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撩人句子 >

两性换爱小说全文阅读 被窝里的公憩第26章

撩人句子 2021-09-02 15:17:43
密林里,墨青微在下,百里骁在上。

两人保持着这样诡异的姿势。

“摄政王?”墨青微之前还觉得百里骁的出现是为了抓他回去的,只是……从百里骁身上传来的那种滚烫感让她有种非常不好的预感。

咽下一口津沫,她又试探性的问道,“您还认得奴才吗?”

百里骁双眼通红,一只手粗暴的扯开墨青微身上的外衣。墨青微太阳穴一突,赶忙伸手去阻止。百里骁恶狠狠地瞪她,大手一钳,将她两只手反剪到头顶。

充满侵略性的目光在她身上游移,墨青微已经确定,这家伙应该是中了魅毒。现在的他哪里还能认出他来啊。

心里一紧,她不知道该怎么解脱。

而百里骁这时已经俯下身,滚热的气息熨烫着她的颈项。她全身都起了小疙瘩。

“摄政王……你中毒了!你把奴才放开,奴才这就帮你解毒啊!”墨青微扯着嗓子赶忙说着。百里骁眉头微微一拧,像是在嫌弃她聒噪。

所以他略带惩罚的在她的唇瓣上重重的咬下了一口。

唇齿间有血腥气在弥漫。

墨青微恨得咬牙切齿。可百里骁看着她因为疼痛而皱起得眉头,却是变态般的笑了。

这一笑,让他半隐在柔和的月光之中的脸变得邪肆而魅惑。

墨青微轻咽了口津沫。

她又被他的美se给诱惑到了。

在她几乎就要沉浸在美se而难以自拔中,她胸前骤的一凉。

她猛然惊醒,这才发现这家伙的一只手已经在她的身上摩挲游移了。

寒凉刺骨的温度在她皮肤间传递开,墨青微脑子又是一个激灵,想到了之前她霸凌他后受到的那些“惨无人道”的折磨。

如果这次她再乘人之危把百里骁给霸凌了,那她这辈子可能都要完蛋了。

趁着百里骁不注意,墨青微张嘴就用力的在他肩膀处重重的咬了下去。这一口落下,百里骁倒抽了口气,墨青微趁机一个翻身,两人的位置来了个颠倒。

她在上,他在下。

百里骁腥红的眼瞳里血丝迸现,肖薄的嘴唇开始紧抿成一条直线。

他几次的聚攒力量,试图夺取上位者的优势。墨青微扣住他的穴位,百里骁最后还是败下阵来。

“摄政王……奴才帮不了你什么了。”墨青微勾勾嘴角歉意的说着。但百里骁眼瞳里的陌生让她觉得她这是在对牛弹琴。

拍拍手,她想从百里骁的身上起身。

一阵猛烈的眩晕感骤然袭来,她身子没有站稳,整个人又是跌落在百里骁的身上。

百里骁痛苦的闷哼了一声,猩红的眼瞳里燃起了两束小火苗。

墨青微感觉到了她身下的某处正被什么东西给抵着,她讪讪一笑,再次起身。这一次,她很明显的感觉到身体的某处有一股喷张的渴望在窜动。

她双脚渐渐无力,接着看向百里骁的目光也变得炙热。

意识到她这情况不妙,她摇了摇头。

该死的!她怎么好像也中魅毒了?可她刚才就很百里骁一个人接触啊。

目光最后落在了百里骁嘴角边那一抹嫣红,墨青微想到刚才被百里骁咬的那一口。会不会是他中的魅毒通过血液传给她了?

