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撩人句子 >

他疯一样的撞着我 两人结合处走路都连接在一起

撩人句子 2021-10-20 15:21:26

唐倩兮伸出食指,戳了戳梁以沫的额头,娇嗔:“臭丫头!”

“不如,嫂嫂替我想一个吧!”

“那你就叫小谢好了!”唐倩兮信手拈来道。

梁以沫微笑着反问:“为什么叫小谢?”

“因为我们都是来自聊斋里面的女鬼!专门‘勾引’娱乐会所里那群男人的!”唐倩兮眉飞色舞地回答。

梁以沫噗嗤一笑,她的这个嫂嫂看似不正经,其实是最正经的。

夜幕降临的时候,夜魅娱乐城,是滨江城最大最豪华的娱乐会所,这里囊括各项夜生活的娱乐活动。

在唐倩兮的推荐下,梁以沫成为了今晚娱乐城的头牌驻唱。

看着在台上表现得落落大方的梁以沫,唐倩兮的上司费尔南不禁赞许地问道:“小倩,你这是上哪儿找来这么一个会唱歌的女孩?”

“我男朋友的亲妹妹。”唐倩兮勾唇一笑,放眼看向舞台上的梁以沫。

费尔南挑眉道:“刚刚有个官二代跟我说,看中这妞了,想这妞给他陪酒。”

“得了!别打我家小姑子的主意!”唐倩兮白了费尔南一眼。

费尔南抹了抹额上刘海,悻悻地只身离开。

唐倩兮又看向舞台上的梁以沫,不禁会心一笑。

与此同时,台下某个豪华的雅座里,有一双愤愤不平的眼睛,真盯着台上唱歌的梁以沫,甚至恨不得要将她五马分尸就好。

梁以沫怎么回来滨江城?她怎么就这般阴魂不散啊!

苏漫雪一直以为,梁以沫已经滚回她那鸟不拉屎的家乡去了,却没料到,梁以沫竟然会出现在滨江城!

她好不容易才得来的荣华富贵,可不能让梁以沫给破坏了。

此时的苏漫雪,已经不同往日,她一身限量版的名牌,穿金戴银,珠光宝气的像个贵太太。

不,她现在已经是贵太太了。

托梁以沫的福,她如今是赫赫有名的冷氏集团继承人冷大少爷的未婚妻!

就在这个时候,冷夜沉一袭黑色西装革履,英俊成熟中透着难以抵挡的王者风范,他在几个同僚的陪同下,霸气十足地进了夜魅娱乐城。

路经大厅,听到熟悉的歌声,冷夜沉驻足,循声望去。

看到台上站在话筒前唱得忘情忘我的梁以沫,冷夜沉不由地握紧了拳头。

镁光灯下,她一袭白裙,出淤泥而不染。略施粉黛而显得更加甜美的脸庞,确实俘虏了不少男人的心。

但是!

苏、曼、雪!

身为他冷大少爷冷夜沉的未婚妻,竟然降低身份,来这种地方卖唱!

她是嫌他给的钱不够多,还是她本性就是如此不放浪形骸?

“四少,怎么了?”韩剑锋见冷夜沉愤怒地瞪着台上那个女人,下意识地问。

当他看清楚台上那女人的样子后,不禁纳闷了起来:“诶?!那个女人……不就是……”

冷夜沉回过神来,闭了闭眼睛,冷冷地打断了韩剑锋的话:“没事,我们走。”

对于苏漫雪的行为,真的令他有些失望了。

韩剑锋看了看台上的梁以沫,又看了看已经走远了的冷夜沉,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继续挪动步伐往前走。

上次他被毒蛇咬了,若不是嫂子及时出现救了他,恐怕他早就没命从那大山里活着回来。

怎么说,嫂子对他有救命之恩,他是不是应该去跟嫂子打声招呼?!

不过,现在不是打招呼的时候,还有正事要干!

韩剑锋心里想着,连忙跟上了冷夜沉的步伐。

另一边的雅座里,几个男女在谈笑风生。

“漫雪,你知道吗?我们的官二代郭裕郭大少爷竟然被台上那个唱歌的女的给拒!”坐在一旁的好友陈思伊笑着说,刚刚郭裕去找会所老板,让老板把台上驻唱的那个女人喊下来陪酒。

结果,老板说那女人卖艺不卖身,还着实给郭裕泼了一身冷水。

陈思伊的话,拉回了苏漫雪的思绪。

梁以沫卖艺不卖身?呵!来这种地方卖唱了,还立贞节牌坊?真可笑!

