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撩人句子 >

掉入男人世界的女人阅读 在车后面和岳坶做

撩人句子 2021-09-22 15:47:04
南湛厉声道:“还不快去追!将那两个女人给本座抓回来!”

“是,是。”

来人匆忙离开,南湛转眼看向墨凌枫,两人相视一眼,一起去了南院。

到南院的时候,火基本已经被浇灭,一群人提着水桶来来回回。

原本看守南院的几个人此时已是狼狈不堪,满脸烟灰躺在院外靠在墙边。

有人捂着眼睛,有人夹着腿捂着下腹,全都是沐小糖的杰作。

墨凌枫扫了一眼,虽然好奇,但想到沐小糖的本事,又不足为奇。

沐小糖嫁进锦王府三天,差点没把他的王府毁了,这种事情,也就那个不知死活的女人干得出来!

南湛见状,上前冷声问道:“怎么回事!”

其中一人畏畏缩缩的偷瞄了一眼满脸怒意的南湛,怯怯应道:

“回,回寨主,那个女人她,她勾引我们,骗我们赌博。趁我们玩得起劲的时候,放火烧了南院,并偷袭了我们,带着她的丫鬟逃了。”

躺在另一边的人目光凶狠的瞪了一眼说话的山贼,心里骂了一句“蠢货!”

南湛听了那人的话,眼神瞬间变得冷漠,冷冷的命令:“将看守南院的八个人全都拖下去,照规矩责罚!”

几人很快便被拖走,一旁,墨凌枫对南湛笑道:“你养的这些人,是该好好管教了!连个女人都看不住,还被伤成这样!啧啧~”

心里却好奇沐小糖是怎么做到的,竟然能带着她的丫鬟从南湛的人手里逃走。

有些事,帅不过三秒。

墨凌枫正疑惑不已,就有人跑来汇报:“报!”

南湛本就不悦,看到有人来报,一脸烦躁的问:“何事!”

“回寨主,那两个女人抓住了!”

话音刚落,沐小糖清脆悦耳的声音传来,“放我下来,我自己会走!”

墨凌枫听到声音,瞬即收回心思,转眼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见沐小糖被一个强壮的男人抗在肩上,墨凌枫莫名觉得碍眼,眸光暗了暗,指间一枚银针飞了出去。

那扛着沐小糖的男人突然小腿一阵发麻,转眼踉跄一步摔倒,夏芜见状,急声喊道:“小姐小心。”

沐小糖顺势从男人肩膀滑落,好在她反应及时,站稳了身子。

因为方才脑袋朝地所以脸蛋憋的通红,她冷眼瞪了一眼半膝跪地的男人,“不是扛的很带劲吗?怎么不扛了?”

话音落,她突然转身猛地往扛着夏芜的男人脚上用力踩去。

那男人明明前一息还在听沐小糖教训自己的同伴,没想到她会突然偷袭他,脚背吃痛,一声惨叫,瞬间将夏芜放下,疼的在原地打转。沐小糖扶住夏芜关心的问了一句,确定夏芜没事这才放心下来。

两人全然没有注意对面站着的两个男人。

“沐姑娘!”

墨凌枫突然开口,声音温柔极具磁性,沐小糖猛地抬眼,正好对上男人那双漂亮多情的眸子。

而一旁的南湛听到墨凌枫喊沐姑娘时,表情瞬变,心中疑惑不已,墨凌枫和那个女人认识?
夏芜看到墨凌枫的那一瞬,激动的抓着沐小糖的衣袖在她耳边压低声音道:

“王妃,太好了,是墨神医,这下我们有救了!”

她记得清楚,当时王妃溺水后能醒过来,就是因为锦王请了这个墨神医。

沐小糖自然认识,她的救命恩人呐!

她眼里带着笑,看着墨凌枫,心中却好奇他竟然认识狼牙寨的寨主,并且关系看起来还非同一般,这两个妖孽站在一起,为何有一种男男的既视感?难道她的腐女心又作祟了?

收回视线,一副见了亲爹的模样,提着裙摆便往墨凌枫的方向奔了过去。

快到他面前时,她伸开双臂,开心的叫了一声:

“凌枫哥哥!”

话音落,直接扑进了墨凌枫怀里。

现在能救她们的只有这个男人了,生死紧要关头,脸皮什么的都得抛去千里之外,活下来才是王道!

墨凌枫嘴角扯着笑,心里却暗骂了一声:“这个该死的女人知不知道她现在是什么身份,竟然如此随便的往其他男人怀里扑!”

腰间突然一紧,墨凌枫眸底一抹厌恶之意转瞬划过,嘴角勾起邪魅的笑容,内心却格外嫌弃的将身上挂着的女人扯了下来,放在地上。

他薄唇轻启,问道:“沐姑娘怎么在这里?”

沐小糖正欲开口,一旁南湛急忙解释:

“呵呵,原来墨兄与两位姑娘认识啊,这是一场误会。”

话音落,命人准备了午膳给沐小糖赔罪。

膳房,沐小糖坐在墨凌枫身旁,南湛坐在两人对面,夏芜在沐小糖身后伺候着。

很快美味可口的饭菜端上来。沐小糖为了表示对墨凌枫的感激之情,不顾两个男人诡异的眼神,起身围着饭桌将所有的菜都给墨凌枫盘子里夹了一些。

墨凌枫薄唇微微扬起,瞥了一眼面前盘子里那座小山丘,却没有要动的意思。

南湛则一脸羡慕,本以为这个有趣的女人以后可以当他的压寨夫人。

谁知……

无奈瞥眉,一脸遗憾。他拿起筷子,看了一眼面前那条清蒸鱼,只是筷子刚落下,整个鱼盘都被沐小糖突然抽走,南湛的筷子落空,整个人愣住。

沐小糖却笑的格外灿烂,双眼眯起,如两道弯弯的月牙,很是迷人。

“嘿嘿,对不住了,南公子,我家凌枫哥哥最爱吃清蒸鱼了。”

说完,看了一眼墨凌枫,“对吧,凌枫哥哥?”