想到这种可能后,她就又敏锐的发现她全身开始有热汗在不停的往外滚,她急需要降温。而百里骁那双带着寒凉刺骨温度的手似乎是她需要的。

她贪婪地目光瞥向百里骁,慢慢的扯住他的双手。

舒服的轻溢出一口气后,她对百里骁的索求也渐渐无度起来。

反正已经霸凌过他一次了,那就无所谓再霸王硬上弓一次。

脑海里一直有这样的念想在翻滚着,她扯去百里骁的外衣,里衣,然后……

百里骁将牙齿咬得咯咯作响,几次三番的想要夺回主动权。最后却还是沉沦在她的霸凌中。

在他得以释放的那一刹那间,他睁大了眼眸,试图看清楚面前的女子。女子一头乌发轻披在肩膀两侧,双颊玉白,一双氤氲着雾气的眼眸微微低垂,像是林间迷途的小鹿,又像是环境中才能出现的仙娥。

一切迷离得像是他做得一场梦。

“告诉孤,你是谁?”他用喑哑磁性的声音问着。

墨青微中的毒没有他那么严重。现在的她意识已经清醒了,听他开口这么一问,她摸了摸她自己的脸,笑着道,“你以前没有见过的人……”

“孤没有见过你?”百里骁低声的呢喃着,下一瞬间他就被墨青微点住了睡穴,整个人昏睡了过去。

在他昏迷后,墨青微起身迅速的穿好身上的衣服。她得趁着百里骁还没有清醒快点离开这片密林,不然以后再也离不开了。

想到做到,墨青微以最快的速度在密林间找寻出路。这次她的运气还算不错,很快的就让她找到一条离开密林的小径。她顺利的走出了后山。

本想着一鼓作气,直接离开相国寺。但半道上,纪宁带着的人还是发现了她。纪宁看到她,气不打一处来,,直接就对她吼道,“你不在天字号厢院待着到处乱跑是想做什么?”

皇帝的失踪,再加上百里骁的失踪,这些都让纪宁暴躁。

纪宁现在看墨青微都觉得今晚这两位的失踪肯定是和他脱不了关系的。

也不给墨青微解释的机会,纪宁直接就让人将墨青微给绑了,想要等百里骁回来后再进行处置。墨青微简直欲哭无泪,合着她这一晚上都白忙活了。

“纪主事,昭容郡主那里刚派人过来说他们找到了皇上!”将墨青微带离后,一个侍卫赶来向他禀报事情的最新进展。

听说找到小皇帝,纪宁紧皱得眉头这才稍微的一舒。

刚想让人把所有的注意力放到寻找百里骁身上时,相国寺的主持缘慧大师不久后也亲自过来找纪宁。

“……纪主事,寺里的小沙弥无意间在后山看到了摄政王。”

主持说完,纪宁眼前一亮,马上就要带人去找百里骁。缘慧大师神色有些古怪的拦住他,叹了口气,“纪主事,还是你一个人去后山的密林走一趟吧。”

主持都这么说了,纪宁少不得要自己去后山的密林走上这一趟。

当他在密林间看到衣衫不整的百里骁后,纪宁终于明白了主持为什么会有那种古怪的神色了
第二天,昭容郡主带人找到小皇帝并且还为皇帝包扎伤口的事情就在整座相国寺里传开。传言之中,昭容郡主在知道小皇帝失踪后,就不顾她虚弱的身子,连夜带人在相国寺里寻找,最后历经千辛万苦终于找到小皇帝。

昭容郡主这种心中舍小义顾大局的品德又是得到一番的赞扬。

百里骁是在第二天午后才醒来的。

他头昏欲裂,全身依旧疲乏无力。

“皇上既是找到了,那就多派些人看紧他。像昨夜那样的事情孤不希望再发生了。”百里骁裹了一件披风,从寝榻上起身。

昨夜,他在知道皇帝失踪后,就调派人全寺搜寻。而他,本是要独自去国师以前住的小舍看看。不想,半途中竟是被人暗算。

活了二十多年,这还是他人生中第二次被人给算计上了。

第一次,御花园里那里,他被……

百里骁眼瞳幽深的眸子有风暴在聚拢。

“对了,孤和皇上昨夜都出事,这一定是有人在暗中谋划。你写封信让燕忠停下手头上的事情,快速回京。以后孤的安危就交给他负责,你专门负责查昨夜的事情。务必要把背后搞鬼的人揪出。”

燕忠也是百里骁的随身侍卫。他的武功比纪宁要高超许多,又是和纪宁一起从小就跟在百里骁身边的。

纪宁听他这样吩咐,心里也觉得稳妥。

拱了拱手,纪宁准备退下去办事。百里骁却又在身后唤住了他,“对了,孤昨晚在密林那里……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事情?”