苏漫雪在心底嘲笑着梁以沫,然后拿出手机给台上的梁以沫拍了张照,说不定以后还有用处。

话说回来,陈思伊是某品牌服饰公司老板的女儿,苏漫雪来滨江城后,是冷大少爷的弟弟冷昼景刚介绍给她认识的。

陈思伊一听苏漫雪是冷大少爷的未婚妻,便对苏漫雪格外殷勤,而且还自告奋勇,主动给苏漫雪当导游。

两个女人刚相识,一个女人对另外一个女人好,肯定是别有用心。

苏漫雪知道陈思伊想从她这得到什么。

说到冷家,那幢豪华到只剩下冰冷的别苑,她都住进去两个多月了,竟然还没见过那位冷大少爷的真容。

这冷大少爷说来也太神秘了吧!刘管家连大少爷的真名都不肯透漏给她!

苏漫雪有些无奈,但她却不无聊,反正冷大少爷给了她想要什么就能得到什么的权利。

所以,她先是收购了临海城原先她和梁以沫所在的那家装饰公司,顺道把梁以沫炒了鱿鱼,又下令让整个临海城所有与室内设计有关的公司高层,务必要拒收一个名叫梁以沫的女人。

苏漫雪逼走梁以沫后,以为自己可以高枕无忧,随后她又听说冷氏集团的总部在滨江城,于是让冷家的刘管家给她订机票,她也想来滨江城玩玩。

怎么说,冷氏集团是冷大少爷的,等她和这位大少爷结了婚,那冷氏集团不就是她苏漫雪的吗?

苏漫雪想想都觉得这事美滋滋的,所以,她更加要来滨江城看看。

“多少女人想爬我们的郭大少爷的床啊!那女人竟然还不识抬举!”见郭裕郁郁寡欢地坐回到雅座上,闷闷不乐地喝酒,陈思伊打趣地说。

苏漫雪回过神来,听到陈思伊这话,不由地脸色一沉。

一道灵光闪过脑海,苏漫雪嘴角露出一抹阴森的笑意:“郭大少爷,你若是对台上那个女孩很感兴趣的话,我倒是有个主意,可以让你抱得美人归
 

郭裕一听苏漫雪这话,顿时十分感兴趣地起身坐到了苏漫雪的身边。

“冷大少奶奶,说来听听?”

“台上那个女孩,一看就知道她是还没从学校毕业的,不谙世事。你唐突地让她陪酒,她肯定不买你的账。所以,你得来点软的!”苏漫雪咧嘴一笑。

就连一旁的陈思伊顿时也感兴趣起来,不禁插嘴问道:“漫雪,快点说来听听!”

苏漫雪会心一笑,朝郭裕和陈思伊勾了勾手指,示意他们凑过来侧耳倾听。

而这边梁以沫唱完从台上下来后,收到了服务员送来的一束鲜艳的玫瑰花。

玫瑰花上还挂着一张卡片:小谢,你的歌声真好听!加油!

梁以沫看着卡片上的字,不由地嘴角微扬,在外能收到别人的鼓励,她真的很欣慰。

此时,郭裕端着两杯酒朝梁以沫走了过去。

同时就在这个时候,冷昼景和自己的几个朋友也进了夜魅娱乐城。

当冷昼景看到梁以沫,准备走过去跟梁以沫打声招呼的时候,只见有个彬彬有礼的男人已经出现在她身边了,便停下了脚步。

“昼景,看什么呢?走,我们为了庆祝你成为地利置业的总经理,早就订好包厢了!”好友钱承俊拍着冷昼景的肩头说道。

冷昼景回过神来,点了点头。

钱承俊又接着感慨道:“刚刚台上那女人唱得不错!以前没见过,应该是新来的!”

“嗯!”冷昼景淡淡地应了声,若有所思地和钱承俊并排走在了一起。

余光里,他看到梁以沫正和那男人有说有笑。心里惆怅,她为什么要来这种地方卖唱?

