赔罪。”

唐时原本窝着火准备走人的,但看到那碗卖相极佳的阳春面,喉结陡然滚动了两下,当下拉开椅子,坐了下来。

别说,这女人酒品烂透,厨艺倒是不错。

一碗阳春面,唐时吃的有滋有味的。

吃的快见底的时候,门口忽然一阵按密码的声音,‘滴’的一声,大门被人从外面推开,来人步履轻快,轻车熟路的摸了进来,直奔唐时,

“到你家没找着你,就知道你又到这儿……哎?你不是……”

乔北一脸震惊的望着唐时身侧的女人,“那天那个……”

醉鬼?

“找我干什么?”唐时的声音拉回了乔北的思绪,他暂时收回诧异的目光,道,“我听说你谈下京都市场了?七叔你是怎么搞定的,能不能帮我个忙……”

“等会儿。”

撂下敷衍的三个字,唐时端着汤碗将碗底最后一口汤喝的一干二净,而后在乔北你一副见了鬼的目光下,慢条斯理的擦了擦嘴,淡定的吐出两个字,

“说吧。”

乔北干咳了一声,面色讪讪的瞥了叶一心一眼。

“我收拾东西,你们聊。”叶一心十分会看眼色的溜进了厨房,他们这些生意人聊得东西虽说是机密,但是她可一点儿兴趣都没有。

乔北讲完了自己的事情,唐时并无二话,爽快答应下来,看着手腕上的时间道,

“这会儿七叔还没走,来得及。”

乔北却不急,拿眼角的余光却瞟厨房里的身影,

“时哥,你是不是真的看上她了?”
 

唐时眸光一动,并未否认。

这在乔北眼中却已经是默认,登时眉头一皱,“那池婉怎么办?那可是你订了婚的未婚妻,等了你这么些年了,现在是没什么,但是结婚以后,你总不能背着她还在外面藏着一个吧?”

唐时瞥了他一眼,有些不悦,

“七叔的事情,我看你也不太急。”

乔北愣了一下,忙改口,“行行行,算我多嘴,不管了还不成么?时哥您大人有大量,别跟我计较,走吧走吧,我这事儿挺急的。”

说罢便催着唐时出门。

临走时,唐时眼角的余光朝着厨房看了一眼,看到叶一心背对着门口洗洗刷刷的身影,素来清冷无波的眼神泛起一圈波澜。

“吧嗒”一道关门声后,院子里引擎声渐渐远去,厨房里冲水的声音也跟着戛然而止,叶一心收拾好碗筷才回到客厅,望向唐时先前座位的眼神中藏着一丝若有似无的失落。

原来他已经订婚了。

——

“姐,你一直在咖啡厅里打工,韩谨言家里那位知道么?”

咖啡厅里,叶舒荨坐在靠近收银台的位置,一边喝咖啡一边跟收银台后面的叶一心闲聊。

这会儿是中午,咖啡厅不忙,叶舒荨也刚好到这附近办事,办完事顺便来看看她。

叶一心却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半晌才抬起头,

“啊?”

“我说,你在这儿打工的事情,韩家那烦人的老太太知道么?”叶舒荨重复了一遍。

“哦,”叶一心皱了皱眉,“不知道。”

“我就说嘛,那老太太死要面子的人,要是知道你在这儿给人端茶递水还得了,”一提到韩秀云,叶舒荨的眼中是浓浓的鄙夷。

当初叶一心嫁给韩谨言,她心里就老不乐意,对韩谨言倒是没太大意见,就是韩家那老太太,她见过几次,脾气跟她十分不对,婚前她就料定了姐姐嫁进门去要受委屈,果不其然,这三年叶一心皱着的眉头就没舒展开过。

说是什么嫁入豪门,在她看来根本就是跳入火坑。

“但是姐,这事儿你打算一直瞒着啊?这咖啡厅的工作挣点零钱倒是没什么关系,但总不能长久做下去吧?”

望着妹妹担忧的眼神,叶一心犹豫良久,还是小心翼翼开口道,“其实我有件事想跟你说,你要是听了,可别太激动。”

“你跟韩谨言离婚了?”