昨夜的事情凌乱而没有头绪。

他恍惚间记得有个女子坐在他的身上。

他使劲的睁大眼睛要看清楚那女子的容貌,只是凌乱的思绪只让他想起那个女子有一张玉白的脸颊。

其余的,再无印象。

纪宁的脸色渐渐变得古怪起来,他避开百里骁的目光,有些心虚的说着,“奴才发现摄政王时,只看到您被打伤在密林间。”绝对没有看到您被人霸凌后的“凄惨”情形。

百里骁两条浓眉一挑,难道那个女人是他梦中出现的?

“主子,御医们给您诊脉说……您这次中的毒和上次在御花园里中的毒是一样的。只是这次下毒之人心狠手辣,把毒下得更为霸道。故而您身子可能还需要几日才能完全恢复。”

上次在御花园,纪宁带人赶到时,主子面色阴沉,目光锐利如刀。

他们这些下人都不知道这其间他们的主子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们的主子也只是非常隐晦的说他被人偷袭了。

纪宁深怕百里骁又在昨夜的事情上继续纠缠下去,他转移注意力说道,“主子,墨青微那个混蛋趁着昨夜您和皇上失踪之际,跑出天字号厢院,似乎有要逃跑的意图。”

轻顿了下,他说出了一句从某种意义上来很正确的话语,“奴才觉得,皇上和您的事情,一定和墨青微脱不了关系。奴才已经让人把他给绑起来了。”

趁机的,他又拿出昭容郡主,“主子,昭容郡主那里一听说皇上失踪了,也顾不上她还未完全康复的身子,马上就带人在相国寺里搜寻起来。她是怕皇上出事,外头的人会认为是您在谋害皇上。”

她真真就是一个全心全意为您着想的好女子。反观,墨青微这个奴才,趁乱就跑,一点都不顾及您对他的照顾,完全就是个白眼狼。

纪宁说完这些后,心头忽然涌起一种奇怪的感觉。

昭容郡主是女子,墨青微只是个小太监。

一般不是应该将两个女子放在一起比较的嘛,他干嘛总是把昭容郡主和墨青微拿来比较?

百里骁肖薄矜贵的双唇轻抿,“纪宁,你是孤身边的侍卫,不是媒婆。”不要三句不离昭容郡主。“另外的,让人把墨青微给放了吧!”

“喏。”纪宁虽无可奈何,但也不得不应下。

等他离开后,百里骁坐回寝榻上,肩膀处这时隐隐的传来一阵疼痛感。他伸手轻摸了摸肩膀,指腹下的印记仿佛在像他昭示着昨夜发生的一切,并不是他做过的一场绮丽美梦。

她是真实存在的……

尊华矜贵的面庞渐渐的染上一层阴翳。

一室再无清宁。

墨青微在当天傍晚才被人从柴房里放出来。她以为迎接她的会是纪宁的咆哮和嫌弃。不想,是一个陌生的少年。

少年嘴里叼着一根草标,双手抱胸,一副纨绔子弟的模样将他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番。

“你就是墨青微?纪宁很讨厌你。我是纪宁的好兄弟燕忠。他讨厌的人,我也讨厌。所以,往后的日子你给我放老实点,我的眼睛会时刻的盯着你。”

墨青微,“……”纪宁给她的感觉已经够傻大个了,为什么面前这个感觉比纪宁还要傻。

百里骁一个人的智商顶起了反派半边天。

百里骁身子还没有恢复,他没有传召墨青微,墨青微也不能去见他。

剩下的几日,皇帝和摄政王都在养伤。祭奠国师的各种法式只能交给其他文武官员处置了。

墨青微虽是无所事事,一颗心却总是忐忑的。

尤其是某天晚上,她回到她住的屋子后,又在枕头下发现了一张纸条。

这次纸条上什么字都没有写。

一夜辗转,到凌晨时,墨青微才好不容易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再次醒来,是被燕忠的踢门声给吵醒的。墨青微还来不及反应,她人就已经被燕忠夹在了臂弯下直接带走了。