她的脚不是受伤了吗?白天还在他面前装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到了晚上,就来娱乐会所勾搭上了市长的儿子。

“郭先生,很高兴你能喜欢我的歌声,但是这玫瑰花,我不能收。”得知是郭裕送给自己的这束玫瑰花后,梁以沫委婉地谢绝了。

苏漫雪说,这个女人对那种非常有绅士风度的男人比较有好感。

于是郭裕决定先装成一副温文儒雅的贵公子,跟梁以沫套近乎。

“小谢,我没别的意思。就觉得你歌声好听,送束花鼓励鼓励你!”郭裕接着说道。

梁以沫看着郭裕,只见他身着浅蓝色西装礼服,剪着平头,衣冠楚楚,相貌堂堂的样子,便接受了郭裕的这份鼓励。

“谢谢你。”梁以沫微微一笑,单纯地收下了这束玫瑰花。

郭裕接着将酒杯递给了梁以沫:“来,我们干一杯!”

“不了,我不会喝酒。”梁以沫接着拒绝道。

郭裕咧嘴一笑:“这不是酒,是饮料,你在台上唱了那么久,也口渴了吧?来,尝尝,很好喝的。”

说到口渴,梁以沫还真感觉有点口渴了。她完全没察觉到郭裕是只笑面虎,在郭裕的连哄带骗下,她毫无防备地喝下了郭裕递过来的这杯饮料。

梁以沫喝完这杯饮料,被动地跟郭裕有话没话地聊了一会儿,才感觉头有点儿晕,甚至有些站不稳脚。

郭裕连忙搀扶着住她,微笑着说:“你一定是唱累了,我带你去楼上休息一下。”

“谢谢,不了。我得去找我……”嫂嫂。

梁以沫话还未说完,觉得头越晕得更厉害了,有种天旋地转的错觉。

“我先扶你上楼去休息吧!我在楼上有VIP包厢,你先去休息休息。”郭裕一脸淫笑。

不知不觉,梁以沫被郭裕搀扶着带到了楼上私人休息区,这里是VIP客房包厢。

苏漫雪说梁以沫可是非常“纯”的,还未被任何男人碰过,这让郭裕对梁以沫的占有欲越来越大。

郭裕将梁以沫带进客房后,便粗鲁地将她推倒在了大床上。

他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尝尝这个含苞待放的女孩是什么滋味了!

雪纺质地的裙摆,抬至了她的大腿处,白皙细腻的皮肤,姣好的身材,别是另一番少女般新鲜的味道。

郭裕看得热血沸腾,如狼似虎地脱着衣服。

梁以沫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看到郭裕露出禽兽的面目,不由地一阵心悸:“你……”

郭裕十分饥渴地往梁以沫身上扑去,想要对梁以沫上下其手。

梁以沫使出浑身解数推了推郭裕,心里虽乱成了一团,但头脑却是清醒的,故作娇嗔地说:“别急嘛!”

听到梁以沫这一声柔到骨子里的声音,郭裕倏地停了下来。

“你先去洗澡……”梁以沫勾唇一笑,吃力地抬起手来,摸了摸郭裕的脸颊,“你一身汗臭味……”

郭裕听着顿时喜上眉梢:“你想跟了我?”

“能进这里来消费的人,非富即贵。我跟着你,有肉吃!”梁以沫故意让自己表现得跟拜金女一样。

郭裕心里乐开了花,狠狠地在梁以沫的脸蛋上亲了一口:“亲爱的,你伺候我洗澡!”

“人家第一次,会害羞,你先去洗。我等你……”梁以沫努力让自己扯出一抹微笑。

郭裕似乎是信了,于是转身去了卫生间。

梁以沫随即起身,跌跌撞撞地朝门口跑去。

她才跑出门口不到几步,便被郭裕给抓住了手腕。

“我就知道你这女人不是省油的灯!想骗我,门都没有!”郭裕恶狠狠地说,为了不引起骚动,他又假惺惺地接着说道,“亲爱的,别走,我错了还不行吗?不要跟我闹了,快跟我回去!”

“你放开我!”梁以沫挣扎着,但是头晕得厉害,浑身渐渐地感觉到了无力。

“我送给你的花,你是不是不喜欢?”郭裕又问道,他说着,一边拉着梁以沫往自己的VIP客房包厢走去。

梁以沫本身脚上还带伤,刚刚又急于逃跑,脚上的伤似乎又加重了。她一个踉跄,跌坐在地上。

郭裕忙蹲下身去,搂住梁以沫的腰肢,衣冠禽兽地问:“亲爱的,有没有伤到哪里?”