叶舒荨就是随口一说,便低头喝咖啡。

在她看来,对叶一心而言除了跟韩谨言离婚之外,压根不会有什么顶大的大事儿,无非就是韩秀云又逼着她生孩子,或者韩谨言总不回家,尽管叶一心不是个喜欢怨天尤人的人,但有时候憋得慌了,还是会跟她这个妹妹抱怨两句。

所以你离婚了这四个字她常挂在嘴边,也就是随口说说而已。

“嗯,离了。”

这次叶一心却跟往常的回答完全不一样。

叶舒荨一口咖啡呛在嗓子眼里,盯着收银台后面那张一本正经的脸良久,确认眼神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意思之后,猛烈的咳嗽起来
 

叶一心只当她是吓着了,急急地从收银台后面转出来,拿着纸巾帮她处理,万分抱歉的絮叨着,

“你喝点水,没事吧……衣服都脏了,这可怎么好?你不是晚上还有个采访么?”

“那不重要。”叶舒荨陡然抓住了她的手,因为咳嗽而眼眶有些发红,“你刚刚说的都是真的?”

叶一心有些犹豫,但还是点了头,并解释道,“本来不打算告诉你让你闹心的,但是我有点是要跟你芒棒,这件事很突然,我知道你一时之间有些难以接受,但是……”

“谁说我难以接受?”叶舒荨眼中闪烁着激动的光辉,“我就说韩秀云那种人根本不可能有人能忍受得了的,姐你竟然忍受了她三年,算是仁至义尽了,我支持你离婚啊!我天天等着你说这话呢!”

“……”叶一心眼角抽了抽,这算是什么反应?天底下哪有人天天等着自己老姐离婚的?

叶舒荨误会她离婚是不堪韩秀云的欺压,她原本想要解释,但转念一想,这样也好,免得她听说了韩谨言婚内出轨的事情,暴脾气压不住。

“对了姐,你要我帮你什么忙?请离婚律师么?”

“不是,我想暂时先搬到你那儿住一段时间,行么?”

“当然行啊!”叶舒荨冲着她笑的龇牙咧嘴,“你这一手好厨艺,搬来跟我住我就不用每天点外卖了,就跟以前一样,好想念以前那段生活啊。”

——

唐时按了半天的门铃,并未有人回应,他试着按密码打开门后,望着一片漆黑的屋子皱了皱眉。

“啪”的一声,按下玄关的灯,客厅被照的昏黄,桌椅整齐,连沙发垫的折角都平平整整,茶几上插着一束安神的薰衣草干花,旁边是家门钥匙和一张卡片。

当初让叶一心搬进来的时候没告诉她密码,因为这别墅的密码锁时好时坏,已经弃用很久,所以只给了她钥匙。

卡片上交代了洋洋洒洒的写了一整版的字,唐时却只盯着最后一行——想来想去我住在这儿不太合适,所以我还是搬走了,谢谢这段时间的照顾。

客厅里安静了许久,唐时将卡片的一角攥的发皱,另一只手划开了手机。

“你搬走了?”

“嗯。”女人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你看到留言啦,抱歉啊,走得急,就没当面说。”

“为什么搬走?”

“我不是都在卡片上说了么?”叶一心掰着手指头数数,“房租太贵,地方太大,打扫太累,住的太偏,上下班不方便……”

那头的声音有片刻的迟疑,

“房租可以不收,另外再给你配个保姆和车,你觉得怎么样?”

“啊?你开玩笑的吧?”

“你见我跟你开过玩笑?”

“不是,为什么啊?”叶一心一副受宠若惊的语气。

电话那头沉默片刻,传来唐时低沉的嗓音,

“你做饭不错,以后留在这儿给我做饭。”

“别逗了,”叶一心笑出声来,“这些待遇够你找个星级酒店大厨每天不重样给你做满汉全席了,再说了我也不可能给你做一辈子饭吧。”

唐时沉默了片刻,冷冷的吐出三个字,

“随便你。”

挂断电话后,深夜的别墅客厅还后知后觉的回荡着男人低沉的声音,莫名的有些寂寥。


    标签:

    珍语句子网 短文学 - 用文字渲染心情,把最好的时光交给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