“燕主事,这又发生什么事情了?”墨青微着急的问着。

平心而论,燕忠傻归傻,不过对她的态度比纪宁要好些。不会动不动就吼她。

燕忠疾步,嘴角坏坏的勾起,“墨青微,你这次死定了。有个小太监主动来见摄政王,他说你啊……”

说到关键的地方又突然给打住。

墨青微头皮一紧,连忙接过他的话,“他说什么?”

问话间,燕忠已经把墨青微带到了百里骁的面前。

将墨青微往地上一扔,墨青微就听到一个尖细的说话声响起,“启禀摄政王,奴才以前跟陈泉还有墨青微同住一个房间。奴才有次无意的听见陈泉说过……说墨青微其实是女扮男装的太监!”

晴天响霹雳!

墨青微脑子里响过一阵炸雷。

糟糕了!这下她女扮男装的事情要露馅了!
“摄政王,奴才并没有冤枉墨青微,他的确就是个女人。摄政王要是不相信奴才的话,大可以让她脱下身上的衣服验明正身!”指认墨青微的那个小太监一脸铁骨铮铮。

墨青微咬紧了唇瓣,目光瞥向那个小太监。

那个小太监很面生,她穿越这么久,从来没有见过这个小太监。

而这个小太监竟然能在这个时候跑出来指认她,那就证明他是知道她女扮男装混入宫中当太监的事情的。

墨青微又想到枕头下那张空白的纸条。

纸条上什么字都没有写,这就是在警告她。

她没有完成原主主人交给她的任务,原主的主人已经对她彻底的失去耐心了,他要出手处置她了!

面前这个小太监应该就是原主主人派来收拾她的。

脑子里快速的把一切都给捋了一遍。墨青微抬头偷偷的向百里骁瞥去。

百里骁一身贵气的莽龙袍,肖薄的嘴唇紧抿成两片锋利的刀片状。觉察到墨青微在看他,他眸瞳深邃阴翳,一身的肃杀。

墨青微身子忍不住一颤,被百里骁支配的恐惧萦绕心头。

“启禀摄政王……”嗫嚅的张了张嘴,她想为她自己做点解释,可脸皮还是薄了些,一想到只要身上的衣服被扒了,一切真相都能大白。她现在的解释就等于在给她自己挖坑。

小太监得意的睨了她一眼,又是道,“摄政王,奴才敢对天发誓,若是奴才冤枉了墨青微,奴才不得好死!”

纪宁这些天一直在忙着查百里骁和小皇帝出事的事情。幕后指使这一切的人太过的狡猾,他查到现在都没有什么进展。

他心里正烦闷着,再看墨青微,自然是越看越嫌弃。

“主子,既然这个叫范海的小太监这般信誓旦旦,那就直接让墨青微把衣服给脱了,咱们验明正身就是了。”他早就觉得墨青微细胳膊细腿,做事磨磨唧唧,像个娘们了。

燕忠双手抱胸,一脸饶有兴趣的注视着墨青微。

乖乖,如果这个墨青微真的是女扮男装的太监,那这热闹可就大了。

百里骁默然的摩挲着他大拇指上戴着的玉扳指,没有说话。

墨青微却是能感觉到他身上的那种压迫感不断的向她倾轧而下。她脚底开始冒寒气。

“你有什么话要说的?”终于的,不知道沉默了多久后,百里骁开口了。

声音阴冷,像是刀子似的向她剐来。

都这个时候了还能说什么?

说她这身体的原主是怎么女扮男装混入宫中的?

说这身体原主的主子是谁?

说她为什么一穿越过来就把百里骁给霸凌了?