就在这时,对面VIP客房包厢里走出来几个男人。

梁以沫抬眼望去,看到他们当中的某个人时,顿时眼前一亮。
 

是他!

那晚……那个被她救了的男人!

这回,她一定没有认错人!

起初她一直觉得冷昼景像那晚被她救了的那个男人,但此刻,眼前的那个男人,一定就是那晚被她救了的男人!

梁以沫做梦都没想到,她竟然在这种地方遇见了他。

听唐倩兮说,能进夜魅娱乐城的男人,都是非富即贵。

这个男人难道不是军人或警察吗?他怎么也到这种地方来了?

看来,这个男人的身份确实如她当时所设想的一样,非常不简单!

其实,梁以沫的脑海里反反复复地认定就是他,纯粹是因为她渴望自己能被好心人从郭裕手中救出来罢了。

而实际上,她心底也不确定,眼前的这个男人到底是不是他。

毕竟仅仅只是三面之缘,他又是各种变装,让她完全不知道他到底哪个模样才是他的真实容颜。

梁以沫无奈地笑了笑。

而在冷夜沉的眼里,只见郭裕将梁以沫搂入怀中,两人很恩爱的样子。

冷夜沉真的没想到,她苏漫雪竟然真的是这种不要脸的女人!

在家里不好好当他的“冷太太”,调戏家里的男保镖也就算了,竟然还跑出来勾三搭四!

一想到这里,他身为男人的尊严,全被这个女人扫尽,冷夜沉的火气便不打一处来。

梁以沫本以为自己看到了希望,转眼间,只见冷夜沉那帅气的脸上对自己露出一抹不易察觉的冷笑。

韩剑锋见冷夜沉冷冷地看着这个女人,下意识地问:“四少,这女人是嫂子吧?”

听到韩剑锋这么一问,就连郭裕也紧张了起来。

这个男人看起来身份非一般,万一,这个男人认识这女人,事情就麻烦了。

就在梁以沫用希冀的眼神,看着冷夜沉的时候,在这一片蓦然地万籁寂静之中,所有人的耳畔响起了一声冰冷的话语:“不认识。”

不认识……

这三个字,深深地刺痛了梁以沫的心口,看来,是她认错人了。

面前这个男人,不是那晚被她救了的男人。

冷夜沉和身边的同僚一起转身,与此同时,郭裕幽微地松了口气。

梁以沫只觉头晕得越来越厉害,开口说句话都很困难,眼看着冷夜沉和他的朋友就要离去的时候,她使出最后的力气,弱弱地说道:“救……我……”

她说完,却不见冷夜沉回头,不由地潸然泪下。

梁以沫只觉头晕,身子无力却异常地发烫,某种难以形容的热潮在她体内窜动。

郭裕见状,连忙将梁以沫从地上横抱了起来。

这女人的毅力真够坚强,给她下了那么重的迷药,她竟然能撑到现在才彻底有反应!

郭裕抱着梁以沫急匆匆地回到房间里,并重重地把门关上了。

救……我……

刚刚,那是她的声音,冷夜沉在转身之际,便隐约听到了梁以沫说出的这两个字。

她要他救她是什么意思?

“剑锋,你们先走。”冷夜沉冷冷地说道,转身便往郭裕进的那个房间走去。

因为是背对着听到的关门声,冷夜沉并不确定是哪个房间,他决定豁出去了,一脚便踹开了面前的房门。

冷夜沉大步流星地走进去后,发现房内空无一人,于是又走出去一脚踢开隔壁房间的房门。

“嘭——”地一声巨响,将正在脱梁以沫身上礼服的郭裕给吓了一跳。

“你、你……你怎么……”进来了!

郭裕话还未说完,冷昼景上前揪住郭裕的衣领,就是一拳将郭裕从梁以沫的身上打到了床下。

冷夜沉随之来到床上,伸手拍了拍梁以沫的脸,唤道:“苏漫雪,你醒醒!苏漫雪,你醒醒!”

冷夜沉唤了几声后,见梁以沫没动静,紧接着将梁以沫从床上抱了起来。

“你对她做了什么?”