不等墨凌枫回答,鱼盘已经到了他面前。

南湛嘴角抽了抽,虽然他与墨凌枫没有熟到对他了如指掌,但他是不是爱吃鱼他很清楚。

知道沐小糖跟他记仇故意如此,想到自己的命都是墨凌枫给的,所以便不与沐小糖计较。

果然,小人与女子难养也。

南湛收手,脸上露出一副僵硬的笑容。

回过神,又去夹红烧排骨,结果,又被沐小糖抽走,沐小糖笑:

“呵呵,抱歉啊,红烧排骨凌枫哥哥也喜欢吃。对吧,凌枫哥哥?”

墨凌枫邪魅一笑,将自己面前的食盘推到沐小糖面前,

“你正长身体,多吃点,吃完,我送你回去,别让你家相公担心。”

意思很明显,在提醒南湛,人,他带走了!

沐小糖怔了片刻,眸光一亮,激动的点头。“嗯呐,凌枫哥哥。”

话音落,拿起筷子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人是铁,饭是钢,填饱肚子再说。全然没有顾忌自己的形象。
南湛也没心情吃饭,拿起酒壶给自己倒了一杯酒,自顾自的喝着。

沐小糖填饱肚子,将嘴巴擦干净,看了一眼中间那盘“叫花鸡”,那是唯一一道她没有碰过的菜。

她看了一眼南湛,一脸无害的笑,问:“南公子,吃不了可以打包带走吗?”毕竟夏芜还没有吃东西,又不能让她一起坐过来,沐小糖心里盘算着给夏芜带点吃的,一会路上吃。

身旁墨凌枫眸光微凛,怔了怔,随即恢复如常。

南湛捧着酒杯,笑的惑人,越看沐小糖,他心越悦之!

瞥了一眼膳房外的下人,命她将叫花鸡装进食盒。

沐小糖毫不客气的接过,突然起身道:

“多谢南公子款待,咱们后会无期!”

“噗”~南湛刚送进口中的酒没忍住喷了出来。

墨凌枫长袖一挥,一道掌风将溅过来的酒渍挡了回去,泼了南湛一脸。

南湛拿起锦帕慢条斯理的将脸上的酒水擦干净,咬着牙笑着,心里却格外憋屈窝火。

默默提醒自己“忍!”

沐小糖脸上露出僵硬的笑,也没理会南湛,转身拉着夏芜,抱着食盒出了膳房。

墨凌枫见状,起身与南湛打了声招呼,便跟了上去。

直到沐小糖和墨凌枫的身影消失在狼牙山,南湛都没反应过来自己今日到底经历了什么!如梦一般,太不真实。

一个人站在寨子外愣了许久,回过神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眉头紧拧,小声嘀唸:

“墨凌枫与那个女人到底是什么关系?他们之间看起来并没有那女人表现得这么熟悉。若是无关,本座是否还有机会……”

正在愣神,山寨里的人跑来汇报:

“寨主,不好了,祠堂里供奉着的那只金碗不见了!”

南湛猛地转身,凌厉的眼神看着那山贼,咬牙切齿的低吼:

“一群废物!”

说完,甩袖大步往寨子里走去。

身后的人看着那抹红影怯怯地问:“寨主,那金碗……”

“就当给狗做食盘了!”

此时,狼牙山半山腰,夏芜拿着鸡腿开心的啃着,一脸满足。

沐小糖抱着一个金灿灿的碗举到头顶敲了一下,沉闷的声音传来,沐小糖又用指甲在碗上划了一下。鉴定完毕,纯金的!她嘴角勾起一抹开心的笑容。

墨凌枫跟在两人身后全然被无视,他瞥了一眼那只金碗,俊眉微挑,眼里一丝疑惑闪过,这只碗看起来有些眼熟。

就在此时,夏芜鼓着腮帮子问:

“小姐,你为何要拿走狼牙寨这只金碗?”

墨凌枫面具下的那张脸瞬间暗了下来,拳头微微攥紧,这个女人!

沐小糖漫不经心的回到:

“刚才咱们被抓去狼牙寨的时候我不是承诺过大黄嘛,只要我们这次顺利脱困,我就给它换个金饭碗,正好看到狼牙寨祠堂这只挺好看,就顺手拿了。”

夏芜听了沐小糖的话,险些被口中的鸡肉噎住。忍不住咳了两声,急忙将嘴里剩下的咽进肚子里。

“小姐,奴婢记得你以前看不起小偷的。”

声音很小,沐小糖却听到了。她对夏芜笑道:“你家小姐我这叫梁上君子!再说了,若不是他们把咱们掳上山,他们的碗也不会丢,院子也不会着火不是?”

夏芜竟然觉得自家主子说的挺有道理。


    标签:

    珍语句子网 短文学 - 用文字渲染心情,把最好的时光交给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