墨青微心里苦啊,这些问题她都说不清啊。

“摄政王是……睿智清明之人……一切就由摄政王定夺吧。”墨青微心里纠结了一番,最后才呐呐开口说着。

百里骁锐利的目光刺在墨青微身上。

“你既是这般说了,那就……”眉睫一垂,他全身就如同一把刚出鞘的利剑冷锋逼人,“纪宁、燕忠,你们

帮他把衣服给扒了!”

冷冷的命令落下后,墨青微只觉得五脏六腑都在剧烈的打着颤。可她还是紧紧的咬住唇瓣,没有求饶,只将脊背挺得直直的。

既然结果已经注定了,那就不需要再跪舔了。

纪宁看了一眼墨青微,上前就要去扯她的衣裳。

“等下!”百里骁的声音又骤起,纪宁回头去看。百里骁已经站起身,纪宁被他挤到了边上,巨大的身影向墨青微倾轧而下。

墨青微下巴一疼,被迫与他对视。

“孤平生最痛恨被人欺弄!”粗粝的手掌用力的在她下巴处的肌肤上碾压过,来自他身上的压迫感逼迫的她连呼吸都开始混乱起来。

面对纪宁或者燕忠都还能伪装坚强的墨青微,在他面前,却觉得自己像极了一只可笑的蚂蚁。

她努力压制下去的那些恐惧,像是决堤的洪水似的,轻而易举地在她全身泛滥开来。

修长的手指渐渐的下移,他的手扯住了她的衣领。

只要再稍微一用力,她衣服下的春光就掩饰不住了。

墨青微屏住呼吸,等待着真相被揭幕的那一刹那。

“启禀摄政王!皇上和昭容郡主驾到!”下人的通禀声蓦地响起,打破了一室的僵凝。

小皇帝和昭容郡主这个时候过来?

纪宁和燕忠对视了一眼,两人眼里满是不解。

百里骁墨幽的双瞳危险的眯起,放开钳着墨青微下巴的那只手。

通禀声刚落下,屋外小皇帝和昭容郡主就在一群人的簇拥下出现在屋门口。小皇帝君承廷的伤还未完全痊愈,此刻的他顶着一张苍白的脸,坐在轮椅上,全身萦绕着一股冷漠的气息。

而他身后,昭容郡主穿着青莲色襦裙,绾着惊鸿髻,在侍女的搀扶下虚弱的出现。

她在出现后,目光迅速的扫了一眼百里骁,最后落在了跪着的墨青微身上。

百里骁毕竟是掌握有实权的权臣,以往小皇帝和昭容郡主要求见他,都需要由下人们先通禀。等得到他的允许,才能见到他的。

今天,情况倒是有些特殊了。

守院的侍卫跟着进屋,低垂着头,惧怕的向百里骁说明情况,“启禀主子,奴才们本来是想先向主子禀报的,不过皇上和郡主殿下……说有非常重要的事情要见您。奴才阻挡不了。这才……”让他们这样直接闯进来的。

昭容郡主虚弱的一笑,马上解释着,“摄政王,范海这个小太监来您这之前,已经托他的老乡跟臣女说,墨青微是个女人了。臣女实在是难以相信,这才过来看看。”

说着,她露出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

心里却是乐开花了。

范海这个小太监出现的极为古怪,墨青微一个女人也能混进宫中……这些问题她现在都还没有想清楚。

不过对墨青微的嫉恨让她实在是忍不住要来看看。

小皇帝君承廷冷漠的目光扫了一眼跪着的范海和墨青微,开口惜字如金,“范海去见过朕了……”他本来不想管什么女扮男装的太监神马的,但昭容郡主说她要过来看看。

他实在是难以拒绝救命恩人的请求,这才过来一趟的。

事情发展到现在又冒出一个昭容郡主和小皇帝,墨青微迅速的瞟了一眼跪在他身侧的范海。这个小太监,哦不,应该说这个小太监身后的主子他是一箭双雕啊。

既想戳穿她女扮男装混进宫中当太监的事情,又想当众给百里骁难堪。

世人要是知道堂堂的摄政王竟然眼盲心盲到让一个女太监给骗了,那他还有什么权威

    标签:

    珍语句子网 短文学 - 用文字渲染心情,把最好的时光交给生活!