冷夜沉居高临下地对郭裕呵斥道,他浑身迸发着一股令人不寒而栗的戾气。

郭裕顿时吓得脸色惨白,随即如实招来:“我、我……只是给她下了点迷药……让她欲仙欲死……”

“本少的女人,你也敢动,找死!”冷夜沉冷冷地瞪了郭裕一眼,又是气愤地一脚踹在了郭裕身上,他随即抱着梁以沫离开了房间。

这一刻,郭裕觉得自己彻底完蛋了。

当冷夜沉抱着梁以沫出现在韩剑锋的视野里时,韩剑锋一脸莫名其妙地问:“四少,这是怎么一回事?”

“屋里那个男人,把他送监狱里去。”冷夜沉紧紧地抱着梁以沫,对韩剑锋命令道。

韩剑锋虽然有些丈二的和尚摸不着脑袋,但仍旧一丝不苟地颔首点头,应了声:“是!”

冷夜沉接下来什么话也没说,离开会所后,将梁以沫放到自己的越野车后座上,他刚准备起身去开车,却突然被她揪住了领带。

“救……我……救……我……”

梁以沫胡言乱语着,她抓着他的领带就像抓着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样,紧紧不放。

冷夜沉一把擒住梁以沫的手,才发现,她身上烫得厉害。

从手上传来一丝冰凉的触感,梁以沫下意识地顺着这只手,闭着眼睛抱住了这只手的主人。

“不要走……”梁以沫闭着眼睛呓语,思绪一片混乱。

“求你……不要走……”

“苏漫雪,你睁开眼睛看看我是谁?”冷夜沉拉开梁以沫的双手,低沉质问。

梁以沫听到了这个熟悉的声音,迷迷糊糊地睁开眼来。

苏漫雪?他为什么要叫自己苏漫雪?

梁以沫看着冷夜沉的脸,视野里却是模糊的,还有许多重影。

但他的声音,她觉得耳熟。

只是,她不明白,他为什么要叫自己“苏漫雪”?还有……他是谁?难道……是那个郭裕?

“我……”不叫苏漫雪!

梁以沫刚想解释,却被冷夜沉突然俯身吻住了双唇。

他冰冷的大手,捧着她滚烫的脸颊,梁以沫只觉自己的身体一阵又一阵地惊颤,她不知道这是一种什么感觉。

冷夜沉离开梁以沫的唇,看着身下的她,眸光沉了沉,她身上的药效已经发作了,但因为她未经人事,所以才会不明白这种感觉是什么。
 

想不想我继续吻你?”

他不想乘人之危,哪怕是在这种情况下。

这男人的声音不是郭裕的声音,却令她莫名其妙地感到熟悉……

还有,刚刚那个吻,和那晚受伤的那个男人吻她的感觉那么像……

梁以沫咬住下唇,鬼使神差地赧然点头。

当他低头,还未触碰到她的时候,她的嫩唇却难以自控地主动迎了上来。

柔软的触觉,令冷夜沉只觉有股电流窜过,酥麻到全身,最后还攻占了心脏。

他吻着她,先是用牙齿轻啃着,慢慢的引诱她张开嘴,然后他灵活的舌头趁她沉沦的时候迅速占领,与之开始交缠。

一开始梁以沫有些羞涩地想躲避,却被冷夜沉有些霸道,强悍地索取而弄得溃不成军,掠夺,才是他潜藏的本性。

梁以沫全身都颤抖着,双手不知不觉地环上他的脖子,甚至把他拉得更贴近自己。

冷夜沉深邃的黑眸,深沉了几分,渐渐地染上了一片浓浓的迷迭色。

他吻着她,同时也紊乱了自己的思绪,他心里一直绷紧的线“啪”一下断了。

这样的感觉,一发便不可收拾,身体的某处烫得发痛。

冷夜沉大手一挥,肩带落下,梁以沫露出光洁的肩头,更增添了几分妩媚。

他修长的手指在她的肌肤上调皮地嬉戏,梁以沫浑身一颤,绯红的脸像似痛苦又似享受,她的双手开始不满足地在冷夜沉身上乱摸。

冷夜沉温柔地湿吻开始蜿蜒而下,由雪白的玉颈缓缓地往下,一路到达绵软的所在,这如顶级丝绸般光滑的触感让他流连忘返,发出一声满足的喟叹。

她这是这般真实而青涩,令他无法置信,她是刘管家口中所说的那种“坏”女人!

梁以沫敏感地察觉一阵暴风雨即将将她吞噬的时候,她巍巍颤颤地出了声:“不要……”

冷夜沉身子一滞,所有的理智都被拉了回来。

此时此刻,只是一念之差,或许会是不一样的天堂。

他被她惹的欲火焚身,但只因为她一句“不要”,他便选择尊重她的要求。

整理好身上七零八落的衣着,冷夜沉将梁以沫搂入了怀中。

她像一只羔羊一样,蜷缩在他怀里,一阵又一阵地颤抖,直到这一切都结束。

显然,不经事的她,最终在他怀中晕了过去。

他身上的手机,不逢其时地振动了起来。

冷夜沉不用接听,光凭手机的振动次数便能读懂对方打电话过来的用意。

他又要出任务了!

冷夜沉替梁以沫整理好了身上的衣物。

无奈之下,冷夜沉只能给弟弟冷昼景打电话。

“阿景,你现在马上到夜魅娱乐城的地下停车场来。我的车停在A区201车位。”

“好,我马上过来。”

兄弟俩随时随地都能很默契地配合。

当冷昼景赶到地下停车场的时候,大哥冷夜沉早已不见了踪影。

此时,坐在另一辆越野车里的冷夜沉,看到冷昼景赶过来后,便下命令可以开车离去了。

这边,冷昼景看到大哥冷夜沉的后车门是开着的,忙走过去看了看,只见梁以沫手中拽着冷夜沉的车钥匙,昏迷在后座上。

“梁以沫!梁以沫!梁以沫!”

冷昼景将梁以沫从后座上拉了起来,他拍了拍她的脸颊,却仍旧不见她有要醒过来的迹象。

梁以沫怎么会在大哥的私家车上?

当唐倩兮发现梁以沫那丫头不见了的时候,正急得焦头烂额时,不得不给梁以沫打电话。

她打了一遍又一遍,电话都没人接听,顿时她心里感动忐忑不安。

梁以沫那丫头一看就涉世未深,万一被这娱乐会所的某位公子哥上看,强行上了床,那就麻烦了。

唐倩兮束手无策的时候,决定给梁以沫打最后一个电话,倘若她再不接,她就只能去找老板要人了。

不过,真是谢天谢地,梁以沫的这个电话接通了。

“喂,沫沫,你上哪去了?”唐倩兮焦急地问。

“她在我这里。”

而电话里,却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唐倩兮听得神经紧绷,不由地破口大骂:“我不管你是公子哥也好,少爷也好,某个权贵也好!你都不许动我妹妹!她是个好姑娘,你别毁了她啊!”

“如果,我说是你妹妹主动勾引我的呢?”听筒里的男人反问。

唐倩兮义愤填膺地回答:“我家沫沫才不是那种女孩!一定是你,看上我家沫沫了,对她使了下三滥的手段!我警告你,你若是敢动我家沫沫,我会报警的!”

“她为什么会在娱乐会所卖唱?”对方冷不丁地问道。

唐倩兮没好气地回答:“像我们这种人,哪能和你们那种高高在上的有钱人相比啊!另外,我们不是在卖唱,我们是驻唱好不好!”

“你们很缺钱吗?”对方又问道。

唐倩兮振振有词地回答:“当然!我们不努力赚钱,不然怎么养活自己?先生,你胯下留情,别动我妹妹啊!否则,我真的会报警!”

“你放心吧!我是她男朋友,会照顾好她,不会伤害她的。”

冷昼景说完,便将电话给挂断了。看样子,起初是他误会她了。

每个人,都有自己生活所迫的时候。

她只不过是个可怜的女孩……

冷昼景将手机塞回了梁以沫手腕上戴着的那个手腕包里,然后开车回了自己的公寓。

他明明认识这女孩还不到两天的时间,却莫名其妙地感觉,好像认识这女孩很久了一样。

唐倩兮很晚才回到家中,看到梁相濡又在玩网游,便一掌拍飞了他手底下的键盘。

都这个时候了,他还有心情玩游戏!


    标签:

    珍语句子网 短文学 - 用文字渲染心情,把最好的时光交给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